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593章 祭台之顶

第2593章 祭台之顶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巨石祭台之顶,海水无法漫及。

    连巫马九行的刀,都无法损伤的巨石,却出现密集裂痕,向下凹陷了一片直径数百米的大坑。大坑中,是绯红到极致的血液,似一座小小的血湖。

    仿佛是在久远的过去,一团血液,从天穹滴落下来,将巨石祭台砸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血湖,并不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震撼的是,血湖中心那一座剑岛。

    小小的岛屿,插满各式各样的剑。其中有六柄,散发出璀璨神光,逸散出堪比神灵的可怕威能。但凡是大圣境界的修士都明白,那是六柄神器级别的剑。

    更有十三柄剑,剑体上,至尊铭纹流动,释放着至尊之气。

    又是十三柄至尊圣器级别的剑。

    更令人震撼的是,血湖的上空,漆黑的海水中,有着密密麻麻的星辰,宛若一片蕴含无穷玄奇的星空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这片海域中,飘浮着很多星球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些星球根本不发光,在本源神殿别的地方根本看不见它们。为何在此处,它们全部都显现了出来?

    星空,血湖,剑岛。

    还有远处,藏在血雾中,若隐若现的奇异诡态的建筑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怎能不震撼?

    姑射静压制住心中的震撼后,背上展开罗刹翼,破风而去,飞向剑岛。

    刚刚到达血湖上方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不受控制,猛然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下方的血湖,带给姑射静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之感,双眼视线被鲜血填满,心神遭受巨大冲击,仿佛有万千只无形的手在拉扯她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她一掌击在湖面,身形倒飞而起,落到岸边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她那只触碰了血水的美丽手掌,化为沙尘,滑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姑射静如避蛇蝎,惊骇至极的向后倒退,与血湖拉开一段长长的距离。随后,以最快速度,将整只手臂都斩去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落到地上的手臂,亦是化为沙尘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修士无法呼吸,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姑射静的魔祖战体何等强大,堪称不破不败,但是,只沾了一点点血水,就被破掉,不得不自断一臂,才能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本是被神器和至尊圣器吸引得想要冲上去的一众修士,全部都被吓得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“这血水腐蚀性这么强吗?难道比得过尸族神灵身上的腐蚀性物质?”夜游大师只感觉头皮发麻,仅是看着血湖,都有一种想要掉头就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众人后退,唯有原阡陌忽然向前走去,来到血湖边,颇为自信的道:“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他催动乌遂神笔,顿时,一根根白色笔毛,如同千丈白发一般飞出去,冲向剑岛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成功,以笔毛,夺取一件神器回来,原阡陌露出一道喜色。

    忽的,笔毛寸寸尽断,沉入血湖。

    原阡陌看着光秃秃的乌遂神笔,眼神变得茫然。

    乌遂神笔的笔毛,是一位古神,使用自己的头发制成,又被死神殿历代神灵蕴养,怎么可能就这么断掉了呢?

    就在原阡陌失神之时,血湖中弥漫起来一股淡淡的血色气雾。

    血色气雾蔓延到他身上,原阡陌惊骇的发现,自己体内的圣道规则,不受控制的被血雾吸收过去。

    他急忙后退,可是,依旧失去上千亿道圣道规则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刚才只是一瞬间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仅仅只是被血雾沾上,而不是直接接触到血水。

    原阡陌的心被恐惧笼罩,想要逃离此处,即便遇到神境敌人的时候,都无法对他造成这样的心境影响。

    姑射静忍住巨疼,左手按在右肩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右肩处,一只全新的纤细玉臂生长出来,依旧光洁如玉。她的目光,紧盯血湖和剑岛,不知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夜游大师、七手老人进入了阵法骆驼中,二人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七手老人艰难的开口,道:“老夫活了两万余年,不知去过多少禁区死地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可怕的事。这里必是极凶极恶之地,直觉告诉我,离开,我们得立即离开。”

    夜游大师罕见的赞同七手老人的观点,道:“那剑岛上的剑,虽然珍奇无比,足以让神灵为之厮杀得天昏地暗。可是,我们却万万不能染指,不然恐怕没有姑射静和原阡陌那么大的本事保住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也被惊得不轻,可是,目光却被剑岛上的六柄神剑死死吸引。

    气海中的七柄剑魄,生出微妙的感应。

    甚至,对六柄神剑还生出了一丝熟悉之感。那股气息,与冥王手中的恒星神剑有些相似,只不过,散发出来的神威要略弱一些。

    难道这六柄神剑,是剑祖的遗留之物?与恒星神剑同源?

    可是,剑祖去昆仑界之时,为何没有将它们带上?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疑惑重重,不愿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死寂被打破,一道清美婉约的声音,从远处传来:“这湖中的液体,或许是血液,也可能不是。但是,它绝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,它蕴含摧毁这个世界一切的诡异能量,沾之必死。”

    身穿一袭白衣的纪梵心,沿着血湖,从远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星光的沐浴下,她玉容仙态,若神女临凡,浑身芬芳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她的第一眼,便知她不是真正的纪梵心,是白卿儿。今时今日的白卿儿,仿佛是完成了某种脱变,整个人与尘俗格格不入,似要破空飞天而去。

    就像天上云彩,混沌遗珠。

    她的出现,让原阡陌和姑射静都露出警惕和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毕竟,从奥云小行星带,到百族王城,再到剑南界,纪梵心斗天战地,以一人之力,对抗整个地狱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威名赫赫的地狱界强者,死在她的手中,星空曾被染红。

    白卿儿又道:“欲要取神器,以我们现在的修为绝对做不到,必须先破入神境。原阡陌,你是《神储卷》第一,众人皆言,你心念一动,就能成神。”

    “姑射静,你是罗祖云山界这个元会以来最杰出的传人,将魔祖战体修炼到了神境之下的最强之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,距离神境,都只差最后一步。不如今天,我们生死一战,看能否冲破那一步?”

    在场,能明白白卿儿所说“那一步”的修士,仅有四人。

    姑射静身上魔威滔天,道:“好,便生死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这个时代有你们这样的强者,才给了我无限的压力和动力,或许真能破樊篱,扣神门,念压诸神。战!”原阡陌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傲然而立,目望繁星,道:“单打独斗,在场无一人是我对手。你们一起上吧,我也要破樊篱,扣神门,念压诸神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和原阡陌都了解白卿儿实力,倒也没有客气,准备联手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原阡陌道:“怎么,后悔了?”

    白卿儿摇了摇头,道:“仅凭你们二人,依旧还不足以做我对手。我说的你们,指的是你们三个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和原阡陌的目光,都向巫马九行望去。

    巫马九行卓然的站在应龙头顶,不为之所动。

    “她说的,是我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道悠扬而冷冽的声音响起,一道银色流光,飞上祭台之顶。

    银色流光停下,血灵仙笔直的身形,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海棠婆婆苍老的身影,亦是缓步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婆婆,你们怎么来了?”张若尘立即迎上去,没有避讳自己认识昆仑界修士的事实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慈祥的一笑:“是剑阁感知到了特殊的气息,我们才来到此处,没想到,竟赶上这样一场大战。还真是,来得早,不如来得巧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祭台之顶,忽的狂风大作,规则紊乱,一道道强横绝伦的气息如神龙遨游一般穿梭。

    姑射静强势冰冷,如盖世魔头。

    原阡陌白发飘飘,手持笔杆,飘逸中带有一股极致的死亡之韵。

    血灵仙人首蛇身,以剑道规则凝成一柄血剑,身上锋芒毕露,气冲星空。

    站在血湖之畔的白卿儿,却闲适无比,身上有着一股返璞归真的感觉,不悲不喜,不怒不傲,单薄纤细的娇躯,却能在三大强者的威势中平静自若,如处空灵状态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感叹道:“此女真的是天资绝代,已有几分昔日女帝的风范。今日,她若不死在血灵仙他们的手中,必能破樊篱,扣神门,念压诸神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已是数次听到这话,好奇的问道:“什么叫破樊篱,扣神门,念压诸神?”

    “所谓樊篱,就是诸神加持在他们身上的印记。只有冲破樊篱,精神意念压过诸神,将来成神之后,他们才有希望达到封王称尊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所谓诸神印记,就是修士在武道四境之时达到无上极境,引来诸神共鸣,形成的印记。”

    “能得到诸神印记,无一不是奇才,代表得到了诸神的认可和守护。”

    “对神境之下的修士而言,诸神印记有无穷好处。比如,诸神的气运加持。你修行以来遇到的种种机缘,或者灵机一动做出的选择,或者是对危险的感应,都有诸神在冥冥之中指引和警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成神后,诸神印记反而会成为樊篱,限制你能达到的高度。成神前,念压诸神,将来才有无限可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距离白卿儿他们现在的修为,差了十万八千里,听得似懂非懂,问道:“不成神,怎能念压诸神?赐下印记的诸神,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仰望星空,幽幽的道:“诸神已死。”

    另一头,姑射静率先出手,攻向白卿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