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90章 祭台刀光

第2590章 祭台刀光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上方,一道道盖压天地的圣威降下,又有种种道域奇景显化出来。

    有死神殿大圣的头顶浮现出三座黑色岛屿,在空间中沉浮。

    有双头蟒蛇一般的无上境,身周出现五彩色河流,水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亦有一座座死亡之气云团,将整座巨石祭台笼罩,水桶粗细的雷电在里面穿梭。

    夜游大师、七手老人、血屠,皆是脸色惊变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无上境大圣,可是超过十位无上境,同时摆出阵势,这是何等惊天地泣鬼神,俗世之中,除了巫马九行和白卿儿那种级数的强者可以睥睨硬撼,别的修士谁不胆寒?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,一旦开始登巨石祭台,肯定隐藏不住行迹,因此倒也没有太过慌乱。

    众人只感觉眼前光芒一闪,身体略微失重了一下,便是出现在七星帝宫中。帝宫的护宫大阵、大圣铭纹、神纹,尽皆浮现出来,形成一层层防御。

    顿时,众人略微镇定了一些,毕竟七星帝宫是血绝战神炼制出来,大圣铭纹和神纹也都是他亲手刻录上去,再加上他们都不是弱者,倒是可以借此宫殿,与死神殿对抗一二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七手老人盘做到大殿中心,一掌按向地面,六十九阶的精神力尽数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,七星帝宫表面的纹路,变得更加明亮。又有一缕缕神雾,从七座宫殿中涌出,化为雾河,将帝宫守护。

    修为越强的修士坐镇七星帝宫,七星帝宫爆发出来的防御力量就越强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得出七手老人现在是真心归顺血绝家族,眼中浮现出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原本寂冷哼一声:“就凭一座七星帝宫,恐怕护不住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宫门外,抬头向上望去,道:“知道你们死神殿高手如云,可是,想要攻破七星帝宫,乃至于镇压了我们,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原阡陌取出一支一尺二寸长的乌黑色金属笔,站在一旁的幻真,立即取出紫色墨块和砚台,磨出紫红的墨汁。

    原阡陌沾来墨汁,凌空勾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游大师紧盯上方的原阡陌,眼皮抖了抖,道:“不好,是乌遂神笔和九腐尸墨。”

    “神器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神器,但是,乌遂神笔的名气极大,是死神殿的奇器之一,每一任主人后来都在神境封王称尊。被死神殿历代神王、神尊蕴养过的笔,其中的神妙,不是我们可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而九腐尸墨,是从腐尸体内炼制出来的第九种腐蚀性物质,也是最强的腐蚀性物质。据说,要用十万具腐尸,才能炼制出绿豆那么大一粒。这种腐蚀性物质,专破大圣铭纹和神纹。”

    “快使用空间力量,逃离这里。”

    夜游大师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原阡陌笑道:“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他勾画出来的秘纹,诡异狰狞,如同厉鬼在手舞足蹈,飞向七星帝宫,镇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强大的腐蚀性力量,竟是透过大圣铭纹、神纹、防御阵法,逸散进了七星帝宫之中,使得张若尘的皮肤,瞬间变得灰黑色。

    这还没有落下,就如此恐怖,一旦七星帝宫的大圣铭纹和神纹被腐蚀掉,那股腐蚀性的力量,直接涌进来,岂不是他们都要死在里面?

    就在夜游大师一双膝盖已经在发抖之时,七星帝宫中,一座圆形的阵法升起,阵中飞出数之不尽的天火,与原阡陌勾画的秘纹对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阵激烈的对碰之后,充满腐蚀性力量的秘纹,竟是被天火烧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什么阵法,竟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一位位死神殿大圣,都露出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原阡陌的双眼一眯,紧盯悬浮在七星帝宫上方的阵法,道:“难怪你如此从容,原来七星帝宫中有一位世界之手。”

    阿乐、开罗地师、血狼,走出宫门,出现到张若尘身旁。

    他们身份特殊,不方面露面,所以一直待在七星帝宫中。

    原本寂大喝道:“张若尘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与天堂界勾结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寂,你脑袋里面长的都是石头吗,我师兄和天堂界勾结?你去告诉命运神殿,看他们信不信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原本寂仔细想了想,竟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是啊,张若尘和天堂界的修士勾结,这说出去,别说命运神殿不信,就算是天堂界的修士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张若尘这个小子,到底是有什么能耐,居然可以同时收服开罗地师、夜游大师、七手老人这些实力远胜于他的老辈强者?

    姑射静嘻嘻笑道:“阡陌公子可要想清楚了,真要斗起来,你们死神殿未必讨得了好。”

    原阡陌道:“姑射姑娘何必要与张若尘走得那么近呢?不如,做死神殿的朋友,我们一起杀了张若尘,他身上的宝物,你先取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提议,还蛮让人心动。”姑射静双眸笑得像月牙一般。

    血屠脸色一变,道:“师嫂,可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,他是想离间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机灵?”

    姑射静冷了他一声,随即望向原阡陌,道:“我对张若尘身上的宝物,的确很感兴趣。可是,若是杀了他就能得到,我杀他的机会可多得很。”

    原阡陌点了点头,道:“这倒是实话!也就是说,即便杀了张若尘,也得不到他身上的宝物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所以,我一直在想办法,看看他会不会主动送给我?”姑射静的目光,投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局势变得颇为微妙。

    姑射静即像是拒绝了原阡陌的拉拢,又像是在威胁张若尘,威胁中又带有几分暧昧。

    没有人猜得透,她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向张若尘传音,道:“姑射静肯定不敢与死神殿合作,铲除我们。她想要什么宝物,暂时给她吧,稳住她,我们才有与死神殿对抗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姑射静想要的是《天魔石刻》,但是,却没有要妥协送给她的意思,道:“原阡陌,我们在这里继续纠缠下去,怕是会便宜了别的修士。你确定,杀我比夺取本源神殿中的至宝,更重要吗?”

    原阡陌闪过一道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原本寂观望四方,阴沉的道:“张若尘,你休要故布疑阵,哪里还有别的修士?”

    “但,事实上,的确有人比我们先一步,登上了巨石祭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们难道看不出,这些巨石,每一块之间曾经都有空间铭纹将其隔绝,但是,最下方这些,却已经被人破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死神殿的本源掌控者,只是半圣境界,都能有所感应。难道大圣境界的本源掌控者感应不到?”

    死神殿的修士,皆是面面相觑,纷纷释放出精神力,探查了出去。

    原阡陌脸色略微一变,转而望向上方,手中的乌遂神笔,如同短枪一般,隔空点了出去。

    笔尖处,涌出一道直径半米的死气光柱,击穿一层又一层神纹光壁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就是原阡陌出手的一瞬间,右方,响起一声高昂至极的龙吟。

    随着银色的刺目光华照耀出来,一辆战车,从银光霞雾中急速冲出。拉车的,是一条十二丈高的应龙,浑身散发浑厚的神威,犹如一轮恒星烈日滚滚碾来。

    “银霞光云战车!大家小心,是巫马九行。”

    “巫马九行怎么会藏身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三位死神殿的无上境大圣,冲上去拦截,但是,却都被应龙的龙爪拍飞,坠落到巨石祭台下方。

    这条应龙,是纯血神兽,巫马九行的坐骑,只差最后的脱变,就能达到伪神的层次,自然不是一般的无上境可以阻挡。

    源姝真皇身形闪移,拦到应龙身前,一掌按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,升起一道十多丈高的死神之影,这道影子,亦是按出一掌,击在应龙的头上,将银霞光云战车镇压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忽的,源姝真皇感应到身体四周,出现密密麻麻的刀道规则,头发被斩断,皇冠被削落,圣铠被割破。

    她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一柄由刀道规则凝聚出来的光刀,已是悬在上方。

    可怕的刀势,镇压得她浑身无法动弹,就像是被死神的眼睛锁定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巫马九行。”

    源姝真皇自知绝对接不住这一刀,更来不及施展搏命的禁术,只得,缓缓闭上双目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必死无疑之时,头顶上方,传来一道巨响,如神雷炸开。

    光刀被乌遂神笔击碎。

    下一瞬,她只感觉娇躯一轻,睁开双目,看到原阡陌那张轮廓分明的俊美面容。等她双脚落地之时,已经和银霞光云战车拉开一段长长的距离。

    原阡陌的手臂,从她腰间松开,抓住飞回来的乌遂神笔,道:“巫马九行,你的对手是我。”

    银霞光云战车中,响起一道沉混的声音:“可惜了,若不是她刚才阻挡了一瞬间,出其不意之下,我的第一刀,应该是可以让你受一些伤的。”

    原阡陌道:“我本以为,你巫马九行乃是当世为数不多的几位有资格与我正面交锋的人物,却没想到,你的心气,如此不济。背后出刀,出刀之前,刀势就已经弱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堂堂正正与你们战上一战,可惜,这么多年来,除了御邱,遇到的都是一群修士来围杀我一个。就像在冰王星,击败了一个卓雨农,却引来整个命运神殿的针对。死神殿这么多强者聚在一起,你却要我正面出刀,岂不是强人所难?”

    巫马九行披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,走出战车,飞落到应龙的头顶,浑身散发出一股阳刚而霸道的气势。

    血屠大喊一声:“你和原阡陌交手便是,死神殿别的那些大圣,我们来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《神储卷》第一,一个是暗势力第一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第一?今日,两大当世绝顶交锋,必定精彩绝伦。”夜游大师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或许,我们今天将见证历史性的一刻,地狱界第一人之争,太让人期待了!”

    “战!战个天翻地覆,谁才是神境之下的至高无上?”夜游大师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你一言我一句,战意和气势,似乎比原阡陌和巫马九行还要强。

    张若尘明白,血屠和夜游大师是想激原阡陌和巫马九行出手,只有这二人战起来,他们才有可趁之机。可是,原阡陌和巫马九行岂是泛泛之辈,这样做多半会弄巧成拙,正要阻止他们。

    却听原阡陌的声音响起,道:“不如先杀了他们,我们再一决高下?”

    血屠和夜游大师脸色巨变,心中后悔不已,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