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39章 输赢

第2439章 输赢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五十五万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六万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前者,是黑纱修士押的注。

    后者,是赌神七手老者押的,总是超过对手一万枚神石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冥阳神轮,能够拍出三十万枚神石的天价,乃是因为,可以孕育成至尊圣器。别的顶级君王圣器,可是,拍不出那么高的价格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七手老者和黑纱修士这场赌局,已经是神境之下俗世间的巅峰对决,注定震动天庭和地狱,成为一段传说。

    苍桀已被吓得快要喘不过气,堂堂一只饕餮,心脏都快停止跳动。

    阎皇图的目光,一直在打量浑身笼罩在黑纱中的那位修士,眼神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能够拿出五十六万枚神石,并不奇怪,毕竟这个老家伙,活了上万年,大大小小的赌局,赢了不下万场。

    可是,那位黑纱修士又是谁?

    凭什么拿得出五十五万枚神石?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马上就要分出输赢了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阎皇图笑问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七彩珊瑚树是死树无疑,就算被祭炼成了至尊圣器,现在也不能称为至尊圣器,因为它没有器灵。一件没有器灵的至尊圣器,价值也就在五十万枚神石上下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露出争锋相对的神色,偏要和张若尘抬杠,道:“万一器灵只是沉睡了呢?或者,七彩珊瑚树没有死透呢?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没有答她。

    阎皇图轻叹一声,自己这个侄女,本是冰雪聪明,有亿万修士难及的才情,可惜被保护得太好,太单纯,太青涩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了呢?”阎折仙不依不饶的道。

    阎皇图终是忍不住开口:“你的那两种可能性,太渺茫,而且需要花费的财富,即便是七手老人都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,七手老人已经说过,他是放手一搏,赌那一两成的机会。五十多万枚神石,赌一两成赢率,已经是冒了天大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去赌,你说的那两种情况。就是要花费一百万枚,甚至几百万枚神石,赌万分之一的赢率。代价太大,即便是神,都不会做这样的事。亡灵殿和神女十二坊的神灵,不都退却了?”

    阎折仙是第一次参赌,听到阎皇图的一番讲解,顿时恍然大悟,偷偷盯了张若尘一眼。她符纹笼罩下的俏脸上,浮满了尴尬的羞红。

    黑纱修士犹豫了很久,将捏在手中的黑色筹码卡片,重新放下,道:“我不加注了!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站起身来,长声一笑:“既然赌局结束,便打开最后一层封印,看看七彩珊瑚树到底是什么成色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直在观察七手老人的双眼。

    他哪里像是在赌一两成的赢率,分明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看走眼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使用真理之心感知,可是,微妙的感应告诉他,七彩珊瑚树的确不值得赌。

    整个赌厅中的气氛,被推至巅峰。

    上百万枚神石的赌局,即将揭晓答案,谁将成为最后的赢家?

    “赌神!赌神!赌神……”

    赌器城中,很多修士都在呼喊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的不败之名,早已灌注到每一位赌徒的心中。

    赌厅中的众人,个个都有大身份,自持庄重,却也是屏住呼吸,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夜逍算得上是赌场老手,可是,在解开封印的过程中,却也是战战兢兢,心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最后一层封印解开。

    七彩珊瑚树爆射出灼目的七彩光芒,伴随空间和时间的能量风暴,冲击向四面八方。即便赌厅中的众人,早有准备,依旧有十多位,被空间乱流卷走,身形抛飞出去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时间印记光点,虽然密集,却没有形成危害性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如此强横的能量风暴,谁还敢说,七彩珊瑚树已经被腐蚀?”苍白子眼神激动,盯了张若尘一眼,带有讥诮的意味。

    阎皇图皱起眉头,叹道:“看来七手老人,又赌赢了!”

    “太漂亮了,太精致了!”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时空波动,难道七彩珊瑚树竟然没有死,而是一株活树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一株活着的七彩珊瑚树……这,这得惊动整个地狱界的神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与这等神物失之交臂,早知道,我也该不顾一切赌一赌。”有修士,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阎折仙心中有些后悔,觉得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,七彩珊瑚树这样的宝物出世,出再多的神石,都值得一赌。

    还是赌神的眼力高明。

    这个屠天杀地之皇,终究还是看走眼了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,都沉浸在七彩珊瑚树散发出来的美丽光晕之中时,唯独只有三人,依旧沉默不语。这三人,就是张若尘、七手老人,还有那位黑纱修士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只有最开始的时候,大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着封印被解开,他脸上的笑容,反而敛去,眼神越来越凝重,最后,脸色变得苍白,显然是发生了什么出乎他预料的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不知是谁,惊恐万分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赌台上,长在一只石鼎中的七彩珊瑚树,光华快速消散。

    树身逐渐化为沙子,向下滑落。

    刚才还激动、兴奋、惊叹的一众修士,全部都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阎皇图愣了一瞬,随即失笑一声:“原来,刚才的能量波动,是七彩珊瑚树最后的精气,封印被解开,暴露在空气中,瞬间便是散尽,哏哏,赌神也有看走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阎皇图不禁望向张若尘,心中暗道:“比赌神眼力还要高明,此人必定不是池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,我明明看到了生命波动,怎么可能会是一棵死树?不可能,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身上爆发出强劲的精神力风暴,将离得较近的几人,全部震飞,披头散发的,飞落到石鼎上,探出两只手,抱住七彩珊瑚树。

    手一触碰,七彩沙子滑落得更快。

    六位押注一千枚神石的修士,眼中全部都露出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其中三位畅快至极,笑声仿佛能够震碎整座城堡。

    另外三人,虽然也在笑,可是,张若尘却敏锐的发现,他们的目光,若有若无的都向黑纱修士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很快,而且很隐晦,加上众人都被七彩珊瑚树吸引了注意力,除了张若尘,没有任何修士察觉到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已是恍然大悟,脸上不禁露出一道笑意,暗叹一声:“厉害啊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在称赞谁厉害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面容狰狞,探出一只鹰爪般的手,穿破七彩珊瑚树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丈高的树体,彻底爆碎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紧捏的手爪,缓缓打开,只见,掌心有一团淡淡的七彩光华在闪烁。光华内部,是一条蚯蚓大小的虫子,生有七彩环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道微弱的生命之气,是你散发出来的,原来是你……”七手老人的眼珠子,都要从眼眶中瞪出来,浑身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七手老人是感应到了七彩珊瑚树的生命波动,以为它并非死树,才不顾一切押注。

    谁能料到,七彩珊瑚树中,竟然生了一条虫?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却有了新的疑惑,以他的真理之心,都没有感应到七彩珊瑚树中的生命波动。七手老人怎么感应到的?

    看来能够成为赌神,七手老人的确有了不得的一面,身上怕是藏有大秘。

    一位身披血袍、背生十翼的不死血族参赌者,目望夜逍,颇为得意的笑道:“夜城主,现在是不是该宣布赌局的结果了呢?”

    夜逍望向依旧还站在石鼎上的七手老人,拱手拜道:“赌神前辈,你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无妨……无妨……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闭上双目,心绪久久难平。

    出道这么多年,第一次输,而且还输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“赌神这个跟头,栽得不轻,就算他拥有惊天的财富,这次怕是都得元气大伤。”苍白子低声说道,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阎折仙有些后怕,若不是张若尘和阎皇图的阻止,她说不定也将赌注押到五十多万枚神石,实在不敢相信,会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损失十五万枚神石,已是最好的结局。

    盯向那个号称“屠天杀地之皇”的高瘦男子,她的心中,生出一股油然的感激,同时也有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夜逍平复了自己心绪,开始宣布:“大家也都看出来了,七彩珊瑚树早已精气尽失,化为了沙尘。虽说,那些七彩沙,也有一定价值,可是远远卖不到一千枚神石。所以,这一局对赌,赢家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,打断了夜逍即将宣布的结果。

    六位赢家的心,本来已经快要提到嗓子口,突然被打断,自然是郁闷至极,一个个眼中都涌出寒意,瞪向刚才那位开口之人。

    喊“且慢”的,自然是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阎折仙的面前,笑道:“姑娘,可否愿意让我,用一千枚神石的价格,买下赌神前辈手中的那条虫子?”

    阎折仙怔住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屠天杀地之皇这个家伙,是疯了吗,花费一千枚神石买一条虫子……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关键是,他为何要找她买?

    那条虫子,又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赌厅中,有修士迅速反应过来,明白了张若尘的意图。

    苍白子大笑一声:“屠天杀地之皇,你当大家都是白痴吗?用一千枚神石,买下那条虫子,那条虫子的价值就值一千枚神石?所以她就赢了?哈哈!”

    一条虫子的价格,如果都值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些七彩沙。

    这场赌局的价值,也就超过了一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价格超过一千枚神石,首先,六位只押了一千枚神石的参赌者,便是率先出局。

    超过一千枚神石的参赌者,只有阎折仙、七手老者,还有黑纱修士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价低者取胜。

    最后,赢的自然就是阎折仙。

    夜逍呵斥了张若尘一声:“阁下,最好不要坏了神女楼的规矩,一件事物的价值,不是由你一个人来定的。”

    见张若尘竟敢明目张胆耍花招,六位“赢家”最是愤怒。

    背生十翼的那位不死血族大圣,沉声道:“自作聪明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轰出去,应该禁止他今后再进神女楼。”

    “想赢,想疯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苍桀尴尬得要命,觉得前辈肯定是第一次来赌器城,不懂其中的规矩,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。他本想帮忙解释,可是,却被四面八方散发出来的圣威,压得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在诸多大圣强者的面前,他一个九步圣王,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。

    张若尘依旧平静自若,道:“诸位难道没有想过,能够生长在七彩珊瑚树中的虫子,岂是凡品?只要这位姑娘,肯答应以一千枚神石的价格,将它卖给我。我自有办法证明,它的价值,超过一千枚,必定让各位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苍白子仰天大笑,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,道:“就算它真的是稀有的奇种,价格也绝不会超过一百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在场哪一个不是阅历丰富的强者,真正顶尖的虫类,就算没有亲眼见过,也听说过。可是,这条虫子,绝不在其列。”

    六位“赢家”已经有些担忧,怕出变故,相互传音沟通了一番。

    随即,他们个个都摆出强硬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将他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楼若是不出手,我亲自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敢在本座的面前捣乱,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,若不是在神女楼,你已经神形俱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敢参赌的,个个修为强大,背景深厚。

    他们已不想再理论什么,一个个爆发出强大的圣威,向张若尘涌压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面不改色,嘴角反而含笑。

    “我看今天谁敢。”阎皇图平地一声雷一般的开口。

    随即,站在他身后的四位强者,符衣爆碎而开,显露出真身,爆发出比六位“赢家”更加强大的圣道威势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是千问境中期,两位是千问境巅峰。

    还一位,则是达到万死一生境。

    有人认出四大高手的身份,惊骇至极的道:“地魔族玄武极,玄武天,玄武影。还有……还有地魔长老,坤云皇。”

    地魔族虽是小族,可是在地狱界的边缘地带,也是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谁能让地魔族的四大高手做随从?

    要知道,四大高手之中,可是包括万死一生境的地魔长老。

    一个个看向阎皇图的眼神,都变得紧张和震惊,心中猜测他的身份。他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六位“赢家”,全部被镇住。

    阎皇图找来一把椅子,四平八稳的坐了下去,道:“我的意思是,让屠天杀地之皇把话说完。大家没意见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