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10章 试探底线

第2510章 试探底线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阎皇图和阎折仙看着从石亭中走出的白卿儿,眼中深深忌惮。

    白卿儿瞥过去,道:“刚才的一切,你们都看见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白姑娘不仅美貌绝伦,修为竟也达到了如此可怕的境地。”阎皇图目光锐冷,心中忌惮,却并不恐惧。

    白卿儿笑着摇头,道:“你们二人自己动手,还是我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“妖女,你太狂妄了,阎罗族必有强者取你性命。”阎折仙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阎昱吗?希望早些遇到他吧!现在,你们还有机会自行了断,我若出手,你们未必会有全尸。”

    阎皇图牙齿紧咬,欲自爆圣源。

    可是,念头刚刚一动,便被一道强大的精神力干预,体内圣气无法运转,精神状态濒临崩溃。

    阎折仙不比他好多少,眼神变得空洞,如同变成一个泥人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反抗,却没有一丝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我亲自送你们上路吧!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拦了过去,挡到阎皇图和阎折仙的面前,释放出“星海无岸”的真理界形,化解白卿儿的精神力压制。

    瞬间,阎皇图和阎折仙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大口喘息,如同去死亡边缘走了一回。

    他们以异样的眼神,看着张若尘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保他们性命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自身难保,凭什么保他们性命?”

    “你真觉得,我没有一拼之力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凝视着他,莞尔一笑:“终于隐忍不下去,想要请葬金白虎出手?”

    “真到那一步,便是同归于尽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看向阎皇图,又看向阎折仙,仔细打量这位阎罗族的天之骄女,道:“你想保住的,是她腹中的孩子,所以不惜威胁我?若是我这一次被你威胁成功,以后岂不是每一次都要受你制约?”

    “只这一次,我只保他们二人性命。”张若尘语气坚定不移,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紧盯张若尘的背影,微微动容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白卿儿的强大,也知道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违逆白卿儿的意志,很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可是,正是因为张若尘的修为远不如敌人,却还能义无反顾站出来,才更触动人心,让阎折仙那颗一直对他很有成见的心,发生微妙变化。

    或许自己以前,并不是那么了解张若尘。

    白卿儿再次看了阎折仙半晌,笑道:“折仙姑娘,我很好奇,你明明是处子之身,为何却怀上了孩子?”

    阎折仙心中掀起惊涛骇浪,没想到一直在隐藏的秘密,被白卿儿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不变,却终究还是回头,看向阎折仙。

    看到阎折仙的眼神,他顿时明白,这一次,并不是白卿儿的诡计,似乎阎折仙腹中的孩子,的确有蹊跷之处。

    白卿儿看向张若尘,道:“她骗了你,你觉得她该死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腹中的胎儿,的确与他无关。”阎折仙豁然抬起头,扬起下巴,眼中再无任何惧色。

    她不想连累张若尘,欲与他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能死。

    张若尘活着,才能在更好的时机,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白卿儿。

    否则,她怀疑就算是二叔阎昱,对上白卿儿,也是败多胜少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?我给你机会,你亲手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背负双手,站到一旁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仔细回想,当初他和阎折仙待在石棺中发生的事,渐渐的,想通其中的原委,大概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多半与血影神母有关。

    “犹豫什么?你张若尘杀个人,都变得这么磨叽了吗?”阎折仙道。

    阎皇图站在一旁,一言不发,因为明白,说再多也没用。

    若是张若尘执意要保他们性命,或许还有机会。可是,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已经不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,张若尘不可能冒着死亡的危险,冲撞白卿儿。

    现在,也不是冲撞白卿儿的时机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理阎折仙,向白卿儿走过去,双手摊开,扬声道:“天下人都知道,阎折仙是我的女人,怀我的孩子。我现在杀了她,一尸两命,若是传出去,天下人该如何看我?这个名声,我不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有人传出去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才不信,万一将来我修炼成神,成为不死血族的战神。你却以此威胁我,我岂不是很被动?”

    “好吧!你不动手,我来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拦到白卿儿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在挑战我的底线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他只是想保住阎折仙的性命,因为阎折仙腹中的胎儿,其实有他的血脉,算得上是他的亲生女儿。”宫南风走了过来,言辞铿锵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她腹中的胎儿,乃是你的血液,阎折仙的血液,还有血影神母的神力和精气孕育而成,你就是那个孩子当之无愧的血亲生父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深吸一口气,盯向白卿儿,道:“听见了,她的性命,我保定了!”

    “血影神母的转世之身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轻轻摇头,道:“可惜,他们必须得死,我虽然想要磨砺自己,却还不想惹出阎罗族的古神,杀人灭口是最好的解决方式。张若尘,你不妨先与葬金白虎沟通一下,看它是否愿意与我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得很明白,她的性命,我保定了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你太让我失望了!既然,你自己寻死,我只能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轻飘飘的推出一掌,随之,出现雪花纷飞的景象。

    张若尘只感觉空间塌陷,宇宙毁灭,天地颠倒,每一片飞来的雪花,都如一颗冰雪星球,不仅能够碾死他,还能碾杀世间芸芸众生。

    “红尘飞雪。”

    旁边,宫南风惊呼。

    白卿儿可以隔空抓杀黑尸刹,她一旦出手,必定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豁然爆发出通天金芒,身体化为一尊金人,发丝都在流动金色神光,浑身战意似攀升到天宇之上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虎啸传出,阴阳五行圣意融入右臂,衍化出绝世掌印。

    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掌印出,葬金白虎的虚影,在他身上浮现出来,爆发出撕天裂地的王者之威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双掌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一双金色虎目,与白卿儿那双美得令人心悸的星眸,近距离对视。

    分开!

    白卿儿站在原地纹丝不动,只有长发在飞扬,飘飘然若飞雪中的谪仙子。张若尘却是倒飞出去数十里远,依旧笔直站立,嘴里也流出金色血液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掌都不死,比黑尸刹强。再接一掌试试!”

    白卿儿一只手背在身后,右手画圆,掌心出现五行循环的奇景,隐隐间,竟有张若尘阴阳五行圣意的韵味。

    宫南风冲了过去,出现到白卿儿和张若尘之间,道:“住手!还有办法,可以抹去他们二人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掌印一收,盯着宫南风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宫南风道:“他们二人太弱了,白姑娘根本没必要杀他们。白姑娘杀他们,无非只是想要灭口,抹去记忆,其实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命运之道可以恢复记忆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笑道:“就算是命运之道,也要在一定的时间之内,才能将修士被抹去的记忆恢复。再说,你若是借用天枢针的力量,抹去他们的记忆,就算神尊出手,也恢复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器灵在此,天枢针肯定在附近,对吧?在你身上?”白卿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姑娘何等聪明,怎么可能不知道,天枢针在若尘兄的身上?”

    宫南风很是自然的,指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了宫南风一眼,道:“天枢针的确在我这里,可是,白姑娘刚才也查看过了我的空间戒指,应该没有找到吧?”

    “要找,自然找得到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身上的宝物,有上亿件,很多都有器灵和内空间。你想找到天枢针,得花费多长时间?而且,我也不一定,将天枢针藏在这些宝物中。”

    “天枢针给我,我饶他们二人不死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无奈的道:“若尘兄,给她吧,保不住的。我已经推算出来,你气海的伤势,没有痊愈,继续拼下去,很有可能会气海破碎,修为尽失。难道你真想与她同归于尽?你想为命运神殿守护神器的心,我能理解,可是,我们现在太弱了,拼不过啊!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张若尘瞪眼过去。

    宫南风颇为委屈,闭上了嘴巴,心中嘀咕,“为你好,瞪我干嘛?”

    张若尘从眉心气海中,取出被玄武吞天阵封印的天枢针,犹豫了一瞬,面露苦笑,递给白卿儿。

    白卿儿的手掌,在上面拂过,顿时张若尘怎么都奈何不了的阵法铭纹,一根根断裂,片刻间,尽数消散。

    器灵激烈反抗,天枢针散发出灼目的神芒,要从白卿儿手掌挣脱出去。

    白卿儿没有刻意去镇压器灵,而是将目光投向宫南风。

    宫南风苦着脸笑了笑,点了点头,冲天枢针低声不知说了一句什么,天枢针平静下来,神光内敛,静静的躺在白卿儿掌心。

    白卿儿借用天枢针的力量,抹去了阎皇图和阎折仙的这段记忆之后,衣袖一挥,寒风卷去,他们化为两道幽光,飞往冰王星的方向。

    白卿儿盯向张若尘,道:“我还算信守承诺吧?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信守承诺,我必死战到底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其实我很好奇,你救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?他们的记忆都被抹去,肯定不会感激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金光散去,擦干嘴角血痕,道:“为什么?你先前不是已经说过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?”

    饶是白卿儿聪慧绝顶,此刻,也是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我在试探你的底线啊!”

    白卿儿的脸色,刷的一下变得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很强,也很聪明,可谓是我当前的第一大敌。但是,我对你并不了解,我需要了解你。经过这一次试探,至少让我知道,你并不是完全不忌惮我。这恐怕才是你没有杀我的最大原因!”

    “如果刚才我义无反顾的杀了阎折仙和阎皇图呢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默了片刻,道:“那说明,你的心境,已是毫无破绽,甚至无惧生死,任何人,任何事都阻挡不了你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怕死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怕死,是人之常情。但,你没经历过生死,不知道死的滋味,所以你会更怕死。你在万死一生境绝不圆满,你之所以搅动风雨,不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弱点,想要弥补?”

    半晌后,白卿儿笑了起来,道:“你在试探我的同时,难道没发现,我也试探出了葬金白虎现在能够爆发出来的实力?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天地规则允许的范围内,它还远远威胁不到我。张若尘,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极品本源神晶和天枢针,我都已得到,你没价值了!你想去哪里,就去哪里,不要待在我身边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哪也不去,就要跟着你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我是忌惮葬金白虎,可是,你若跟在我身边,我有的是机会,在葬金白虎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将你一击杀死。你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也怕死。但我更知道,你根本不可能放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继续道:“你只是拿回了一枚极品本源神晶而已,怎么可能放我离开?你不想暴露身份,若是放我离开,顷刻间神女十二坊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放我离开,不过只是想要再次将我抓住,达到三擒的目的,让我彻底臣服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不被你第三次擒住,我决定今后都跟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寻找机会杀我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和你没有化解不了的死仇,为什么要杀你?其实,我是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白卿儿话说一半,便不再言语,脚踩虚空,向费仲走去,道:“既然已经醒了,就别装睡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走到张若尘身旁,低声问道:“你真想娶她?”

    张若尘移目看向他,一把按在他脸上,将他推开,不想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宫南风和张若尘的眼前,曾经那位修为滔天的无上境大圣费仲,自己割掉了自己的舌头,卑微的跪伏在白卿儿面前。

    白卿儿走了回来,费仲躬身跟在她身后,像是一位奴仆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张若尘,你很聪明。你告诉我,如何一路杀去本源神殿,可是却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?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一个新的身份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什么样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是已经想好了吗?你不杀费仲,让他跟在你身边,不就是想要告诉天下人,你是天庭一方的修士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天庭万界的本源掌控者有哪些?”

    未等张若尘回答,白卿儿已是身形容貌大变,变化成了百花仙子纪梵心的模样,道:“冥古照神莲更有说服力一些,况且百花仙子和张若尘同行,不会有人怀疑。就算怀疑,怀疑的也是张若尘是不是叛出地狱界了?想跟在我身边,你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