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三十五章 宇宙异变

第二千六百三十五章 宇宙异变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进入广寒神宫,劫尊者便是以强硬的姿态,索要玉皇鼎,那架势简直就是不惜一战。

    这让张若尘松了一口气,暗暗点头,终究是不动明王大尊留下的祖器,老头子即便再不靠谱,终究还是要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稳了!

    终于可以要回张家的祖传神器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蓦地,天地异象爆发。

    神宫外,风劲突然增强十倍不止,呼啸声如巨兽咆哮。

    雷声滚滚,闪电如万龙腾飞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立不稳,因为整个广寒神宫,整个月神山,甚至下方的天庭大陆,皆是在晃动。天地间的空间规则,变得极不稳定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都被惊动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紫罗天域,一座座圣地中,皆是飞起明亮的圣光。

    每一道圣光,都散发强横的大圣气息,直向月神山飞来,降落到广寒神宫外。

    月神的身影,出现到广寒神宫上方的虚空,白衣飘飘,神光照耀万里,衣袖一挥,乌云尽去,雷电退走。

    天地异象,消散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天空出现一个直径千里的圆形窟窿。

    透过这个窟窿,张若尘看见天外一颗颗星辰时而明亮,时而暗淡,有的甚至在快速移动,但却不是流星。

    眼前景象,可谓震撼至极。

    因为,每一颗星辰,都是恒星。

    想要同时让无数颗恒星,在星空中变动位置,即便是古神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其中一颗星辰,明亮到极点,且无比巨大,如同一轮烈日。它在快速移动,有时甚至在星空中跳跃,形成的波动,让周围的星辰运行轨迹出现偏移。

    在它后方,正是横跨天幕的黄泉星河。

    黄泉星河犹如化为了一条真正的河流,竟然在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天庭的神灵、大圣,包括千千万万的圣境修士,此刻,全部都抬头看着天外,心中无不震动,如此异象罕见至极。

    劫尊者一脸凝重,嘴里念叨着什么,本是掩盖了的皱纹,全部都在脸上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靠近过去,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那颗明亮至极的大星,为何在快速移动,怎么有那么多星辰受它的影响?”

    “大星?那是修罗星柱界。”劫尊者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修罗星柱界?”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抬头,再次望去。

    刚刚平复下来的心绪,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修罗星柱界乃是整个修罗族的生存之地,等同不死血族十大翼世界,是一根悬浮在宇宙中的柱子,高达不知多少亿里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万亿修罗族修士,生存在上面。

    谁能让修罗星柱界移动?

    神尊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修罗星柱界为什么会移动,这是要移动到什么地方?

    张若尘询问劫尊者,可是,这老头心中不知在想什么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轰鸣的水流声,在天空响起。

    足有十万八千里宽的天河,流动速度忽然迅疾了一倍有余,将震荡的空间定住。不多时,天庭恢复平静,紊乱的天地规则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层层乌云,暴雨雷电,也消散而去,重新变得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但,张若尘却知,只是天庭稳定下来了而已,修罗星柱界多半没有停下,黄泉星河亦在流动,整个宇宙都在发生某种天大的变故,无数生灵和大世界,将受波及。

    月神和劫尊者都没有再理会张若尘,密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是知晓了一些东西,在商量应对策略。

    十万年前,广寒界和昆仑界便是盟友,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劫尊者与月神谈妥了某种协议,向张若尘走来,冷笑一声:“小子,走吧,接下来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账。”

    “走,走去哪?玉皇鼎还没有要回来呢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劫尊者道:“天地将有巨变,玉皇鼎暂时先交给月神使用,等本尊者伤势痊愈,再取回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想到,这个老头,突然之间就叛变,真被月神迷昏了头,祖传的神器都不要了?

    “不行,我和月神已经谈妥,玉皇鼎是张家的祖传神器,无论如何都得取回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劫尊者道:“你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被月神下药了……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很想提醒劫尊者清醒一些,可是,话还没有说出口,便是被劫尊者的一道神气卷起,身体一轻,飞离广寒神宫而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便是天旋地转,时而失重,时而身上压力暴增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是被人抓住了脖子,像风车一样的快速甩动,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他想要控制身体,但是,体内力量无法凝聚,精神力也被压制,如同一个凡人溺水了一般,只能使劲扑腾,却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过去,以张若尘的强大肉身,都快吃不消的时候,他终于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但是,完全站不稳,天地在旋转,他身体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不知摔了多少次,张若尘盘膝坐下,调动圣气在体内周天运行,眼前的景象终于稳定,昏痛的脑袋逐渐变得清明。

    劫尊者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,正笑嘻嘻的看着他,披散着一头花白的头发,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服,脚上的鞋子都烂穿了底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下次还敢算计你祖宗,可就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了!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报复心太强了,心胸狭窄!”

    劫尊者脾气上来了,涨红着皱巴巴的脸,道:“老夫心胸狭窄?老夫处处为你着想,你倒好,将老夫还活着的消息到处宣扬。你难道不知,这是绝密?一旦让有些老家伙知晓,他们觊觎大尊的神源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倒的确是张若尘理亏,心中底气不足,道:“我也没到处宣扬,只是去两仪宗归还《无字剑谱》的时候,不小心在海棠婆婆面前说漏了嘴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!犯下如此大错,老夫该不该教训你?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此事到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站起身来,眺望四周。

    现在所处的位置,是在一座海岛上,四方悬崖峭壁,岛上圣石无数,闪闪发光。远处的崖边,长有七八棵紫色圣树,结满浓香的果实。

    海域极其宽广,张若尘的精神力探查不到岸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劫尊者道:“西牛贺洲和南赡部洲之间的无尽海域上的一座小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愣神了半晌,才道:“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赶紧回广寒神宫,必须趁热打铁,将玉皇鼎要回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悠然自得,道:“这里距离广寒神宫所在的紫罗天域,少说也有一亿里,你要回去,自己回去吧!本尊者得去南赡部洲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回不去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劫尊者道:“提醒你一句,这里是天庭,不是随意就能布置空间传送阵,也不是随意就能施展神灵步。在天庭,半圣会被压制得,犹如凡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修为虽然还不错,可是,想要跨越一亿里,不是十天半个月就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天庭的海域中凶兽无数,别说大圣级的兽皇,即便是遇到神兽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明白天庭海域的凶险,眉头紧皱,道:“老头,你跟我说实话,为什么不取回玉皇鼎?”

    劫尊者严肃了起来,道:“十万年的平静,即将被打破,而本尊者伤势没有痊愈,暂时还不能出现在诸神的视野中。就算取回玉皇鼎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月神是昆仑界最为坚定的盟友之一,将玉皇鼎借给她,在接下来的危机中,或能发挥出重要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做出决定的时候,能不与我商量一下?你知不知道,我刚献出了两位半神。你知不知道,月神赖掉了我一百万枚圣源和一株神药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劫尊者咬紧牙齿,右手捏成了巴掌印,轻轻颤抖着,道:“你能更败家一些吗?一百万枚圣源可以为张家培养出多少圣者?若是有一株神药,老夫的伤势,很快就能痊愈。还有那两位半神,留着做妾也好啊!你……你要气死老夫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后退,与他拉开距离,冷哼道:“论败家,我怎么比得上你老人家?祖传神器都可以不要。大尊若是知晓,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,肯定后悔将神源传给你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想到那一百万枚圣源,一株神药,两位娇滴滴的半神,便是心口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张若尘想到即将到手的玉皇鼎,又被月神套路了回去,心口也很疼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地上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海岛上,一老一少,都很沉默。

    劫尊者终究是神灵,先恢复过来,长长吐出一口气,道:“我们是男人,不能如此斤斤计较,月神欠我们张家的债,终究是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玉皇鼎毕竟是大尊留下的祖器,只要张家的子孙还没有死绝,终究是要再次登上月神山,将其要回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的早晚而已。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和一个女流之辈一般见识。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只要修为足够强大,还怕她能真的赖掉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道理,我们又没吃什么亏……”似乎是觉得这句话,说得太勉强,太自欺欺人了一些,劫尊者又道:“以后让她加倍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二人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海岛上,风声呼啸,颇为凉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