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06章 义薄云天

第2506章 义薄云天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张若尘?”

    阎折仙拽紧拳头,那张凝脂般的动人俏脸,顿时沉下去不少,贝齿在轻轻的磨动。

    阎皇图从上到下,将那位罗刹族大圣打量一遍,满脸错愕。

    不等他们追问和确认,张若尘拉着宫南风,飞行到远处,远呼道:“二位先且等一等,我有话与他单独谈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和阎皇图,显然不知该如何面对张若尘就是他们救命恩人这个事实,因此,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若尘兄,我们坦坦荡荡,有什么话,不能直说呢?”宫南风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拉着宫南风来到百里外,释放出空间真域笼罩,神情严肃的道:“雲桓铁血王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已经推算过。你杀了他?”宫南风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头,道:“是天堂界的大圣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倒是没有推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天堂界的大圣来地狱界,是为夺取天枢针,必有大人物掩盖他们的天机,你当然推算不出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认真的道:“据我所知,天堂界来地狱界,是为杀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嘴角抽动,觉得与宫南风聊天谈事不是一件愉快的事,道:“杀我只是其次,我的性命与天枢针比起来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一边点头,一边困惑的问道:“天堂界的大圣,为何杀雲桓铁血王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天堂界和神女十二坊有合作,现在他们闹翻了,而雲桓铁血王是神女十二坊的人。这下,你懂了吧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震惊,道:“天堂界和神女十二坊有合作?雲桓铁血王是怎么成为神女十二坊的人?这些,为何我这个司空都不知晓?而且没有推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天枢针在我身上的事,不能让阎皇图和阎折仙知晓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终于说到重点上,目光向远处的阎折仙和阎皇图看去。远处的二人,也在低声谈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第一,阎罗族和我们命运神殿并非一条心,万一他们趁此机会夺取天枢针,怎么办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他可以加重了“我们命运神殿”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可是他们二人的修为,好像还威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理他,道:“第二,冰王星的局势,现在非常混乱。神女十二坊的白卿儿,控制了很多顶尖大圣,这你应该知道,夺取神器的时候,他们都有参与。万一阎皇图或者阎折仙,也早就被白卿儿控制了呢?”

    宫南风惊骇,道:“不可能吧!白卿儿那么大的胆子,敢控制阎皇图和阎折仙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敢?实话告诉你,煅凌风他们夺取天枢针这件事,就是白卿儿在背后策划。此女连天枢针都敢夺,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脸色冷然了许多,道:“此事命运神殿必定会彻查,若是属实,神女十二坊和白卿儿,得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满意的点了点头,拍了拍他肩膀,道:“当前局势纷乱,任何修士都不能信任,小心保住性命,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痛心疾首,叹道:“枉我自称天下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没想到来的冰王星,却事事无法参透,被人利用而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一黑,觉得宫南风是在指桑骂槐。

    他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,道:“天堂界修士,昆仑界修士,包括白卿儿,都不是简单角色,背后有通天级别的大人物,难推算,是很正常的事。你其实已经很厉害,这不,又一次追上了我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望向张若尘,低声道:“若尘兄,我正打算跟你说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立即竖起耳朵,准备细听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这个秘密,只有命运神殿最核心的成员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我执掌命运天令,其实也算核心成员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其实,我之所以能够追到这里来,是因为,天枢针在你身上。而我,是天枢针的器灵。”

    倒真是了不得的秘密。

    饶是张若尘早就有心理准备,亦被他这话惊住。

    “神器的器灵?不对,我明明亲眼看见,天枢针的器灵,被煅凌风使用玄武吞天阵镇压。”张若尘不信,依旧觉得宫南风是心机深沉,在故意给他挖坑。

    宫南风难以推算他。

    而他,使用真理之心感知宫南风,也只能感知到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其实,我是器灵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若尘兄应该清楚,天下万灵每隔十二万九千六百年,都会渡一次元会劫难,而且,元会劫难会越来越强,最终将其杀死为止。器灵,也是万灵之一,也要渡元会劫难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宫南风继续道:“不同的灵,渡劫的难度,各有不同。越是亲近天地自然的灵,渡劫越容易,比如植物类的生灵。反之,越是凶厉,越是反天地规则的灵,渡劫越难。人类如此,不死血族如此,器灵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神器器灵的渡劫难度,不会比不死血族修士低,可是,很多神器的器灵,却能存在十个元会,数十个元会,甚至更久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神器的器灵,可以分出九成以上的灵,修炼出肉身,代替自己渡元会劫难。而另一部分灵,跌落到神境之下,沉睡在神器的内部,以此躲避元会劫的感知。等到元会劫难过去,再重新修炼到神境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质疑道:“元会劫若是那么容易欺骗,天下万灵岂不都能使用这种代死的手段,活过一个又一个元会劫难?”

    宫南风摇头:“如果让你,分出九成以上的圣魂,修炼出肉身,变成另一个你。你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细细思考,然后摇头。

    失去九成以上的圣魂,再厉害的人族修士,怕是都会变成一个弱智。

    而且,圣魂缺失,对修炼会造成严重影响,很有可能修为大降,或者修为今后再也无法进步。对任何一位神灵而言,只要有一丝把握渡过元会劫难,都不会选择这么做。

    当初姑射静吸走张若尘的,也只是魂力,而不是圣魂本身。

    修炼出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,想想都觉得很恐怖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宫南风又道:“绝大多数神灵,都不会这么做。因为神灵和神器不一样,神灵靠的是自身,神魂绝对不能有失。神器却不同,器灵即重要,也不重要。因为,神器的力量,源自于神器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已经信了不少,道:“难道从来没有神灵这么做过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佛道找到了一种秘法,可以瞒过元会劫。但是,却保不住自己的神级肉身,最多只能保住不到一成的神魂。不到一成的神魂,需要吸纳九成以上的新魂,其实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人,算是新生。因此,这被称为转世重修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苦笑:“是啊!就算躲过了元会劫难,其实也和死去没有区别,已是全新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在命运神殿,曾有神灵猜测,你是须弥圣僧的转世。”宫南风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怔,道:“无稽之谈。我若是须弥圣僧转世,哪怕只有不到一成的神魂,现在也该是逍遥天地间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你肯定不是须弥圣僧的转世,否则你走不出命运神山。”宫南风笑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,你能找到我,不是真能找到我,而是你能找到天枢针?”

    宫南风抱起双手,点头道:“没错。就像你的圣魂,哪怕在千万里之外,也能自动飞回到肉身附近。即便是煅凌风的那根黑色布袋,也阻挡不了我对天枢针的感知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的话,张若尘信了不少,因此头疼不已,道:“那你现在,到底什么修为?”

    “我才刚刚修炼出肉身不久,弱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的吧?你若真弱,怎么能在宇宙中漫步,速度为何能够追上我?”张若尘试探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若尘兄,我真没骗你,我真的很弱。只不过,我的肉身特殊,比凡人强大,可以适应种种恶劣的环境。至于速度,完全是因为我体内的神器之灵,与天枢针相互吸引造成的。我自己根本无法随心所欲的调动神器之灵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负手而立,心绪复杂,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幸好刚才他没有声称,天枢针被天堂界的大圣夺走,否则,已经暴露。

    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杀宫南风,以除后患?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而且,张若尘没有完全相信宫南风,万一宫南风是一个臣服极深的强者,故意编了一套说辞来麻痹他,也是有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要杀张若尘,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。

    宫南风完全有可能是为此而来,是针对张若尘的一个圈套。

    可是,留宫南风性命,他该怎么隐藏天枢针?

    在血灵仙和海棠婆婆出现到冰王星上时,张若尘便意识到,营救殒神岛主的计划已经启动。他们夺取天枢针,很有可能,与营救计划有关。

    否则,昆仑界不会暴露血灵仙还活着的秘密。

    付出了大的代价,必定是有大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张若尘的潜意识中,是希望助昆仑界救出殒神岛主的,更希望昆仑界千千万万的生灵,可以免受战火。

    他一直迟迟没有将天枢针,交给宫南风,就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而讲,他是东域王,是血神教的教主,是圣明中央帝国的太子,保护东域的生灵,血神教的弟子,圣明的后裔,是他的责任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若尘兄,你应该相信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下意识的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宫南风喜道:“那你可以将天枢针还给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张若尘干笑了两声,摇头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宫南风感到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你太弱了,天枢针放在我这里安全一些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如被霜打焉了的茄子,叹道:“是啊,我太弱了,天枢针放在我身上,的确容易遗失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还有我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阎折仙俏脸上的表情,既是懊恼,而又无奈,回想与张若尘曾经的种种,便是觉得自己和他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为何救他们的,偏偏是这个讨厌的家伙?

    阎皇图看着她的囧样,笑道:“其实张若尘不错,太爷爷都对他赞不绝口。”

    “太爷爷不过只是看上了他元会级天才的天赋,却没看清此人的人品。”阎折仙道。

    阎皇图道:“我觉得,人品也不错啊!至少对你,绝对是真心无疑。在命运神域的神女楼,他化身屠天杀地之皇,为你解围,否则那一场赌局,你得输多少神石?”

    阎皇图已知阎折仙腹中胎儿的秘密,因此,对张若尘没了敌意。

    狩天战场上打生打死,也只是为各自背后的势力争夺利益,是公平公正的角逐,不算死仇,也不是私仇。

    阎皇图又道:“以张若尘的性格,本已假死藏身到了暗处,肯定不会轻易多管闲事。可是,他却偏偏出手救我们,因此招惹了麻烦,暴露了身份。我想,他绝不是为了我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眼眸中终究是有了一些变化,但,还是噘着嘴唇,倔强的道:“那又如何?我才不会领他的情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根本没打算要你领情,先前,如果不是宫南风突然出现,他都已经隐瞒身份离开。还有神女楼那次,他也是化名屠天杀地之皇帮你,不想让你知道他的身份。”阎皇图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眼眸中露出哀求之色,道:“五叔,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?你不会也希望我嫁给他的吧?他和罗乷公主,已经订婚,是神尊赐婚。我若嫁给他,算什么?算他的小老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。”阎皇图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道:“这么说,五叔是站在我这一边?不用听太爷爷的话?不用嫁给张若尘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你是阎家的明珠,嫁过去后,至少也得和罗乷平起平坐。”阎皇图眼神凌厉,肃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五叔,你还是别开玩笑了,他们过来了,我该怎么说?哎呀!为什么偏偏是张若尘,这样我是该感谢他,还是该瞪他两眼,让他以后别再缠着我,死了那条心?”阎折仙哭笑不得,感觉造化弄人,因此悄声的求问。

    “我伤得很重,得先疗伤。”

    说完,阎皇图便是盘膝坐下,疗伤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恢复了本来面貌,与宫南风一起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背身盘膝而坐的阎皇图,随后目光才是移向阎折仙,落在她那微微耸起的小腹处,道:“你该留在阎罗族好好养胎的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本想傲慢的回一句“此事与你无关”,但是,毕竟张若尘刚才才出手救了她,这么做,太不近人情了一些。说到底,张若尘的心倒也不坏,不算十恶不赦。

    她淡淡的道:“出来历练,见识世面,没想过会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历练,也就必定会有危险。我知道,你不待见我,无所谓,我其实也不喜欢你。可是为了你腹中的孩子,我可以护送你们返回冰王星。你尽快回阎罗族,这里的事,以你的修为,最好不要参合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本来是想好好与张若尘说话,可是,张若尘说的这番话,却让她心头十分不悦,脸蛋变得气鼓鼓的,发出冷吟吟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若不需要我的护送,直说便是,我还不想招惹这麻烦。”张若尘直接的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插什么嘴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神情凝重,道:“我的意思是,费仲已在赶来的路上,。最多还有半刻钟,就能到达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推算出来的?”张若尘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真身,还是傀儡分身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苦笑道:“恐怕是……真身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立即调动真理规则,注入双眼,向宫南风所指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阎皇图哪里还有心情疗伤,豁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宫南风倒是丝毫没有紧张和慌乱,很平静,还安抚阎皇图和阎折仙的情绪,道:“有若尘公子在,二位放心,不要惊慌。”

    “费仲可是真身前来,我们分头逃吧,或许还有脱身的机会。”阎皇图的目光望向张若尘,希望将阎折仙托付给他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二位真的不用惊慌,若尘公子义薄云天,肯定会独自一人去引开费仲。先前,遭遇雲桓铁血王的时候,他便是如此大义,让我好生感动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目光中露出一丝讶色,若不是从天运司司空的嘴里说出这话,她还真不信,张若尘是一个如此义薄云天之人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以前,对他真有误会?

    张若尘一口老血差点吐出,很想一拳打死宫南风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我们先走吧,若尘兄肯定会留在这里,挡住费仲,为我们脱身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走什么走?费仲何等人物,留他一人在此太危险了,他也只是一个百枷境大圣而已。要走一起走,要战一起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转头看去,没想到阎折仙竟会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我是看你不顺眼,可是,大祸临头之时,却也不至于将你独自留下,自己逃命去了!”阎折仙瞪眼过去,娇哼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即使如此,我倒是有一计,或可破此危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