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八百九十四

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八百九十四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和孔兰攸告别了因陀罗大师,刚刚走出橡树林,便是看见岁寒站在圣车前,似乎已经等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若尘大圣,请受岁寒三拜。”

    站在十丈外,岁寒以儒家的礼仪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林间,风声潇潇,水流潺潺。

    张若尘淡然的道:“为何不装着没有认出呢?你本该知道,我既然没有表明身份,也就说明,我不想让太多人知晓,我回来了!你不怕我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三拜结束。

    岁寒道:“千年前,若非若尘大圣出手相救,岁寒已死。这三拜,第一拜,便是感谢大圣当年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拜,乃是感谢大圣当年从罗刹族手中,夺回了儒道的圣道古茶树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拜,乃是感谢大圣当年守护昆仑界,天地灵根蟠桃树才能得以保全。”

    当年,中央皇城大劫,岁寒和太宰王师奇落入了周禛和申屠云空的手中,受了严重伤势,的确是张若尘救了他们二人,并且还使用生命之泉为他们疗伤。

    “往事不用再提。”

    忽的,张若尘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才女这些年来,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岁寒知晓张若尘说的是谁,道:“纳兰早已离开紫微宫,不再过问天下大事,隐居在书宗,我已数百年没有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昆仑界能让张若尘脑海中时常想起的人不多,圣书才女这个红颜知己,必是其中之一,在他少年的心中,留下难以磨灭的回忆,一颦一笑,都令人深刻。

    真正称得上红颜知己,让他很想坐在一起谈天说地、论评天下的女子,似乎也只有才女。

    别的女人,如洛姬、纪梵心,仙气都太重了一些,即便已经有了亲密的关系,张若尘却依旧感觉到一丝距离。

    凌飞羽、白卿儿、池瑶、般若、罗乷,或是太过强势,或是内心深藏。

    木灵希、孔兰攸倒是从不隐藏自己的内心,但是那份感情,却更像亲情,有依赖的情感在里面,接近于长相厮守。

    如果说,张若尘曾有过一次心灵上、精神上的恋爱,这个人,便是才女。

    本应该是敌对关系的两个男女,能够成为朋友,能够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对方,其实,所有情义早已表露,只是谁都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都不想再进一步了!

    再进一步,未必就是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岁寒目送张若尘和孔兰攸离开,这才登上圣车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琴童,好奇的问道:“他到底是何人,怎当得起大圣三拜?”

    “江湖故人。”

    岁寒自然不可能将张若尘出现在昆仑界的事说出去,但是,坐在车中后,却在思考,要不要传讯告知圣书才女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晓,张若尘失踪后那两三百年,圣书才女曾多次向他询问,天宫有没有张若尘的消息?

    再后来,她就隐居书宗,不再入世,岁寒也没见过她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既然来了天台州,自然是要去一趟剑冢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在乾坤界中跟随接天神木修炼符道的史仁接出,送回了剑冢。千年修炼,史仁的符法已经大成,今后必能成为昆仑界符道的泰斗。

    在镇狱古族族长史乾坤的挽留下,张若尘和孔兰攸在剑冢住了一晚,第二天才离开。

    有些可惜的是,本在镇狱古族修炼的真妙,早已离开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做为一株圣药“通灵圣芝”,而且身携至尊圣器,它居然敢到处乱跑,很是出乎张若尘的预料,这胆量,与小黑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坐在孔雀的背上,孔兰攸笑问张若尘:“回血神教,还了《天魔石刻》。去司空禅院,传了佛祖舍利。又送友人,回了剑冢。下一站,是不是要去书宗,见一见昔日的红颜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要不回圣明城看看?”

    孔雀飞落而下,来到宽阔的通明河畔。

    张若尘从空间戒指中,取出一艘圣船,与孔兰攸乘船而行,直向圣明城而去,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开阔。

    或是坐在甲板上,看两岸风景。

    或是取出买来渔具,垂杆而钓。

    或是重拾音律,与孔兰攸琴箫和鸣。

    张若尘是圣明太子,自然通音律,《兰攸曲》就是他专门为孔兰攸所创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多年来都沉浸在仇恨之中,又遭受各方追杀,所以才埋没了一身才华。

    此次回昆仑界,张若尘心中没有想杀戮,没有逼迫自己修炼,只想寻找本心,想要随心所欲,看看曾经走过的山河。

    听闻凌飞羽的事,张若尘的确生出过一丝担心,可是,想了想,这一千年来,这样的事必定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说明没有他张若尘,昆仑界的修士是可以挺过去的。

    没必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,也没必要让自己活得太累。

    更何况,再大的磨难凌飞羽都经历过,岂会过不了这一关?

    张若尘抚琴,孔兰攸吹箫,二人越来越契合,奏出的乐曲悦耳至极,犹如天籁。

    旁边往来的船只上,有人喝彩,有人沉醉,有人邀他们共饮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拒绝,以普通人的身份,与他们饮酒、餐食、笑叹人生种种。第二天,大家分别,道了一身珍重,说了一声江湖路远,要平安归家。

    游了圣明城,又登孔乐山。

    圣明城外的孔乐山,对张若尘而言,有着独特的意义,象征着他和池瑶曾经的那段情。

    十六岁那年的除夕,池瑶和他在孔乐山上,看了一夜的万家灯火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死在了池瑶的剑下。

    一千年前,也是除夕夜,池瑶以黄烟尘的身份归来,二人再次登上孔乐山,看遍满城繁华。

    张若尘曾告诉过孔乐,她名字的由来,更承诺过要带她来孔乐山看夜下的万家灯火,可惜一直没有做到。

    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,今天居然又是除夕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夜张若尘不想待在孔乐山,打算回东域,去王山,去明宗,那里还有他的亲人。既然是过节,当然是要与亲人团聚。

    明宗建在王山,位于洛水之滨。

    王山的山外,建起了一座巨城。

    张若尘记得,当初他在王山的时候,只是修建了一堵城墙,由小黑布置防御阵法,用来抵御地狱界和天庭一些大世界修士的攻击。

    谁曾想,千年后,城墙扩建了一次又一次,城池的规模,远超曾经的云武郡城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孔兰攸来到城门外的时候,已是夕阳斜挂。

    天边通红,云如火烧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蛮兽的蹄声响起,一队铁甲军士,从远处狂奔而来,卷起厚厚尘土。

    “八百九十四公子回城!”

    “八百九十四公子从玄荒境中狩猎归来,看样子是大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门大开,不少修士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张若尘、孔兰攸、孔宣,退到城门旁边,有些好奇的投目望去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其实这种小辈,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,很难生出好奇,可是,“八百九十四公子”这个称呼,怎么听都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除了广寒界的寂灭大帝,难道明宗也出了一个子女近千的狠人?

    在一队铁甲军士的护送下,一辆白银战车,在两头铁象蛮兽的拉动下,急速行来,停在了城门处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白鳞软甲的年轻少年,与一位红衣少女,从战车上走下。

    那少年颇为英气,鼻梁高挺,吩咐道:“分批将猎物,搬运进明城。本公子要先回宗门,今晚上除夕,可不能回去迟了!赤云鹿的耳朵,给我割下来,老爹最好这一口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、孔兰攸、孔宣,已是进入城中。

    孔兰攸盯着张若尘,见他从进城门处开始,便是一直在笑,不禁问道:“什么事这么好笑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讲一个笑话,一个胖子,生了一千个孩子。”张若尘已经推算了一番,知晓了那位八百九十四公子是谁的儿子。

    孔兰攸没有笑,觉得一点都不好笑。

    穿过了明城,走过一条石阶,才是到达明宗的山门。

    即便是山门处,也是圣气弥漫,长满粗壮的古老灵树,垂落下来的根须,犹如虬龙盘蛟。

    在山门处,却被两位明宗弟子拦下,告诉他们,今天天色已晚,得明天递上拜贴,才能进入宗门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们可知晓,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是谁?”

    孔宣爆发出圣威,将两位明宗弟子镇压得跪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知者无罪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挥了挥手,示意孔宣收起圣威,随后,背负双手,直接无视护宗阵法的阵法铭纹,踏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八百九十四公子和红衣少女,也来到山门处。

    “在下明宗,张八百九十四,不知前辈为何要闯山门?可知晓,这是犯下了死罪。”八百九十四公子扬声说道,已是冲上前去,拦住张若尘的去路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直接拔剑,指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取名字这么随意的吗?也对,若是我生这么多子女,也会为取名字发愁,而且记不起谁是谁,不如直接叫数字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出他们是兄妹,于是,盯向那个红衣少女,好奇的问道:“你是张多少?”

    “张颜言。”红衣少女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九百二十一妹。”张八百九十四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女孩子取数字做名字,的确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孔宣先前爆发出来的圣威,显然是惊动了明宗的圣境强者。

    此刻,天色已是逐渐暗下来,可是却有一道道圣光,从各大洞府中飞出,划破了黄昏,直向山门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