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604章 三品

第2604章 三品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冥古照神莲,本源奥义光云,剑道奥义,剑祖剑魄,天剑魂,极致的剑道规则,帝品圣意丹,六十八阶的精神力强度,神剑之旁,圣王境剑道圆满。

    这十种条件,别的百枷境大圣只需占得其中之一、二,就能凝聚出顶级的四品剑道圣意。

    张若尘十种条件占尽,才能去争取一丝凝聚出三品剑道奥义的机会。

    圣意,一品之差,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只有他可以在百枷境,做到这个程度,拥有这样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、外物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静了不知多久,自认为已达到最佳状态,心念一动,念道:“合!”

    一道道剑道规则,交汇在一起。

    规则的中心,一柄气态的剑,缓缓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这柄剑,完美至极,剑身、剑锋、剑尖、剑柄任何两者的比例,都达到最佳的程度,宛若造物主创造出来的最完美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剑的每一根线条,都与天道契合,似能遁出空间,又似能够融入时间。

    圣意玄奇至极,代表修士在这一道的感悟,既可以无影无形,也可以具象化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张若尘凝聚出来的剑道圣意,以剑的形态凝聚出来,散发出“天下无敌,唯我独尊”的气势。

    六柄神剑皆感应到天地间极致的剑道圣意即将成形,它们的剑体,不受控制的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剑道圣意,只凭圣意引动的天地之力,就能撼动我的身体。我可是有一颗恒星那么沉重,重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确非同一般,你们看,这片空间中,出现了万剑朝宗的异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月下,暗红色的空间中,自动凝聚出成千上万道剑形剑气,使得整片空间化为剑海。

    白卿儿看着如此异样,听到此起彼伏的剑气破风声,俏脸微凝:“难道他真的要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一旦张若尘成功凝聚出三品剑道圣意,执掌了六柄神剑,做的第一件事,很有可能,就是操控神剑斩她。

    那时她怕是真的只能,用掉张若尘欠她的那件事,求他饶命。

    可是,她白卿儿岂会如此低声下气,更不会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要她低头向张若尘求饶,比杀了她更难。

    剑形的剑道圣意越来越凝实,散发出来的光华越发明亮,但,张若尘却叹息一声,将之散去。

    不完美,差了一丝。

    差的这一丝,怎么都弥补不了,只得散去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,宣告失败!

    万剑朝宗的异象,随之崩散。

    白卿儿略微松了一口气,动人的仙颜上浮现出一抹笑容。只要张若尘凝聚三品圣意失败,那么,就算他再不甘心,也只能选择与她合作。

    给她血液,助她疗伤,破境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境,渐渐恢复,再次达到空无一物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什么才是最强的剑道?”

    “什么才是完美的剑道圣意?”

    “剑的意义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中反复叩问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剑道圣意自动凝聚出来,从他体内长出,越来越巨大。

    竟是人形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不仅这座祭台内部的空间中,出现了异象。

    甚至,整个本源神殿遗迹,整座剑南界,都有一缕缕奇异而又古怪的力量,向祭台中的张若尘汇聚而去,融入高达十多里的人形剑道圣意中。

    人形剑道圣意的模样,逐渐清晰,竟然与张若尘在剑山古井中见到的剑祖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宛如剑祖重生了一般,散发出威临天下的盖世气势。

    六柄神剑都生出强烈的熟悉之感,恨不得立即飞入那道巨大的身影手中,与他一起征战四方,斩杀一切强敌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极致的剑道气息!”

    “天下最强的剑道圣意出世了!”

    “如此圣意一出,我们岂能不认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柄神剑皆激动不已,浑然已经忘记曾经定下的最低标准。

    然而,剑祖形态的剑道圣意,却轰然倒塌,化为散乱的剑道规则。

    所有异象,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难道失败了?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我明明感觉即将成形,将昔日剑祖残留的剑道气息都吸纳了过来,怎么会突然就失败了呢?”

    盘坐在冥古照神莲中心的张若尘,轻轻摇头:“依旧不完美,如此剑道圣意等于是在走剑祖曾经走过的路,剑道造诣永远都不可能超过剑祖。”

    在帝品圣意丹、冥古照神莲、本源奥义光云的特殊环境中,张若尘的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晰。

    忽然,他眼睛一亮,抓住了一个关键点,自言自语的道:“剑祖代表的是剑道的一座高峰,绝不是剑道的终点。”

    “剑,永远只是器,而不是道。”

    “而凝聚圣意,并不是在修炼剑道的终极道果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个误区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剑修,都将凝聚剑道圣意,当成是一个结果,认为决定剑道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实际上,凝聚出剑道圣意,前方依旧是漫漫长路。前方有剑神这座山峰,更有剑祖这座巨峰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了,我现在并不是在追求剑道的结果,实际上,依旧还在漫漫求索之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剑道圣意,应该是一个开始,不该就此定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边自言自语的念着,张若尘站起身,走出了冥古照神莲。

    剑道规则自动在他脚下,凝聚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一条笔直的路。

    这条路,无穷无尽的长,通往无限的空间,永恒的时间,像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冥古照神莲凝化成纪梵心晶莹雪白的娇躯,站在混混沌沌的本源中,望着走在一条笔直长路上的张若尘。他好像就在身旁,又像是已经走到亿万里之外,千百年之后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过去,张若尘垂头看了一眼,地上的路。

    没有向它看去的时候,它是一条永远都走不到尽头的路。

    可是,向它看去的时候,却发现它是一根立在身前的光柱,自己似乎永远都爬不到光柱的顶部。

    不看是路,看则是柱。

    一横一竖。

    是横是竖?

    是路,还是柱?

    忽的,张若尘长笑一声:“今日,我成就三品剑道圣意,圣意名‘一’。”

    世间最难的就是“一”,即代表完美无瑕,也代表万物之初始。

    代表着真我,也代表纯粹,代表剑道的不曲和不邪。

    即代表一往无前,也代表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代表他永远都走不完的剑道之路,也代表他需要一生去攀登的剑道之顶。

    横是一,竖也是一。

    每一剑,都是一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六柄神剑的中心,那团本源奥义光云中,本是化为了光点的张若尘,突然真身显现出来,赤身的笔直站立,长发飞扬。

    体内冲出一根光柱,飞出头顶,也飞出脚底。

    飞出头顶的光柱,击在那轮血月的中心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血月被击碎,缠绕在六柄神剑上的血雾随之消失。六柄神剑纷纷大喜,斩断从下方涌上来的黑气,恢复自由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六剑在空间中穿行飞舞,拖出六道火焰光痕,破风声如雷霆一般震耳。

    “他成功了,凝聚出了三品剑道奥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,他一定可以成功,从我第一眼看到他,就看出他的不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是这时,异变发生。

    光云中,曾经根本不接受张若尘的本源奥义,此刻却源源不断疯狂的向他体内冲去。

    最开始,张若尘还欣喜不已,觉得这是得到了本源奥义的认可。

    可是,随着融入身体的本源奥义越来越多,他却开始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奥义,本该是神灵才能掌握的力量。

    圣境修士可以掌握,但是,一旦太多,也会被撑死。

    本源奥义没有智慧,根本不知道张若尘承受不住太多的本源奥义,只是源源不断冲入他的体内,想要拒绝都不行。

    当初收取真理之心的时候,真理神殿殿主告诉他,没有真理之心的修士,哪怕再强也只能掌握十分之一的真理奥义。

    同样是恒古之道,修士能够承受的本源奥义,肯定也有界线。虽然不知是不是十分之一,但是,张若尘现在已经快要崩溃,圣魂似要爆开,肉身似要炸裂,精神力仿佛要溃散。

    太惨了!

    乐极生悲。

    刚刚凝聚出三品剑道圣意,难道就要被本源奥义撑死?

    这种死法,让张若尘极不甘心。

    纪梵心重新化为冥古照神莲,出现到他的脚下,传音道: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若尘盘膝坐下,以最大的努力,调动体内的本源奥义,源源不断传给冥古照神莲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冥古照神莲乃是本源所生,缓缓的,将张若尘体内的本源奥义吸收了过去。但,速度太慢了,涌入张若尘体内的本源奥义更多。

    “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白卿儿美眸涟涟发光,一直静等的时机,终于到来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她化为光梭残影,飞向冥古照神莲。

    一柄神剑,从天而降,斩断她的去路,剑光离她只有咫尺之距。

    “不许靠近主人!”

    另外五柄神剑相继飞来,将白卿儿包围在中心。

    六道神威齐齐压来,白卿儿却处变不惊,道:“你们难道看不出,你们的主人,即将被本源奥义撑死?只有我可以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凭什么信你?”其中一剑,沉声道。

    远处,冥古照神莲中,传来张若尘长啸一声,仿佛正承受非人的痛苦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们没有选择,只能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保存最完整的大哥剑,道:“放她过去,主人若是陨落在这里,杀了她陪葬便是。”

    六柄神剑退开后,白卿儿那窈窕的身姿,若凌波仙子一般,飞落到冥古照神莲中,心中暗笑:“区区剑灵,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?张若尘,你的鲜血和本源奥义,我都要了!”

    白卿儿打定主意,一旦吞吸了张若尘的血液,伤势恢复到一定程度,就破境成神。

    一旦成神,以她本源掌控者的身份,多少本源奥义都承受得住。随后,再镇压地魔雀的器灵,将它收走,成为此次本源神殿之行的最大赢家。

    然而,她刚刚靠近张若尘,挥手正要割破张若尘手腕血管之时,却发现身体突然动弹不得,仿佛有千万丝线将她捆缚缠绕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股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白卿儿花容失色,意识到不妙。

    “不用猜了,是本源奥义的力量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大量本源奥义就在张若尘体内,他当然可以调动奥义之力,以此镇压白卿儿。

    须知,圣境修士拥有百分之一的真理奥义,就是真理使者,可以以此对抗神灵。

    张若尘现在体内的本源奥义,何止百分之一?

    生死关头,张若尘顾不得那么多,将白卿儿拉扯了过来,翻身压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白卿儿,浑身动弹不得,似一只被猎犬压住的猫儿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一双虎目,近距离,盯着她的一双杏眸,道:“想要吗?”

    白卿儿眼神没有一丝屈服,冷冷的盯着他,极其平静的样子,道:“那么多废话干什么?给我!我指的是本源奥义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掌按了下去,击在她的眉心,将体内的本源奥义源源不断传过去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!我怕你还没有将本源奥义传给我,自己就已经撑死。其实,阴阳转化,是最快的速度。难道你不用出来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愣,道:“怎么阴阳转化?”

    “你都把我压在了身下,却问我怎么阴阳转化?你这个声名狼藉的巨奸,莫非比我这个新人,还要单纯?”白卿儿从始至终都很镇定,语气清冷。

    张若尘怎么都没想到,身下这个心高气傲到极点的女子,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

    白卿儿自然是有她的考虑,若是她没能破境成神,而张若尘又被本源奥义撑死。先不说,六柄神剑会不会饶她性命,就算饶了,她今天也带不走一丝本源奥义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她心境变得通透。

    既然输了赌约,便嫁给张若尘又如何?

    可得心境的圆满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嫁给张若尘,此刻他们二人发生任何事,似乎都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而且,张若尘居然真的凝聚出了三品剑道圣意,这让白卿儿的确是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见张若尘久久没有回应,白卿儿闭上一双美眸,一根根睫毛纤长弯翘,深吸一口气,撑起纤细柳腰,道:“罢了,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起身,却被张若尘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老实在下面待着,既然如此,便阴阳转化,你今后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做后悔之事!记得,让下面那位也化为肉身人形,一起阴阳转化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此处省略十万字。)

    连续两章十万字爆发,月票在哪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