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一十三章 秘闻

第二千六百一十三章 秘闻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司空禅院亦如昔日一般宁静清幽,院外的橡树林中,圣气凝结成雾,如一缕缕白色丝带游穿于枝叶间。

    又有小桥流水,溪水边,开满姹紫嫣红的各种奇花异草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过竹桥,已是看见前方的木质佛塔,耳边响起大司空“师父,师父,我想死你老人家了”等等声音。

    一棵磨盘粗细的古橡树下。

    岁寒坐在因陀罗大师的对面,被忽然冲进来的两个黑白和尚惊得不轻,虽然,大司空和二司空都刻意收敛了修为,可是体内涌动的佛气,却是如同江河一般浑厚,给他深不可测之感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孔兰攸随之走了进来,站在靠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又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岁寒注意到了二人,投目望了过去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师父,是师叔带我们回来的。”二司空显得颇为平静,指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穿着灰白僧袍的因陀罗大师起身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上前去,两人几乎同时双手合十,相互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引着张若尘,来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橡树下,介绍道:“这位乃是琴宗的宗主,岁寒施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们已经见过。”

    岁寒站起身来,道:“原来阁下竟是佛门中人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坐到石凳上,将紫砂壶中的茶,自顾着倒满一杯,饮下一口,道:“大师,我这次是专程回来找你的,有几个疑问,想要弄明白,还请大师莫要继续隐瞒。”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已有心理准备,点了点头,道: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昔日昆仑界九帝之一的佛帝,是否真的死在了池瑶剑下?”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,张若尘对一千八百年前发生的事,有了新的理解。既然明帝和剑帝,都没有死,而是去了地狱界,那么佛帝是否真的已经死去了呢?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道:“师父即已逝去,也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逝去的?又为何还活着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幽幽一叹:“当年的事很复杂,总之就是昆仑界需要统一,需要瞒过地狱界在昆仑界的势力,将一些有成神之资的人物,提前安排到地狱界和天庭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文帝留下来看守蟠桃树之外,其余的顶尖高手,都有各自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好大的一盘棋啊!可是,为何佛帝,还是逝去了呢?”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道:“师父说,地狱界一直在监视着昆仑界,不死血族更是势力庞大,不能将他们都当成傻子,想要瞒过他们,必须要有人真正的牺牲,死在他们面前,才能掩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选择了死在池瑶的剑下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闭上双眼,道:“那一战,昆仑界故意引来了不死血族的修士,让他们亲眼看见师父陨落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又说佛帝还活着呢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道:“师父已转世,获得了新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倒是听宫南风说过,佛道有转世重修的秘法。

    这时,一位浑身散发金光的年轻和尚,手捧经书,从佛塔中走出。

    大司空立即冲了上去,将他抱住,大笑道:“小师弟,你居然都长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记得这个和尚,当初只有两三岁,一直跟在因陀罗大师身边,叫做“小司空”。如今,那个小沙弥,已长成一位俊俏无比的白衣圣僧。

    岁寒一直坐在一旁倾听,心中生出种种猜想,但却一直沉默不语,眼神内敛。

    忽的,张若尘道:“大司空和二司空,在本源神殿得到了天大的机缘,如今已达到了半神境界。”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丝毫都不惊讶。

    岁寒的眼中,却浮现出灼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尽量往高处猜想大司空和二司空的修为,可是,却依旧没能猜到“半神”这个层次。

    但是,想想又很正常,本源神殿的机缘放眼整个宇宙,甚至古往今来,都罕见至极。谁能从中夺取到一份,必然逆天改命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他们不是人类,体质很不一般,体内蕴含大量神性物质,应该大有来头吧?”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招了招手,示意大司空和二司空过来,神情极为严肃,道:“你们二人的身世,早该告诉你们才对。但,此事关系重大,在你们修为没有大成之前,告诉了你们,对你们有害无利。”

    岁寒起身,欲要回避。

    “岁寒施主你是儒道大圣,不用回避,此事本就与儒道有关。”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继续道:“这个秘密,只有万佛道每一代的道主才知晓。其实,你们二人,乃是天地棋台的两枚棋子,是第四位儒祖离开昆仑界之前留给须弥圣僧,圣僧陨落之前,又交给了万佛道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这两枚棋子,竟是孕育出了灵性,修炼出人类身躯,也就是你们二人。”

    岁寒心中震撼,怎么也没想到,眼前这两个黑白和尚,居然是昆仑界十大神器之一“天地棋台”的两枚棋子。

    须知,第一中央帝国朝廷的天下棋台,就是天地棋台的仿制品。

    使用仿制品,儒道就能对整个昆仑界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若能找回神器天地棋台,说不一定,昆仑界可以掌控整个星空中的各种秘密,并且提前预知地狱界大军的动向。

    天地棋台是儒道的神器,是第二位儒祖炼制出来,岁寒做为如今昆仑界儒道的代表人物,心绪怎能平静?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第四位儒祖离开昆仑界,去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摇了摇头,道:“第四位儒祖只是留话给须弥圣僧,如果自己未能如期回昆仑界,可以使用这两枚棋子,去找他。可惜,不久之后,圣僧也陨落了,昆仑界更是封了起来。天下间,再也没有人知晓,第四位儒祖当时去了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岁寒问道:“现在两位大师都是半神的境界,可能感应到天地棋台?”

    大司空眼皮上翘,盯了盯头顶树上的白羽鸟儿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二司空闭上双目,认真的感应,最后,却也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岁寒不禁失望无比。

    张若尘亦是陷入沉思,第四位儒祖离开昆仑界时,应该已经是形势非常危急的时刻,十劫问天君血染星空,龙主受了重伤陷入沉睡,昆仑界诸神陨落几乎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如此危急的时刻,还离开昆仑界,必然是知晓了天大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儒祖甚至预感到自己可能有去无回,所以提前将两枚棋子,交给了须弥圣僧。

    天下间,能够让儒祖都自感可能有去无回的地方,可以说少之又少,总不可能去了命运神殿吧?又或者说,与太师父都忌惮的更深黑幕有关?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这样凭空猜想,不可能得到结果。

    看来,只能等大司空和二司空突破到神境,利用强大的神魂,才能感应到天地棋台,从而揭开十万年前的迷案。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一枚佛祖舍利取出,递给因陀罗大师,道:“圣僧圆寂之时,已达到佛祖层次,这是其中一枚佛祖舍利。”

    “圣僧即便到死的那一刻,也都渴望昆仑界能够继续繁荣昌盛,还请因陀罗大师收下这枚佛祖舍利,帮忙传承圣僧的佛道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希望大师可以利用昆仑界的力量,修建佛祖庙,将须弥圣僧乃是第七祖的秘密,传扬到天庭万界。”

    须弥圣僧明明成为了佛祖,世间却没有第七祖的名字,何等不公?

    张若尘做为传人,自然是要为其正名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,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
    张若尘低估了一枚佛祖舍利,在佛修心中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那张枯瘦的老脸,一直以来都古井无波,此刻却是变了又变,不禁泪流满面,颤巍巍的跪在张若尘面前。

    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小司空,齐齐跪下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,且等等,迎佛祖是天大的事,贫僧还没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因陀罗大师缓缓站起身,走进佛堂,焚香、沐浴,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佛袍,这才一步一叩首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小司空,都在做相同的事。

    一直叩首到张若尘面前,因陀罗大师才是长声大喊:“迎佛祖。”

    随后,庄重的,从张若尘手中接过佛祖舍利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放心,即便你不吩咐,贫僧也会联合整个万佛道,将此事公布万界。佛祖庙,贫僧一定亲自一砖一瓦的修建。”

    随后,因陀罗大师向岁寒作揖,道:“岁寒施主,红尘大会贫僧是去不了了,贫僧必须立即传讯万佛道那边,让他们准备最高的礼仪规格,至少百万僧众,前来迎接佛祖。”

    “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岁寒向因陀罗回敬一礼,盯向大司空和二司空,道:“不知大师的两位弟子,可否代表昆仑界,参加红尘大会?昆仑界需要半神坐镇。”

    苏醒者中,天资顶尖的修士不少,但是,绝大多数都是圣者、圣王境界,需要数千年的时间,才能完全成长起来,撑起昆仑界的俗世。

    目前,昆仑界的半神寥寥无几,大司空和二司空的出现,让岁寒感觉犹如久旱之甘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