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49章 裁决司和天命司

第2449章 裁决司和天命司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神域执法裁决卓雨农,从滚滚黑云中冲出,似一道光梭,激射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巨响声传出。

    除了七星帝宫,瀚海庄园中所有建筑全部崩塌,阵法铭纹尽毁,尘埃飞扬,遮蔽在场修士的视线。

    如此降临,意在威慑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尘土散去,卓雨农在七星帝宫的下方,显现出身影。

    曾经环境秀丽如圣地的瀚海庄园,变成一片焦黑的废土。

    卓雨农是冥族修士,上半身为人类,下半身是蜈蚣,长发披肩,脸形俊美,双臂上各缠有一条类似蛟蟒的生灵,一青一红。

    半人半蜈蚣。

    “拜见裁决大人。”

    裁决司的执法者,尽数单膝下跪。

    瀚海庄园外,响起阵阵惊呼声:“神域执法裁决竟然亲临。”

    “再无回旋的余地,张若尘终究是自己走上死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祸星心情极佳,笑道:“没想到,根本不需要我们出手,张若尘先死在了裁决司手中。”

    澪并没有那么开心,轻轻摇头,道:“奇怪,真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怪了?”

    “时间过去了这么久,为何血绝家族的神灵没有出现?按理说,他们不可能放弃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祸星笑道:“这还不简单?玉煌界即将开启,血绝家族的神灵,肯定都已经返回血天部族翼世界商议和布置。这会儿,估计消息还没有传到血天部族翼世界呢!”

    澪凝重着脸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神域执法裁决真身降临,张若尘的确再无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位潜在的大敌死去,终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!

    阎皇图、阎折仙、阎昱,还有阎罗族的修士,聚集在一条宽阔的街道上。他们身上气势强大,外人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阎折仙一眨不眨的盯着七星帝宫,道:“神域执法裁决居然敢擒拿张若尘,他不知道血绝战神是什么性格?”

    阎昱道:“如果裁决司会因为一位神灵,而妥协,或者不作为。那么,裁决司也就没必要存在了!裁决者,当无情、无私、无畏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道:“你们不觉得,裁决司这一次出现得太快了吗?居然比我们还先到瀚海庄园。”

    阎皇图和阎昱对视一眼,皆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阎皇图道:“仙儿,你是在为张若尘担忧吗?”

    阎折仙脸色一冷,道:“怎么可能?张若尘天资虽高,可惜却是一个背叛自己立场,杀害自己好友的卑劣之徒。这样的人,死了都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就事论事,今天这件事,的确有很多可疑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阎昱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道:“第一,张若尘和刑千无冤无仇,为何要杀他?”

    “第二,以张若尘在狩天战场上的表现,明显是一个狡猾多智的人物,就算要对付苍白子,也绝对不会留下痕迹,让裁决司查到他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阎昱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仔细想了想,眼睛一亮,道:“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张若尘如果真的偷走了极品本源神晶,还杀了谭飞,肯定会立即逃离命运神域,怎么可能回到瀚海庄园等着裁决司抓他?难道,有人想要陷害他?”

    “仙儿,以后遇到大事,也要像现在这样多思考。”阎昱满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到底是谁盗走了极品本源神晶,为何要嫁祸到张若尘的身上?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阎折仙的手指,指向澪和祸星的方向。

    阎昱道:“他们两个,的确有嫁祸张若尘的动机,可惜没有盗走神晶和杀死谭飞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阎皇图看了看阎折仙的小腹,摸了摸下巴,道:“张若尘被抓进裁决司,很可能会没命。你真的不在乎他的生死?”

    阎折仙回想曾经的种种,对张若尘依旧充满怨气,道:“五叔!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这个孩子,我可以自己养大。裁决司若真的能杀死张若尘,倒是一件好事,免得有他那样的父亲,孩子一出生就受唾骂,无法抬起头来做人。”

    血影神母的秘密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即便阎皇图和阎昱,目前也还不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阎昱气定神闲,道:“既然你不在乎,我们倒是乐得袖手旁观,安心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生天目望卓雨农那高大的身躯,深知对方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人物,绝对无法硬拼,深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这就去福禄神宫。”

    回天罗神国太远,要救张若尘,福禄神宫是最近的选择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和天音,都是师出于福禄神宫,福禄神尊就算不插手俗世,总得念及香火情吧?

    无论他看张若尘多么不顺眼,张若尘现在已经和罗乷订婚。

    他这个皇兄,岂能坐视不管?

    姑射静道:“先不说,以你的身份见不见得到福禄神尊,即便现在赶去,也已经迟了!张若尘拒捕,卓雨农可以直接击杀他。与其赶去福禄神宫,不如劝张若尘举手投降,先去裁决司的铁狱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裁决司的铁狱,还有活命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罗生天重重的跺脚,道:“难道张若尘今天必死无疑?”

    姑射静闭嘴不言,似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聚集到瀚海庄园附近的修士越来越多,凡是与张若尘有仇的,皆是喜笑颜开,认为他今天已是死到临头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修士,很想出手,将张若尘劫走。

    须知,五枚本源神晶很有可能是被张若尘盗走,自然不能让他落入裁决司的手中。

    换做是在命运神域之外的地方,或许他们还敢出手,击杀裁决司的修士。可是在命运神域,谁敢轻举妄动?

    尧青躬身,道:“禀告裁决大人,张若尘公然反抗裁决司的缉拿,视裁决司,视命运神殿于无物,属下认为,当斩之。”

    卓雨农点了点头,一双金色的瞳孔,望向前方的七星帝宫。

    只见,张若尘卓然而又英气的身影,正站在宫门的中心,穿一身赤红色的神甲,一派要和裁决司斗到底的模样。

    已经很多年,没有遇到这么有胆量的修士。

    卓雨农嘴角微挑,道:“若尘公子,你乃血绝战神之后,为何却没有令祖敢作敢当的风范?你可知,与裁决司为敌,是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张若尘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修为和身份,而露出惧色,反而笑道:“我从来没有与裁决司为敌,是裁决司想要杀我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?”

    瀚海庄园外,有人低声轻哼:“死到临头,居然还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卓雨农道:“裁决司做事,一贯公正,绝不会冤枉任何修士。现在,本裁决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打开七星帝宫的防御阵法,与我回裁决司,将此事查清楚,还你清白。第二,由我亲手攻破七星帝宫的防御,将你擒拿回裁决司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有三个数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张若尘比所有人预料之中更加强势果断,道:“不用数了,要抓我去裁决司,你们必须得拿出充分的证据才行,否则恕我不能从命。”

    “太狂妄了,裁决大人请你现在就攻破七星帝宫,属下愿亲手斩下张若尘的首级。”尧青道。

    别的那些执法者,也气愤填膺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修士,敢如此不将裁决司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卓雨农依旧平静自若,情绪淡然,道:“既然若尘公子要证据,本裁决就给你证据。带证人上来!”

    一共七位修士,走到卓雨农的面前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罗刹族的修士,躬身向卓雨农一拜,随后道:“在下罗刹族狱承重,在化生城域,亲眼看见一座直径数百里的空间阵法显现出来,是紫金葫芦爆发出来的空间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时我也在附近,亲眼看见紫金葫芦将两道人影收入进去。其中一道,很像是苍白子。”另一位修士道。

    卓雨农再次望向七星帝宫宫门口的张若尘,道:“若尘公子这下无话可说了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面不改色,道:“没错,我在化生城域,的确动用了紫金葫芦,可是,我并没有收走刑千和苍白子。再说,以我百枷境的修为,哪里收得了他们?”

    卓雨农感应到了天命司圣卫的气息,眼睛的余光,看见一条条街道上,出现了圣卫的踪影,心知不能再等。

    “你的这些话,留着到裁决司再解释吧!”

    卓雨农的手指,指向天穹。

    顿时,七星帝宫的上方,出现一团螺旋的黑云,密集的雷电在其中交织,释放出来的毁灭性威势,让整个城域的修士皆慑慑发抖。

    如同神罚一般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道直径三丈粗的雷电,从黑云漩涡中冲出,击在七星帝宫的上方。

    荒天如同神狮觉醒,嘴里发出一声长啸:“连战神的宫殿都敢攻击,你们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七星帝宫的瓦片、柱子、墙壁、窗棂……,全部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纹路,爆射出刺目的光芒,与从天而降的雷电光柱对抗。

    整座帝宫晃动不停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站在殿中,脸色变了又变,道:“你……你实在太胆大了,怎么能和裁决司硬碰硬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沉凝,道:“神域执法裁决的修为很强,七星帝宫支撑不了多久,你先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藏?能藏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心中后悔,早知道就不该躲进刑千的尸体中,固然避开了白卿儿,可是却遇到张若尘这个作死的主。

    “乾坤界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问道:“啥,你说哪里?”

    一道空间之门,在张若尘身前打开。

    他催促道:“若是你不想被裁决司擒住,就赶紧进去。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没有别的选择,跨入进了空间之门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的声音,不知从什么地方,传到张若尘的脑海中:“你在命运神域看来是待不下去了,要不然我助你一臂之力,逃离此地?”

    “已有变数发生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也注意到天命司的圣卫,一旦天命司介入,此事就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果然,天命司和裁决司发生了争执,双方吵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维护神域秩序,是我们天命司的职责,应该将张若尘交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杀死了刑千,擒拿了苍白子,是挑选神殿法则的行为,理应由裁决司制裁他。”

    炁辛军主和祯君主都是千问境大圣,将赶来的圣卫,尽数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不久后,双方爆发冲突,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天命司没有高手坐镇,被炁辛军主和祯君主放倒一大片。

    炁辛军主手持战斧,将一位大圣境的天命圣卫踩在脚下,咧嘴一笑:“就凭你们这群货色,天命司还想和裁决司争?你们就适合,待在神山,做看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裁决司的一众修士,尽皆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裁决司和天命司斗了多年,双发积怨极深,有机会打压和羞辱对方,自然是不惜余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裁决司,好大的口气。”

    一道威严的声音,如同神雷一般,从天穹炸响。

    天地间,出现一道白光,使得所有修士都短暂失明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炁辛军主只感觉一道气浪,击中胸口,顿时,身体犹如炮弹一般飞出去,坠落在卓雨农的身下,镶嵌进了地底,身上铠甲尽碎,浑身冒血水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恢复视觉。

    只见,以吾悦命皇为首,十万圣卫身穿铠甲,站满七星帝宫的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甲光明亮,圣威滔天。

    卓雨农停止攻击,目光落到吾悦命皇身上,轻叹一声:“天命司怎么什么事都想插一手?吾悦,你不是在闭关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神域有大事发生,本皇自然是要出关。雨农,将张若尘交给本皇,由我们天命司来查这件事如何?”吾悦命皇道。

    卓雨农道:“不行!张若尘犯下重罪,得由裁决司处置。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猜到卓雨农不会轻易放手,道:“我们两司在这里争斗,也不是办法,只会让天下修士嘲笑。不如这样,由张若尘自己选择跟谁走?”

    卓雨农摇了摇头,语词严厉道:“此事你最好不要插手,我这么做,都是为了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!本皇也想为神殿做一些事。”吾悦命皇的目光如电,与卓雨农对视。

    两位神境之下的顶尖强者,虽然没有交手,可是,二人身上爆发出的气场,却早已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杀气和战意在酝酿,空气中,出现雷电、风刃、死亡之火。

    裁决司的执法者和天命司的圣卫,也都爆发出圣威,对碰在一起,发出一道道犹如闷雷的声音。

    双方都不退让,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般若驾驭一条蜿蜒的冥河,从远处飞来,降落到卓雨农和吾悦命皇不远的地方,清声道:“裁决司和天命司都属于命运神殿,两位更是两司的擎天之柱,你们要对峙到什么时候?不如由本神女,亲自审问张若尘,两位从旁协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