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27章 瑜皇的疑问

第2427章 瑜皇的疑问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长袖一挥,一只黄铜小鼎飞出来,悬在张若尘前方。

    六方天尊鼎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此鼎,本属于烂臣海之主石斧君愚三解,在愚三解闭关修炼期间,被蓝髓真君盗走。”

    “蓝髓真君想要借六方天尊鼎,跨过无上境大圣的瓶颈,又怕愚三解闭关结束后,追查此事。于是,躲进了第三号暗黑星内部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他没料到,第三号暗黑星孕育出了暗黑之灵,也低估了一颗暗黑星的凶险,最终死在了里面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恍然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怀疑,蓝髓真君只是万死一生境巅峰的大圣,怎么可能拥有六方天尊鼎这样的至宝?

    “一个大圣,居然敢盗取一尊神灵的宝物。这个蓝髓真君,真是胆大包天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蓝髓真君的寿元无多,而且凭自己的实力,绝对突破不到无上境。为了破境,为了活下去,自然敢铤而走险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有意更多的了解神灵,于是,试探性的问道:“我听说,神灵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。难道蓝髓真君盗走六方天尊鼎,石斧君一点都察觉不到?而且,石斧君难道没有留下神念分身,看守此鼎?又或者,将此鼎携带在身上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敢直呼石斧君的名字,那是身份和实力到了,张若尘却还不敢那么嚣张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神灵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无所不能,大圣也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弱。神灵之所以知道很多事,那是因为,拥有无数神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一道神念,即便是不朽境大圣,也能将其灭之。就像你的一道精神力念头,圣王可以轻松灭之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神灵的推算能力,也是有限的。被推算者,修为越高,越难推算。”

    “要推算一位大圣,即便是对神灵而言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除非两者有特殊关系,比如血脉关系、师徒关系等等,这样推算起来,会容易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除非愚三解分出大量神念,凝聚出强大的分身,才有可能镇压蓝髓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六方天尊鼎并不属于天庭和地狱,而是一件来自边荒星空的器皿。它的器灵强大,只是一直在沉睡,愚三解也没有将其降服,所以存在巨大的变数。愚三解在闭死关的情况下,怎么敢将它带在身上?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藏有很多秘密,来到地狱界后,一直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,最根本的原因,就是对神灵的力量不够了解,不知道自己的秘密会不会被神灵探查到。

    听了血绝战神的一番话,张若尘意识到,以他现在的修为,似乎不用太过惧怕神灵。

    除非,神灵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战神见过石斧君了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轻哼一声:“六方天尊鼎出世,愚三解岂能不知?但是,天下间,还没有人可以从我血绝战神的手中,将东西抢走。六方天尊鼎是你从第三号暗黑星的内部得到,自然不可能还给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只是暗暗一想,脑海中,便能勾勒出血绝战神和石斧君争锋相对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惜这一次,理在血绝战神手中,石斧君注定无法将宝物要回去。

    忽的,张若尘心中一动,道:“战神说,六方天尊鼎的器灵强大,而且一直在沉睡?”

    能够被血绝战神称为强大,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点了点头,道:“此鼎存在巨大变数和潜在危机,你压不住,所以,还不能给你。我打算,暂时交给你的母后,由她保管。你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意见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鼎中的帝品圣丹,乃是蓝髓真君收集了无数年的材料,准备炼来冲击无上境。可惜,他的丹道造诣差了一些,差一点没有炼制成功。最后还是黑暗元灵,将他炼入进丹药里面,化为了丹灵,才炼制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的修为,达到万死一生境巅峰,可以去找你母后索要。吞服此丹,对你冲击无上境,有巨大帮助。”

    六方天尊鼎被血绝战神收了起来,接下来,谈到了血影神母和白苍血土。

    据说,血影神母的真身神树,被学之古神从福禄神尊那里要走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白苍血土非常神秘,号称不死血族的第一圣物,很多神灵,都不曾见过。你能炼化吸收白苍血土,暂时还是一个秘密。但是这个秘密,守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个秘密公开会怎样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的眼神锋锐,道:“你将成为一株人形的神药,谁都想要吸你的血,吃你的肉,食你的骨。当然,你也不用太过担心,以你现在的背景,敢动你的人不多。”

    最后,血绝战神提醒了张若尘一句,道:“炼化吸收了白苍血土,的确让你的肉身变得更加强大,自愈能力超强,即便身体四分五裂都能恢复过来,近乎不死之身。但是,天下没有绝对的不死之身,自以为不死的人,往往死得最快。”

    “白苍血土还有无穷奥妙,你自己以后慢慢体会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在心中思考,血绝战神为何说出这么一句话,难道他也炼化吸收过白苍血土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张若尘终究没有问出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又提到阎折仙和葬金白虎,分别向张若尘交代了一些东西。听完后,张若尘默不作声,只是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一件事……算了,你下去吧!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欲言又止,最终挥了一挥手,示意张若尘退下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异样的神色,有些好奇,血绝战神的最后一件事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要知道,血绝战神一贯果决强势,很少露出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“告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退下去后,血绝战神才是摇头一叹,自言自语道:“俗世之事,还是让青盛去和他谈吧,我亲自谈这件事,有些不合身份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血绝战神摊开左手手掌,掌心躺着一枚玉令。

    玉令的表面,篆刻有两个字——玉煌。

    “玉煌界居然在这个时间开启,有些微妙。”血绝战神把玩着玉令,眼神越来越深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般若成为新晋神女的事,正式定了下来,消息迅速传开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阎无神一战的具体细节,在有心人添油加醋的推动下,更是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有人声称,张若尘和阎无神的身上,都掌握有至宝,可以以百枷境的修为,败无上境的大圣。

    也有谣言,张若尘能够击败阎无神,乃是因为继承了昆仑界的遗宝,执掌有大量奥义。

    各种谣言,句句夸张。

    意在勾起那些胆大包天的凶徒,对张若尘下手,以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张若尘懒得理会外界的传言,也没有出面解释的意思,径直回了瀚海庄园,准备闭关,疗养身上的伤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瑜皇穿一身青羽天衣,头上青丝之间,插着紫金凤钗,气质飘逸,不含地狱界修士本该有的阴森邪恶之感。

    参加狩天大宴的血天部族修士,因为还要进命运神殿修炼,现在都待在丙巳城区。

    看见沿街走过的她,皆是露出肃然起敬的神色。

    与阎皇图一战,瑜皇虽然惨败,几乎陨落,可是,却也打出了血天部族和不死血族的风采,获得无数修士的尊敬。

    瑜皇在生死之间走过一次,心境发生大脱变,整个人的气质,较之以前,已是完全不一样。有一种藏于云雾之中的感觉,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东西都露在脸上,锋芒毕露,不懂得收敛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瑜皇听到很多消息。

    有不死血族夺取狩天之战第一的消息:有神尊赐婚的消息;有风后陨落的消息;有张若尘和阎无神生死决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在我昏睡这一段时间,发生了这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瑜皇来到瀚海庄园外,顿了顿,犹豫要不要进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迈步上前,道:“夏族夏瑜,前来拜会若尘大圣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因为瀚海庄园现在满布的阵法铭纹,还是因为张若尘今时今日在她心中的地位,都令她无法再像以前那样,毫无顾忌的闯入进去。

    潋曦打开阵法禁制,看着站在外面的夏瑜,声音柔美的道:“大圣被战神召唤去了,尚未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进去等他。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潋曦显然是了解瑜皇的修为,也知道她在张若尘心中的分量不低,因此,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瑜皇对天庭界的修士没有好感,走在前面,道:“做为天庭的仙子,无数修士心中的女神,现在却给张若尘做侍女,你甘心吗?”

    潋曦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也对,你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瑜皇走到湖泊的一座亭中,背负双手,望着眼前迷人的美景,问道:“能给我讲一讲,狩天之战上发生的事吗?我死后,为什么又活了过来?”

    潋曦能够观看万界神眼投影,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张若尘救了你。”潋曦轻声道。

    瑜皇道:“我知道,一定是他救了我。我想知道的是过程,是细节,是一个困惑了很久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潋曦本是不想理会瑜皇,可是想到自己似乎得罪不起她,于是,道:“张若尘对你真的是极好,是他使用自己的鲜血,为你重塑了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血气对不死血族而言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即便关系再好的不死血族修士,都很难果断的,割开自己的血管,将自己的血液给另一人。

    听到张若尘擒拿阎罗族的生死八子,使用八大高手的鲜血,弥补她损失的血气,瑜皇的双眼一亮,芳心莫名的快速跳动。

    听到张若尘为了夺回你的圣魂和精神力念头,处处受制于阎皇图和阎折仙,瑜皇眼神既是愠怒,而又感动。

    听到张若尘在不死血族的前途和她的性命之间,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,并没有放弃她,更是让瑜皇意识到,张若尘是真的非常在乎她。

    以前,张若尘处处帮她,甚至将至尊圣器都赠送给她,瑜皇一直觉得张若尘是别有企图,贪图她的美貌,想要将她收入七星帝宫的后宫,成为和潋曦一样,受他玩弄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经历狩天之战,对张若尘了解的加深,瑜皇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偏驳想法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的身份和天资,想要什么美女没有?

    如果只是贪图她的美色,怎么可能不顾一切的救她?

    “张若尘是真的有情有义之人,和地狱界那些阴险狡诈的修士不一样,和天庭那些假仁假义的修士也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瑜皇闭上双目,可是脑海中,不自觉的浮现出张若尘的身影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已经烙印进她的心中,此生都不可能忘。

    潋曦站在一旁,当然明白瑜皇心中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,能够被这个元会最强大的天骄,如此看重,如此珍视,如此保护,怎么可能无动于衷?

    连她都有一些羡慕。

    可惜,潋曦也为瑜皇感到悲哀,毕竟张若尘太优秀的,只有罗乷和阎折仙那种出生高贵的天之骄女,才配得上他。

    瑜皇只能做一个妾。

    若是罗乷足够强势,怕是瑜皇只能做一个外室,根本进不了血绝家族的门。

    张若尘回到瀚海庄园,正好看到站在湖畔自成一道美丽景色的二女,眼中浮现出一道诧异的神色,走了过去,道:“这么快,伤势就恢复了?”

    瑜皇早已收拾好自己的情绪,平静的道:“这次伤得太重,幸好血后大人出手,才让精神力和圣魂融入了身体。但是,想要完全恢复,至少也需要二十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进日晷修炼吧,尽快恢复过来,进命运神殿修炼的机会难得,不要错过了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瑜皇犹豫了一下,道:“你不用对我这么好,我怕还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眉头紧紧一皱,仔细打量她,道:“怎么了?往日里那个意气风发、骄横任性的瑜皇去哪里了?不就是败给了阎皇图,信心也败完了?夏族的族人,封你为皇,你得有一点女皇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,和阎皇图无关。”

    瑜皇再三犹豫,最终鼓起勇气,道:“我听说,昆仑界也有一位女皇,与你关系莫逆。你对我那么好,是否只是因为,我身上有她的影子?她是否也是那么骄横任性,也那么强势傲慢?”

    张若尘表情一紧,周围的空气,变得了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说完后,瑜皇便后悔了!

    她查过张若尘的资料,知道这是他的禁忌,绝对不能提,可是今天,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空间仿佛都凝固,张若尘越是不说话,瑜皇心情就越是沉重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张若尘冷冰冰的道:“那位女皇,可是厉害得很,你差她百倍不止,别想去和她比。我让你尽快恢复伤势,是有一件秘事,希望你亲自去帮我做。整个地狱界,我能信任的人不多,你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瑜皇没有因为张若尘的贬损而气恼,毕竟那位女皇的确是旷古绝世的奇女子。当然,她并没有就此认输,现在比不上,不代表以后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什么事,非本皇去不可?”

    “帮我找一个人,一个从昆仑界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,还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盯了她一眼,道:“女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