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86章 冰皇出关,神光血海

第2486章 冰皇出关,神光血海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冰皇宫,坐落在距离冰皇圣城七万里外的雪山中,这里常年大雪,天寒地冻,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,是恒古不融的冻土。

    仙玉一般洁白的殿宇前方,单足立有一只冰鹤。

    虽是寒冰雕成,可是它却一直站在那里,哪怕是冰皇宫年龄最长的修士,都不曾见它融化过,更不知道是谁塑造了它。

    冰皇宫的大圣级核心人物,此刻都聚集在主殿中。

    青玉楼坐在最上方的位置,身披洁白的狐裘,面容英俊异常,像是一个年轻而又温和的书生。可是,哪怕修炼了上万年的老古董,目光看向他时,都会情不自禁的避让。

    青玉楼开口,道:“冰皇宫从创立以来,谨遵冰皇的神谕,绝不插手任何势力之间的争斗。可是现在,有人将争端和杀戮,带到了冰王星,地狱界的各大势力皆有绝顶强者驾临,一场血雨腥风在所难免。云起长老,你认为,冰皇宫如何才能做到置身其外,又能保证冰王星的安宁?”

    云起上人是冰皇宫最德高望重的人物,修炼两万余年,在阵法之道上成就非凡。

    青玉楼没有成长起来之前,有接近万年的时间,他都是冰皇宫的第一强者,影响力自然是不用多言。

    在场的诸位大圣,见青玉楼请教云起上人,都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云起上人坐在一张圣玉长椅上,淡淡的道:“此事因张若尘而起,自然也会因张若尘而终。冰王星的护星大阵,经过十万年的不断加强,即便是神灵来了都不敢放肆,更何况是一群神境之下的修士?本座认为,宫主不必担心,这场风暴很快就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青玉楼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长老没有听懂我的话,我担心的,不是他们会毁掉冰王星。而是担心,冰皇宫无法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云起上人的眼睛,微微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青玉楼站起身来,华衣垂地,眼神变得冷锐了几分,道:“玉楼听说,长老与神女十二坊走得很近,这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殿中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。

    所有大圣都感知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。

    云起上人依旧坐着,笑道:“本座只是去购买了一些炼制阵法的资源而已,与神女十二坊的修士没有私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神女十二坊中却挂着你的画,《雪漫山河》。”青玉楼道。

    云起上人脸上再也无法保持笑容,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宫主,连如此隐秘的事都能查到。

    还未等云起上人开口,青玉楼又道:“天堂界有一批修士,通过神女十二坊偷渡来了冰王星。冰王星对天庭一方的大圣,管控极严,他们能够偷渡成功,走的是你的门路吧?”

    殿中的大圣,虽然不敢议论和指责,可是看向云起上人的眼神却变得颇为异样。

    云起上人脸色变了又变,最后化为铁青色。

    太可恶了!

    这个小辈,竟然一直在偷偷查他。

    而且太不给他面子,当着冰皇宫的所有大圣将这一切说出来,今后,他在冰皇宫,还有什么威信可言?

    云起上人沉声道:“冰王星能有今日的繁荣,本就是因为,这里是法外之地,可以不受命运神殿和不死血族的管控。天庭一方的修士,偷渡来冰王星,甚至偷渡去地狱界的中心地带,又不是一次发生?宫主这话,怎么带有指责的语气?”

    青玉楼道:“在冰王星,的确不需要遵守命运神殿和不死血族的规矩。可是,冰王星有自己的规矩,冰皇大人定下的规矩。谁敢破坏他老人家的规矩,就是与整个冰皇宫为敌。”

    说完最后一个字,青玉楼身上的气势,攀升到巅峰,整个人犹如变得万丈高,俯视坐在长椅上的云起上人。

    冰皇宫的大圣,皆是噤若寒蝉,感知到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“好强,宫主的修为,竟是已经达到如此地步,难怪敢将矛头直指云起上人。”一位千问境大圣,浑身无法动弹,仰视青玉楼。

    没办法,在他的视线中,青玉楼站在宇宙中,身躯无穷巨大,散发浩荡无边的威势,仿佛一抬手臂,就能毁灭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这是看到的画面,不是想象。

    云起上人做为首当其冲者,受到的压力,比他们大了百倍、千倍。

    被逼无奈,他只得抢先出手,一掌按出去。

    做为“海陆之王”级别的阵法地师,活了两万多年,云起上人可谓浑身都是阵法,底牌手段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他按出的这一掌,掌心一连浮现出三层阵法。

    第一座,五山七河阵,刻画在皮肤上。

    第二座,魔海孽狱阵,隐藏在血肉中。

    第三座,阴刹九鬼阵,烙印在骨骼上。

    三座都是九品大阵,任何一座,都能硬扛无上境大圣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三座合一,连为一体,威力更增一大截,能击杀无上境大圣。

    一位准备充分的海陆之王,实力就是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“老夫只是想要从神女十二坊,换取到突破成为世界之手的修炼心得而已,有什么错?你这个小辈,却想借此机会除掉老夫,彻底掌控冰皇宫,真是歹毒。”

    云起上人出手速度快如流光,击在青玉楼胸口。

    三座阵法叠在一起,五山七河,魔海孽狱,阴刹九鬼,不知多少亿道阵法铭纹,击在青玉楼身上,顿时,爆发出刺目的光华,将殿中别的那些大圣,如稻草人一般震飞到殿外。

    云起上人眼中露出喜色,心中暗道,“这小子的确天赋惊人,可惜,还是太年轻了,老夫花费三千年,炼制出来的三元如一阵,无上境大圣也不可能扛得住。更何况,他还直接被击中,无上法体怕是瞬间就会分解。”

    白光中,响起青玉楼的叹息声:“长老为冰皇宫劳苦一生,玉楼从未想过要杀你,只是觉得,你不该违背冰皇大人制定的规矩,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云起上人的脸色狂变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五山七河崩碎,魔海孽狱烟消云散,阴刹九鬼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三座九品阵法,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青玉楼身上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气劲,击穿云起上人的精神力防御墙,将他震得倒飞出去,身体狠狠的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精神力修士的肉身,都很脆弱。

    云起上人体内发出“噼啪”的声音,骨骼尽碎,软绵绵的摊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光散去。

    青玉楼显露出身形,身上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……能的……你……”云起上人眼中充满不甘、惊诧、疑惑,甚至还有一丝惶恐。

    冰皇宫中数位受伤较轻的大圣,从殿外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都难以置信,背心直冒凉气,只觉得,以前太低估这位年轻的宫主。

    他们同时躬身,道:“宫主,该如何处置云起长老?”

    青玉楼挥了挥手,道:“带下去养伤吧,细心照料。伤势痊愈之后,百年内,不得离开冰皇宫。”

    云起上人眼神极为复杂,调动精神力,震开想要搀扶他的两位大圣,身体飘浮起来,向殿外飞去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老夫只研究阵法和画技,不再离开冰皇宫半步。”

    沙哑而又失意的声音,从殿外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青玉楼微微一笑,轻轻摇头,道:“两万多岁的人了,外界的是是非非早该放下,修身养性,专注于兴趣爱好,未必不能另类证道,踏入精神力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道传讯光符,如同流星光点一般,穿过三千雪山,飞入进殿中。

    青玉楼探手一抓,看到传讯光符上的内容,琥珀般清澈的眼睛,深深一眯。

    “宫主,发生了什么事?”旁边一位大圣,恭恭敬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运司的司空到了冰王星,直奔神女城去了!”青玉楼充满忧虑的道。

    冰皇宫外,响起一声悠长的鹤鸣。

    那只无尽年月都没有融化的冰鹤,活了过来,展开晶莹剔透的双翼,洒落下一粒粒神光。

    已经飞远的云起上人,听到鹤鸣,浑身大振,瞪大双眼,回头望向雪山之巅,颤声道:“两万年了,两万年了,冰鹤再次苏醒,终于苏醒了!”

    云起上人泪流满面,跪伏在雪厚一尺的山道上,叩拜冰皇宫。

    鹤鸣声,传遍冰王星。

    冰皇宫中的神光,照耀整颗星球,使得天上的云彩变成血红色,像是化为一片血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女城的城主府中。

    小黑推开窗户,望向天穹,神情复杂至极,道:“冰皇出关了,这下本皇终于放心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也看着天空的血海神光,双手抱在胸前,道:“没有神威,可是这股威势,却谁都无法与其相比。不愧是冰皇,夏凰朝。”

    小黑提过冰皇之后,张若尘便是生出好奇心,在七星帝宫寻找到了冰皇的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冰皇夏凰朝曾是不死神殿的少殿主,十万年前,战力已不弱于不死神殿的老殿主。

    老殿主战死后,本该由他接任新任殿主之位,可是,却因他在神战中,放走了一位重要的敌人,犯下大错,于是自囚于冰王星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让生性狂傲的血绝战神都推崇备至的人物!

    小黑长笑一声:“冰皇既然出关,即便冰王星真的来了神灵,现在他们也得规规矩矩,不敢动手,肯定去冰皇宫拜见了!本皇阵法已成,张若尘,走吧,今日我们九天十地诛神诛魔,拦路者,杀无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