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21章 联手

第2521章 联手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末云端看出白卿儿在与张若尘沟通,心生警惕,传音道:“若尘公子,助本神拿下此女,本神只要她身上的极品本源神晶,别的宝物尽归公子所有。公子若有兴趣,本神杀她之前,可先送你玩弄三日。”

    称呼从“张若尘”,改成了“若尘公子”。

    显然,末云端没有把握留住白卿儿,只得利用张若尘。

    而且,张若尘贪图美色的名声,这位伪神,似乎也知晓,于是,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张若尘岂会信他,直接将他的传音,原原本本的传给了白卿儿,并且加了一句:“末云端果然精通人情世故,他的提议,让我都有些心动了!”

    听罢,白卿儿古井无波的心境,几乎要被气炸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立即拒绝末云端,毕竟,无论是与白卿儿合作杀了末云端,还是与末云端合作杀了白卿儿,都是与虎谋皮,风险很大,且各有利弊。

    与白卿儿合作,对张若尘更有利一些。

    但,风险却更大。

    风险在于,即便他们联手,也很难杀死一尊伪神。一旦让末云端脱身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白卿儿当然清楚张若尘的想法,更清楚张若尘之所以告诉她这些,其实就是在与她谈判。为了在谈判中,占据更大的优势,她必须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证明他们联手,有杀伪神之力。

    “本源道塔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悬浮在虚无中,双手虚托,随着本源之光在皮肤上浮现出来,上万亿道本源规则飞出身体,如同风暴一般相互扭缠,化为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。

    山峰渐渐出现塔形轮廓。

    高达九十九万丈的本源道塔呈现出来,一层一丈高,一共九十九万层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震撼,须知,一些无上境大圣的所有圣道规则加起来,也才万亿道,而白卿儿的本源规则就已经超过万亿道。

    同样修炼本源之道的阎无神,衍化出来的本源道塔,仅有万丈高而已,与白卿儿的本源造诣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“她的本源道塔再增一层,便能本源入神。”海棠婆婆惊叹的道。

    血灵仙提剑,飞了过来,与他们汇聚到一起,道:“想达到那一步,比登天还难。但,一旦成功,她就真的算得上是元会级天才。那时,她即便不如昔日的千骨女帝,也已相差不远。”

    一贯崇拜千骨女帝的小黑,罕见的没有反驳血灵仙。

    “她凝聚出来的本源道塔,怎么会强大到如此地步,难道……难道她掌握了本源奥义?”

    末云端既是欣喜,又压力大增。

    欣喜的是,若是能够夺取她的本源奥义,再去本源神殿收获机缘,自己很有可能史无前例的成为可以叫板真神的伪神。

    但,掌握了本源奥义的白卿儿,无疑更加难对付。

    末云端全力以赴调动体内死亡神力,将两杆战旗同时祭出,在身前,形成两道防御。随后,他双手捏出一道古怪的印诀,嘴里轻喝一声:“骨尊镇魂诀。”

    一尊庞大无比的骷髅虚影,从厚厚的神云中浮现出来,一掌向九十九万丈高的本源道塔按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者猛烈对碰在一起,爆发出一道道神气涟漪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白卿儿操控本源道塔,再次攻出,骷髅虚影亦是击出一掌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对碰十三击,即便是末云端,都向后倒退了三步,眼中浮现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白卿儿的无上法体,承受不住那么强大的力量冲撞,如同陶瓷一般,出现密密麻麻的龟裂纹路,拼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她的战意和决心,让在场众人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第十四次对碰。

    白卿儿终于支撑不下去,啪的一声,身体崩碎,化为一粒粒光点,消散在虚无空间中。

    本源道塔随之崩溃、垮塌,化为散乱的本源规则。

    “自认为掌握了伪神级别的力量,就敢与伪神硬碰硬,你的无上法体,怎么承受得住?”末云端收起骷髅虚影,脸上露出一道冷笑。

    一个无上境大圣,与他硬拼这么多击,就算法体再怎么强大,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死了,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不过,末云端心中也有一些疑虑,想不通,白卿儿为何不选择逃走,而是与他死拼到底。

    莫非女人都是这么容易冲动?

    末云端的神念感知四周,没有察觉到白卿儿的生命波动,心中的疑虑随即消散,眼角向张若尘所在方位瞥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注意到了末云端的眼神,意识到,对方开始打他的主意,心中不禁暗笑。这个末云端,太低估本源掌控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为何杀了她,我没有得到本源奥义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末云端忽然危机感大增,察觉到凶险,立即催动两杆战旗,环绕身体急速旋转,形成两层灰色雷电防御。

    但,就是这时,他的头部传来一阵刺痛,宛如神魂遭受切割,眼前不禁一暗。

    精神力攻击!

    末云端的精神力强度,只有六十七阶,但,圣魂已蕴养成了神魂,只是一瞬间,化解了白卿儿的精神力攻击,头部的刺痛消失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瞬间,两杆战旗的运行速度放缓,两层防御变得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化为本源微粒的白卿儿,重新凝聚出身体,化为一道急速流光,从两杆战旗的间隙中冲入进去。右手掌心,飞出一柄月牙形态的飞刀,从末云端的颈部划过。

    月牙形飞刀是至尊圣器,割在神躯上,发出金石摩擦一般的刺耳声音,火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末云端的头颅被斩下,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以被打得化为本源微粒状态为代价,总算是重创了末云端。

    白卿儿心知末云端已修炼出神躯,没那么容易被杀死,于是,折转而回,形成一道优美的流光曲线,打出月牙形飞刀,击向抛飞而起的头颅。

    眼看飞刀就要刺入末云端头颅的眉心,白卿儿却是惨吟一声,全身力量尽泄,背部被一杆战旗的旗杆击穿,身体如同箭一般飞了出去,鲜血洒满虚无空间。

    战旗是末云端那具无头尸掷出。

    末云端的头颅飞了回去,续接到颈部,眼神冷狠至极的瞪向白卿儿,长啸一声:“今日本神必要斩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末云端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只见,张若尘和血灵仙腾飞了过来,而那只猫头鹰和红衣老妪,则是出现到他的另外两个方位,将他围在中心。

    末云端脸色不善,道:“若尘公子为何阻拦本神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你都答应了我,要擒下她,让我玩弄三日,为何出尔反尔?如此美人,就这么杀了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末云端何等老辣的人物,自然看得出张若尘是在戏弄他,实际上,看这阵势就知,他和这些昆仑界余孽,是准备对他下死手。

    末云端冷笑:“她承诺了你什么条件,竟令你色令智昏,敢对一位神灵出手?”

    “她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有意激怒末云端,令其失智,道:“她说,杀了你之后,你的神躯归我。你身上的神血、神心、神肾、神鞭……都能卖出不菲的价格。神,全身都是宝。”

    末云端双眼赤红如血,鼻孔中,冲出两管神雾霞气,咬牙切齿的道:“张若尘小儿,你太放肆了,本神要将你摧骨扬灰,抽魂而食。”

    他五指曲张,隔空抓了出去,密密麻麻的规则神纹,瞬间出现到张若尘身前。

    血灵仙一剑挥出,将所有规则神纹,尽数劈散。

    “对一位百枷境的小辈出手有什么劲,我来战你。”血灵仙身形笔直如枪,气质说不出的傲然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石剑《无字剑谱》,感受到了神级敌人的强大,发出铮鸣声,似在请战。

    末云端神念一动,欲收回战旗,却吃惊的发现,战旗被白卿儿使用自身的鲜血禁锢,封印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卿儿的背部和胸口,依旧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因为战旗蕴含死亡神气,侵入了身体,伤口短时间内难以愈合。

    今日,她受了前所未有的重伤,可是此刻不仅一点都不低迷,反而战意高涨,心绪沸腾。她随手一挥,将天枢针,扔给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别忘了,你对我的承诺。”白卿儿的目光,从始至终都盯着末云端。

    张若尘抓住天枢针,心中感慨,兜兜转转,这件神器终究又回到他的手中。他道:“放心,我可是以母后名誉立誓,岂能毁诺?”

    先前,张若尘和白卿儿通过精神力沟通,达成了合作协议。

    要白卿儿交出天枢针,首先,张若尘得补偿她在神女楼损失的神石。

    其次,张若尘还得为她办一件事。

    当然张若尘也提出了数条要求,并不是什么事,都会帮她去做。为此,张若尘还以血后的名誉立誓,才让白卿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这是逼不得已的妥协。

    也是从小到大,她没有向任何人妥协过,包括神灵。可是,与张若尘遇到之后,却已妥协了数次。

    并不是张若尘比神灵还强,而是他的性格,似乎恰恰能够克制她。

    那性格,刚中带柔,正中带邪,似恶却又有善。

    当她强硬的时候,张若尘自动选择低头,让她所有力量都施展不出来。犹如一刀劈在水面,任由你劈。想要什么宝物,任由你取走。

    当她稍微显露出弱势之时,便是遭受张若尘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当她以为张若尘会和命运神殿的修士联手的时候,张若尘恰恰没有出手,只是站在一旁,冷眼观之。

    当她以为张若尘会见死不救的时候,他却偏偏又出手。

    当她以为这个家伙,很讲原则的时候,这个家伙却出乎意料的阴险。

    当她以为这个家伙阴险的时候,他却做出让步,以最大的诚意,与她合作,展现出光明磊落的一面。

    堂堂神境之下第一人,与一位百枷境大圣博弈,却无法掌握绝对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“即是如此,今日,我们便联手弑神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锐利,下了战死无悔的决心,道:“不成功便成仁。”

    没有这样的决心,与神灵交手,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抛开生与死的大畏惧,才能逆神。否则,神威压下,心境瞬间奔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卿儿不顾身上的伤势,率先攻向末云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