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三十四章 你依旧是本神的神使

第二千六百三十四章 你依旧是本神的神使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宫外,雨声嘀嗒。

    “月神莫非不在乎自己的名声,不怕我对外宣扬出去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月神身上神光莹莹,道:“你若是觉得宣扬出去有用,尽管宣扬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实在不敢说出后面半句,毕竟对方是古神,万一惹怒,弹指间,就能让他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憋屈的样子,其实不还你,有三大原因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接话,反正现在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即便月神说出,因为他这个元会巨奸毁了她的清名,曾经欠的债,都要做名誉赔偿,这么离谱的理由,他还能反驳不成?

    月神背负双手,看着窗外雨幕,道:“第一原因,你自己先前都已经说过。本神清名远播,活了四个元会,受天下圣境修士的尊敬。可是,封你这个投靠了地狱界的元会巨奸做神使,已是清名尽失,污名一世。你难道不赔偿?”

    尽管张若尘已有心理准备,可是这种话她月神居然真说得出口,除了苦笑,还能怎样?

    “第二,我救过你的性命,而且不止一次。你认不认?”

    “第三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月神才道:“实在是还不上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了然,感情这第三个原因,才是最大的原因。

    首先,月神欠了张若尘一百万枚圣源。

    她一个神灵,怎么可能有机会出手,斩杀大批圣境修士,收集一百万枚圣源?

    更何况,广寒界正是发展壮大的阶段,哪有多余圣源还张若尘?

    其次,月神欠了张若尘一株神药。

    神药又不是随处可见,即便是神灵,都需要大机缘,才能找到一株。

    况且,月神耽误了十万年修行,是凭借神药渡劫神莲,才渡过第四次元会劫难。想要渡过第五次元会劫难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找到了神药,估计也是优先留给自己。

    仅这两笔债,她便是还不了!

    还不了怎么办?

    还不了便还不了,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堂堂神灵赖账,何须向一个大圣解释?

    月神道:“你可知晓,本神为何将原因告诉你?你本该知道,本神可以什么都不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心难测,我一个小小的大圣,哪里猜得透?根本猜不透。”张若尘颇为无奈,只能如此一语双关的说道。

    月神道:“因为,本神从始至终都没有将你当成地狱界的修士,依旧视你为本神的神使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“本神知晓,你去地狱界,是被逼无奈,是为了救自己的子女。本神也知,你在地狱界的所作所为,都是形势所迫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狩天战场上,杀死蛮剑大圣的时候,本神一直都看着。本神知晓,蛮剑是一心求死,而你是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即便广寒界无数修士前来月神山请愿,要本神杀了你,为蛮剑报仇。可是,本神对你,却从未动过杀心,因为可以理解你的无奈。”

    月神的这番情真意切之言,让张若尘触动。

    想到死在他剑下的蛮剑大圣,张若尘心情,瞬间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蛮剑大圣的死,一直是他心中,很大的心结。

    因为,这是唯一一个,张若尘亲手杀死的友人,且,蛮剑大圣曾经还帮过他不少。

    这心结,甚至超过池瑶当年那一剑。

    至少他现在还活着,可是蛮剑大圣却真正的死了,死在他的剑下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后,张若尘道:“蛮剑大哥有后人吗,我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蛮剑没有后人,可是有族人,也有弟子,本神会帮你照顾一二,所以,你可以放下心结了,不要再自责。狩天战场上,你已经尽力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月神。”

    在广寒界,有月神照顾,应该是不会有谁敢欺凌蛮剑大圣的族人和弟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情的确轻松了一些,准备近日便突破万死一生境,可是,突然觉得怪怪的,感觉到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只听,月神又道:“谢就不用了,你若真想为蛮剑做些什么,就帮本神做一件事吧。毕竟,本神要帮你照顾他的族人和弟子,而且你还是本神的神使。红尘大会,广寒界需要有强者坐镇,本神觉得,你挺合适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已是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月神啊,你好歹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多少神灵都视你为圣洁的化身,你能不能少一点套路?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,从一开始自己就被套路。

    难怪一位神灵,想要赖账,还给他一个大圣解释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面对一尊天庭的古神,张若尘一个地狱界的修士,自然是说不出什么强硬的话,有气无力的道:“广寒界有三巨头,个个都是无上境的修为。哪里需要我去坐镇?”

    “吴祖正在闭关,即将冲击神境。九灵大圣太年迈了,血气大幅度下降,想要活得久一些,便不能再高强度的战斗。三巨头,只剩寂灭大帝一人,显得太单薄,如何撑得起广寒界的门面?幸好你回来了,做为本神的神使,本神一直都看好你。”月神语气清淡,似闲聊一般,依旧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现在是地狱界的修士,万一身份暴露,会给广寒界招惹天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月神道:“如果本神没有看错,你修炼出了先天阴阳五行混沌体,人类血液和不死血族的血液,已经完全融合为一体。只需稍微变化一下容貌,能够将你认出来的修士,将少之又少。红尘大会终究是俗世的大会,就算有神灵坐镇,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。本神会掩盖你的天机,到时候,必定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思百转,道:“若是月神可以将开元鹿鼎还给我,我倒是可以考虑,帮广寒界在红尘大会上立威。”

    只凭这个,当然不可能要得回开元鹿鼎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若尘又补充一句:“张家老祖劫尊者还活着,他老人家知道我把开元鹿鼎借给月神后,非常生气。实不相瞒,就是尊者派我前来取回祖传神器。”

    “劫尊者还活着?”月神诧异。

    张若尘语气肯定的道:“当然,我可对天发誓。”

    月神自然能够看出,张若尘不是故意诓骗,因此,倒是露出慎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开元鹿鼎的确就是张家的祖传神器玉皇鼎,是不动明王大尊曾经执掌的战器。

    其实月神根本没有打算要贪图玉皇鼎,只不过,张若尘当时修为太低,而且又去了地狱界,怎么可能守得住大尊的战器?

    她做出的打算是,等到张若尘修炼到神境,如果心没有邪化,没有彻底变成一个吸血的怪物,便将玉皇鼎还给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劫尊者未死,怎么可能放任祖传神器流落在外?

    张若尘见月神已经意动,于是,面露笑意,将商夏和商月从乾坤界中接出。

    “红尘大会固然是彰显一界实力的盛会,我若代替广寒界出手,的确可以震慑住那些想要夺取广寒界圣域的大世界的大圣。可是,在我看来,那都是一时的。广寒界最缺的,乃是俗世中顶尖级别的战力,可以为广寒界夺取圣域,并且长时间坐镇天庭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指向商夏和商月,风轻云淡的道:“她们一个是先天火灵,一个是先天水灵,都是半神境界,从现在开始,她们就是广寒界的修士。月神,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欲要回神器,自然是要给足月神好处。

    他算是看出来了,月神即便是一位古神,即便美貌天下无双,即便圣洁端庄,可是,内心深处,却有一股小女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两尊半神,至少可以让广寒界俗世快速发展数千年。

    再说,张若尘并不信任商夏和商月,放任她们这么成长下去,万一哪天突破成神,岂不是要被反噬?

    可是在月神的手下,她们就算破境成神,也翻不起来大浪。

    张若尘觉得,这事十之八九是成了,要收回开元鹿鼎已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月神心生感应,向广寒神宫外盯去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道神光,破云而来,穿过月神山的一层层防御,落到广寒神宫外的广场上。

    “月神,十万年不见了,没想到本尊者还活着吧?哈哈!”

    神光散去。

    劫尊者的身影,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身穿紫色神袍,头戴玉冠,脚下混沌光华闪烁,白发变成了黑发,就连面容都刻意调整过,皱纹变少,显得年轻了许多,看上去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,有着一股独特的潇洒魅力。

    劫尊者大步走上台阶,脸上笑容逐渐收敛,来到神宫门口,看到站在宫殿中的张若尘后,眼神彻底变得冷沉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小子居然逃到天庭来了,难怪本尊者在昆仑界找不到你。”劫尊者冷笑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暗叹,海棠婆婆的修为,终究是差了这个老家伙太多,没能克住他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老家伙如此风度翩翩的来到广寒神宫,张若尘便是生出不好的预感。这是来索要神器的吗?

    千万别出岔子,好不容易,付出了两尊半神做代价,才让月神有些松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万一被这色迷心窍的老头一搅和,张若尘岂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