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44章 大事

第2544章 大事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尚在斟酌该如何回答才妥当的时候,魔殿外,一道嘶哑却又洪亮的声音,忽然响起:“命运神殿神女般若,到!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向大门方位投去。

    新任神女有丰神绰约的容貌,气质典雅,虽然修为还不算高深,可是,却有神秘光辉笼罩其身,无上境大圣也难以将她看得透彻。

    是十二神尊力量的加持,化为了护身神霞。

    与她一同前来的,是一位几乎处于虚无状态的黑衣男子,只有大圣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,只有千问境之上的大圣可以看到他的身形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这一代最神秘的人物——缺。

    般若和缺,拜会了阎昱和地魔族族皇之后,相继入座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正好坐在张若尘和阎昱对面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一下,变得安静而又诡异。

    阎昱从容自若,低声提醒了张若尘一句:“若尘,刚才的问题,你还没有回答二叔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回目光,倒满一杯酒,道:“折仙姑娘是一个真性情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阎昱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和折仙姑娘接触得不多,实在是不敢轻易评价。这一句,是肺腑之言!”

    阎折仙眸中露出一道不以为然的神色,所谓真性情,既可以是优点,也可以是缺点。

    这是在夸人,还是在损人?

    阎昱沉思片刻,也倒满一杯,笑道:“真性情的女子,或许在与敌争斗的时候会吃大亏,可是,为友为妻,却是上上之选。”

    说得也太明了吧?

    张若尘只是含笑饮酒,不敢接这话。

    阎昱继续道:“既然接触得不多,以后就多接触,相互聊一聊修炼上的心得,游一游名胜古迹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昱对张若尘的回答,还是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若张若尘回答阎折仙美貌如何如何,天赋如何如何,阎昱心中反而会不喜。

    别的修士,可以从美貌夸赞一个女子,但,张若尘不行,因为张若尘的名声摆在那里,说出那样的话,与色中恶鬼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别的修士,可以夸赞阎折仙的天赋,但,张若尘不行,因为张若尘的天赋摆在那里,说出那样的话,显得虚伪。

    张若尘明白阎昱的目的,所以既不敢夸阎折仙,也不敢损她,一句“真性情”的回答,反而阴差阳错的契合了阎昱心中想要的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阎昱略微有些怅然,道:“仙儿的父亲,是我兄长,天资更在我之上,有机会列入元会级天才。可惜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叔莫要伤心,修炼之路本就充满艰险,我等修士本就要有随时葬生黄土的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查过阎折仙的资料,知道阎折仙的父亲阎氏五俊之首的“阎禹城”,百年之前,遭遇了神境敌人,被逼无奈在战斗中冲击神境,结果破境之败,神形俱灭。

    当然,那位神境,也被急速赶到的阎罗族的古神镇压,至今都还关在阎罗族中,遭受炼狱一般的折磨。

    为震慑天下,那位神境的族人,也被杀尽斩绝。

    先有命运神殿的御邱神子,又有阎禹城,在修神这条路上,谁都要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阎昱情绪恢复过来,道:“若尘,二叔也有一句肺腑之言,木秀于林,必危机重重。你比我的那位兄长,其实更加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又何尝不知?

    阎禹城何等背景,却依旧惨死。

    张若尘天资在阎禹城之上,背景却不如,可想而知,今后的路会是何等艰险。

    阎昱已经暗示得很明显,阎禹城虽死,可是逼死他的那位神灵却付出了惨痛代价。还敢对阎罗族天骄出手的神灵,怎么可能不胆寒?

    阎禹城只有阎折仙一个女儿,若是张若尘娶了她,这份威慑力,也会护住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二叔,我懂你的意思,但这件事,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阎昱一拍张若尘肩膀,儒雅一笑:“有你这句话,已经足够。你若有心,稍微主动一些,多培养感情。若是实在走不到一起,二叔也不会强迫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需要的是,阎罗族的支持和威慑,

    阎罗族希望阎折仙可以嫁给张若尘的原因,首先是,天下皆知阎折仙怀了张若尘的孩子,若是不能促成他们走到一起,阎罗族颜面何存?阎折仙名声何在?

    其次,张若尘锋芒已显,未来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第三,血绝家族兴盛在望,血绝战神早已名动天下,冥王和血后皆是一个元会都少见的潜力神灵,与张若尘联姻,等于是将整个血绝家族都拉拢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笔很难计算的投资!

    不过,阎罗族内部显然也很看重阎折仙的感受,否则早就强势的替她做出决定,阎昱也不用亲自出面,给张若尘讲这么多。

    张若尘已经知晓他和阎折仙没有那一层关系,同时也知晓阎折仙腹中的孩子具有他的血脉。他并不讨厌阎折仙,真要走到一起,其实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但,要他主动,却万万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似乎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某个女子。

    一切随缘吧!

    圣宴开始。

    有妖魅穿上性感的舞衣,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有来自各族的圣境侍女,演奏各界的乐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先前与死神殿争斗的不快一扫而去,张若尘心境变得空灵,不再去思索任何东西,不含一丝杂质,沉浸在舞乐之中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张若尘已有一些醉意。

    这“红尘中”,不愧是闻名天下的圣酒,后劲十足,让大圣饮后都有些翩翩然,欲要起身与那些容貌艳丽的妖魅一起步舞。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不至于如此失态,但是,苍桀却早已满脸通红醉醺醺的冲了进去,一手拦着一位妖魅,笑声不绝。

    倒也没有修士嘲笑他,一个圣王,压制不住酒劲,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但,大司空冲了上去,却是让不少大圣发怔。

    佛门菩萨,竟如此没有定力?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让二司空将其拖了回来。

    一曲终!

    穿着舞衣的妖魅,退了下去,并且搀扶走了醉得不省人事的苍桀。

    突然,大司空从座位上站起,追了上去:“妖精,有本事把贫僧也一起带走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似乎是觉得自家师兄太丢脸,于是,这一次下了狠手,一道“六欲掌印”拍在他满是褶皱的后脑勺,将他打得昏死过去,这才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二司空将大司空肥胖的体躯拖了回来,道:“师叔,师兄太贪杯了,怕是醉在了红尘中。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张若尘强撑着尴尬,道:“无妨,这酒能提升修士的精神力和圣魂,让他去红尘中走一回,是好事!”

    地魔族族皇坐在最上方的位置,目光向阎昱投去,嘴唇微微动了动,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阎昱侧目看了张若尘一眼,似乎想通了一些东西,不禁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地魔族族皇扬声,道:“今天这场圣宴,既是宴请诸位贵客,也是想要商议一件大事。此事,由阎二公子来说吧!”

    阎昱盘坐在地,没有起身,道:“大家应该都知晓,百族王城中出现了三次本源之光。三次,本源的力量都十分精纯和浑厚,疑似本源神殿将要出世。”

    殿中,所有地魔族大圣,皆是露出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们并不知晓本源神殿将要出世的消息,虽然猜测百族王城中将有大事发生,却没想到真相如此惊人。

    阎罗族在百族王城要借地魔族的力量,当然要将真相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阎昱又道:“本源之光涌出的地方,乃是夜叉族圣地,夜雨海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二爷有什么话,不妨直言。总不会是,要攻打夜叉族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夜叉族不是普通的小族,万古不灭,如今诸神又去了玉煌界,地狱界内部不能轻启如此规模的战端。”

    阎昱继续道:“知晓本源神晶即将出世的势力不少,可是,都是自私自利,从未从地狱界利益的位置考虑问题。只有阎罗族和命运神殿,可以凌驾于这些势力之上,在本源神殿出世之前做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我明白了!二爷的意思是,先驱逐天庭的修士?”

    “不是驱逐,是全部抹杀。若是实力足够,十大暗势力也可以一起清除。”阎昱眼神变得凌厉,如出鞘之利剑。

    地魔族族皇道:“三次本源之光出现后,天庭那边的确派遣了不少修士过来探查情况,若是命运神殿颁布法令,让各族一起出手,倒是可以把他们清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十大暗势力却比较麻烦,他们在地狱界边缘地带和百族王城中根深蒂固,让各族都十分忌惮。甚至,其中一些族,背后就是暗势力在控制。”

    阎昱道:“既然如此,就先清查天庭一方的修士。不知神女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意见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“好!玄地煞你起草一份圣旨,我和神女将代表阎罗族和命运神殿的令印拓在上面,传给城中各族的族皇,让他们依令行事。”阎昱身上彰显出半神之神的威仪,即便是地魔族族皇也是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紧接着,阎昱问道:“命运神殿调遣了几支圣军来百族王城?”

    般若显然不想透露太多,道:“二爷不必多问,就算天庭的高手再强,命运神殿也能将其碾压。”

    阎罗族和命运神殿,一个是至高一族,一个可以号令整个地狱界,两大势力的领袖商议大事,张若尘自然没有多嘴,只顾着饮酒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商议结束后,张若尘才询问阎昱,道:“克拉菲林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张若尘本来想问开罗地师的情况,可是想了想,又改了口。

    阎昱倒也没有多想,以为张若尘是想报一箭之仇,叹道:“天堂界出动了五大高手,在冰王星兴风作浪。我击毙了两位半神,可是,却让开罗地师和克拉菲林逃脱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逃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在百族王城之中,隐藏进了魔狼族圣地。若非如此,他们也逃不掉。”阎昱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难道魔狼族受天堂界控制?”

    阎昱摇头,道:“未必!魔狼族实际上,与天堂界仇深似海,曾经差一点被光明神殿杀得灭族。魔狼族圣地中,族人众多,若是有那么几个被天堂界控制,其实是很正常的事。只是,查起来,却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既然知道这个道理,为何还当着地魔族所有大圣的面,将本源神殿即将出世的消息说出来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昱盯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,随后,同时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阎昱问道:“费仲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上的笑容,微微变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阎昱笑道:“不必如此紧张,二叔没有怀疑你什么,只是单纯的好奇。费仲的傀儡身出现在你身上,你应该知道他怎么死的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纪梵心杀的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坐在旁边的二司空浑身一震,双眼猛然大睁,心中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,不能给师叔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似乎是发现自己反应太过激烈,他双手合十,嘴里立即大吼一声:“该杀!”

    阎昱只是向二司空看了一眼,便又移开目光,道:“皇图和仙儿的记忆,也是她抹去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很难瞒过阎昱这样的人物,于是,点了点头,艰难的道:“若不抹去他们的记忆,他们就得死。我能做的,只有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纪梵心修为强绝,岂是会轻易妥协的人?若尘为了救他们,应该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吧?”阎昱始终盯着张若尘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值一提,无论怎么说,折仙姑娘毕竟怀了我的孩子,我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杀死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,我会转告给仙儿。”

    阎昱笑了笑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至于张若尘的话他信了多少,只有他自己才知。

    随后,玄泽海过来与张若尘交谈了一番,希望他可以留在地魔族做客。张若尘没有拒绝,毕竟,桃花就在城中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钻出来给他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在一族圣地之中,相对要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圣宴结束后,张若尘带着扛着大司空的二司空,还有死神殿五大高手,刚刚走出魔殿,身后,传来缺的声音:“张若尘,我们可否聊一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