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天龙界第一强者

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天龙界第一强者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先前,张若尘以浩然正气衍化烈日,震退舒庸,虽然没有怎么出手,却已经是技惊四座,无人敢小觑。

    再加上,昆仑界日益剧增的实力,自然是引得鱼晨静的重视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据书某所知,天庭召开红尘大会,是为应对地狱界的十界战书。既然现在,地狱界已经宣战,天庭还有必要应这十界之战?”

    鱼晨静见对方顾左右而言他,显然是婉拒了她刚才的邀请。

    但,她心思巧妙,八面玲珑,丝毫不见失望之色,笑道:“正是地狱界已经宣战,才更要应战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所谓“十界战书”,张若尘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是地狱界直接向天宫下的战书,内容是,地狱界拿出五座大世界,天庭拿出五座大世界,加起来十座大世界。

    天庭和地狱各派遣十位神境之下的强者参战,对战十场。

    赢一场,得一座大世界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地狱界拿出的五座大世界,乃是清灵大世界、尘界、三生界、皓明大世界、火云界。此五界,皆是地狱界在功德战场上击败天庭,夺取过去的大世界。

    五界依旧还生存有大量生灵,包括一些圣境修士。

    若是天庭不应战,地狱界就会在战书中指定的那一天下令,将五界的生灵全部杀死,炼成鬼魂、战尸、血丹,并且使用万界神眼,将投影传至各界。

    鱼晨静手持红扇,晶莹红唇品了一口玉蜂鸣,悦耳清声:“原因有三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一场席卷整个星空的大战,即将爆发。天庭若是不应战,首先在士气上便是输了!可想而知大战爆发后,所有参战者的心态?心若先输,必定一击即溃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地狱界虽然号称十大元会级代表人物齐出,可是,天庭诸神早在五百年前,便是看出苗头,各界都有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天堂界派系开启了半神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真理神殿组建了封神营。”

    “盘古界开启了女娲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妖神界启动了妖祖的祖血,集中培养出十大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万墟界为挑衅万墟盟主,已经战了百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地狱界下的十界战书,未必不是成全天庭。若是天庭可以在十界之战上,击败地狱界,对接下来的全面战争,必有巨大帮助。”

    鱼晨静继续道:“第三,地狱界拿出的五座大世界中,三生界和火云界,都是靠近古文明派系的星空,有极强的战略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从中古以来,天庭和地狱的战场,从来都是从天庭的下属凡界中挑选。而这一次,地狱界主动拿出五座大世界,可谓是前所未有的事,既然如此,为何不战?”

    张若尘沉默了半晌,笑着点了点头,便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天庭各界虽然提前所有准备,可是元会级代表人物,不是只靠修炼资源就培养得出来。后天强行去塑造,亦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鱼晨静本欲再次邀请张若尘,这时,赤火龙船上,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龙吟声,使得整片海域都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敏锐的察觉到,天地规则在沸腾,并且快速向某一处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力量波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影从座位上消失,出现到甲板上,眺望四方。

    只见,明月下,天地圣气凝化成了成千上万条龙影,如同万龙归巢一般的奇景,齐齐涌向赤火龙船上的一座船舱中。

    半晌后,船舱中走出一道魁梧挺拔的龙族男子,身体在人形和龙形之间变化。

    “二哥,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?”敖虚空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,众人已是明白,那位龙族男子的身份,一个个眼中皆是露出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天龙界五爪金龙一脉的二太子,敖乙。

    敖乙的目光投向张若尘,双瞳如急电,道:“你很强,可否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心惊不已,敖乙这尊绝世大能,竟是被昆仑界的书千痴所惊动?

    他们先前已经十分高看张若尘,可是,包括鱼晨静在内,都没有想到他能高到,令敖乙亲自点名,欲要一战的地步。

    敖乙可是天龙界中古以来,最为惊世绝艳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暗道龙族还真是出战斗狂人,摇了摇头,道:“你现在的状态不好,还是等下次吧!”

    敖乙的身体,始终在人形和龙形之间变化,身上时而长出龙鳞,时而又掉落。头颅时而化为龙头,时而有变化成人类头颅的模样。

    敖乙道:“刚才受了一点伤而已,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玲珑仙子露出关切的神色,问道:“二哥,谁能伤到你?是神灵吗?”

    敖乙摇头,道:“对方很强,但,不是神灵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神灵!难道是遭遇了暗袭?”又有大圣问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相信,以敖乙的修为,神境之下有人可以在正面交手中击伤他。即便是偷袭,能够伤到他的,也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敖乙道:“不算暗袭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,有如此能耐?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是多久与那人交手的,为何我们毫无察觉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敖乙道:“交手,就在刚才。对方是来试探我的修为,只出了一招,便是退走。这一招,隔了一片虚空,直接打入我的道域。所以,你们当然不知道,我们已经交过手。而我,也隔着虚空打出了一击,并不知晓对方的身份,更不知道这一击有没有伤到对方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刚才交的手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倒不是书千痴惊动了敖乙,而是另一位神秘强者。

    这一夜,张若尘一直站在甲板上沉思,又使用命运奥义推算与敖乙交手的那位神秘强者。可惜,对方显然有天大的来历,有人为他掩盖了天机,无法推算。

    “天庭倒是藏龙卧虎,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念出这么一句,对红尘大会更生期待。

    不说别人,单是敖乙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,便是不弱于张若尘见过的星落、原阡陌之流。实战能力如何,虽然不可知,想来不会是短板。

    而且,张若尘在敖乙的身上,感应到了很强的真理奥义波动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鱼晨静来到甲板上,再次向他发起邀请。

    张若尘与鱼晨静倒也算是交集甚多,其中也发生了一些荒唐之事,几次张若尘都想向她表露身份,将那份用她长裙书写出来的“婚书”还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赤火龙船上,有敖乙这样的强者,他便是暂时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色初亮之时,赤火龙船的速度放缓。

    海面上,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修士,有的骑着坐骑,有的驾着圣车,有的驾驭圣舰,皆是向前方那一片群岛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路过赤火龙船时,不是远远避开,便是主动赶来拜会,无不显示出天龙界在天庭的巨大影响力。

    张若尘与舒庸都是儒袍书生的打扮,并肩站在船头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舒庸终究是一等一的强者,没有真的喝醉,道:“书兄可知来到这红尘群岛,我最想见的是谁?”

    张若尘对此没有兴趣,道:“舒兄身上可有神石?”

    “诶!谈这些俗物干什么?”

    舒庸摇头笑了笑,道:“传说,红尘绝世楼的楼主,昔日在大圣境界,曾经登上真理之山,乃是天地间有数的真理使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传说,他曾得到儒祖的一处书库,里面藏典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传说,他有一支红尘笔,可以书写滚滚红尘中的一切,更能知尽红尘中的种种变化。传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打断了他的话,问道:“你知道哪里可以兑换到神石?”

    舒庸皱眉,露出不悦的神色,道:“难道书兄对这位红尘绝世楼的楼主一点都不好奇吗?难道书兄不想进入儒祖书库,观阅那些世间仅存的孤本?”

    “当然也是有一些好奇,毕竟真理使者身上的真理奥义,肯定超过百分之一。”张若尘话锋一转,又道:“但是,我真的很缺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缺啊!”舒庸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怔,你好歹也是一界的顶尖强者,还缺神石?

    舒庸颇为感慨的道:“书界毕竟是比不上那些拥有神脉的强界,世界中,无法孕育出神石。想要获得神石,必须拿出宝物,去别的大世界换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听他讲得这么心酸,倒是想安慰他两句了!

    舒庸忽的想到了什么,给张若尘支招,低声道:“我没有神石,可是千星天女多得是。你若是去向她借一些,以她仗义疏财的性格,肯定会直接赠送你不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无语,昨夜他两次拒绝鱼晨静的邀请,哪里有脸面去借神石?

    他心中怅然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张若尘有一天,竟会落得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舒庸道:“书兄若是抹不开脸面,我去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“别!我等读书人,怎能如此寒酸?就算再落魄,也绝不能失了心中的傲骨,更不能为了神石折腰。”张若尘义正言辞的道。

    舒庸认真的点了点头,对他不禁佩服了几分,忽的,眼神一亮,道:“若是书兄身上有什么珍奇的宝物,倒是可以去红尘海市转一圈。红尘海市是天庭最大的互市之一,如今红尘大会在即,必定更加热闹,想要弄到几块神石,绝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我可以卖书法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