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三十一章 太上出关

第二千六百三十一章 太上出关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八位九天玄女没有跟随石皇前去收复圣域,在返回域府的路上,恰好看到,远处张若尘和一身红色武袍的凌飞羽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画面甚是唯美。

    万沧澜眼神冰冷如霜,轻轻跺脚,道:“看见了吧,修为高又如何,不过是一个人渣。青墨,去把丹青叫过来,得让她看清此人的真面目,以后离他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青墨连忙点了点头,小跑而去。

    另外几位玄女,皆是露出冷色,觉得张若尘实在太过分,仗着修为强大,便是肆意玩弄昆仑界两位天之骄女的感情,实在是不能忍。况且,其中一位,还是她们的姐妹。

    就算是风流成性的雪无夜,敢做出这样的事,都要遭到她们的讨伐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青墨拉着纳兰丹青的玉手,赶来此处。

    “青墨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纳兰丹青问道。

    青墨向张若尘指过去,随即,小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,四处寻找,除了张若尘一人,哪里有凌飞羽的身影?

    张若尘向她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环肥燕瘦,灵动缥缈,气质绝伦,宛若九位仙女站在原野上。

    万沧澜高挑而又火辣的身姿,大步向前,长发如火焰一般燃烧,拔剑指向张若尘,道:“阁下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什么交代?”

    “凌飞羽去哪里了?”万沧澜道。

    “凌教主先回域府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刚才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沉吟了片刻,道:“我和凌教主久别重逢,都心情激动,相互倾诉了很多。凌教主最近伤在沧海一术的刀下,加上昆仑界诸多大圣因她而陨落,或者修为尽失,心中压力极大,所以,我安慰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是倾诉吗?是安慰吗?我看,你是在使用欺骗丹青的手段,欺骗凌飞羽。想要玩弄她们的感情,对吧?”万沧澜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,眼神冷冽。

    “她们何等精明聪慧,岂是我能欺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盯向纳兰丹青,道:“我和才女,是最好的知己。至于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也不知道,自己和纳兰丹青有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,但是,与她相处在一起,的确是一件轻松而愉悦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真要再进一步,那种轻松,或许就会变成沉重。

    纳兰丹青走到张若尘身旁,笑着对八位玄女说道:“你们都误会了,我和他只是挚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连当事人都没放在心上,还如此为张若尘说话,万沧澜顿时感觉有些自讨没趣,将剑收起,眼中露出一抹疑惑,道:“与你是挚友,与凌飞羽关系又颇为亲密,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纳兰丹青对视一眼,同时道:“江湖故人。”

    万沧澜自然是没能获知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纳兰丹青并行,回到域府,路上交谈了很多,可是没有再提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又有不少大圣,从昆仑界陆续赶来金树圣域。

    有随岁寒一起前来的大司空、二司空、燕离人、天命尸皇……等等大圣,也有孔兰攸和明宗的大圣。

    昆仑界的圣境修士士气高涨,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域府中,青墨亲自下厨,摆下庆功圣宴,昆仑界的所有大圣齐聚,剑皇和石皇成为宴席上绝对的主角。

    张若尘独自一人,站在圣城的城墙上,耳边听着域府中的欢声笑语,目光却凝望紫霞满天的夜空,心中在沉思。

    凌飞羽化为一道红色的幽影,从天空飞落而下,飘落到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的看着夜色。

    久久之后,凌飞羽才问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过去,也在想未来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凌飞羽道:“你冒着巨大的危险,来到天庭,就为了怀念过去,思考未来?现实,有那么难面对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忽的,他眼神一肃,道:“跟我去地狱界,可好?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以前张若尘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因为,那个时候,他连自保之力都没有。而现在,张若尘有自信,可以在地狱界彻底站稳脚跟,甚至呼风唤雨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回答得很直接,也很果断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为什么?难道我们在《七生七死图》中经历的是幻境,所以,连感情也是虚幻的?还是说,一千年了,你早就已经看淡,不再将之放在心上?”

    凌飞羽道:“我们之间经历的,何止《七生七死图》中的七世那么简单。这一生,怕都不可能还有第二个男子,可以走入我的心中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也说出了,以前绝对说不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段感情,一段曾经美好的回忆,更是七世之纠葛,一世之恋人。但是,我心中还有别的东西,我的剑道,父亲,拜月神教的教众,还有头顶熟悉的星空,脚下熟悉的大地。况且,地狱界的理念,也与我的理念不合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明白,凌飞羽是一个不甘平凡的女子,去了地狱界,怕是只能活在他的庇护之下,这不是她想要的生存方式。

    凌飞羽道:“我就问你一个问题,我是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那个女子?如果你回答,是。我便舍弃现在拥有的一切,哪怕地狱界与我理念不合,哪怕再也见不到熟悉的天空和大地,也随你去往地狱界。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她的眼中,带有一道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掌按在石墙上,沉默了很久,终是摇了摇头,无法说出欺骗她的话。

    凌飞羽虽然知道,自己问出的,只是一个早就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,可是,还是露出黯然之色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飞落到石墙上,乌黑的长发飞扬,英姿飒爽的笑道:“你现在的修为似乎很厉害,可否让我领教一二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一身红衣的凌飞羽,一身白衣的张若尘,各持一剑,一前一后,飞出了圣城。

    在旷野上,他们尽情的舞剑。

    在月下,身形交错,圣气缠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张若尘在一片紫青色的花海中醒来,看一眼睡在身旁的凌飞羽,在她凝脂一般白皙的脸上,亲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,他捡起地上凌乱的衣袍,搭在凌飞羽身上,遮挡住她雪白而又傲人的娇躯。

    凌飞羽依旧闭着双眼,犹如梦呓一般,道:“你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会,至少得等到红尘大会之后。”张若尘在她粉嫩的耳边,如此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了孩子,该叫什么名字?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那么容易吧!”

    “万一呢?”

    “便叫红尘。”

    “剑帝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孩子,为何不能是第二个剑帝?”

    直到张若尘离开,凌飞羽才睁开一双眼眸,盯了天穹很久,摸了摸平坦的小腹,浮现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见到了殒神岛主,而且是真身。

    “太师父的伤势已经痊愈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解的问道,好奇太师父为何在这个时候,以真身降临天庭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笑道:“对于精神力神灵而言,已经不存在什么肉身上的伤势。实际上,你太师父的肉身,早就在命运神殿中被炼化殆尽。现在这具肉身,是使用曾经的肉身粒子,重新塑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肉身对精神力神灵而言,难道不是一种束缚?”

    张若尘已经彻底消化了神木之心蕴含的知识,对神境,也有一定了解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道:“精神力达到一定高度,当然可以舍弃肉身。可是,没有了肉身,将会逐渐失去人性,失去各种感知,没有触觉,没有嗅觉,没有疼痛,没有伤心……,如果没有了七情六俗,人还算是人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太师父的伤势,主要在于魂和魄?”

    殒神岛主点了点头,又摇头,道:“等你精神力达到一定高度,自然会明白。本来闭关的计划,应该是三万年左右,可是现在,却不得不提前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目光幽邃,道:“宇宙中,要有发生大事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震动,能被一位太上称为大事,这件事得大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感应到了一些苗头,应该很快就会爆发,到时候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,你自然会知晓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觉得张若尘修为太低,殒神岛主不想向他透露太多,道:“你要去参加红尘大会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去看看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大胆的去吧,有太师父在天庭,没有任何神灵识破得了你的身份。既然你处在千问的境界,最重要的就是要念头通达,做事不要束手束脚。”

    “有太师父这句话,若尘再无担忧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忽的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女帝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海石星坞!昆仑界有一位神灵,被困在那里,得有人去将他救回。此行,对她而言,也是一场磨砺。”殒神岛主道。

    对女帝那样的神境强者都是磨砺,莫非海石星坞有什么了不得的危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