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 红尘

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 红尘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燕离人以“本教主的两位故友”的称呼,应付了过去。

    岁寒不再多问,继而说起此行的正事,道:“地狱界的十界战书,已经送到天宫,不知燕教主可有耳闻?”

    燕离人点了点头,道:“此事在昆仑界,也是传得沸沸扬扬。”

    岁寒道:“这封战书,天宫已议了多日,最终还是决定,必须要应战。天庭万界的很多修士对地狱界,本就有畏惧之心,若不应战,接下来千年在地狱界修士面前都难抬起头,士气将遭受严重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天宫做出这个决定,也是被逼无奈。”燕离人道。

    岁寒点头,面带愁容,道:“谁说不是?这个千年,地狱界强者辈出,号称十大元会级代表人物齐出世。除此之外,缺和阎无神更是绝代双骄,一个比一个逆天,压得天庭万界的修士尽低头,在功德战场上遇到,立即闻风丧胆。”

    “地狱界之所以送来十界战书,就是想要借群英并起的大势,从心理上,彻底将天庭的修士击溃。”

    燕离人问道:“若是应战,必然是败多胜少。”

    岁寒认同这个观点,道:“所以,天宫将此事交给了红尘绝世楼,由红尘绝世楼从天庭万界和各大古文明中,挑选出参战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红尘绝世楼即将就要举办红尘大会,一共给昆仑界送了二十份红尘帖。”

    岁寒将一封玉白色的帖子取出,递向燕离人,道:“红尘大会上,天堂界派系必定又要打压昆仑界,请燕教主领下一份红尘帖,代表昆仑界出席。”

    “对天宫而言,最重要的是,拿下十界之战。”

    “对昆仑界而言,只需能够在红尘大会上,站稳脚跟,不被天堂界派系羞辱得太难堪便可。”

    岁寒的话,无疑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可是,燕离人却能明白他心中的担忧和苦涩。

    论俗世的力量,昆仑界即便发展了千年,又有不少苏醒者出世,可是,依旧与天堂界派系无法相比。

    否则太上也不用亲自教导大圣。

    昆仑界的大圣还算有一些,可是却缺少顶尖大圣,特别是半神。即便是燕离人,现在,也还在冲击半神的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,没有数百年的时间积累,休想达到那个层次。

    燕离人虽然在无尽深渊得到了大机缘,可是半神之境,依旧难如登天,那是神灵的门槛,不是谁都跨得过去。

    只有成为半神,才有机会冲击神境,不知多少大圣都可望而不可即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本教主必定准时赶去赴宴。”

    燕离人接过红尘帖,看了一眼,便是收起来。

    做为昆仑界最顶尖的强者之一,得有这个担当。

    岁寒长叹一声:“天下修士,都以为太上归来,昆仑界就必定能够发展壮大,兴盛蓬勃,却不知道昆仑界的大圣在天庭真的是苦苦在支撑。只希望百痴和书呆子,能尽快突破到无上境,才能对天堂界派系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久前,刀神界的许旭,挑战了金沙圣域的领主凌修大圣,凌修大圣受伤严重,差一点被一刀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凌教主为了给父亲报仇,立即去挑战许旭,击碎了他圣源,废了他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因这事,刀神界的大圣,全面向昆仑界宣战,甚至放话要废了凌教主,为许旭讨回公道。我回昆仑界的时候,天宫的使者已经赶去劝解,但我估计用处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刀神界最终还是选择了站队。”燕离人的心微微一沉,刀神界可是西方宇宙排名第四的强界,昆仑界的俗世力量与刀神界比起来,还差得很远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你口中的凌教主,可是昔日的飞羽剑圣,凌飞羽?”

    岁寒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岁寒离开后,张若尘起身向燕离人告别,随后,来到姬水的身旁,本是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最终,张若尘取出一只神木匣子,递过去,道:“师叔,临走前送你一件礼物,算是了却一段缘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若尘和孔兰攸坐到孔宣变化而成的孔雀背上,破云而去。

    “师叔?”

    姬水有些诧异,随手打开匣子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匣中,爆射出明白夺目的本源光华,令整个归元神宫都蒙上一层白雾。

    匣中躺着一株银白的人形血纹参,散发出来的药香,浓郁到了极点。站在旁边的孙绝断,只是呼吸了一口,都感觉修为快速增长。

    是一株品级很高的元会圣药。

    而且药灵被封印了起来,否则药灵足以爆发出不朽境大圣级别的力量,不是姬水的修为镇压得住。

    这件礼物太珍贵,远超姬水预估,有了这株元会圣药,足以让她修炼到大圣境界的机会大增。

    对方出手如此大方,到底什么来头?

    不会认错人了吧?

    姬水立即合上神木匣子,这种级别的宝物,不属于她最好还是还回去好些,免得那位大人物今后察觉到认错了人,降怒于她。

    她想将神木匣子交给燕教主,由燕教主归还。

    燕离人却是笑了笑,道:“他送你的东西,你收下便是。”

    燕离人身形微微一动,消失在了归元神宫中。

    姬水手捧神木匣子,依旧心中不安,只得询问孙绝断,道:“那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孙绝断看出姬长老与那人有旧,也就没有瞒她,传音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应该是千年前,我们血神教的那位教主。咦……”

    孙断绝发现,姬长老已消失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姬水追出归元神宫,追出了血神教,追了数千里,终究没能追上已经离去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她目望长空,又看了看手中的木匣,知晓从此之后他们间的缘分真的尽了,心中不禁回想起曾经的种种,自言自语的道:“从此之后,怕是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!为何明明过去了千年,昔日相处的画面,依旧如在昨天发生的一般清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孔兰攸悠然的坐在七彩色的孔雀羽毛间,一双雪白而又纤长的玉//腿悬在空中,吹奏竹箫。

    头顶是碧蓝如洗的天空,身下是云海和藏青色的山川。

    她白发飘飘,黑眸明亮,箫声却沉混苍凉,似在诉说离别之苦。

    张若尘坐在她身后,双手抱在胸前,知晓她为何吹奏这一曲《红尘别》,道:“姬师叔是一个很好的人,可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,若是这条路不能重叠,必定也就有分道扬镳的时候。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?”

    箫声停下。

    孔兰攸转过玉白莹莹的俏脸,道:“我是你表妹,你是我表哥。我们的路,可以一直重叠到我们其中一人死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做为一个修行者,若是无法淡化心中的情,注定会非常痛苦。没有谁,真的可以相守到老,兰攸你为何没有想过,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人生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一千年前,孔兰攸为复仇而活。

    这一千年,她待在无尽深渊。

    耽误了多少青春?

    孔兰攸眼眸眨巴,道:“你就是我的人生,我还能去哪里找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再说下去,从乾坤界中,将大司空和二司空接了出来。

    孔雀俯冲而下,降落到一座形似卧牛的圣山山下。

    山间圣气浓郁,长满橡树。

    半山腰处,坐落有一座青灰色的禅院。

    大司空双眼猛的一亮,道:“司空禅院!师叔,我们回司空禅院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空禅院也位于天台州,与血神教相隔不远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你们的师父,因陀罗大师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应该在西域梵天道。”大司空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他在这里,就一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盯着橡树林边停着的圣车,两个琴童正站在车架的两旁,却没看见岁寒的身影。

    二司空目光望向山腰处的司空禅院,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,道:“我好像真的感应到了师父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太好了,终于又回到了司空禅院,终于又可以见到师父他老人家了!”

    大司空一边大笑着,一边狂奔向山上而去,丝毫都没有半神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二司空紧跟而上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就在司空禅院长大,对这里感情极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提醒一下,这个燕离人是茧身,不是真身。

    另外,上一章关于《天魔石刻》有一个bug,但是不好修改,所以修改了前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