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07章 二爷

第2507章 二爷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费仲的傀儡分身,乃是使用真身的大圣血液、精神力念头、魂力,加上一具无上境矮人的骨骼,耗费无数资源,才炼制出来。

    在费仲没有突破到无上境之前,这具傀儡,曾是他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此刻,傀儡分身随着他的气息而动,紧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费仲的真身,相隔无尽遥远的距离,看见了空旷宇宙中的两个黑点。随着逐渐飞近,能清晰看清,两个黑点就是阎皇图和阎折仙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待在原地,没有逃遁。

    费仲两条宽大的浓眉,微微收缩,问道:“你不是说,他们二人已经逃走了吗?”

    傀儡分身很吃惊,也有一些茫然,道:“不清楚!先前,那位罗刹族大圣出现后,他们二人的确是逃走了!他们在此处,那位罗刹族大圣却不知所踪,说不定是个陷阱,主人最好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罗刹族大圣,到底是什么境界的修为?”费仲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傀儡分身道:“当时他只使用了肉身力量,修为境界始终没有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反常必有妖,的确要小心一些。你留在原地,若有变故,立即出手支援我。”费仲吩咐道。

    傀儡分身道:“主人的修为,足以应对一切变故,就算他们真在耍心机手段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也是毫无作用。”

    费仲独自一人,向阎皇图和阎折仙飞去,将道域展开。

    距离二阎还有万里之时,道域已是蔓延到了他们的身周。虚空中,出现密密麻麻的黑铁,有的化为纷繁的铁花,有些形成成排的铁刺,有的化为铁树丛林。

    与傀儡分身的道域相比,费仲的道域玄妙至极,展现世间种种形态,像一座变化无穷的金属世界。

    阎皇图盘膝而坐,从容自得的疗养伤势。

    阎折仙穿一身不染尘埃的白衣,随意的站在虚空中,脚下圣花朵朵,宛若绝世天女,淡然的看着淹没过来的钢铁丛林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这番模样,饶是费仲修为高深,心中也有一些发虚。

    因此,距离他们还有数十里,便是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和道域,都没有感知到附近有别的强者,应该没有埋伏。可是,他们二人,为何如此淡定?”费仲暗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嘴角浮出一抹笑容,道:“五叔,我猜得没错吧,费仲一定会来送死的。”

    阎皇图睁开双目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费仲手提战斧,朗声道:“你们二人不必如此故弄玄虚,大睁老和尚,已被我重创,不会来救你们了!你们二人若是识相,最好束手就擒。一旦动手,谁知会不会打碎阎五公子的皇道神骨,或者伤到折仙姑娘腹中的胎儿?”

    阎皇图和阎折仙的心,皆是沉入谷底。

    他们最大的期望,就是大睁师父能够赶来接应。

    既然费仲的真身出现到了这里,说明大睁师父,很有可能真的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阎折仙的脸色,已有一些绷不住。

    阎皇图站起身,魁梧的身躯,挡住了阎折仙,使费仲看不见阎折仙的神情变化。

    他展开双手,道:“费仲,好大的名气,威震天庭万界,像你老人家这样的修为,何必与我们两个小辈那么多废话?出手擒拿我们吧!”

    费仲是一个老辣的人物,运转圣气至双目,观察了四周一番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费仲笑道:“你们自知无法逃走,所以,故布迷阵,想要吓唬本座?”

    阎皇图道:“前辈乃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存在,一具傀儡分身,都堪比无上境大圣。我区区一个千问境大圣,稚童一般,哪敢吓唬前辈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故布迷阵,还是真有埋伏,其实都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费仲左手隔空虚抬,顿时,道域中风云变幻,数之不尽的圣道规则,化为一条洪流,涌向阎皇图和阎折仙。

    规则洪流,如天地神河,又如亿万光剑。

    即便还没有落到二阎身上,却已让他们圣魂悸动,眼前出现神幻奇景,宛若众神现身,要惊慑得他们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修为差距太大,费仲的一道念头,都能令他们陷入圣威中,失去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费仲的修为,竟恐怖到了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阎皇图激发出九龙神纹,一道神光自体内冲出,可是,在规则洪流的冲击下,神纹瞬间破灭,从骨骼上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竟是直接被费仲给抹去。

    阎皇图不再反抗,将希望都寄托到张若尘身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团黑暗能量,凭空炸裂而开,令得空间和时间都为之紊乱。

    浓郁的黑暗能量,化为一片云,挡住规则洪流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黑暗能量,是谁?”

    费仲脸色微变,双眼紧缩。

    黑暗云彩中,时空紊乱,一道卓然的身影显现出来。是一个年轻男子,面容俊美,气质高贵,一双眼睛中仿佛装着亿万星辰,深邃不可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年轻男子,费仲如炸毛的刺猬,双目圆睁,急速向后倒飞,拉开更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他体内圣道规则尽数涌出,进入巅峰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道域更加变化莫测,圣威变得更强,阎皇图和阎折仙承受着巨大压力,浑身如被针扎,双肩宛如承受十万大山,却偏偏还要表现出从容自得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?费仲,你敢与我动手?”那年轻男子,冷冰冰的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费仲眼神将战斧催动到极致,虎目如电,手心却尽是冷汗,道:“不敢!阎二爷,号称半神之神,阎罗族神境之下的第一人,我费仲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,不会做这种找死的事。”

    阎二爷,指的自然是阎皇图的二哥阎昱。

    费仲称呼阎皇图,只是“阎五公子”。对阎昱,却是称呼“阎二爷”,对其的敬畏,已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费仲暗暗庆幸,幸好刚才自己小心谨慎,没有主动靠近过去,否则,今天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阎昱,自然是张若尘变化而成。

    张若尘脚下的精纯黑暗能量,是使用最后的两滴暗时空物质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阎昱主修的,就是黑暗之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似轻松自若,实际上,情况比阎皇图和阎折仙好不了多少。他的半神肉身,被费仲的道域挤压得紧绷,想要呼吸都分外艰难。

    但,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张若尘轻哼道:“你伤我五弟,还想擒拿我大哥之女,今日不斩你,我阎家威严何在?”

    费仲压力更增,如芒在背,头发已被汗珠湿透,道:“以二爷的修为,费仲自认不是对手。可是,我若要逃,二爷未必拦得住吧?”

    费仲自然不会怀疑阎昱的身份。

    首先,他先前使用了精神力和道域探查,都没有感知到有人隐藏。除了修为绝顶的阎昱,还有谁做得到?

    其次,阎皇图和阎折仙明明已经逃走,为何又突然回到这里?

    很明显,是阎昱以他们二人为饵,故意引他来此。

    第三,张若尘的变化之术,已达到巅绝的境地,神境之下几乎无人可以识破。

    张若尘略微讥嘲的一笑,不以为意的道:“你且逃给我看,今日你若能逃走,我阎昱便不再姓阎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斜瞥了张若尘一眼,心中很是无语,觉得张若尘也太能代入身份,吹出这么大的牛,万一费仲真的转身就逃,岂不是要露馅?

    真以为自己是半神之神?

    费仲深知阎昱的厉害,一旦自己被他吓破胆,真的转身逃命,那么,道域和气势都将土崩瓦解,再也没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那时,说不定真的会将性命,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费仲想通这一点,气势强硬了起来,道:“阎昱,你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不该用他们两个引诱我来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!是吗?”

    “以我们现在的距离,我若自爆圣源,你怕是阻拦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拦不住,但,我也能脱身而去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费仲道:“你能保住性命,阎皇图和阎折仙却必死无疑。我固然是一死,但他们也得陪葬。你说,你是不是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变得沉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费仲自认为抓住了阎昱的弱点,道:“二爷,费仲来地狱界,是为杀张若尘,从未想过要和阎罗族为敌,更不愿与你为敌。擒拿阎五公子和折仙姑娘,也只是想要换取离开冰王星的机会,从未想过要伤害他们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没想到,费仲如此惧怕二叔,这样就被吓住,眼眸眨巴了一下,道:“你胡说,你明明是想抓我,去讨好天堂界的某位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费仲道:“费仲绝无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那具傀儡分身亲口说的。”阎折仙道。

    费仲道:“折仙姑娘有所不知,那畜生,已生出独立的人格思维,多半是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是如此,你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费仲咬紧牙齿,怒瞪“阎昱”。

    炼制这具傀儡分身,不知耗费了他多少资源,包括自己的大圣血液和魂力。亲手将他摧毁,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尊,接近无上境大圣的强者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杀了他,今日,我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费仲十指紧捏,牙齿中,几乎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淡淡的道:“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考虑。一!”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费仲汗如雨下,浑身颤抖,道:“二爷说话算数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颇为不屑的道:“我阎昱能被称为半神之神,不仅仅只是因为修为高深,还在于,我说过的话掷地有声,绝不会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费仲道:“好!在地狱界,阎二爷的话,还是值得一信。”

    费仲牙齿咬了又咬,心在滴血,却还是取出一张魂牌,手指发力一按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魂牌碎裂。

    远处,傀儡分身惨叫一声,魂灵湮灭,倒在了虚空。

    阎折仙看得极为解气,心在已是偷着乐。张若尘这招太损了,费仲若是知晓真相,肯定会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张若尘探手一抓,隔空将傀儡分身取到手中,检查了一番,道:“没想到,矮人族倒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,如此强硬、果决、机敏,将来神位可期。你走吧,在神境,我们必定还有机会遇上。”

    能被阎昱如此评价,费仲心头的难受和郁闷,稍微消减了一些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警惕起来,心中暗道:“没想到阎昱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也如此了得,以前的情报,并没有这样的记载。回到天堂,一定要将此事禀告上去。”

    费仲准备离开,突然想到了什么,双手抱拳,道:“二爷,我们之间有天大的误会,张若尘的尸身,并不是天堂界取走。你是有大智慧的人,千万别中了那个贱人的毒计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我会彻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,心中暗笑,多半是自己丢下的那根商夏的头发,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不仅离间了天堂界和白卿儿,而且还让阎罗族和天堂界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算是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如今大事已成,张若尘只求费仲快些离开,免得迟则生变。

    突然整个宇宙空间,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铅云,降下硫酸一般的雨滴。

    云中,闪电雷鸣,天火隐现,气氛肃杀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声龙吟,响彻星海。

    庞大无边的龙影,从云中飞行而过,只是显露出来的一鳞半爪,都遮天蔽地,极其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阎皇图摊开手掌,接下一滴雨,掌心发出“哧哧”的腐蚀声。

    “尸雨,黑龙,是他!”

    费仲猜到来者之谁,再次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此人,比面对阎昱,压力更大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来者比阎昱更强,而是因为,来的这位,是专门为杀戮而生。阎昱至少还讲原则和规矩,还会忌惮他自爆圣源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铅云中,出现一道半龙半人的身影,俯视费仲,道:“你说得那个贱人是谁?”

    声音浩浩荡荡而下,如同音波瀑布一般。

    费仲与那道半龙半人的身影对峙,身上的圣威节节攀升,可是,却依旧被层层铅云压制,气势上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阎皇图低声自语:“没想到命运神殿的人,居然来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眉头紧皱,哪里想到亡灵十刹之一的“黑尸刹”,居然会出现这里。

    黑尸刹的到来,固然可以威压费仲,彻底化解他们的危机。

    可是,天枢针在他身上,一旦黑尸刹解决了费仲,张若尘将再也找不到借口,不将天枢针还给宫南风。

    “走!必须趁黑尸刹不知情之前,先一步离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立即向阎折仙和阎皇图传音,告诉他们此刻是脱身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本是隐藏起来的宫南风,见黑尸刹到来,立即跳了出来,满脸大喜之色,拉住张若尘的手,激动的道:“若尘兄,命运神殿的高手来了,我们有救了,不用演了!这下太好了,我们终于可以安全的返回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本是在对峙的费仲和黑尸刹,目光同时投射过去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黑尸刹看的是司空大人宫南风。费仲却瞪着张若尘,似是猜到了什么,手臂抽搐一下,情不自禁望向被捏碎的魂牌,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着紧抓自己手臂的宫南风,脸上的表情,却比费仲还要精彩几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