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43章 多事之秋

第2443章 多事之秋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澪想到了什么,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收到消息,张若尘与那位新晋的命运神女关系缓和,比以前亲近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祸星道。

    苍白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道:“这两人在狩天战场上,可是斗得天翻地覆,势如水火。”

    祸星道:“新晋命运神女还得依靠上三族的支持,以上三族与张若尘的矛盾,他们无论如何都走不到一起。那位新晋神女,不应该不明白孰轻孰重。”

    澪笑道:“暂时不用理会,新晋神女才刚刚册封,加上修为尚低,无法服众,还指挥不动裁决司。张若尘就算找上她,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,根本奈何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苍白子摸了摸胡须,点头道:“澪尊认为,张若尘会不会真的攻击剑南界?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吧!父神曾言,张若尘在《神储榜》上的排名,之所以很低,是因为心魔深重。若是不兑现自己的承诺,他想成神,将九死一生。”澪道。

    苍白子阴测测的笑道:“不如我们现在就下令,向剑南界投放尸毒,将那里变成一座亡灵鬼域?如此一来,必定让张若尘为之抓狂,想想都觉得有趣。”

    澪抬起手臂,摇了摇,道:“杀人,不能只图有趣,此乃下策!张若尘声称,要强抢南剑界,何不如了他的愿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?”

    苍白子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嘴角露出一道阴险的笑容:“甚好,甚好。张若尘要是死在了剑南界,可就怪不得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收到澪的传音,神女宫的护卫迅速赶来,将凤啼宛包围。

    五十位护卫,皆是身穿血铠,手持长矛,将整个凤啼宛围了一圈,甲光如镜,令夜色肃杀而又凝重。

    护卫长夜梵城,以长矛击地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地底,密密麻麻的大圣铭纹和阵法铭纹浮现出来,他厉声道:“接到密报,有人在凤啼宛中,杀死了神女楼三位圣境陪侍。阁下是自己出来,束手就擒,还是我们进去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护卫军出动,惊动了不少修士。

    他们的精神力,纷纷探向凤啼宛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,敢在神女楼杀人,而且杀的还是圣境陪侍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楼的楼主,可是相当厉害的人物,与死亡神宫关系极深。在这里闹事,无论他是谁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。

    凤啼宛的门打开。

    张若尘手持一柄黑色匕首,从里面走出。

    恶咒匕首暂时被张若尘压制住,却依旧,散发出可怕的邪恶力量。

    五十位护卫,只感觉眼前一暗,所有灯光被吞噬掉。他们看不见任何东西,只能听到一道道魔咒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夜梵城修为强大,能够挡住恶咒匕首的邪恶力量,看清了张若尘的容貌。

    他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躬身行礼,道:“见过若尘大圣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寻找了一番,很快在归雁宛的楼阁上,找到了澪、祸星、苍白子三人,冲着他们笑了笑。

    随后,他才盯向夜梵城,道:“三位陪侍不是我杀的,是这把匕首杀死的。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若尘大圣这么说,我自然信。但,大圣能不能与我走一趟,亲口向楼主解释?”夜梵城不卑不亢的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径直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夜梵城跨出一步,拦住他的去路,道:“既然大圣说,她们是被这柄匕首杀死,可否将匕首交给在下?在下总要给楼主一个交代吧?”

    “这柄匕首,不能给你。楼主想要交代,可以去问澪、苍白子、还有祸星,找我,我给不了任何交代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语气平和,可是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势,却令在场的护卫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神女楼明明知道,是澪、苍白子、祸星入驻了凤啼宛。

    现在人死了,却只找张若尘,算什么意思?

    再说,天杀组织的顶尖皇级杀手,居然可以大摇大摆的,出现在情报信息网强大的神女楼中。要说此事与神女楼完全没有关系,张若尘是打死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只此两个字,夜梵城的耳中,却像是有惊雷炸开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身体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最终,他移开脚步,给张若尘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张若尘整了整衣衫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张若尘远去,五十位护卫才感觉压力一轻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护卫,颇为不岔,冷声道:“护卫长大人,难道就这么放过他?在神女楼杀人,无论是谁,都要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修士的都盯着呢,任凭张若尘这么离开,神女楼的威严何在?今后,还怎么在命运神域立足?”另一位护卫道。

    夜梵城何尝不想押解张若尘,去见楼主。

    可是,楼主都亲自传音,让他放张若尘离去,他当然只能照办。说到底,神女楼是见不得光的黑暗势力,还不敢在命运神域太露锋芒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的身份,真把事情闹大了,最后倒霉的,必定是神女楼。

    归雁宛中。

    苍白子哈哈大笑:“澪尊这一招,真是高明。张若尘如此桀骜不逊,神女楼的确奈何不了他,可是,他也得罪了神女楼。得罪神女楼,也就是得罪了死亡神宫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没有选择,若是他向神女楼妥协,元会级天才也就威名扫地。丢的不只是他的脸,还有血绝战神和福禄神尊的脸。与其自己丢脸,不如让神女楼丢脸。”祸星道。

    澪凭栏远眺离去的张若尘,道:“与元会级天才斗,其乐无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凤啼宛,张若尘便在思考,有没有办法,凭借天杀组织的刺客之事,将澪、苍白子、祸星一举除掉。

    可是最终发现,澪太谨慎了,几乎抹去了所有证据。

    就凭一柄恶咒匕首,扳不倒他们。

    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,目光所及之处,看到前方站着一位身形魁梧的六旬老者。

    那位六旬老者,站在水边,冲他点头微笑,传音道:“老朽阎寒衣,见过驸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见过阎寒意,他是跟着罗生天一起来到神女楼。

    “阎罗族的修士?”

    阎寒衣点了点头,道:“驸马不用如此奇怪,阎罗族大得很,修士更是多不胜数,不一定全部都只效忠阎罗族。老朽乃是神皇子殿下和公主殿下的老师之一,负责教授身法,传流光之道。”

    能够做罗生天和罗乷的老师,绝不是易于之辈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前辈别叫我驸马,我没打算嫁给你们公主,是她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阎寒衣似乎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,至少面对张若尘时,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道:“神皇子殿下,想要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刚才凤啼宛闹的动静不小,被罗生天知晓,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用猜也知道罗生天为何找他,那位神皇子,本就看他不爽。如今,好不容易抓到把柄,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?

    张若尘不好明着拒绝,道:“我还有别的一些事急需去办,不如这样,你先把皇兄入驻的地方告诉我,等我忙完,再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阎寒衣露出为难的神色,最终,知道自己强迫不了张若尘,答应下来,道:“好吧!神皇子殿下入驻的乃是一品红宛。”

    “一品红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双眼中,闪过一道异色。

    “一品红”可是花名,罗生天点花了?

    没看出来,那位神皇子一本正经的外表下,竟有一颗如此浪荡的心。

    “驸马,告辞。”

    阎寒衣身形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惊讶,阎寒衣速度也太快,似乎比空间挪移都快。毕竟,空间挪移还有一个调动圣气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圣境之中,最顶级的速度吗?即便是缺,与他相比,似乎都差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本来是非常自信,可以在任何一个圣境修士的手中脱身。

    可是,遇到阎寒衣这样的存在,自己真的能够脱身吗?

    阎寒衣无声无息的离开,姑射静无声无息的出现。

    她站在水边一株阔叶银枫树的阴影中,似暗夜幽灵一般,道:“你比我想象中要弱,我已经提醒过你,你却依旧落入澪的算计之中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是吗?我这不是全身而退了?”

    “你的追求,就是全身而退?你知不知道,自己刚才已经得罪了神女楼,让神女楼和神女楼的楼主丢了面子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楼的楼主是一个女人,很厉害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不知道,女人的心眼一般都不大?厉害的女人,心眼更小。你让她丢了面子,她就敢让你丢掉性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丝毫不放在心上,问道:“你也是厉害的女人,你的心眼,是不是也很小?”

    姑射静眼神冰冷如霜,道:“你的运气很好,神女楼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,那位楼主应该没有功夫理会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的身体消散而开,化为一缕缕猩红色的霞气,缠绕住张若尘的身体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边防备,一边观察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的视线,完全被红霞覆盖,再也看不见其它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隐隐感到不安,指尖凝聚出净灭神火,正要出手破开红霞。

    忽的,红霞主动散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发现,自己竟是出现在了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中,墙壁上,挂满书法和名画。东北角,立有扇形的屏风。

    姑射静站在窗边,看着外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手段,怎么被你缠着缠着,就来到了这里?我明明感知到,没有出现空间波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将《天魔石刻》借给我参悟,我便告诉你其中奥秘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桌边坐下,道:“你还是先告诉我,神女楼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姑射静很直接,道:“大概一个月前,修罗族的大圣谭飞,在冰王星神女楼的赌城中,赢到了五枚极品神晶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神晶,一枚可以换十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极品的神晶,一枚却能换一千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有人认出,五枚神晶,乃是极品的本源神晶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无法保持刚才的轻松状态,严肃的道:“这怎么可能?自从本源神殿消失之后,再无修士可以主修本源之道成神。别的那些兼修本源之道的神灵,就算能够凝聚出本源神晶,却也凝聚不出极品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道:“所以此事引起了巨大轰动,有人猜测,本源神殿已经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,天庭和地狱的神灵,都会被惊动吧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一座恒古神殿出世,张若尘可以想象,神灵必定会出手,甚至有可能会爆发一场大规模的神战。

    姑射静道:“没错,如果让天庭界知道本源神殿出世,一场大规模的神战,定然是在所难免。但是,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,本源神殿已经出世。而且关于极品本源神晶的消息,已被严密封锁,该灭口的人,全部都死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笑一声:“消息都传到了你那里,我不信,封锁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地狱界,知道这个消息的势力,不超过二十个。他们之所以知道,那是因为,极品本源神晶出世之时,这些大势力的修士,立即传讯给了神灵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罗祖云山界就是其中之一?”

    “罗祖云山界中,神境之下,只有我一人知晓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你为何如此轻易的,将消息告诉了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要找到本源神殿,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未等张若尘开口,姑射静继续道:“想要找到本源神殿,五枚极品本源神晶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通过五枚极品本源神晶,推算出本源神殿的位置?”

    姑射静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道:“只凭极品本源神晶,是推算不出本源神殿的位置,还得需要一位本源掌控者的血液做引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为何,神灵认为,本源神殿很有可能已经出世?就是因为,最近万年,天庭和地狱明面上的本源掌控者,竟是一下子冒出了九位之多。”

    “以往的时候,一个元会诞生的,都没这么多。而且,没有暴露本源掌控者身份的修士,应该也有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有神灵推测,是本源神殿在主动挑选未来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耸了耸肩,道:“这么大的事,我似乎帮不上什么帮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不上忙,可是你认识本源掌控者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的确认识,可是已经被我杀了!”

    “我指的,不是阎无神。”姑射静已转过身,双目逼视张若尘,眼神简直比刀子还要锋利。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知道姑射静指的是谁,沉默了半晌,道:“我有两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十多个势力,知晓此事。极品本源神晶却只有五枚,你们怎么分?”

    姑射静道:“今晚,各方势力,聚集到神女楼,就是争夺这五枚极品本源神晶的归属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,这可是涉及到一座恒古神殿,就算现在还是猜测,我想,也该由神灵亲自出面吧?为何来的却是你们这群圣境修士?”张若尘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姑射静道:“刚才我都已经说过,一旦天庭界的神灵,收到风声,一场大规模的神战,便是在所难免。最近,是非常时期,天庭和地狱的神灵,都在相互监视对方的动向。地狱界的神灵一旦有异动,必定被天庭界的神灵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非常时期?”张若尘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姑射静道:“你居然不知道,玉煌界即将开启的消息?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表示的确不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