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97章 怀疑

第2497章 怀疑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(因为上一章,写了一个请假条。把请假条删除后,更新新章节,很多版本的qq阅读新章节被请假条那一章吞掉了,显示不出来。汗!所以,看不到“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神器被夺”这一章的读者,可以更新一下自己的qq阅读版本,或者先把《万古神帝》从书架删除,重新添加试一试。以后尽量不断更,不写请假条,今天这个弄得太麻烦了!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器被夺,十大暗势力的修士,立即遁走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没有追击他们,此时,追回神器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天枢针被抢夺的消息,肯定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迅速传出去,想掩盖都掩盖不了。若是不能将神器夺回,命运神殿必定沦为天庭万界的笑话。

    以后任何势力,都敢暗中对命运神殿下黑手。包括,地狱十族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告知神灵,请神灵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命皇,刚刚开口,便是惹来一道道冷视的眼神,于是,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首先,对方有备而来,显然考虑过会惊动命运神殿的神灵,必有后手。

    其次,他们这么多强者在场,居然丢失了天枢针,已经是丢尽脸面。不仅会被天下生灵嘲笑,甚至神殿内部的修士,也会以他们为耻。

    神殿中,很多老家伙,正愁没有机会上位呢!

    现在请神灵出手,是想告诉大家,他们有多么无能?

    无论是为了命运神殿,还是为了自己,神器都必须得他们自己夺回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神器丢失,还是必须立即把消息,传回神殿,让神灵知晓。但是,也得告诉神灵,我们一定会追回神器,将功补过。至于神灵会不会信任我们,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怒天大祭司点了点头,道:“本座认为神女殿下,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死亡大祭司脸色阴沉,道:“天命司、裁决司、天运司,三司的圣军,至少得调遣三十万过来,我认为,应该血洗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冰王星是什么地方?你敢血洗冰王星,冰皇大人第一个饶不了你。”怒天大祭司道。

    他对死亡大祭司的怨气很大,觉得神器丢失,死亡大祭司至少得负一半责任。因为,和神女十二坊合作的计划,就是死亡大祭司制定。

    而怒天大祭司,从来都不信任神女十二坊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要将三司的大军,调动到冰王星,必须先知会冰皇宫。既然神器是在冰王星丢失,冰皇宫怎么都脱不了干系,相信冰皇大人,不会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福禄大祭司走了过来,脸色铁青,道:“我去检查了残留的空间铭纹,是一次性空间传送阵。根据空间波动的强度,我推算,他们至少传送到了一亿里之外。换句话说,去了星外。”

    “能推算到具体空间坐标吗?”般若问道。

    福禄大祭司道:“我根据神尸洒落下来的神血,推算出,他们现在的位置,应该是在北边星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去追。”

    几位命皇立即就要出发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般若问道:“有没有冰王星附近星空的星图?”

    一位石族命皇,对这位年轻的神女颇为轻视,觉得她是在耽搁时间,道:“神女殿下,冰王星属于深空的荒漠地带,距离这里最近的一颗七级以上的星球,都在三光年之外。只靠飞行,大圣一百年都到达不了!”

    “天堂界的修士,想要带着天枢针,逃回天堂界,必须要走冰王星的空间虫洞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觉得,他们之所以通过传送阵,去了一亿里之外,只不过是想引我们去追。这是一招,调虎离山之计!”

    “所以,应该由天命司,去追寻神器,剿杀天堂界的修士。命运神殿别的修士,必须留守冰王星,盯死各个空间虫洞。”

    般若摇头,道:“我们并不能确定,夺走天枢针的,一定是天堂界的修士。只靠大光明剑,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那位石族命皇,取出一枚传讯光符,丢给般若,道:“已经查到,阵灭宫的世界之手开罗地师,近日偷偷潜入了冰王星,此事,多半是他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收到的消息却是,开罗地师和天堂界的强者,出现在神女城,他们射杀了张若尘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那位石族命皇,道:“开罗地师完全可以,杀死了张若尘之后,使用空间传送阵赶来此处,再夺走天枢针。”

    般若情绪很激烈,冷声道:“天罗地师有那么厉害?即能在原阡陌、卓雨农等一大群地狱界强者的面前,杀死张若尘,并且夺走他的尸身。又能奔袭千万里,从我们手中,夺走天枢针。这是他一个人做得到的事吗?一定有非常厉害的人物在布局,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,般若殿下就是在拖延时间。万一天堂界的修士,将天枢针的器灵镇压,再想将神器找到,将会千难万难。抱歉,本皇必须立即去追。”

    四大命皇,除了受了重伤的吾悦命皇之外,另外三位皆是带领天命司的强者,向北边星空追去。

    般若紧拽双手,想要阻拦,却终是没能阻拦住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这个神女,资历太浅,修为太低,说的话没有分量。

    “我去和冰皇宫沟通。”

    吾悦命皇也离开。

    死亡大祭司道:“本座去调动命运神殿的力量,封锁冰王星的所有虫洞。”

    福禄大祭司忧心忡忡,道:“张若尘是神尊大人看重的后辈,老夫得去一趟神女城,必须查清他是否真的已经陨落。若是陨落,幕后真凶无论如何都得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福禄大祭司长叹,心中深知,张若尘若是真的死了,影响绝不会比神器丢失小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从玉煌界归来,一旦发怒,打上命运神山讨说法,谁压得住?

    说到底,张若尘之所以从隐藏中现身,有很大原因,都是天枢针逼的。天枢针不至冰王星,谁又能找到张若尘?他自然也就不需要出来自证清白。

    “希望葬金白虎能够护他周全。”福禄大祭司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怒天大祭司盯了般若一眼,颇为同情她的尴尬境地,道:“神女殿下无需担忧,只要封锁了冰王星的所有空间虫洞,就算有人在玩阴谋诡计,神器也绝对不可能丢失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有天堂界的神灵,在星外,接应他们,那么他们也就无需使用空间虫洞。”缺道。

    怒天大祭司冷哼,道:“这里是冰王星,天堂界的神灵,还不敢出现在附近星空。”

    缺闭口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怒天大祭司又道:“十大暗势力在冰王星经营多年,掌控多座空间虫洞,不诛杀他们,终究是祸患。本座,这就去联合各大势力的强者,将他们尽数剿灭。”

    最后,只剩缺、星落、般若,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星落一直在注视般若,道:“其实,我和你一样,有相同的感觉。此事的确很蹊跷,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,总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,在操控这一切。可是,他们的做法也没有错,的确应该立即去追夺走天枢针的修士,时间耽搁不得。”

    星落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星落神子要去哪里?”般若问道。

    星落嘴角一翘,道:“我已不是神子,所以我不会负神器丢失的责任。既然如此,我当然是去做,自己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星落打算去追血灵仙,趁他现在伤势严重,一举除掉。

    一旦血灵仙伤势痊愈,他还真没信心,将其战胜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我知道,在你眼中,神器或许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就算找回神器又如何?反正不归我掌控。”星落耸肩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可是,你是命运神殿曾经的神子,你不在乎神殿的威严和声誉吗?神器遗失,对神殿的声威,将是严重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你也不想,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吧?”

    星落眼神内敛,沉思了片刻,道:“说吧,神女殿下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位新晋神女,修为虽然低微,可是能够修炼出真我之门,想来不会是庸才。正好看看,这位即将掌控命运神殿的小女子,到底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?

    般若道:“查一查神女十二坊。”

    “查神女十二坊?”星落露出一道异色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极品本源神晶最初出现的地方是神女楼,极品本源神晶消失的地方也是神女楼。是神女十二坊的修士,声称张若尘夺走了极品本源神晶,所以,我们才会带着天枢针,来到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“命运神殿为了对付十大暗势力和天庭潜藏在地狱界的修士,与神女十二坊有合作。神女十二坊很快就答应下来,固然是因为,她们不敢违抗命运神殿。可是,她们如此积极的联系另外九大暗势力,而另外九大暗势力却丝毫都不生疑。我总觉得,太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神女十二坊和天庭的关系,其实非常微妙。据我所知,经常会有天庭一方的修士,通过神女十二坊的门路,偷渡到地狱界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神女十二坊与命运神殿、十大暗势力、天堂界都有联系,能够知道我们三方的情报信息。如果真有布局之人,神女十二坊的条件最为优越,最有可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星落虽然不相信,区区神女十二坊敢和命运神殿为敌,夺取神器天枢针。可是,般若说的也有几分道理,仔细一想,神女十二坊倒是颇为可疑。

    只不过,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盯着极品本源神晶、天枢针、十大暗势力、开罗地师、张若尘、空间虫洞,反倒是忽略了神女十二坊。

    她们一直隐藏在所有修士的注意力盲区。

    越是强大的修士,越是会忽略神女十二坊,认为她们不敢,也没有能力参与进这场角逐。

    星落离开后,般若盯向缺,自嘲的道:“堂堂神女,现在身边却连一个高手都没有,十大暗势力随便一个顶尖百枷境大圣,都不是我可以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我帮你!只要不遇到无上境大圣,我的剑,还是足够锋利。”缺道。

    从狩天战场到冰王星,缺虽然很少说话,一直冷眼旁观,可是看得出这位新晋神女的确是聪慧绝顶,哪怕是在最危急的时刻,也能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方寸大乱之时,也能理智的做出种种决定。

    如此一个女子,倒是让他心中,生出一丝欣赏和佩服。

    像缺这么心高气傲的人,却能认可般若,实属不易。有他支持,般若要掌握命运神殿的大权,已是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我们得先去找一张冰王星附近星空的星图。”

    缺也是聪明人,瞬间明白,道:“你怀疑,冰王星的附近,还有别的空间虫洞?”

    “未必没有。”般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