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93章 今日,我是来复仇

第2493章 今日,我是来复仇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悄然来到冰王星的神灵,一共有四位。

    有真神,也有伪神。

    此刻,四位神灵来到冰皇宫外,准备拜见冰皇。他们是神灵,隐藏气息的手段也很高明,可是,在冰皇星,想要瞒过冰皇的感知,却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冰皇既然出关,谁敢不来拜见?

    他们颇为忐忑,在心中思考,冰皇在这个时候出关,是不是与他们的到来有关。

    到冰皇宫后,他们确定了这一点,因为冰皇竟然没有要邀请他们进去的意思。也没有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好的信号,摆明是在敲打他们。

    四位神灵相互看了看,都露出苦笑之色,现在离开,显然不合适,只能继续等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冰皇宫中。

    一身白袍的夏凰朝,坐在一棵朱红色的神树下。

    树上,满是红叶。

    叶叠着叶,像一座红色的山。叶落,飘在半空,向红色的蝶。

    青玉楼从外面走进来,恭恭敬敬的行礼,道:“师尊,四位神灵在外面等候,要不要请他们进来?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等着。”夏凰朝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青玉楼看见夏凰朝的对面,坐有一道身影,可是,不敢细看,也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此人,可以在这里与师尊相对而坐,地狱界的四位神灵,却只能等在外面,已经说明此人的分量。

    青玉楼退下去后。

    坐在夏凰朝对面那金发男子,端起陶土杯,品饮一口,道:“你的这个弟子不错。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的头上,长有一对龙角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声赞赏的话,若传出去,他足以名震天庭和地狱。”夏凰朝笑了笑,道:“其实,我也没有教过他什么,只是在梦境中,磨砺了他三万年。”

    梦境中的三万年,不代表现实中的三万年。

    有时,一夜惊梦,已渡过一生。

    金发男子摇了摇头,道:“时代变了,十万年过去,今时今日,天庭和地狱还记得我的修士,怕是寥寥无几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凝视金发男子了半晌,长长一叹,缅怀的道:“可惜了,已经回不去当初。真怀念曾经那段青春如歌的岁月,我们一起游历各界,寻秘藏,偷圣药,抓金鲲,当时修为明明很低,天下却没有我们不敢去的地方,没有我们不敢做的事,多少次死里逃生。可是现在,修炼成神,却反而失去了曾经那份自由。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沉默半晌,道:“还有……阿九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尽量在避免这个名字,听到金发男子提到,才道:“是啊,还有阿九,再也见不到阿九了,她是不死鸟,却终究未能不死。我亲眼看见她被杀死,连神魂都被炼得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眼神冷冽了不少,道:“这话,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。你居然可以亲眼看着她被杀死?”

    “她知道我一定会出手,所以,冲出神殿之前,使用阵法困住了我。当时,我只能拼命的攻击阵法,想要打出去,却最终只能看着,什么都做不了!”

    “天下人都觉得夏凰朝绝世无双,是不死血族的骄傲,实际上,他只是一个可怜虫。我忘不了她走出神殿,最后看我的眼神。那双眼睛……那双眼睛饱含了太多情感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闭上双眼,说到最后,声音怅然而又颤抖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冰皇,天下最强势果决的人物,此刻淌出了神泪。

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,每每回想,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金发男子道:“我没资格指责你,若是没有你,当年重伤的我,怕是无法逃回昆仑界。其实,阿九去找你的时候,已知此去凶多吉少,所以将你们唯一的孩子,送到了殒神岛,是岛主将其养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时与昆仑界的关系太深,既不被命运神殿信任,自己又不愿出手,所以,对外宣称留守不死神殿。我理解你的难处,她也知道你的处境很难,所以,收到你的那封求救信,才会义无反顾的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给她写过信。”夏凰朝道。

    金发男子点了点头,道:“她也猜到,信很可能不是你写的,所以知道自己此去凶多吉少。可是,既然是你的求救信,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在什么地方?还活着吗?”夏凰朝眼中有喜悦,也有惶恐。

    十万年了,又生出惶恐的感觉。

    神,也有七情六欲,对一位强大无比的神灵而言,这是心境,出现了巨大//波动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敌人,可以让夏凰朝惶恐,惶恐的是他自己的内心。

    金发男子道:“缘分到了,自然可以见到。”

    夏凰朝站起身,站在不断飘落下来的红叶中,白衣胜雪,身上的怅然和善感一丝丝散去,身为绝代强者的气势逐渐回归,道:“你来冰王星,是为了极品本源神晶,还是天枢针?”

    “找到本源神殿,是昆仑界重新崛起的希望。若是能够夺取到一件神器,自然也是好事。”金发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不对,夺取天枢针,才是你们的目的。因为,你们想要凭借它,找到岛主具体的关押位置。你最终的目标,是营救岛主。”

    “瞒不了你。那么,你的选择呢?”金发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我是地狱界的一员,是不死血族的一员,也是夏朝亿万族人的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阻止我?你应该明白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金发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十万年前,昆仑界开启了日晷,你的修为的确走到了我的前面。可是,这十万年,你一直在沉睡和疗伤,而我却不断在进步。今时今日再战,谁输谁赢未可知。再说,你的伤势,真的恢复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战吧!”金发男子道。

    夏凰朝道:“等你们救出岛主,我们再战。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眼中露出一道不可思议的神色,他比谁都清楚,夏凰朝是多么固执的一个人,为了不死血族和地狱界的利益和理念,曾经和他战过无数次。

    他们的情义,就是一场场战斗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竟然愿意放下心中的理念,做出损害地狱界利益的事,太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说明,夏凰朝将情义,看得比利益和理念更重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阻止,也不会助你们。”夏凰朝背负双手,转过身去,不再看金发男子,算是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忽的,夏凰朝的声音响起:“极望。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两位绝世俊美的男子,背对着,站在清风飘飘的树下。

    半晌后,夏凰朝道:“我向你承诺,当年出手的神灵,全部都得死。十万年了,我一定会带着他们的神血,去祭拜阿九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谅你了!”

    龙主极望的身形,消失无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出手战斗的大圣,全部都停下来。

    血灵仙刚才那一剑,震撼了他们。

    大衍神教的教主庞呼,大笑一声:“无间阁的高手,终于到了!”

    十大暗势力之所以敢出手抢夺天枢针,就是因为,无间阁请了两位绝世强者出手。庞呼、九目鬼帝、食尸猿这些修士,早已见识过血灵仙和海棠婆婆的强大,所以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凶骇大祭司眼神狞然,道:“无间阁怎么可能无声无息,培养出两尊如此强大的修士?而且,还能躲过命运的推算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来自昆仑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凶骇大祭司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如数家珍的道:“那柄剑,名叫《无字剑谱》。站在剑上的人,名叫血灵仙,昆仑界十万年前仅次于千骨女帝的盖世人物,称得上是元会代表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对昆仑界知之甚少,而我却知,他是昆仑界血神教的第一任神子,血神的首徒。他的一身,可称得上是精彩绝伦,虽然现在还没有成神,可是已经活了超过二十万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神境之下的血肉神灵,可以活二十万年?”死亡大祭司刚才也在推算血灵仙,可是却只推算出一鳞半爪,远不如宫南风详尽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血灵仙三次修炼到大圣境界,三次被打得落境重修。他曾两次修炼到神境,又两次被杀死,两次重新活过来继续修炼,最终不死血蚕化蝶,从一流天才,晋升元会级代表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也是好笑,打得他两次落境和杀死他的人,竟是他的师尊血神。最后,血灵仙都快被逼疯了,想要叛逃,结果又被血神抓回来杀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福禄神尊的眼睛一眯,道:“不死血蚕,看来血神的实验成功了!”(第二千零二十九章,提到过不死血蚕。)

    “成没成功,还不一定呢,得看血灵仙这件试验品够不够强。不死血蚕是用来培养元会级天才的,我看,血灵仙距离同时期的血绝战神和荒天大神,依旧还是差了一些。”宫南风道。

    在场,只有弱得像普通人的宫南风,还能很淡定的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四大祭祀早已脸色铁青,显然内心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和荒天大神那种级数的人物,可不是一种功法,或者一种宝物培养得出来,必须各方面条件都达到极致,才可能诞生一个。

    缺道:“已经很可怕,只是一剑,便是镇压了鬼神面具。而且,我的影丹剑,此刻竟然在颤抖。他,将是我此生,必须要战胜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般若问道:“那株海棠,又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“看不太懂,有些像《无字剑谱》的器灵,但是,又有些不像。可是,一株海棠,年龄却比血灵仙还要大,怎么渡过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次的元会劫难的?”宫南风问道。

    无人回答得了他。

    毕竟,在命运神殿,他知道的,能够推算出来的,比神灵都要多。

    他都不知道,谁还能知道?

    血灵仙长发在风中飞扬,声音响彻天地,道:“十万年前,昆仑界败得很惨,无数生灵都陨落了,化为了尸骨和黄土。也有无数修士,变成奴隶和囚徒。今日,我是来复仇。”

    凶骇大祭司从震撼中恢复过来,毕竟久居高位,见过的神灵都不少。他道:“原来是昆仑界十万年前的余孽,竟然还不知教训。既然没死,为何不躲起来,苟活一世?命运神殿天下第一,至高无上。岂是你一人,可以撼动?”

    “换做凶骇神尊说这话,我信。你说,我不信。”血灵仙道。

    凶骇大祭司怒火化为实质的火焰,使得数千里的大地都燃烧起来,浩荡的火原中,凝聚出一道赤晶古印,轰击向血灵仙。

    能成为凶骇神宫的大祭司,自然修为高绝,是让天庭万界大圣闻风丧胆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出手,便是无上级高阶圣术。

    凶神落尘印!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被凶骇大祭司体内涌出的圣道规则充塞,赤晶古印飞过之地,空间不断被撕碎,出现上千道裂痕。

    血灵仙一拳打出,银色光华似照亮宇宙寰宇。

    振聋发聩的声音,使得在场无数修士失去听觉。幸好站在玄武神尸背上的精神力圣师,都被阵法保护,否则,就算相隔万里,也肯定会被重创。

    赤晶古印崩碎,难挡血灵仙的拳劲。

    “一只拳头,都能破我无上级高阶圣术?”凶骇大祭司咬紧了牙齿。

    血灵仙张嘴一吐,一口银色闪电从嘴里涌出,化为无数雷电河流,冲击向凶骇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极凶之刃。”

    凶骇大祭司的眉心,凶骇神宫的镇宫之器飞出,散发血红色的神芒。

    这是一柄吸收了无数圣血和神血的凶兵,是极凶之器,威力不弱于裁决之斧和天命戟。

    即便有极凶之刃,凶骇大祭司依旧挡不住血灵仙的一口银色雷电,身体不断向后爆退,身上的黑色大祭司袍竟然燃烧起来,开始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大祭司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助大祭司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两位身穿圣铠的无上境大圣,从地面飞起,一个身体燃烧像是一轮太阳,一个身体站在死气沉沉的黑洞中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是凶骇神宫的护宫法皇,都是超过万岁的老古董。

    两位护宫法皇出现在凶骇大祭司身后的左右两侧,各自打出一掌,体内涌出数万亿道圣道规则,一起催动极凶之刃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只是支撑了三个呼吸的时间,极凶之刃倒飞出去,坠落到大地上,将大地砸得沉陷千里。

    两位护宫法皇在支撑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后,无上法体就燃烧成灰烬,神形俱灭。

    凶骇大祭司有至宝护体,保住了一命,可是,身体也如焦炭一般,坠落在赤红色的岩浆湖泊中,一动不动,气息衰弱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血灵仙一脚落下,将他踩杀。

    吾悦命皇想要出手施救,被血灵仙使用两万多米长的石剑,一剑拍飞回去。

    一位大祭司,两位无上境大圣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天地为之失声,无人不震撼。

    十大暗势力的修士,尽皆热血沸腾,高高在上的命运神殿大祭司,就这么被杀死了?太梦幻,有些不敢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