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49章 信任的界线

第2549章 信任的界线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纪梵心的强大,出乎张若尘预料,每一剑都比上一剑更强,力量能斩星摧月,即便张若尘调动了乾坤界的世界之力,将半神肉身的力量全力催动,依旧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她的体内,似有一座充满圣气的深渊,气劲无穷无尽,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但,她施展出来的招式,却极为粗浅,停留在圣王层次,破绽多多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张若尘可以凭借自己玄妙绝伦的圣术和身法,从她如瀑如河的剑招中,争取到生存的缝隙。

    太强了!

    按理说,纪梵心破入大圣境的时间,绝对不会比他早多少,而且没有日晷这种级别的时间宝物,怎么可能修为反而走到了他前面去?

    只有一个解释,纪梵心的真实修为,最初的时候,就远比他强大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,你的头颅,现在不属于你了!”

    纪梵心停在原地,身上绽放出灼目的本源之光,化为一轮巨大的明月,悬在近地之处。

    她唯美到极点的娇躯,站在明月中心,一根根身材线条宛若天道轨痕一般美妙。手腕反转间,挥出至强一剑,横斩而来。

    剑气喷薄,充斥整个空间,不给张若尘留任何退路。

    张若尘只感觉这片空间中的天地规则皆被她的剑道规则挤开,眼前的剑光,宛若浩荡宇宙中的一条恒河,给他不可抵挡的恐怖威势。

    他如一个纸人,瞬间就要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张若尘双手抓住沉渊古剑的剑柄,体内冲出一片星海。

    星海散发出来的光芒,不弱于纪梵心身上的本源之光。

    战剑,直劈而下。

    刺耳而又密集的剑音随之响起,交织成一首肃杀的战歌。

    这一剑,精妙到巅绝,恰恰劈在纪梵心剑气最薄弱之处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恒河一般波澜壮阔的剑气河流,竟然被张若尘这么一剑斩断。

    纪梵心那双动人至极的星眸中,浮现出一抹讶然之色,随即,爆发出无与比伦的急速,冲至张若尘身前。

    明亮而细长的圣剑,抵在张若尘颈部。

    张若尘破去她先前那一剑,已是用尽全力,哪里还有余力,躲避这一剑?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剑尖,没有紧张,也没有慌乱。经过这一连串交锋,张若尘已明白,纪梵心一直都没有用尽全力,修为之高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继续战斗,已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他目光真挚的,饱含情感的看向对面的纪梵心。

    纪梵心的面纱轻轻飘动,仙颜若隐若现,道:“你觉得,自己该不该死?”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纪梵心道:“为何该死?”

    “天庭和地狱仇深似海,我本是天庭的修士,却加入了地狱界,已是罪不可赦。在狩天战场上,我杀死了无数天庭修士,更是死有余辜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纪梵心美眸中露出不以为然的怨色,轻哼道:“这不是我要杀你的原因!你张若尘若是能始终坚守本心,在天庭,或者地狱,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我的心,一直未变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纪梵心道:“你杀那些天奴的时候,心中想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活着,我不能死。”张若尘坦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死?”

    “我怕死,但,得看为什么而死。若是死的意义,比活着更大,我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纪梵心仔细凝视张若尘的双眼,问出最后一个问题,道:“为什么要嫁祸我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事,道:“我有逼不得已的原因,只能借仙子之名一用。我想,以我们的关系,仙子应该不至于如此生气才对。”

    是白卿儿借纪梵心之名,在地狱界大兴杀戮,其实与张若尘无关。

    但,白卿儿以昆仑界欲要营救殒神岛主的事威胁,也就逼得张若尘不得不替她保守秘密,并且继续将所有东西,都算到纪梵心的身上。

    纪梵心道:“你错了,我很生气。说吧,她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隐瞒,将白卿儿的事,从头到尾的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张若尘十分信任纪梵心,却依旧将昆仑界欲要营救殒神岛主的事,刻意隐瞒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,很多地方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比如,张若尘已经从白卿儿的手中逃脱,为何还指认死神殿的单秋和青鹿神殿的陆白头是纪梵心杀的?

    又比如:

    张若尘已经来到百族王城,为何却不公开白卿儿的真实身份?为何还要让纪梵心继续蒙受不白之冤?为何继续让白卿儿利用她的名号,行得罪整个地狱界的事?

    纪梵心幽幽的道:“若尘神子是爱上了那位白姑娘吧,想要帮她掩盖一切,不惜冤枉我这个所谓的知己好友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是另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无奈,本以为纪梵心和别的女子不一样,是一个明白事理的,却没想到女人都一样,不将道理说明白,她便不依不饶。而且,专往不堪处想。

    剑尖离张若尘的脖颈,又近了一分。

    纪梵心道:“每个男人在无法狡辩的时候,都会用一句另有隐情来搪塞。你让我来百族王城叙旧是假,想要助她利用我才是真。对吧?”

    “冤枉,天大的冤枉。我找仙子,是有正事,而且是一件大事。”张若尘探手,想要移开抵在颈边的剑。

    但,手指还没有触碰到剑身,剑尖已经刺破他颈部的皮肤。

    一股慑人的寒气,冻得张若尘脖颈发僵。

    纪梵心以近乎冷漠的语气,道:“你有任何大事,都不要跟我讲,我已经信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张若尘,为何却又信不过了呢?”

    纪梵心道:“人是会变的,你去地狱界之后,谁知道还是不是曾经那个张若尘?除非,你能带我去见那位白姑娘,我与她当面对质。如果,你说的都是真话,我自然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女子,而且喜怒无常,你最好不要见她。”张若尘劝道。

    以白卿儿的野心,为了修炼本源之道,对冥古照神莲,肯定极感兴趣。纪梵心主动送上门去,与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纪梵心道:“你都与我讲过她的各种厉害,我还敢去见她,自然意味着我有脱身的把握。再说,若不见她,又怎能证明,你说的都是真话,而不是虚言骗我?”

    “好吧,等时机成熟,我一定带你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答应了下来,转而又道:“仙子对我根本没有杀意,显然心中是信任我的。这剑继续抵在这里,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纪梵心眼中露出一抹冷意,似乎是想强行催动几分杀气出来,可是,却以失败告终,无奈之下,将圣剑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下定决心杀你,不是因为信任你,而是想要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“信任”和“想要信任”,显然不一样。

    想要信任,意思是,理智上根本不信任,但是情感上,却逼迫自己去信任。

    张若尘很清楚,自己和纪梵心的关系就是这般,看似很亲近的时候,实际很疏远。看似很疏远的时候,却又亲近到可以相互信任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信任,有一定的限度,无法达到毫无保留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之间,隔了一座山。

    这座山的名字叫做——情山。

    越过这座山,相互心中生出了真情,才能毫无保留的相互信任,关系可以得到升华,从此之后,再也忘不了对方,可以为对方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没有越过这座山,他们之间,就永远只是朋友,永远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纪梵心都是懂得克制的修士,不会轻易去攀那一座山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明白男女之间不存在“友情”这种真情,一旦攀过去之后,固然两人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,可是,也有可能成为修炼路上的羁绊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纪梵心率先打破沉默,道:“你刚才那一招剑法精妙至极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碧落朝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也有疑问,道:“你的修为,怎会高到如此地步?”

    纪梵心没有立即回答他,只是深深的盯了他一眼,转身迈步走上阶梯,向古塔的塔门走去,背影说不出的唯美秀丽。

    她没有提防张若尘从身后偷袭,显然,是信任他的。

    张若尘紧跟而上。

    “你对照神莲了解多少?”突然,她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直言道:“照神莲,诞生于宇宙虚空,无根无叶,是天地本源之力凝聚成一点,化为莲子,绽放出来的一朵莲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便带你去我的诞生之地。”

    纪梵心来到古塔的塔门外,略微停顿了片刻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她身旁,凝视石质塔门上的图案,发现竟是由一道道空间铭纹交织而成。其中一些空间铭纹玄奥至极,连他都有些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纪梵心推开古塔的塔门,刹那间,门内涌出滂湃的本源之气,强劲的光华,刺得张若尘眯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,门中竟是有一片闪闪发光的海洋,海洋的上方,是一片美丽的星空。

    门另一头的景象,极其美丽,亦格外震撼心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去写一章,凌晨更新。

    提一句,在正版网站,可以看到每一章的字数,不存在把一章拆成两章的做法。为了六千位袍泽,哪怕再忙,小鱼都会尽量努力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