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72章 冰皇宫来人

第2472章 冰皇宫来人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水晶一般的箭,拖出长长尾巴飞出去。

    神女城中的一重重阵法,在它面前,犹如纸做的一般,轻松穿破。

    从离弦到飞至巫马九行面前,只用了不到一个刹那的时间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浑身汗毛倒立,双腿站成马步,身体犹如熔炉一般,变成赤红色,双手持刀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刀身画圈。

    一刀破圈,迎箭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刀锋与水晶箭精准的对碰在一起,顿时,强劲无匹的光芒涌出,撕破了神女城中的道锁、铭纹、阵法。

    城中,一道道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神女楼的阵法师和精神力圣师,足有上千位,可是就这一瞬间,却是死了一小半。还活着的,也都或多或少,受了一定程度的伤势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目光锋锐,紧盯水晶箭,火红色的长发迎风飞扬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水晶箭承受不住刀气碎裂而开,化为一道道天地规则,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可是,在水晶箭的中心,却有一支尺长的小箭。

    这支小箭,是芙湘女的箭道规则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小箭和刀锋碰撞,巫马九行脚下的铭纹尽碎,双脚向后倒滑出去,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退了三十丈,小箭的力量终于耗尽,变得透明,最后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虽然挡住了这一箭,可是,先前连斩五刹积累的气势也被瓦解无形,并且胸腹剧痛,一口鲜血就要忍不住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到了喉咙的血气,又被他强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刀道,最重气势。

    气势若在,巫马九行有信心在自己倒下之前,斩尽十刹。

    剑修心和意,刀修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今气势被破,别说斩尽十刹,就算与其中一刹一对一的交手,想要杀掉对方,都变得极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天道箭,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巫马九行强振气势,虎目灼灼生光。

    芙湘女宛若一位绝美的精灵神女,脚踩光雨,落到长街中央,道:“你在遭受围攻,并且身受重伤的情况下,还能挡住我的箭,这样的成就,不说能够代表这个元会,至少可以代表这个元会的刀道。”

    对于神灵,和有心冲击神境的修士而言,一个元会才是一个时代。

    神灵不一定能够千古留名,可是,一个元会的代表人物,却能列入古籍,被后世的修士学习和铭记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前只能称为,元会级天才。

    “天才”二字,对别的修士而言,是一种荣耀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却是必须要抹去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谁还会称呼血绝战神和荒天大神是元会级天才?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阎昱撑着暗黑天机伞,走在长街上,迈步来到芙湘女的身旁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人看得见伞下的他,可是,谁都知道,撑伞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瞳孔微缩,目光盯向伞下的暗黑区域,道:“半神之神阎昱,没想到,你也来了!可惜啊,你该早些来,早些来或许还有单独与我一战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能称“半神之神”,可见阎昱在神境之下的地位。

    半神之中的神。

    阎昱道:“的确颇为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的是,你们阎罗族竟然会插手进来。”巫马九行道。

    阎昱道:“这世界,不正是有太多的意外和变数,才显得格外有趣?你的出现和你的实力,对我而言,也是没有提前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剩余的五刹,皆是撑着命运之门。

    五道命运之光,照耀神女城,令得城中所有修士,仿佛都修为尽失,化为了凡人。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第六座命运之门,从巫马九行身后的方向升起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没有回头,却知道是谁来了,笑道:“我败卓雨农的那一天,你就在附近,想出手,却没有出手。从那时起,你的心气,就已经被我击败。现在再想对我出手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吾悦冥族走在街道中央,背后的命运之门犹如方形的太阳,冉冉升起,光芒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的气势已被破去,必死无疑的,应该是你。”

    实力和境界,永远是第一位。

    可是,达到巫马九行、亡灵十刹、阎昱、吾悦命皇、芙湘女,这样的绝顶层次,临战时的心和气,却显得格外重要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若没有那股气在,先前根本斩不了五刹。

    卓雨农若没有捍卫命运神殿尊严的信念在,也绝对接不了巫马九行七刀。

    张若尘若不是心中抱有拼死一决、一去不归的意志,那一剑,绝对刺不中巫马九行。

    在这个残酷的世界,每个人都在争,都在拼,只求实现心中的愿景。

    哪怕身边尽是强敌,巫马九行也没有皱一下眉头,大喝道:“还有哪些想要取我性命的,一起出来,让我看看,你们够不够斤两。”

    天空,飘落下雪花。

    一股凉意,席卷全城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,在那雪花飞舞的天穹,看见了一艘青色的圣船。

    “是冰皇宫的圣船。”

    “冰皇宫果然还是插手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插手?这么多神境之下的顶尖强者交战,造成的毁灭力何等恐怖?先前,还被神女城的阵法和铭纹压着,一旦压不住,战斗波动必定席卷百万里,不知多少修士会因此而葬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冰皇宫的现任宫主,乃是青玉楼,年纪不超过五千岁。

    虽然青玉楼很少与人交手,可是,由他执掌的冰皇宫,却统治着整个冰王星。十大黑暗势力、地狱十族,甚至命运神殿的修士,来到冰王星,都得准守冰皇宫的规矩。

    青玉楼从圣船中走出,青衣如碧波,翩翩如玉树,长发束身后,眉目清且秀,声音温润的道:“各位可否给冰皇宫一个面子,去星外交手?”

    骷刹道:“若是这个面子,命运神殿不给呢?”

    亡灵十刹是没有情感的,他们只知杀戮,只知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一旦去了星外,巫马九行脱身的机会将会大增。

    青玉楼笑道:“这个面子,命运神殿必须得给。”

    骷刹眼神一寒,杀机大盛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微微皱眉,向骷刹传音,道:“冰皇宫的主人,曾布告天下,冰王星的规矩由他来定,谁若敢坏了他的规矩,他必斩之。这是地狱界诸神都默认了的!”

    “在地狱界,划地称皇?这怎么可能?命运神殿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。”骷刹道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道:“不是划地称皇,是画地为牢。因为,他曾发誓,永世不踏出冰皇星一步,将自己囚禁与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!”

    骷刹收起了针对青玉楼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星外。”阎昱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率先腾空而起,飞到半空中时,一声龙吟从云中传来。

    应龙的庞大身躯俯冲而下,巫马九行顺势飞落到它的背上。

    一尊尊强者,包括天空中的青色圣船,皆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压得神女城中所有修士都感到难以喘息的圣威散去,跪伏在地上的一位位修士站起身来,很多都在擦拭身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当然,绝大多数修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知道刚才有强者在城中战斗。至于是什么级别的强者,却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士,发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惊恐的发现,自己修为尽失,变成了一个凡人。

    修为尽失的修士数量不少,绝大多数都是因为,太靠近机封圣府,被命运之光照射到。

    今天这场因张若尘和姑射静而起大战,让神女楼损失惨重,神女城更是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白卿儿站在神女楼最高的一栋玉台上,俯看尘土飞扬的城池,一双清澈柔美的眼睛,散发出本源之光,似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商月站在她身后,抬首望着天空,道:“师尊,我们难道不出手助巫马大人一臂之力?要知道,阎昱、吾悦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得记住,神女十二坊从来没有想过,要和命运神殿为敌,也不能与命运神殿为敌。每一座神女楼,命运神殿都清清楚楚在什么地方,只要一声命下,所有神女楼都将灰飞烟灭。可是,地狱界知道乾坤一气堂在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了!”商月低声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两条柳叶一般纤细的黛眉,轻轻一蹙,道:“他们逃出机封圣府,竟然就这么消失了,连本源神目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商月道:“张若尘身边那只刺猬,是不死鸟变化的,应该就是最近在冰王星闹出了好几件大事的屠天杀地之皇。张若尘和罗祖云山界的传人,虽然受了重伤,但是屠天杀地之皇却厉害得很。应该是它,使用了某种秘术,隐藏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死涅槃的不死鸟,昆仑界,难道……难道是冰皇宫出手了?”

    刚刚念出这一句,白卿儿却又摇头,刚才冰皇宫圣船出现时,她一直都有关注,青玉楼就算再强,也不可能从她眼皮子底下将人带走。

    “他们必定还在城中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商月笑道:“若他们还在城中,要找出他们来,只是时间问题。神女城是神女十二坊的城,无论他们变化成什么样子,隐藏在什么地方,一定有迹可循,我必能将他们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好,这件事,由你去办。继续使用阵法封城,对外就宣称,有天堂界的修士闯入神女城,神女十二坊配合冰皇宫和命运神殿,全城缉拿。”

    今天这一战,对外总得有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尽管很多强者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可是,强者毕竟只是极少数,更多的修士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此次吃了大亏,显然也不希望真相外泄,白卿儿这么做,即可混淆视听,有可以保住命运神殿的脸面。

    真相,越少人知晓越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黑带着重伤的张若尘和姑射静,一路奔逃,正要出城,城墙上涌出通天光柱,化为一座大阵。

    以它的阵法造诣,当然可以强闯阵法。

    可是,一旦强闯,必定暴露位置,被白卿儿察觉。

    一个白卿儿已经是无比难对付,更何况城中神女十二坊高手如云,凭借阵法之威,就算它再厉害,估计也得交代在这里。

    于是,小黑相当果断,闯入进距离城墙不远的一座圣府中。

    这座圣府很大,空置的房间极多。

    小黑随便找了一间,将重伤的张若尘和姑射静,往床榻上一扔,便是,取出阵旗,在房间中,布置出一座古老的九品隐匿阵法。

    小黑摊开爪子看了看,只见,爪子上,有一道深深的刀痕,差一点就被斩断。

    有凌厉的刀道规则,从刀痕处,侵入爪子,又窜入它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刀法,难怪小魔女被劈了一刀,便是身受重伤,由生向死,体内的圣道规则都在不断分解。幸好本皇足够强大,要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小黑探出一只爪子,击在张若尘身上的流光功德铠甲上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铠甲褪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此刻的身体,皮肤全部爆碎,难以找到一块完好的血肉,就连骨头都塌碎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逞强,区区百枷境,就该与无上境大圣交手,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的?咦,受了这么重的伤,他的生命气息竟然依旧如此浓厚,而且伤势还在快速自愈。难道……吞服过什么神丹,或者神药?”

    小黑双眼大亮,目光不自觉的,从张若尘的伤体移开,盯向张若尘手指上的空间戒指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身上肯定有不少好东西,不会真的有神丹、神药吧?不,不行,这样就是趁人之危了,不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

    “本皇救了他的命,他应该答谢本皇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身上至尊圣器都那么多,本皇拿他一两件宝物,不算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本皇为了救他,可是受伤了,拿他宝物,是为了疗伤,是为了增强实力,可以更好的对付随时会追来的强敌。”

    小黑搓了搓爪子,不再犹豫,去摘张若尘手指上的空间戒指,仿佛要说服自己,嘴里念道:“本皇只要这一件,别的都不要。不是趁人之危,也不是窃取,只是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。巫马和小白那么厉害,本皇必须变得更加强大才行,责任在身,没办法,真的是没别的办法了!本皇也是被逼无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