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45章 扑朔迷离

第2445章 扑朔迷离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在狩天战场上率领不死血族勇夺第一,可谓大放异彩,归来后,又是神尊赐婚,又是击杀阎无神,名声之响,或许还不足以震慑住澪和苍白子这些大圣中的尖端强者,但是,对圣王境界的苍桀而言,冲击太大,如见天人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形晃动,恢复本来面貌。

    苍桀见到他真身,兴奋得几乎晕厥,当即单膝跪下,道:“苍桀愿一生追随老大,肝脑涂地,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从乾坤界中,摘下一片接天神木的新叶,又取出一只白玉匣子。

    新叶放入匣中,以空间力量封禁。

    张若尘把匣子交给苍桀,道:“去昆仑界功德战场,将它交给千蕊界的纪梵心,告诉她,有人很想见她一面,若她还念旧情,也还信得过故友,便在三个月之内前往地狱界边缘地带的百族王城,共饮一杯百花酿。”

    “若纪梵心已不在昆仑界,你便去无尽深渊,找一个名叫孔兰攸的女子,将我的话转述给她。接下来的事,交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苍桀暗暗松了一口气,原来老大只是想要与老情人幽会。

    慎重的接过匣子,他道:“老大放心,我必定以最快的速度,将它送到百花仙子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本源神殿出世的消息,关系太大,张若尘不可能对苍桀吐露半个字,更不想将太多人牵连进来。在昆仑界,张若尘绝对信任,修为又强大的修士很少。

    孔兰攸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就算天下人都不信他,兰攸却一定是最信他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苍桀离开后,张若尘陷入思考,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势?

    剑南界之事,倒是不用着急。

    在凤啼宛,他故意表露出,势要强夺剑南界的决心,其实只是想要稳住澪,让澪觉得,可以用剑南界做陷阱对付他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剑南界的生灵,反倒暂时安全。

    至于本源神殿,张若尘虽然感兴趣,可是内心深处,依旧觉得虚无缥缈。现在,只是出现了五枚极品本源神晶而已,本源神殿到底有没有出世,恐怕神灵都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寻找木灵希,还有冰王星出现的屠天杀地之皇,才是张若尘目前最关心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去冰王星之前,张若尘决定做一件敲山震虎的事。

    免得什么人都敢来挑衅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狱界拥有神灵坐镇的势力,数量之多,堪比天庭的八千多界。

    但是,知晓极品本源神晶消息的势力,仅有十多个。

    长生殿并不是其中之一,因此,针对张若尘的计划失败后,苍白子便是离开神女楼。做为万死一生境的大圣,自身就是一等一的存在,他当然没有带护卫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以为,苍白子会去神女楼附近的空间传送阵离开。

    但,出乎他预料的是,苍白子居然没有去传送阵,而是收敛身上的气息,沿着今生河的支流急速赶路,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命运神殿相当广阔,而化生城域较为偏远,地广人稀,只有神女楼建有大型空间传送阵。一旦离开神女楼,只靠徒步赶路,需要很久才能到达另一座城域。

    苍白子这是要去干什么?

    张若尘不着急动手,悄然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沿河而下,河道越来越宽阔。

    大概急行了三万里,变得十分荒芜,出现战斗痕迹。河水被冰封,大河两岸的血色山岳倒塌,又有千里之地化为赤色火原……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画面,让人感到惊悚。

    最惊悚的是,在进入这片区域之前,张若尘居然丝毫没有感知到战斗波动。毫无疑问,有精神力强大的人物,掩盖了战斗波动,防止被命运神殿的执法者察觉。

    “战斗爆发的时间,应该是在半个时辰之内,到底是何等强大的存在交锋,才能造成这样的破坏力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为何不顾命运神殿的禁令,在神域大打出手?”

    “苍白子又怎么知道,这里爆发了战斗?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充满疑问,忽的,看见苍白子停在冰封的河面上,手掌向下一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冰面碎了一大片,一道血红色的水柱冲上来。

    水柱的顶端,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清尸体的容貌后,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居然是,修罗神殿的千问境大圣,刑千。

    刑千在神女楼的赌器城,因为得罪了赌神七手老人,甘愿做其仆人千年。就算如此,他依旧是修罗神殿的大圣,更是神灵的弟子,谁敢在命运神域杀他?

    关键是,为何要杀他?

    苍白子一把抓住尸体的领口,脸上露出一道狞笑,道:“真是可怜的家伙,居然遭受这等无妄之灾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出苍白子肯定知晓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因此,不再等待,将紫金葫芦取出,暗暗的催动。

    苍白子察觉到危险,脸色猛烈一变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紫金葫芦悬浮在他头顶,葫芦口,涌出七千二百万道空间阵法铭纹,形成一座直径八百里空间大阵,将夜空照得白昼一般明亮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……”苍白子抬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空间大阵塌缩,苍白子瞬间被收入进葫芦中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不动用乾坤界的力量,或许还不是万死一生境大圣的对手。可是,这一战,并不是正面硬碰硬,而是使用至尊圣器偷袭。

    自然一举得手。

    张若尘刚刚抓住紫金葫芦,葫芦中,便是响起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,震得他手臂发疼。

    “若尘小儿,你才百枷境,就敢禁锢老夫,是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苍白子在葫芦中怒吼。

    也不知,他施展了什么圣术,紫金葫芦被撑得越来越大,从一尺高,到一人高,到一座房屋大小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不怕苍白子撑破紫金葫芦,轻哼一声,手掌按在葫芦壁上,快速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转了十多圈,苍白子便是扛不住,发出怪叫声:“你这到底什么葫芦,为何时间流速如此之快?停下!快停下!”

    紫金葫芦每转一圈,可斩寿元一百年。

    苍白子元气大伤,再也反抗不动,紫金葫芦重新变小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停下,又转了数十圈。

    苍白子最开始还很硬气,在葫芦中叫骂,可是寿元大量流失后,心头开始害怕,语气变软:“神女楼之事,与老夫无关,都是澪的主意。你报复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能再转了,尸修虽然是死过一次的修士,可是,依旧有寿元,我的尸身已经快烂透了!张若尘,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想到苍白子一个万死一生境大圣,竟然如此软弱,这么快就屈服了,正打算趁机询问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忽的,张若尘感觉到,一股可怕的气息,迅速靠近而来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连忙封印住紫金葫芦,施展出空间大挪移,急速远遁而去。没有去神女楼,而是去了离这里最近的修士密集的城区。

    张若尘刚刚遁走不久,黑纱修士如同一道闪电,降落到河畔。

    龟王爷虽然是一只翡翠石龟,可是,速度却并不慢,反而奇快无比,像一只鸭子一般用两条腿急速奔跑,出现到冰河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它两颗眼珠子转动,结巴的道:“空……空……空……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空间力量残劲,而且,还是张若尘的气息。”黑纱修士声音,悦耳似黄鹂,语气却带有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龟王爷瞪大两颗眼珠子,指向破碎的冰河,道:“尸……尸……”

    “刑千的尸体不见了!但是,张若尘不会因为一具尸体,动用如此强横的空间力量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应该是苍白子冒然跟了上来,才让张若尘撞见此事。”黑纱修士道。

    龟王爷道:“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,知晓此事的修士中,又与张若尘有关系的,只有苍白子。”黑纱修士道。

    龟王爷不再说话,直接投过去一道“接下来该怎么办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的精神力分身,已经去追他灭口。就看这位时空传人,是否是浪得虚名。”

    黑纱修士身上的黑纱散去,有玉白色的光华凝成一团圣云,笼罩她朦胧婀娜的娇//躯,每一寸肌肤都如仙玉神石一般光亮,乌黑长发瀑布般摇曳。

    她的气质缥缈,如云中霞月,水中明珠,无人看得清她真容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脚下,弥漫出蕴含五行和本源的圣气,向四面八方涌去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,浮现出,这里没有被摧毁之前的地形和地貌。于是,圣气涌过之处,冰封的河道融化,倒塌的山岳重新耸起,火原熄灭。

    泥土中,涌出密密麻麻的五行本源微粒,凝聚出各种植物。

    片刻间,毁灭了的一切,全部恢复过来,仿佛这里从来没有爆发过战斗。

    张若尘若是没有逃走,看到这一幕,肯定会震惊得无以复加。当初,千星天女也曾在他面前,演示过本源之道的玄妙。

    一切物质,都可化为本源微粒,凝聚成另一种形态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本源造诣,与白卿儿比起来,却如萤火比于烈日,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当本源和五行结合,甚至能够瞬间制造出植物生命。

    柱将军赶了回来,虽然身躯高大,可是它的速度,却比龟王爷慢了不少,问道:“姑娘,还是没有找到七手老人。那个老家伙,不会已经被你一掌打死了吧?”

    白卿儿摇了摇头,道:“做为赌神,若是连这点保命实力都没有,他早就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姑娘的精神力并不比他弱多少,若他还在这片区域,怎么可能找不到他?”柱将军道。

    忽然,白卿儿眉头一蹙,自言自语的道:“居然逃走了!”

    “谁逃走了?”柱将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龟王爷露出得意的神色,总算有你不知道的事了吧,于是,傲慢的说道:“张……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张若尘。这个小子,的确有几分本事,才百枷境的修为,已经拥有从我精神力分身手中逃命的实力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柱将军语气不屑,道:“就算他凝聚出了一种二品圣意,也只能算是优秀而已。真正的元会级人物,只有荒天大人和血绝老贼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不想听它,提那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柱将军连忙闭嘴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龟王爷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卿儿闭目凝思了片刻,忽然,想到了什么,道:“我明白了!刚才我们都去追七手老人的傀儡假身,却忽略了千刑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的意思是,七手老人藏在千刑的尸体中?”柱将军惊讶的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这是唯一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“千刑的尸体……被张若尘收走了?”柱将军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相当果断,道:“柱将军,你立即去一趟裁决司……不,去死亡神宫,告诉死亡大祭司,张若尘杀死了修罗神殿的千问境大圣千刑,擒抓了长生殿的苍白子。”

    “死亡神宫能插手这件事吗?”柱将军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死亡大祭司可以牵制福禄大祭司,而他也可以调动裁决司中的关系,捉拿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死亡大祭司不愿插手这件事,毕竟,千刑的真正死因,并不难查。”柱将军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所以你得回一趟神女楼,让楼主和你一起去。死亡大祭司不可能,不给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呢?”柱将军问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张若尘毕竟是有大背景的人物,要收拾他,必须再给他的罪名上加码。今晚神女楼的那场大戏,正好可以利用起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