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615章 渡时间长河,前往过去

第2615章 渡时间长河,前往过去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若尘兄,我追得你好苦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的声音,从远处星空中传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气喘吁吁的飞到张若尘身旁,累得不行的样子,道:“有吃的没有,快饿死了!太累了,你怎么跑这么远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愣神的看着宫南风,又向殒神岛主看了看,抿了抿嘴唇,迟疑很久才是恢复心绪,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株圣药,递给他。

    宫南风看着芬香扑鼻的圣药,直皱眉头,道:“这东西,也不好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回圣药,拿出一袋青色灵果,与一壶酒香醇厚的神酿,还有一块风干的蛮兽肉干。

    宫南风大喜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嚼着,一边含混的说道:“还是若尘兄懂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中依旧充满疑惑,道:“你不是被白卿儿抓走了吗?”

    宫南风一只手啃着拳头大小的郦玉圣果,一只手提着酒壶,脸撑得变形,道:“她说,天枢针在你这里,留我没用,所以把我放了!你真的从她手中,夺回了天枢针?怎么夺回的?”

    龙主的确已经把天枢针还给了张若尘,当然也将神龙日月混沌塔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吟了半晌,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突然想到,天枢针和宫南风或许会是他返回地狱界,并且获取命运神殿信任的关键。

    天枢针虽是神器,可是,却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一旦见光,必会遭到地狱界和命运神殿的讨伐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将之送回命运神殿。

    神器再好,在张若尘心中的分量,也远不及明帝。

    宫南风以佩服的眼神,盯着张若尘,道:“若尘兄不愧是地狱界的绝代天骄,那白卿儿可是已经成神,你居然还能从她手中夺回神器。这简直就是奇迹,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,宫南风必然会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大圣,从神灵手中夺回神器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就连宫南风都不信,命运神殿的神灵,怎么可能相信?

    张若尘长叹一声:“那妖女的确厉害,所以我只能用计,哎,总之牺牲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牺牲?”

    宫南风凝神盯着张若尘,兴趣被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头,道:“有失体面,一言难尽。或许不久之后,我得去神女十二坊娶她才行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浑身一震,放下手中食物,对着张若尘躬身一拜,道:“若尘兄为了夺回神器,竟然以身饲妖女,这一招美男计的确有失体面,可是,却让风感动无比。我代表命运神殿,代表天运司,表示由衷的感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摆了摆手,道:“还请替我保密,此事可谓我人生最大的污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眼睛泛红,情绪久久难平。

    宫南风虽是命运神殿的修士,殒神岛主却并没有要出手将他杀死的意思。站在一位太上的高度,还不至于,将自己的情绪,发泄到一个小辈的身上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从始至终都平静的站在一旁,而宫南风号称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推算,可是却像根本看不见他的样子,这让张若尘更加惊叹这位太师父的恐怖精神力强度。

    宫南风吃饱后,终于注意到眼前那座古庙,顿时,眼中迸发出明亮的光华,震惊道:“须弥庙,这……这里难道是?”

    古庙的牌匾上,的确是“须弥庙”三个佛文,充满沧桑的韵味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瞒他,道:“没错,须弥圣僧曾经讲经坐禅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知晓张若尘是须弥圣僧的传人,能够找到须弥庙,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对须弥圣僧这位曾经的绝世大能,他自然也充满敬畏,连忙双手合十,拜了拜。

    天庭的修士也好,地狱的修士也罢,来到须弥圣僧这种级别强者的故地,都是值得一拜。

    当强大到一定程度,只要双方没有直接的仇恨,后辈对其肯定会生出尊敬之心。

    宫南风低声,道:“尘,我能和你一起进去吗?”

    或许是,张若尘不惜施展美人计,也替他夺回神器,让宫南风感动无比,连称呼都变得更加亲切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命运神殿?”张若尘将天枢针取出,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宫南风接过天枢针,苦着脸道:“我太弱了,万一路上被人夺走了神器怎么办?尘,你不能丢在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到肉麻,却又无可奈何,道:“也罢!但是,我也是第一次来到须弥庙,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觉得很安全。”宫南风道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看出张若尘,有意借宫南风返回地狱界的意图,道:“没事,让他跟上吧!”

    殒神岛主走在最前方,脚踩一块块空间碎片,来到古庙外的废土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宫南风穿过重重破碎的空间,双脚落到废土上,才真切感受到那股无边的佛蕴,即便眼前残破不堪,却也让人生出跪地叩拜的念头。

    耳边,似有远古的佛音,穿过时间长河传到今世。

    张若尘掀起长袍,跪到地上,深深叩首。

    当年,若不是须弥圣僧,他张若尘很有可能已经被昆仑界的苏醒者杀死,哪里会有第二次生命?

    若不是须弥圣僧的传道,张若尘不可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。

    这一跪,这一拜。

    不仅代表张若尘对须弥圣僧的尊敬,更代表心中的感恩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眼神迷离,思绪万千,道:“若尘,从须弥圣僧选中你的那一刻,其实已经为你定下了凝聚一品圣意这条路,他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身上。希望你能成为第二个不动明王大尊,甚至比大尊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道:“只要你凝聚出一品圣意,就有一线机会。”

    不动明王大尊被每一位昆仑界修士视为骄傲,即便十个元会过去,可是,在殒神岛主和须弥圣僧这一辈修士心中,依旧无可替代,是永恒的丰碑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道:“八百年前,昆仑界修士选中的人是池瑶。可是,圣僧选中的,却是你。他对你的期待,不仅仅只局限于重振昆仑界,还抱有更大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走到现在这一步,相信他应该非常欣慰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凝聚一品圣意的契机,就在里面。谁都无法预料结果,可是这一路走来,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很多别的修士不具备的潜质,太师父对你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一品圣意太虚无缥缈,殒神岛主其实心中没有抱太大的希望,但他却得给张若尘信心,不能从一开始就将结果否定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在废土上,踏入须弥庙的门,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。

    宫南风想要跟进去,却被门上的一篇经文挡住,退了回来,道:“尘,我在外面等你,小心一些啊!”

    踏入庙门,张若尘眼前的景象大变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湍急的水流声,放眼望去,整座残破的古庙,竟然位于一条长河中。

    古庙如舟,逆流而上,不知去往何方。

    头顶上方,星辰幻灭,空间不断破裂又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前方的庙中,有佛光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让心境恢复平静,向佛光散发出来的位置走去,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大殿。

    殿中,立有六尊佛像,其中一尊长有千丈千眼,面如慈祥。另一尊却身形魁梧,目光如炬,身骑白象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尊佛像各有不同,却都神圣无比,犹如真佛在世,让人心中不敢生出一丝恶念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一道幽幽的声音,在殿中响起。

    声音不像是在今世,像是从远古传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定格在六座佛台下方。

    只见,一位身体残破的僧人盘坐在地,身上有一道道伤口,胸口的位置,不知被什么东西打穿,可以看到金色的骨头。

    他像是还活着,身上散发柔和的佛光。

    以盘坐之地为中心,地上流动一个个玄妙的金色经文,每一个经文都有镇杀大圣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这具残躯是谁。

    张若尘热泪盈眶,心中激动滂湃,躬身行礼,道:“拜见圣僧。”

    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的路,得你自己去走,我只是给了你一个开始,从未想过在你的路上干涉得太多。未来,掌握在你自己手中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,圣僧早已逝去,就连神力都已耗尽。

    这些言语,很有可能是他还活着的时候,去往未来的时候留下。真是难以想象,圣僧看见自己的未来是这么一具残破的尸骸时,是什么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会不会绝望呢?

    但,未来充满变数,或许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按理说,圣僧声音出现在这里,肯定在过去来到过这个时间点。

    圣僧没有出现在这里,只留下了一些声音,是不是说明,现在这个未来,与圣僧去的那个未来,已经出现了一些偏差?

    圣僧的声音,再次响起:“你要凝聚一品圣意,关键在于时间和空间。现在,我们便是行在时间长河之上,回到过去,回到时间起源之初,回到空间还是奇点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但,你得小心,在这座古庙消亡之时,你必须立即返回。回来的路,以我的尸身为舟,才能准确的回到现在的时间点。无论能不能凝聚出一品圣意,你得谨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立即冲出大殿,看着古庙外的滚滚长河,眼神呆滞,心惊到极点。

    这便是在时间长河之上了?

    回到过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