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65章 张若尘和白卿儿的赌约

第2465章 张若尘和白卿儿的赌约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想要瞒过白卿儿,必须先让她分心。能让白卿儿分心的事和物,必定少之又少,我得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迈步走进园林大门时,心中已有想法。

    白卿儿并没有施展“藏天大法”掩盖身上的气息,身上没有黑纱,而是穿着洁白无瑕的素裙,双臂挽白绫,浑身圣光缭绕,正饶有闲情的拨弄六盆兰花。

    六盆兰花,都长着碧绿的叶子,开着玫红色的花瓣。

    花香,淡雅而又绵长。

    张若尘快速瞥了一眼,立即发现六盆兰花的诡异之处。一片片花瓣,长得像骷髅头一样,散发出来的不仅仅只是花香,还有死亡之气。

    “噬魂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脑海中,冒出这个词汇,顿时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卿儿果然邪得厉害,表面看起来,冰清玉洁,不食烟火,宛若仙宫灵女,可是,所做之事却处处惊人心魄,比姑射静还要邪几分。

    白卿儿没有转身,背对着他,手持尺长的竹刀,在花盘中翻土。

    身旁,有两位十七、八岁的秀美侍女侍候,看起来二女都是人间绝色,堪比大宗古派的圣女,修为让张若尘都看不透的样子。当然,那是张若尘不敢动用精神力和真理之眼的原因。

    张若尘学着还虚血帝的语气,躬身道:“姑娘,夏瑜去了不死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张若尘当真来了冰王星。”白卿儿提起了竹刀,眼眸子依旧看着紫砂花盘中的兰花,只觉得,越看越好看。

    张若尘暗惊,道:“姑娘怎么确定张若尘来了冰王星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听了张若尘的吩咐,夏瑜怎么可能突然离开?我想,她应该是去不死神殿避祸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姑娘冰雪聪明,所言甚是。属下这里,还有另一道更加重要的消息禀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白卿儿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有人在冰王星发现了七手老人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似乎终于上心了起来,转过身,一双美得异乎寻常的眼睛,直视张若尘。目光看似柔和,却又带有穿透性,看得张若尘浑身如遭针刺。

    即便是与神灵对话,张若尘都没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美得超乎寻常的女子,难怪巫马九行那样的强者,都会倾心于她。她身上的这股淡雅清纯的气质,加上与气质完全不符的狠辣作风,更是会让男人生出好奇心,很想将她读懂看透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和她对视,只是惊鸿一瞥,立即微微低下头,道:“有修士,在西一圣城的赌城中,发现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能确定吗?”白卿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,你都敢来禀告?”白卿儿的眼神,瞬间冷冽如刀。

    有刺骨的寒气,从领口和袖口,灌入铠甲中,让张若尘的不朽圣躯冻得犹如冰块一般。

    此女,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脾气很不好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头埋得更低,连声道:“属下这就去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正想趁此机会溜走,哪知才退了一步,白卿儿身上的寒气便收起,道:“不用了!如此小事,我令神女楼的修士去查就是。你先别走,我这里还有一件事,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暗急,却又不得不表现出从容的神色,道:“能够为姑娘做事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向左边那位侍女说道:“商月,将我新买的那批奴隶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名叫商月的少女,从袖中取出一张纸符,捏在两根纤长的手指间,红唇中,吐出一口圣气。顿时,从纸符中,吹出一位位圣境修为的奴隶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奴隶,皆是戴着手铐脚镣,足有七十四位。

    就是这时,园林中,忽然阴风猎猎,响起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怪异叫声,似厉鬼锁魂,似凶魔食人,似妖兽出世。

    那些怪声,是从六盆兰花发出。

    白卿儿那张秀丽惊艳的脸蛋上,浮现出淡雅的笑容,道:“别急,这些食物,都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右手轻轻一抬,顿时,地上七十四位奴隶浑身抽搐,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,一道道魂影,从他们的体内飞出来。

    六盆兰花中,探出六颗狰狞的骷髅头,将他们的圣魂尽数吞食。

    七十四位圣境奴隶,顿时失去生命气息,软绵绵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商月眼眸中浮现出一道厌恶之色,雪白的手掌一挥,挥出一团白色的净灭神火,将七十四位圣境奴隶烧成灰烬,只剩下七十四枚圣源。

    “此女的修为,更在菲尔天丁和还虚血帝之上。”张若尘看出了一些端倪,心中惊讶。

    惊讶的是,白卿儿身边强者太多,已经可以和广寒界那样的一座大世界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白卿儿盯着花盆中开得更加明艳的花朵,道:“我这六盆兰花,都是活了超过一个元会的奇种,只食圣境修士的圣魂。而且,不能用灵泉浇灌,得用大圣的鲜血。还虚血帝,你用你的大圣血液,帮我浇灌一次,可好?”

    张若尘暗骂,此女真是阴险刻薄。

    他心中,暗暗同情菲尔天丁和还虚血帝,做白卿儿的下属,实在太难了,不知什么时候,就会被她玩死。

    张若尘惶恐的道:“姑娘,血气对我们不死血族很重要了,如果大量流失,修为会大幅度下降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你刚才可是说过,能为我做事,是你的荣幸。”白卿儿皱起两条柳叶般细长的黛眉,露出一丝不悦的神情。

    另一位侍女商夏,冷声道:“以我看,不如一剑宰了他,不仅可以用他的鲜血浇灌姑娘心爱的兰花,还能用他的圣魂,将六盆兰花都喂饱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不仅没有反对,脸上竟是露出意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位千问境大圣的性命,在她眼中,居然比不上六盆兰花?不,是只能做六盆兰花的食物。

    张若尘现在是骑虎难下,使用血液浇灌兰花,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血液一旦离体,身份必定暴露。

    可是不去浇灌,也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将希望寄托在姑射静的身上,更不靠谱,还是得自己想办法。张若尘的目光,盯向手指上,化为指环的空间混沌虫。

    同时,多重空间卷袖从衣袖中滑出,藏在了左手。

    “看来给猊宣氏准备的剑气,要提前用在白卿儿这个妖女身上。”

    就在张若尘准备动手之时,白卿儿嘴角微翘,道:“算了,若尘公子可是号称元会级天才,若是就这么宰掉,岂不是很可惜?”

    商月和商夏两位侍女,星眸中都露出讶色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眼一怔,随即恢复自然,不再卑躬屈膝,站直了身体,叹道:“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商月和商夏的体内,各自飞出一柄圣剑。

    二剑,一柄燃烧神焰,一柄释放出寒冰圣气。

    二女身形变换,如同瞬移一般,出现到张若尘的左右两侧,以剑意将他锁定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不愧是张若尘,都已身陷绝境,竟然还能如此镇定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与她对视,道:“你是怎么识破我的?”

    “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便知道,你不是还虚血帝。你的变化之道很玄妙,将气质都伪装得惟妙惟肖,可是,以还虚血帝的性格,看到我真面目时,必定会贪心多看几眼。而你,却只看了一眼,就立即低头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嘲的笑道:“我刚才该多看几眼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都看了这么久,还没有看够吗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只是如此一道小小的细节,你怕是依旧无法判断,还虚血帝是假的,更无法判断是我变化成了他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张若尘的身形容貌变化,变回原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后面试探你了!你不敢用鲜血浇灌噬魂兰,就是最好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最开始,你告诉我,打探到了七手老人的行踪,应该是想让我分心吧?可惜,你这一招,恰恰暴露了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知道我对七手老人很感兴趣的修士,绝不超过十个,而且每一个都是我的奴仆和属下。只有一人除外,那个人就是你张若尘。因为,在命运神域,你用紫金葫芦想要收取苍白子的时候,误将藏身在刑千尸体中的七手老人收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眼波涟涟,笑道:“所以,是你自己露出了破绽,才让我识破身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连呼三声“厉害”,变化之术没有出问题,可是,却在细节上,被白卿儿抓住了破绽。此女,比他预想中,还有厉害三分。

    “不!不能跟着她的节奏走,她是想要以这样的方式,击溃我的自信心,从而像控制菲尔天丁和还虚血帝等人一样,也将我控制,变成她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惊出一声冷汗,再也不想与她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剑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沉渊古剑飞了出来,出现在张若尘手中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元会级天才,这么沉不住气?其实,我们未必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的目光,向商月和商夏盯去,以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二女立即收起了圣剑,两股锁定在张若尘身上的凌厉剑意随之消散。张若尘身上,犹如撤走了两座神山,变得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若尘公子是贵客,备茶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害我差一点死在裁决司手中,又陷害我盗走了五枚极品本源神晶,处处想要置我于死地。我们怎么就不是敌人?敌人的茶,我不喝。”

    “若尘公子竟然知道极品本源神晶,谁告诉你的?七手老人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轻轻摇头,道:“若尘公子最好不要信七手老人,这个老家伙心机极深,老谋深算,必须得多提防。”

    “不劳姑娘费心,我心中自有判断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商月端着一只青晶托盘,娉婷款款的走来。

    托盘中,装有一壶茶,一套茶杯。

    她将托盘,放到了园林中的石桌上,脸上含笑:“公子请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有些犹豫,是要立即脱身,还是按原计划进行,拖延时间,等姑射静前来。

    园林中,不知隐藏了多少强者,刚才就有数道强大的精神力,从他身上探查而过。如果自己脱身,张若尘实在是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商月道:“大名鼎鼎的张若尘,血绝战神和福禄神尊都看好的绝代奇才,竟然如此没有胆量?商月真是好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侍女都敢对我用激将法,以前倒是小瞧了神女十二坊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商月笑道:“若尘公子什么眼力,人家可不是侍女,而是师尊的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兴趣在生死攸关之时,与敌人打情骂俏,道:“喝茶,我看就没必要了,白姑娘有什么话,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就一个要求,将极品本源神晶和七手老人交给我,从今往后,我们不再是敌人,你想什么时候离开就可以什么时候离开。如果公子还对往日之事耿耿于怀,卿儿愿意亲自敬一杯赔罪的茶。”白卿儿将姿态放得很低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姿态越低,张若尘危机感越强。

    张若尘大笑一声:“白姑娘莫非将我当成了傻子?将极品本源神晶和七手老人给你,我等于是失去了最后的筹码,哪里还有活命的可能?”

    白卿儿幽叹一声:“若非万不得已,卿儿怎么敢杀你?万一让血绝战神和福禄神尊查出,对卿儿,对神女十二坊,必定是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,岂不是说,只要处理得干净,让血绝战神和福禄神尊查不出来,你就能肆无忌惮的杀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根本不上当,心中只要一个念头,此女不能信。

    白卿儿终于失去了耐心,不想再伪装下去,冷声道:“我知道,要留下你,绝不是易事。而你也应该明白,自己想要脱身,亦是难如登天。既然如此,我们不如赌一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赌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的手指轻轻一挥。

    顿时,雲桓铁血王那高大的身影,从园林中走了出来,站在她身后,以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,锁死张若尘。

    白卿儿雪颈微扬,颇为傲然的道:“老实说,我对所谓的元会级天才很不屑,我指的不仅是你和阎无神,还有血绝战神和荒天。不过,我又听说,你和阎无神决战时,爆发出了接近无上境大圣的战力,这让我很震惊。可是,那毕竟是传言,我对所谓的传言,从来都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传言的确很多都是虚的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指了指雲桓铁血王,道:“他的修为,达到了万死一生境的巅峰,你若是能够战胜他,说明你的确配得上元会级天才之名。我一贯惜才,即便对方是敌人,也可饶他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,我就有些不信了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我当然不会放过你,但是,今天却可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若是能够击败雲桓铁血王,证明你的天赋。今日,我放你离开。但是,我可以向你保证,三个月之内,必定再次擒住你两次。如果我做到,从今往后,你便臣服于我。张若尘,你敢不敢赌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想要三擒我,你比我想象中更加自负。我很想知道,如果你做不到呢?”

    白卿儿见张若尘有答应的意思,顿时露出轻松之色,嫣然而笑:“血绝战神满地狱界帮你联姻,联姻的帖子都送到了神女十二坊,还指名点姓要我嫁给你。如果我做不到三擒你张若尘,说明你的确有些本事,我便答应下战神联姻的要求,也不算吃亏。你觉得,这份赌注,还算公平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得先过雲桓铁血王这一关,你若是连他都无法击败,那么只能说明,你根本配不上元会级天才之名,更没有活着的价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