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76章 罗乷来了

第2476章 罗乷来了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时间飞逝,又是半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开启日晷,便是十五年。

    神女城城主府西北位的一座灵杏院中,张若尘推门走出,阳光洒落到他脸上,暖洋洋的,心情说不出的惬意。

    在这颗冰雪星球,阳刚是奢侈之物,一年只有十几天可见。

    闭关十五年,体内枷锁挣断九十九道。

    只差最后一道“念欲枷锁”,张若尘就能步入百枷境大圆满。那时,半神之体将不再受任何束缚,神力浩荡,血气惊天,修为实力必将步入崭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圣源受到的创伤,已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唯剩气海,依旧没有痊愈,无法承受住乾坤界一界力量的冲击。想要调动世界之力和收拾七手老人,只得再等一等。

    念欲枷锁位于圣魂中,与意识相连,往往代表修士的执念,或者欲望。

    张若尘尝试过挣断念欲枷锁,但,脑海中杂念丛生,幻象频现,连心魔都蠢蠢欲动。最后,父皇、青帝、池瑶、池孔乐、池昆仑、蛮剑大圣、黄烟尘、天初仙子……等等,各种各样的人,相继出现,使得七情六俗无限放大,时而笑得岔气,时而泪流满面,有走火入魔的迹象。

    张若尘只得收回心念,暂时放弃挣断念欲枷锁。

    虽然,凭自己很难冲破最后一关,可是张若尘却得到了不死神殿赏赐的一枚准帝品圣丹“念欲丹”,可以助他强行突破。

    只不过,念欲丹的能量太强,而张若尘的伤势又没有痊愈,所以才没有直接服下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等气海再愈合一些,吞服念欲丹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距离百枷境大圆满只差最后一步,张若尘的心,反而变得平和,不再那么急切。

    开启日晷修炼的这二十年,张若尘的修为、圣术、精神力,包括对圣意的理解,都有长足进步。不求一步登天,只求一步一个脚印,稳扎稳打,不辱元会级天才之名。

    “寻木大师,什么事如此高兴?”机问武走进小院,问道。

    寻木大师不是大圣,所以,还没有资格,居住到神女十二坊开辟的神脉洞天中,只能和机问武一起,住在这座小院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望天,捋须道:“得到神女十二坊赐予的圣药,老夫精神力突破,达到了五十九阶,自然是高兴得很。看来,此生大圣可期。”

    机问武大惊,道:“这么快就突破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或许是之前一千多年的苦修,积累得足够深厚,如今,有圣药辅助,精神力自然也就突飞猛进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件大喜事,要不我们去神女楼庆祝一番?”机问武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正要拒绝,忽的心念一转,想到已经半个月过去,也不知神女城中现在是什么情况,正好可以出去走动一番,顺便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机问武见张若尘犹豫,顿时明白过来,笑道:“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那张苍老的脸,舒展而开,爽快的答应:“好!就这么决定了!”

    做为神女十二坊旗下的修士,又是圣王中的强者,进入神女楼消费,当然有很大优惠。

    当夜,机问武轻车熟路的,找来十二位年轻美貌的女子作陪,又介绍张若尘认识了数位九步圣王境界的圣军强者。

    这顿饭局,众人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后,机问武和那几位圣军强者,各自搂着两位女子,去了后殿厢房。

    张若尘声称自己年迈,对女色不感兴趣,没有与他们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他走出宛院,手持神使木杖,站在湖畔,迎着湖对岸明亮的灯火,聆听悦耳的歌舞声,看着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又有多少修士知晓,欢声笑语和酒色财气的背后,隐藏着无限杀机?

    张若尘暗暗将精神力释放出去,小心翼翼的探查,感知行人的种种对话。

    “神女楼聚集的大圣强者还真多,各大势力对本源神殿果然是势在必得,都来冰王星了!咦!怎么会是她?”

    张若尘豁然睁开双眼,目光盯向其中一座莲花形状的宫楼,略微沉思片刻,化为一道幽影,闪掠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乷穿一身襕衫,腰系青带,领口和袖口都是皂色,头戴纶巾,唇红齿白,背负双手,颇有偏偏美少年的韵味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跟有两位身躯高达三米的修士,皆身穿厚厚铠甲,看不清真容。

    不过,两位铁甲修士从廊道上走过,散发出来的气势,却是令路过的侍女,一个个都身体颤抖,立即跪伏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对两位铁甲修士吩咐一句,罗乷推门,走进宫楼。

    莲花形状的宫楼,内部空间很大,容纳千人也不在话下。正有八位绝色圣境女子,在圆台上曼舞,舞姿美妙,身材绝好,极其赏心悦目。比机问武他们带走的那些女子相比,不知高出了多少个品级。

    另有一位红衣少女,容颜更胜八位舞女十倍。

    她手抱琵琶,倾世独立,宛若湖面红荷,玉指纤纤,弹奏出动人的乐曲。

    是一首古曲,由神灵创作而出,能够打动人的内心,使人触景生情,进入玄妙的情感交融之境,只有乐艺达到超凡的地步,才能弹奏出来。

    罗乷刚刚走进宫楼,里面立即响起一道道呵斥声。

    不过,当那些呵斥的圣卫,看清走进来的身影后,顿时一个个偃旗息鼓,双手抱拳,躬下身躯,不敢再言语。

    盘坐在上方的罗生天,眼中闪过一道惊色,连忙挥手,示意那些曼舞的女子立即退下去。

    琵琶声停下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的目光,投射向罗乷。

    罗乷盯着她看了很久,才望向重新变得处变不惊的罗生天,道:“皇兄好兴致啊,你这样子,哪里像是来冰王星办正事的?”

    罗生天强行掩饰内心的忐忑,肃然道:“乷儿,你怎么来了冰王星?你不是在闭关吗?”

    罗乷眼神冷然,道:“让她们都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罗生天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八位圣境舞女,如蒙大赦,连忙走出宫楼。

    那位手抱琵琶的红衣少女正欲离开,罗乷目光重新盯向她,道:“商夏姑娘是神女十二坊一等一的大圣强者,又是皇兄点的花,不是外人,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名叫一品红,并不认识什么商夏,公主殿下恐怕认错了人。”红衣少女温文尔雅,向罗乷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罗生天道:“乷儿,别胡闹。”

    罗乷轻轻一笑:“皇兄在神女十二坊有一位红颜知己这件事,不知青漓师姐是否知晓?”

    罗生天的脸色略微一变,向红衣少女示意,道:“你先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红衣少女脚步款款,身形婉约,走了出去,顺手关上了宫门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向站在宫门左右两侧的铠甲修士看了看,抱着琵琶,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来到白卿儿的住所外,躬身行礼,道:“师尊,罗乷来了冰王星,还识破了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的声音,从房间中传出,道:“天罗神国势力庞大,天音神母更是曾经的命运神女,你的身份暴露,是迟早的事。但,你得保证,那位神皇子的确已经对你动心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了!”红衣少女道:“与罗乷一起来的,还有两尊寒刹铁皇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白卿儿打开木质的房门,穿一身素净的白衫,走到满是积雪的院中,道:“天罗神国是罗刹族的第一神国,诸神林立,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寒刹铁皇是罗衍大帝的御前近卫,个个都常年沐浴神气,感受神之规则的玄妙,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罗乷,据说从小天资绝伦,冰雪聪明,在圣境之时,就能率领千万圣军攻打一座大世界,比她皇兄更显雄才伟略。”

    红衣少女有些担忧的道:“天罗神国既然让罗乷公主带领两位寒刹铁皇前来,别的那些势力,估计近期也会调遣强者来到冰王星。各大势力如果联合施压,夜楼主那边恐怕顶不住。而张若尘却消失得无影无踪,很有可能,已经逃出了神女城。接下来的局势,对我们会越来越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不!张若尘肯定没有逃出神女城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沉思片刻,道:“当扈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在。”

    一位白发老妪,从暗处走出来,身形干瘦,头发蓬乱,一双眼睛却格外锐利,有数不清的规则在瞳孔中交织,是一位修为强大的大圣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的潜行之术超凡,能瞒过无上境大圣。你暗中跟着罗乷,或能找到潜藏的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妪腾飞起来,飞到半空,身体化为一只黑色怪鸟,飞向莲花形态的宫楼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道:“神女城已经封闭二十天,城中修士越来越多,时常出现大圣级的冲突战斗,这样持续下去,离城池损毁之日不远了!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无须担忧,天运司的司空携带神器天枢针,已在赶来冰王星的路上。我有一招阳谋,保证能够逼张若尘主动现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一刻钟后,罗乷从宫楼中走出,带着两位寒刹铁皇,离开了神女楼,坐上一辆华丽的圣车。

    张若尘收敛气息,隐藏身形,悄悄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圣车一连行出三条大街,转入一座圣府中。

    罗乷高挑的身姿,从圣车上走下,站在洁白的雪地上,目光若有若无的向身后的方向看了看,嘴角微翘,这才走入房间。

    步入房间的一瞬间,她指尖弹出一缕火焰,点亮悬挂在墙壁上的灯烛。

    只见,房间中,已是坐着了一道苍老的人影。

    正是寻木大师模样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罗乷倒是丝毫都不惊讶,盯着他看了半晌,轻蹙黛眉,嫌弃的道:“还是赶紧变回本来的样子吧,这个模样,太丑了!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会老,每个人都会丑。公主殿下这么在乎外在的容貌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罗乷妩媚一笑,十分大胆的,娇//躯投入张若尘怀中,道:“当然在乎,实话告诉你,本公主从一开始,看中的就是你的外表。你难道不喜欢,容貌美丽,身材姣好的女子?喜欢一个老太太?”

    温香软玉入怀,张若尘嘴角抽动了两下,保持冷肃的样子,道:“灵希呢?她是不是也来了冰王星?”

    罗乷一双玉臂,挽着张若尘的脖颈,道:“你变回原来的样子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无可奈何,身形和容貌快速变化,恢复本来面目,眉清目秀,年轻而又俊美。

    罗乷盯着张若尘的脸形轮廓,琼鼻轻轻嗅了嗅,道:“我在你身上,闻到了静静独有的香味。你和她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一跳,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担心的,倒不是罗乷误会。

    而是,既然罗乷能够闻到姑射静独有的香味,别的修士,也肯定能够察觉。如此大摇大摆的去神女楼,能够活着走出来,可谓是万幸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有残余的香味吗?我出门的时候,明明清理过气味。”

    罗乷一掌按在张若尘胸口,柔软的娇//躯,犹如一阵风一般飞了出去,重新站直在了房间中,哼了一声:“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,放出去后,便是四处沾花惹草。我只是试探了你一句,你就暴露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松了一口气,看来并没有在气味上出破绽,气定神闲的道:“我和姑射静,只是合作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元会级天才好大的名头,肯定很多绝色女子往你身上扑,本公主倒是无所谓,看得很开,男人嘛,若是没有招蜂引蝶的魅力,凭什么打动本公主的心。可是,灵希姑娘恐怕会对你非常失望。”罗乷幽叹一声。

    张若尘豁然起身,道:“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你,除非你先告诉我,静静在哪里?”罗乷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神女城的城主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藏在那里,不错啊,好地方。”罗乷含笑夸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不,除非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罗乷仰着雪颈,一副要和张若尘对着干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别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就喜欢得寸进尺,而且,还喜欢看你无可奈何的样子。”罗乷感受到房间中的温度急速下降,意识到似乎将张若尘惹生气了,于是见好就收,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真的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极品本源神晶在什么地方?”罗乷盯着张若尘的双眼,如此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