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11章 腥风血雨

第2511章 腥风血雨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将黑尸刹的残尸,打入虚无空间后,化身为纪梵心的白卿儿,带着张若尘、费仲、宫南风,驾驭七星帝宫,高调的向奥云小行星带飞去。

    七星帝宫出没,代表张若尘现身,吸引来源源不断的强者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非张若尘所愿,一切都是白卿儿在钓鱼。

    她魄力惊人,化身持竿者,以张若尘为饵,钓天下强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很快,有鱼儿上钩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明明被天道箭射中,为何没死?既然没死,请立即交出极品本源神晶,与我族至尊圣器万咒天珠。”

    一位头长三只黑角的冥族大圣强者,站在虚空中,道域展开,一片无边无际的山岳呈现出来,死亡的力量波动,蔓延到了十万里外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如同一座冥界,悬浮在宇宙中,定住了空间,阻止张若尘逃走。

    他,名叫七岚冥皇,来自知晓极品本源神晶出世的十七大势力之一,冥族“空境城”,修为达到无上境,是一位修炼了上万年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在七岚冥皇身后,还有空境城的七尊大圣,个个威势滔天,修为皆在千问境之上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为了极品本源神晶,空境城强者尽出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七星帝宫的大门前,抚摸荒天的长毛,眼神中,带有深深的无奈,正想开口劝他们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可惜,白卿儿却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女子,已然出手。

    依旧是那招红尘飞雪。

    顷刻间,暗黑的宇宙中,飞雪十万里,七岚冥皇道域中的座座冥山皆被染白。除了七岚冥皇自己,另外七位空境城的顶尖大圣,皆被冰封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竟敢与空境城为敌?”

    七岚冥皇心中惊恐,哪里料到张若尘身边竟有如此绝世强者,能够穿透他的道域,无声无息冻杀七尊大圣强者?

    七尊大圣强者,最强的达到了万死一生境,可惜全部都失去声息,没有了圣道波动。

    更让七岚冥皇惊恐的是,自己释放出去的圣道规则,有被冻结的现象,操控起来艰难,无法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七岚冥皇爆发出急速,向远处飞遁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费仲从虚空中跳出,一斧将其头颅斩下。

    七岚冥皇虽不如费仲强大,可是,却不至于一斧都挡不住,主要还是因为,遭受了“红尘飞雪”的压制,战力大幅度下滑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他的尸骸和头颅,被冰雪迅速包裹。

    白卿儿一指隔空点出,方圆数十里的空间崩塌,将八尊空境城的顶尖大圣,全部吞入其中。

    在空间闭合之时,张若尘看见所有被冻结在冰雪中的尸体,全部化为虚无的一部分,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个月,七星帝宫不缓不急的飞行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们又遇到七、八波修士,有命运神殿的命皇,有十大暗势力的头领,也有地狱十族一些大势力的顶尖大圣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但凡前来拦路,皆被击杀。

    张若尘亲眼看见数十尊威震天下的大圣,被打碎不朽圣躯,化为血雾。

    天命司十大命皇之一的“祖灵命皇”,被神焰炼化成为飞灰。

    十大暗势力之一大悲大苦寺的住持“悲难祖师”,与白卿儿坐禅论道,最后,心魔爆发,自己一掌拍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时候,白卿儿根本没有出手,出手的,都是费仲。

    至于张若尘和宫南风,自然只能站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虽然一路行来,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,可是,却有不少无上境大圣在临死之前,打出传讯光符,将消息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随着这么多顶尖大圣无声无息失踪,必定已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七星帝宫完全呈现出来,宏伟壮丽,无时无刻不散发出神圣的光华,远在万里之外,都能隐隐看见。

    又是一场杀戮结束,拦路的,是阎罗族的一个势力,因为没有无上境大圣,出手的是费仲。

    所有尸骸,全部被打入虚无空间。

    费仲提着血淋淋的战斧,化为一道电光,飞落到七星帝宫的阶梯上,看到张若尘和宫南风的身影,犹豫一瞬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若尘公子。”

    费仲的舌头已割掉,只能以精神力与张若尘交流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的确被白卿儿吸收殆尽,可是,凭他的修为境界,只是短短半个月时间,精神力已然从无到有,修炼到四十五阶的程度。

    对张若尘,费仲怨恨极深。

    但,费仲却无法报复,因为张若尘深受白卿儿的重视,而他却只是白卿儿的一个奴仆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费大人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费仲将所有恨意尽数隐藏,笑道:“费某有一事不解,一直想向公子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费仲向七星帝宫中瞥了一眼,道:“你说,杀了那些大圣后,白姑娘为何不取他们身上的战兵和宝物?这一点我是百思不得其解,其中有几件,可是接近至尊圣器的级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问她便是,问我干什么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费仲摇头,道:“白姑娘的事,我哪敢多问。倒是若尘公子聪明绝伦,必能猜到白姑娘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凑了过来,道:“这一点,我也很不解。按理说,别的修士,不敢收取战利品,是担心战利品上的气息,被对方的长辈推算出来,遭到追杀和报复。可是,白卿儿的目的,就是想要引各方势力出来,供她杀戮,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和顾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可以推算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宫南风面露尴尬之色,道:“人心很难推算的,特别是她这样的女子,完全没法推算她在想什么。可是,若尘兄你每次都能与她相谈甚欢,应该能明白其中原因吧?”

    “她看不上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上?”

    费仲道:“怎么可能?那些宝物全部加起来的价值,即便是神灵都会十分心动。再说,人都已经杀死,宝物随手可取。能取,为什么不取?”

    “曾有多件至尊圣器,摆在她面前,她也没有取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费仲顿时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其实,张若尘并不了解白卿儿,只不过明白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顶尖的修士,都有各自的道。

    极致的天才,也有极致的克制。

    就像缺,从来不借助兵器,即便是使用剑,剑也是使用自己的圣道规则凝聚而成。就算是至尊圣器在面前,也是可取,可不取。

    又比如张若尘,若是选择吸血,修为必定提升得更快,半神肉身可以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一直在克制自己,不敢尝试第一次吸血。

    如同缺,不敢尝试使用至尊圣器一般,一旦尝到其中的甜头,一直坚守的道心,瞬间崩塌,今后的成就将大受限制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了解白卿儿,因此,只能猜测,她肯定也有自己的道,与属于自己的克制。

    因为,她若完全没有克制,像她那样疯狂的心态与做事的方式,怕是早就已经死了,不可能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费仲道:“白姑娘看不上,我去取,她会不会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下次你杀人之后,收取他们的宝物,试一试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若尘向七星帝宫中走去。

    费仲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,略带喜色,但是,看了一眼张若尘的背影后,连忙又摇头,觉得这是张若尘给他挖的坑。

    白姑娘喜怒无常,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妙,别做违背她意愿的事。

    化形为纪梵心的白卿儿,盘坐在殿宇中心,长裙如花瓣一般铺陈而开。不仅外貌,就连身上的气质都与百花仙子极其接近,空灵而又清纯。

    距离她还有十丈,张若尘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半个月来,他感觉到白卿儿的修为,又有巨大进步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能看透白卿儿,而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一种威胁感。

    比以前更大的威胁感。

    更让张若尘吃惊的是,此女竟然在衍化阴阳五行圣意,头顶上方,阴阳太极图越来越清晰,一阴一阳轮回旋转。

    须知,张若尘只在她面前使用过一次圣意而已,她竟然可以通过自己的参悟,解析到如此程度,可谓惊骇世俗。

    白卿儿将阴阳太极图收回体内,睁开一双眼眸,道:“你的圣意很强,超过历史上绝大多数的二品圣意,对我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要帮助你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想走一品圣意的路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言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有很多惊才绝艳的人物,都曾想过凝聚出一品圣意,可惜,无一例外没有任何人成功。反倒是有不少,最后落得身死人亡的下场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像你这么狂的女人,却没有走凝聚一品圣意的路,我倒是十分诧异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懂得克制,克制自己不切实际的欲//望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连天枢针都敢抢,还叫懂得克制欲//望?”

    “夺天枢针,并非不切实际的事。再说,夺取它,是为保护神女十二坊,否则现在百花仙子的真实身份,已被命运神殿知晓。失去了天枢针,他们也就变成一群瞎子,而我将占据最大的主动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思了片刻,道:“你为何那么执着于超过同时期的血绝战神和荒天?既然有了极品本源神晶,独自一人悄悄的找到本源神殿,将其占为己有,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样大张旗鼓,必定已经引起惊天动荡。到时候,跟随你去往本源神殿的修士多不胜数,甚至可能有神灵。你真能取到本源神殿中的宝物吗?或许,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凝视了张若尘半晌,轻轻摇头,道:“我本以为,我们是同一类人,却没想到你的心境,竟差了这么多。即便是和命运神殿的缺相比,你也还差了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缺了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在冰王星,已见过一面,绝世天骄,人中龙凤。很可能,将来他会超越你,成为你们这一代的领军人物。而你,将会因为你的心境,败亡在冲击一品圣意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的事,谁又说得准呢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气,那我便告诉你,你到底差在哪里。本源神殿的确是我很想去的地方,但,与夺取到本源神殿中的宝物相比,我更在乎此去本源神殿的这段经历。”

    “宝物,什么时候都可以取,也什么时候都可能遗失,唯有刻骨铭心的经历,谁都夺不走,永远属于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也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,至少本源神殿可能存在的本源奥义,是我必须要取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为何一定要胜过血绝战神和荒天?其实你说错了,我只是想胜过荒天而已,就像你想要胜过池瑶,将她击败,将她一切的荣耀和尊严狠狠的踩到脚下,让她为曾经做过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牙齿紧咬,道:“你倒是将我查得很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能被我如此重视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站起身来,走出七星帝宫,站在层层白玉阶梯上,卓然眺望宇宙星海,扬声道:“星落神子已跟了一路,将命运神殿的强者都调遣过来了吧,怎么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远处,星辰颤动,空间剧烈震荡。

    宇宙变得越来越明亮,一片璀璨的星海,出现在了七星帝宫的前方,星雾渺渺,星河悬空,衍化出种种奇妙的星空变化。

    星落站在星海中心,面戴鬼神面具,手持极凶之刃,笑道:“我只是在等,看有谁能逼你显露出真身。可惜,全部都死了,让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看来,神子殿下是不相信,我纪梵心的实力。冥古照神莲的神妙,岂是尔等凡人看得透?”

    星落眼中露出狐疑之色,道:“不管信不信,你已在地狱界掀起腥风血雨,今日,将你杀死,我自然可以明白真相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止。”星落道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颗流星,划破星空,落入星落的右侧,凝成吾悦命皇的身影,手持天命戟,气势霸道而又强盛。

    亡灵十刹之首“天墟刹”,从一条星河上飞来,手持一件梭形战兵,落到吾悦命皇的左侧。一座古老而又广阔的大陆,出现在他脚下,在星海中沉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座命运之门,在七星帝宫的十个方位显现出来。每一座命运之门中,都站在一尊无上境大圣。

    “现在够杀你了吗?”星落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淡淡的道:“不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