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48章 命皇的老友

第2448章 命皇的老友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荒天,将他们挡住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拍了拍大狗荒天的脑袋,走入七星帝宫中,见魔音依旧还在炼化吸收苍白子的圣源,于是,催促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取出紫金葫芦,将刑千的尸体倒出。

    虽然刑千不是他杀的,但是,裁决司摆明对证据不感兴趣,就算解释也没用,不如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张若尘生出一道古怪的感应,不禁细细凝视刑千的尸体,随即,缓缓后退,以体内圣气,催动宫殿中的阵法铭纹和神纹。

    整个殿宇,被密密麻麻的网状雷电覆盖。

    退到安全位置,张若尘才冷冰冰的道:“出来吧,还要继续隐藏下去吗?”

    诡异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刑千僵硬的尸身,挺立起来,嘶哑的道:“元会级天才就是不一样,以百枷境的修为,都能感应到老夫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从刑千的尸体中分离出来,目光幽邃,凝望四周的雷电,一派波澜不惊的强者风范。

    “苍白子说的倒是真话,白卿儿对付的人,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深知七手老人的精神力强大,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,因此,随时保持高度警惕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向殿外瞥了一眼,阴声笑道:“在命运神域,敢和裁决司对着干,也不知该说你胆大,还是说你作死。算了,这事老夫就不参合了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走?我想,赌神前辈还是不要走了,既然你在,正好可以帮我作证。刑千是被白卿儿杀死的,你难道不想除掉白卿儿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道:“作证?除掉白卿儿?我的大天才,别天真了,裁决司是什么地方?一旦进去了,我的所有秘密,都会被挖出来。老夫给你作证,是会被搜魂的。到时候,你杀了苍白子,还毁尸灭迹的事,隐瞒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斩去那部分记忆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道:“命运神殿会帮我恢复记忆。”

    去裁决司?去命运神殿?

    七手老人打死都不会去,去了,本源神殿的秘密,必定保不住。

    张若尘其实根本没有想过,让七手老人出面作证,指认白卿儿。说出刚才那番话,只是想要试探他,印证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如此说来,赌神前辈不愿出面,竟然都是为了我好?”

    “老夫很欣赏你这样的后辈,关照你,是应该的。”七手老人正色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信他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在神女楼,张若尘害得他输了五十多万枚神石,他恐怕连杀人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又向外面看了看,心中暗道,照这个趋势发展,命运神殿的裁决,很快就会驾临。

    一旦裁决驾临,他就算精神力再强,也走不掉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挥了挥手,道:“老夫必须现在就离开,大天才,赶紧收起阵法和神纹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头道:“前辈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老夫若是被裁决司抓住,你的罪名,就洗不掉了!”七手老人认真的说道,一副都是为了张若尘着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可以杀人灭口啊!”

    “杀人灭口?杀谁?杀……我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以手指自己,满脸错愕,随即,桀桀大笑起来,道:“老夫看你是血绝战神的外孙,才不想与你一般见识,没想到,你居然连老夫都想杀。你知道老夫的精神力,达到什么层次了吗?杀我,神境之下,还没几个人敢说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前辈在紫金葫芦中,损失了不少寿元吧?现在还处于虚弱状态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这座七星帝宫,乃是血绝战神亲自铸炼而成。这里的大圣铭纹和神纹,包括阵法铭纹,皆是战神一手刻录。以你现在的状态,真有把握逃出去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的脸,变得又青又紫,道:“张大天才,我们无冤无仇,何必要生死相向?你难道心知自己要死,故意拉一个垫背的……嘶……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倒吸一口凉气,觉得自己多半猜对了!

    张若尘竟如此丧心病狂?

    七手老人的语气,变得软了几分,道:“这样吧,你放老夫离开七星帝宫,老夫一定竭尽所能,将你从裁决司中救出。你看如何?你若不信,老夫可以对神灵起誓。”

    起誓又如何?

    反正竭尽所能就行,若是救不出,也怪不了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很好奇,白卿儿为什么要对付你?”

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,都是为了神石。在神女楼,老夫输了五十多万枚神石,拿不出来,便遭到她的追杀。哎!这世间有九成以上的杀戮,都是因为神石。”七手老人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堂堂赌神,拿不出来五十多万枚神石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连连叹息,想要博取张若尘的同情,道:“外人只看见老夫赢了大把神石,却不知道,老夫为了续命,也花了大把神石。续命的丹药昂贵至极,老夫早已掏空家底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安慰了一句,道:“你应该来找我的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七手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,我掌握着接天神木的新苗,接天神木又能孕育出生命之泉?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精神大振,双眼炯炯生光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先问前辈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问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既然前辈寿元无多,怎么在紫金葫芦中活下来的?苍白子在里面,可是流失了数千年寿元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立即收敛激动的情绪,意识到眼前这个小辈,一直在诱导他。

    还真是,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嘿嘿一笑:“像老夫这种层次的强者,怎么可能没有对抗时间印记的手段?”

    “既然前辈这么说,那么,我也回答你,我手中……没有生命之泉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怒道:“张若尘,你现在最重要的事,是解决裁决司的危机。你拿捏老夫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裁决司是因为你和白卿儿的争斗,才会莫名其妙找上我。我如果连自己为什么会被针对都不知道,怎么解决危机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道:“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变得严肃,道:“我偷听过白卿儿与苍白子等人的对话,她以七彩珊瑚树,在神女楼设局,为的就是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恶毒的女人,居然敢算计老夫。”七手老人愤愤然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但是,她明明输了五十多万枚神石,却还声称,自己没有输。而且,只要看住了你,就能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理由猜测,你的身上,必定藏着价值远超五十多万枚神石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若是将那个秘密说出来,我现在就放你离开。否则,神域执法裁决驾临,前辈想走都走不掉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一言不发,冷冷的盯着张若尘,强大的精神力释放出来,准备强闯。

    张若尘丝毫不惧,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前辈是修炼过本源之道?神境之下,除了时间修士外,只有本源神目,才能看清时间印记。只有看得清,才避得开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在神女楼,应该也是借助本源的力量,才察觉到七彩珊瑚树的内部有生命波动吧?”

    “单单只是本源的力量,还不足以,让白卿儿如此全力以赴的对付你。若是没有庞大的利益,没有人愿意,招惹你这样的强敌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不说也没关系,等我被抓去了裁决司,完全可以用这个,与神域执法裁决交易。相比于杀我而言,相信那位神域执法裁决,对你身上的秘密,应该更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泄气,收起精神力,道:“你赢了!告诉你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运神殿是十族的权利中心,信仰命运者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正是这些信仰者,将命运神殿推到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,成为地狱界的主宰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的三司十二宫之中,死亡神宫、祸择神宫、怒天神宫、凶骇神宫、裁决司、天命司,皆是主杀伐。

    针对的对象,却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死亡神宫、祸择神宫、怒天神宫、凶骇神宫,主要对外,杀伐的是天庭各界,各大古文明,还有宇宙中那些没有被发现的世界、秘境、星球。

    裁决司是对内,制裁和判决,地狱界各大势力中不守底线规矩的那些修士,维持十族之间的微妙平衡,彰显命运神殿对地狱界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天命司更多的是防卫,守护命运神殿,命运神域,捍卫命运神殿的至高无上地位。最近一个元会,天命司壮大了不少,渐渐的,开始插手对外的事宜,蚕食裁决司和各大神宫的权利。

    天命司的司邸。

    十大命皇之一的吾悦命皇,本是在闭关修炼一种绝世神通,为了见一位老友,却选择提前出关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“圣术”是圣境修士修炼的法。

    “神通”是神灵修炼的法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不是神灵,却能修炼神通,显然修为已达到惊骇世俗的地步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的老友,是一个黑袍人,坐在他的对面。

    三犬灵尊站在殿外,听到殿中不断传出的欢声笑语,心中好奇至极。一贯不苟言笑的命皇大人,怎么会笑得这么开心?

    那个黑袍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吾悦命皇举起青铜三角杯,道:“弃天兄,在遗古境修炼百年,收获应该很大吧?多久出关的?”

    “近日出关的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弃天饮下了一杯,又道:“达到神境之后,每进一步都十分艰难。别说闭关百年,就是闭关千年,进步也不会太大。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摇头,道:“对于别人而言,这话我信。可是,你是谁,你是弃天。飞升地狱界,不到一千年,便是成神的人物,是能够与封尘剑神、御邱神子一较高下的人物。上一个千年,地狱界最杰出的就是你们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御邱渡神劫失败,世间从此少了一个对手。来,再饮一杯。”

    弃天饮尽,放下酒杯,问道:“你多久渡神劫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像你那么冒险,更不想步御邱神子的后尘,还得再积累一段时间。再说,天命司正是发展壮大的关键时期,我若突破成神,裁决司还不弹冠相庆?”吾悦命皇意有所指的笑道。

    他与弃天是生死之交,自然是无话不谈,没有什么顾忌。

    弃天压低声音,道:“我可是听说,裁决司又有大行动。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笑容收起,道:“对付张若尘的行动?”

    “连卓雨农都亲自赶过去了!”弃天道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道:“命溪倒流,水淹神殿。如此异象,从来没有发生过。我早就听说,裁决司内部有数个裁决,都想除掉张若尘。如今,好不容易有了机会,他们怎么会放过?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我没想到,卓雨农那么聪明的人,竟然会亲自出手。张若尘这个所谓的元会级天才,毕竟成神机会渺茫,至少现在而言,还无足轻重。可是,杀了他,他背后的血绝战神,岂会善罢甘休?”

    “卓雨农这一次的做法,让我有些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弃天点头,道:“是啊!要杀张若尘,何必亲自动手?就算裁决司动手,派遣一个军主去就够了,血绝战神来找麻烦,大不了将那个军主推出去做替死鬼。亲自出手,不太像是他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,道:“难道这里面,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?”

    弃天坐直身体,笑了笑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道:“弃天兄,你肯定知道内幕,赶紧说吧!”

    弃天传音道:“我听说,神女楼出现了极品本源神晶,此事很有可能,与此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极品本源神晶?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如同触电了一般,豁然站起身,两瞳犹如变成两轮熊熊燃烧的神阳,道:“本源神殿出世了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弃天又道:“若不是为了本源神殿,我想不到别的原因,可以让卓雨农如此不顾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本源神殿的秘密不能泄露,他当然要亲自赶去。”吾悦命皇冷声道。

    弃天道:“本来命运神域,应该由天命司管理才对,可是,却被裁决司霸占了大半权利。若是让裁决司找到本源神殿,天命司将再也没有能力与他们抗衡。说不定,有一天,命运神殿就只剩下两司了!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爆哼一声,如同惊天神雷,道:“弃天兄放心,你们这些前人打下来的江山,不会丢在我们这一代。”

    三犬灵尊走进来,道:“禀告命皇,天罗神国的罗乷公主派遣圣使,前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大手一挥,忽然,想到了什么,连忙改口,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一位罗刹族大圣,手捧一只紫金匣子,笑道:“命皇大人,公主殿下命老臣,送一件礼物,让你过目。”

    紫金匣子飞到了吾悦命皇的手中。

    打开匣子,里面涌出夺目的紫芒,伴随震耳欲聋的狮吼,犹如是一只神狮封印在里面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吾悦命皇的修为,看到匣中的这枚丹药,脸色也是变了变,连忙将匣子重新合上。他深吸一口气,平复激动的心绪,道:“你们公主有让你带什么话吗?”

    罗刹族大圣摇了摇头,笑道:“公主说,只要命皇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公主,这件礼物,我很喜欢,多谢她的厚赠。”吾悦命皇道。

    罗刹族大圣离开后,吾悦命皇的手掌拍了拍匣子,嘴角忍不住浮现出一道笑容:“这位罗乷公主,还真是一个聪明女子。她很清楚,在命运神域,只有命运神殿才敢和命运神殿叫板。要对付裁决司,只有天命司出手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帝品圣丹的确珍贵,可是,你吾悦命皇这么就被收买了?”弃天道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摇了摇头,道:“既然我已经打算插手这件事,何不卖一个顺水人情?那位公主殿下,很会挑礼物的,这枚帝品圣丹,可以助我渡神劫,我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三犬!”

    三犬灵尊道: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寒页城域的所有圣卫,立即前去瀚海庄园,捉拿张若尘,本皇稍后便至。”

    传令后,吾悦命皇想到了什么,冷声道:“三犬,今天你见过了什么人,听到了什么话,最好不要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三犬灵尊很怕被灭口,吓了一跳,连忙发誓:“属下以尊者的名义发誓,若是透露出去半个字,让我神形俱灭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持着一枚极品本源神晶,放在眼前,细细凝视,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就是为了这枚极品本源神晶,白卿儿才会对付你?”

    “极品本源神晶关系何等重大,老夫将它都拿了出来,难道还能是在说假话?”七手老人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真的只有这么一枚?”

    “你小小年纪,疑心怎么这么重?这是极品本源神晶啊,你以为是大白菜随处可见?就是因为它,老夫差点丢了性命。交给你也是好事,这种东西,放在谁的身上,都会引来杀身之祸。”七手老人一派看淡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可是,神女楼中就有五枚极品本源神晶,为何白卿儿要处心积虑,夺取你的这枚?”

    “那五枚,早已被各大势力预定,神女十二坊哪有资格拥有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以哀求的语气,道:“大天才,现在可以放老夫离开了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伸出一根手指,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。这枚极品本源神晶,你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以真挚的眼神,盯着张若尘的双目,道:“当然是从神女楼的赌城中赢来的!赶紧收起神纹和阵法铭纹,若是再迟,我们都得落入神域执法裁决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他已经到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望向殿外的天空。

    只见,一层厚厚的黑云,由远而近滚滚涌来,强大的圣道威势,似能碾碎这片天地,煌煌慑人。

    张若尘见过的圣境修士中,广寒界三巨头吴祖、寂灭大帝、九灵大圣,与其比起来,威势差了一大截。只有当初没有突破的冥王,身上的威势,才能盖其锋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