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29章 对与错

第2529章 对与错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我去了圣明皇城,见过青帝,也见过圣明中央帝国的一些遗臣,问过贫民,也与各大势力的修士交流过,了解得越多,心中却越是无奈。最终,默默的,又回了剑阁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海棠婆婆讲述了当时发生的事,与池瑶在月神山说的那些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明帝最开始,并不知道血后的身份。

    血后成为皇后之后,通过孔兰攸的祖父孔上令等人,已经控制了圣明中央帝国大半个朝廷。有的朝臣是被不死血族吸干血液,变化而成。有的是被血后,直接控制了心灵。

    整个圣明中央帝国,从朝廷到基层,被不死血族全面侵蚀,根本分不清谁是不死血族,谁听命与不死血族,谁又是忠心于圣明。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张若尘从始至终都很平静。

    他知道,海棠婆婆说的多半是真的。

    因为血后有自己的立场,她是不死血族,来昆仑界代表的是地狱界,更代表不死血族的利益。

    而且,血后也一定有那样的手腕和能力。

    血后的弟子,邱怡池,擅长的便是“心灵之道”和“迷魂血术”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圣者境界的邱怡池,当初就能在燕离人的眼皮子底下控制血神教,还控制着青龙墟界。

    突破到圣王境界后,她更是成为天庭圣王级杀手悬赏榜第一的人物,号称“心魔”,以心灵之道,控制了大批强者。

    而她,仅仅只是血后的弟子。

    做为大圣之中一等一的人物,血后的心灵之道和迷魂血术,又达到了何等高深的地步?

    连太子太保上官阙,都被她控制着,朝廷上的其他人被控制,张若尘自然也就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各方面能力上,张若尘觉得,血后都超过了明帝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心中也相信,或许最初血后接近明帝,的确纯粹是为了掌控明帝,掌控圣明中央帝国,甚至发动战争,掌控整个昆仑界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,他们一定是有很深的感情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感情,以血后的性格,绝不会给明帝生孩子,只会将他当成一具血奴一般的傀儡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明帝失踪之后,孔上令联合大批朝臣,以雷霆之势接管了朝政,入主明帝宫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慕容世家的家主慕容成德,为三公之一,官拜太傅,率领一众朝臣,大骂孔上令倒行逆施、谋朝篡位,主张应该扶持一位张氏家族的成员成为新的明帝。可惜,却被孔上令打压和迫害,不知死了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池青中央帝国的大军攻入圣明皇城,慕容世家和那些朝臣,战至了最后一刻。可惜回天乏术,最后,不得不撤走,有的躲到了东域邪土,有的逃进了蛮荒秘境,或者远走域外墟界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池瑶和青帝,只是想要剿灭不死血族,和被血后控制的那些人。但是,战争从来都是不受控制的,一旦爆发,必然会伤及无辜,制造无数仇恨。有仇恨,必定延伸出更多的罪恶、阴暗、杀戮,谁都无法阻止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帝皇阻止不了,神也阻止不了!”

    “帝皇,只是大树的树干。即便树干再怎么摇晃,也摇不尽每一片叶片上的灰尘。”

    “战争中,无辜之人,比该死之人死得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谁对谁错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至今也没想明白,或许根源还是在三十万年前那件事,是时代的错,是大世的错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不悲不喜,道:“张家的子弟呢?婆婆既然是张家的守护者,总不能看着他们被杀死,却无动于衷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何最后默默的,回了剑阁?”海棠婆婆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莫非张家的那些子弟……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点了点头,道:“张家绝大多数子弟,早已离开昆仑界,在长公主,也就是你姑姑的带领下,去了朱雀墟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闭上了双眼,心中五味陈杂,感觉到空虚,感觉到迷茫,感觉到烦乱。

    到底谁的错?

    血后的错?

    明帝的错?

    昆仑界那些苏醒者的错?

    池瑶和青帝的错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是,偏偏在那个时代背景下,每个人都生不由己,做的都是自己最应该做的事。站在各自的立场,都没有错,也都有错。

    这些情绪,只是持续了片刻,便是被他驱逐干净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双眼,张若尘的眼神重新变得锐利,道:“大道理,谁都懂。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谁能做到释然?我不能。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没有开口多言,因为她明白,当年的事,对张若尘的确不公平,他受了太多的苦。

    父皇优柔寡断、昏庸无能,母后祸乱圣明,二人都受千夫所指,得知这样的真相。

    他的心,怕是比以前,更加痛苦吧?

    一半昆仑界的血脉,一半地狱界的血脉,本身就是罪孽。既不被昆仑界所容,也不被地狱界所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逆天改命,活了第二世,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类,眼看就要成为昆仑界的脊梁,救世之英雄,被绝大多数修士接受。

    可是,却又被逼无奈,融合了上一世的身体,再次变成半人半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他仿佛就像是被命运捉弄着,折磨着,永远逃不出命运的掌心。

    就像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,有人想要让他往东,有人想要让他往西。即便改命了,最后,还是得回到命运的轨迹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以手指天,道:“就算圣明中央帝国的覆灭是必然,就算是须弥圣僧为我改命,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类。可是当年,为何是池瑶,为何是池瑶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个问题,你只能去问她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张若尘早已问过池瑶,可惜根本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与池瑶相比,他的修为太低了!

    除非修为盖过她,或许才能逼问出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那块宇宙岩石上,张若尘独自一人静静坐着,一动不动,仿佛变成了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小黑哭丧着脸,飞落到岩石上,坐到张若尘身旁,道:“有些真相,我宁愿不知道,知道之后,竟是让人如此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找到了同病相怜之人,关心的问道:“什么真相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世。”小黑语气悲痛,伤心至极。

    果然是同病相怜。

    张若尘拍了拍它的翅膀,道:“不要伤心,再大的痛苦,都是可以克服的。那些痛苦,只是在磨砺我们的内心。跟我说说吧,说出来,可能会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小黑眼巴巴的看着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压住心中的困苦,努力挤出阳光灿烂的笑容,以鼓励的眼神,对它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黑叹息一声,道:“龙主说,他是我母亲的挚友,让我以后叫他叔叔。若是,遇到神灵针对我,可以直接报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自己被插了一刀。

    有龙主这种级别的人物做叔叔,是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事,你这么悲痛干什么?

    炫耀吗?

    小黑又道:“龙主说,冰皇是我父亲,在地狱界遇到了麻烦,可以直接去找他。你说,这能忍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又被插了一刀。

    冰皇何等强大的人物,即便已经画地为牢,却依旧威震一方,影响力巨大。

    不仅找到了自己的父亲,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强大的父亲,你有什么不能忍?

    小黑继续道:“龙主说,殒神岛主是我师公,我母亲是他最得意的弟子。她曾经是最强大的阵法神师之一,有希望成为阵法太上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第三刀。

    好心安慰你,你何必这样对我?

    张若尘觉得小黑是故意来气他,终于忍不住,想要动手。

    打一场吧,打一场,才会痛快。

    “龙主说,我母亲死了!”小黑挎搭着一张猫脸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,放了下来,也不知该如何安慰,轻轻的拍在它翅膀上,道:“节哀!”

    小黑与他一样,也很痛恨不死血族,得知自己的父亲是不死血族的神灵,的确不算什么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节哀什么?她死的时候,本皇还小得很,根本没什么印象,有什么好节哀?”小黑扯着嗓门,拍了拍胸脯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对它很了解,先前的情绪,不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它之所以这么说,或许是嘴硬,也或许是想要用这种方式,让张若尘明白,什么事都可以看淡一些。

    过去的,不是他们可以决定。

    未来,却不一定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看去,只见,龙主、血灵仙、海棠婆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抱拳行礼,道:“龙主大人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真相,是什么感受?”龙主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苦笑,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笑得出来,看来是真的还好。”

    龙主背负双手,问道:“昆仑界和不死血族,你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,坚定的站到其中一方,否则将来你会更加痛苦。想要两全的人,往往两两不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龙主发出笑声,道:“无论将来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至少现在,在营救岛主这件事上,你帮了昆仑界的大忙。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吧!”

    “龙主大人指的是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龙主道:“将你的圣意,演练一遍给我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