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85章 天堂界的高手

第2485章 天堂界的高手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日晷的覆盖下,小黑花费一年多的时间,在三件至尊圣器和二十八件君王圣器上,刻画出上百亿道阵法铭纹。

    各种辅助材料,也都炼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直悬着的心,略微放下来一些,道:“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躲避别的修士的推算和感知?”

    小黑仔细思考张若尘这个问题,以为他是在担忧天枢针,道:“你有神灵,帮你掩盖天机,其实是不用担心被推算。但是,天枢针非同小可,乃是神器。如果天运司再去血绝家族,收集到你使用过的器皿,或许穿过的圣袍,在一定距离范围内,你再怎么隐藏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头,道:“神器当然是无法对抗,我指的不是天枢针,是姑射静。这个魔女,敌友难分,企图甚大,偏偏她又掌握了我的一滴大圣血液,可以随时随地找到我。怎么才能摆脱,这个大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一滴大圣血液?血液中,蕴含你的精、气、神?”小黑眼神变得古怪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她的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!”

    小黑冷冷一笑:“那就没办法了!你自己种下的因果,无法化解。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大圣受伤流淌出来的血液,是不蕴含修士的精、气、神。就算收集了血液,想要凭借血液,找到主人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当初张若尘是自己分出了一滴血液,血液中,蕴含他的精、气、神。

    姑射静掌握这样一滴血液,只要催动秘法,要找到张若尘,自然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小黑又道:“其实,你也不必太过担忧,就算她掌握有你的一滴血液,也必须在她精神力能够触及到的范围之内,才能精准的找到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你的魂力都被她吸走了不少,还担心一滴血液干什么?除非你能狠下心杀了她,否则,这个魔女,说不定会成为大患,在关键时刻,给你致命的一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姑射静没有露出敌意之前,还是尽量不要结仇为好,我现在的敌人,已经够多。”

    小黑嘴里发出“嘶”的一声,难以相信,这样的话,竟然是从张若尘的嘴里说出。

    以前的张若尘,可不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潜在的敌人,张若尘都很有可能会先下手为强,将对付抹杀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不用如此诧异,我有自己的分析。我和姑射静,没有太大的私人恩怨,只有利益上的往来。可是,有罗乷这根关系线在,或许真有成为盟友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一直在思考,为何自己举目之间皆是敌人,除了外在的原因,或许我自己以前行事的方式,也有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将潜在的敌人,直接当成了敌人,那么他们就真的变成了敌人。可是,我从来没有想过,如果去化解双方敌对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敌人,不一定就是争锋相对的死敌,也有可能化敌为友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样的感悟,乃是因为,在挣断念欲枷锁的时候,张若尘重新经历了曾经的种种,发现自己以前的一些做法,的确太偏激了一些,对很多人、很多事缺乏善意,也缺乏去化解矛盾的耐心。

    比如:

    八百年后初遇孔兰攸的时候,自己竟然不相信她,对她,甚至还带有敌意。

    又比如:

    因为担心千星天女出手夺取他的真理奥义,他曾主动去刺杀对方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千星天女根本没有真正出手杀过他,最后二人在龙神殿遗迹,倒是机缘巧合的患难与共,不仅化解了双方的敌意,还结下一段友谊。

    你对世界充满敌意,自然举世皆敌。

    谁希望自己举世皆敌?

    谁不希望多几个朋友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张若尘脑海中灵光一闪,似乎抓住了什么关键点。

    但,那道灵光,却又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神女楼。

    白卿儿一直是十分神秘的人物,即便是神女十二坊内部的修士,对她的了解,也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她居住的宫宛,相当清冷。

    除了冰王星神女楼楼主,鲜少有人知晓,她居住在此。

    开罗有着雪白的头发,留着长长的胡须,胡须编成了鞭子,脸上戴一张白玉面具,背负双手站在堂中,欣赏挂在墙上的古画。

    “不错的画,每一笔都是一道阵法纹路,若是将此画催动,瞬间便是一座九品大阵展开,足以镇压百枷境大圆满的大圣。画此画者,至少应该是一位海陆之王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从外面走了进来,浑身被黑纱包裹,看不清容貌,声音沙哑的道:“此画,名叫《雪漫山河》,乃是冰皇宫云起上人的作品,云起上人号称冰王星的第一阵法大师。”

    开罗笑道:“这个云起上人,画技倒是不错,可惜阵法之道却是稀松平常。”

    能够称为“海陆之王”的阵法地师,在整个血天部族翼世界都找不出来几个。即便是天庭万界中的一些强界,也未必有海陆之王级别的阵法地师。

    他这话,若是传出去,肯定会被整个冰王星的修士讨伐。

    开罗倒也直接,提起桌案上的笔,在画卷上,勾画了寥寥数笔。

    顿时,画卷上的雪景,气势大变,即便只是挂在墙上,似乎都要将堂中的二人席卷进去。

    画卷的阵法,瞬间提升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白卿儿的美眸轻眯,现在这幅画,怕是可以用来镇压千问境初期的大圣,天堂界倒是派遣了一个了不得的高手过来。

    开罗放下笔,自认为达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,道:“张若尘身上的所有宝物,都归天堂界,包括他的性命。除此之外,周禛、申屠云空、潋曦,我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天堂界四大主宰世界之一,与区区一个神女十二坊谈合作,当然可以强势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次还是神女十二坊,主动找上天堂界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谁都知道,张若尘身上至宝无数,更有神灵都垂涎的奥义。你们将好处都拿走了,我们能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开罗朗声一笑:“你们不是在打天枢针的主意?这件神器,天堂界不与你们争,而你们却可以将这一切都推到天堂界的身上。这,难道不算好处?”

    开罗是一个极其精明的人,开门见山的,将白卿儿心中的阴谋和算计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直接告诉她,天堂界愿意背这个锅,但是张若尘却得归天堂界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我要天枢针干什么?没有命运奥义,根本催动不了天枢针,反而还会惹得命运神殿雷霆大怒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身上有命运奥义,到时候,分你万分之一便是。”开罗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沉默了半晌,道:“既然我的计划,已经被你们看透,那我也就不再隐瞒。没错,我的目标,就是天枢针。这一次的行动,我们算是可取所需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做大事之前,就该先把利益分配好,计划就按你制定的那一套推行。”

    开罗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道:“我此次来,除了商议利益分配,也是准备送一件礼物给你们。或许关键时刻,能够发挥重要作用。”

    开罗探出一根手指,在虚空画了一下。

    空间犹如纸一般,裂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从缝隙中,飞出一只两米高的铁牢。

    铁牢上,缠着九根圣链,圣链的另一头,穿透牢中那个老者的胸口和背部。

    那老者穿着宽大的儒袍,面容古拙而又沧桑,头发花白,披散在脸上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他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从昆仑界抓来的,此人名叫上官阙,儒道修士,乃是张若尘的老师。”开罗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这份礼物,我收下了!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开罗整了整衣冠,走出大堂,看着满天飘飞的雪花,嘴角露出一道韵味悠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年纪不大,心倒是挺大。”

    天堂界怎么可能不想得到天枢针?

    只不过,开罗很清楚,命运神殿强大至极,想要夺取天枢针,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。就凭十大暗势力,打命运神殿的主意,注定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十大暗势力,真能给予命运神殿以重创,天堂界自然不介意出来捡便宜。

    白卿儿看着铁牢中的上官阙,依旧沉浸在思索之中。

    商夏站在她身后,颇为担忧的道:“天堂界能够知道我们的计划,肯定是因为,在十大暗势力之中有他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!十大暗势力之所以不被命运神殿所容,就是因为,有天庭各界在暗中扶持。甚至,其中一些暗势力,本就是天庭一方组建起来。相对而言,神女十二坊算是比较清白的了!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商夏道:“恕弟子直言,此次夺取天枢针的计划,我们不该牵头,更不该联合另外九大暗势力。闹得这么大,天堂界既然能够知晓,命运神殿怎么可能不知晓?”

    “就是要大家都知晓,才有意思,我要将这一塘水搅得更浑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指向墙壁上的《雪漫山河》,道:“把这幅画,送去城主府,让煅师兄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商夏卷起了画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白卿儿手指如剑,挥剑一斩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铁牢和上官阙身上的九根圣链尽断,化为一块块废铁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上官阙依旧很平静,坐在地上,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听闻昆仑界在最辉煌的时候,将儒道发展到了极致,诞生出四大儒祖,个个都是诸天至尊一般的存在。我精通世间诸道,唯独对儒道只听其名,不得其法。先生可能做我几日老师,教一教我?”

    白卿儿身上黑纱尽数散去,显露出倾城绝美的真容,将上官阙搀扶了起来,眼神真挚而又谦虚。

    “几日之后呢?”上官阙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由张若尘的态度,决定老师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开罗”这个人,前面提到过。只有神级读者,可能才找得到,在哪里提到的。

    凌晨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