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

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舒庸后悔了!

    早知道书千痴所说的好东西,如此了得,如此有辱斯文,就该继续卖书法。

    卖书法,总比卖尸体要强。

    没错,先前的书法摊子,变成了尸摊。

    一共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一具,据说是一位半神,背上长有十二只天使羽翼,身上皮肤晶莹剔透,即便已经死去,依旧散发出明亮的圣光。爆发出来的杀气,可以惊慑大圣之下的修士。

    圣王之下的修士,怕是靠近不了他的尸身,一旦靠近有陨落的危险。

    天使族在天堂界是大族,族人数之不尽,可是,能够修炼出十二只天使羽翼的大圣屈指可数,舒庸没能认出躺在地上的这是谁。

    另一具,浑身漆黑,皮肤表面刻满高深的幻道铭纹。

    即便没有催动,可是,一般的大圣,靠近到十丈之内,瞬间就会陷入幻境,变得浑浑噩噩。

    此刻,陷入幻境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在尸摊附近的大圣,已经有七位之多。可想而知,尸身上的幻道铭纹是何等可怕,寻常大圣根本驾驭不了,称得上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书千痴正在分尸。

    天使族半神的尸体,已经分好,堆成了十多个部分。

    十二只天使羽翼放在一堆,前方立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道:“半神羽翼,可炼制飞行类的秘宝。一对,两百枚神石,单只不卖,概不讲价。”

    字,是舒庸写的。

    舒庸发誓,写这些恶心的字,绝不是为了从书千痴那里分取神石,他是一个有原则而品行端正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书界和天堂界派系的仇恨甚深。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高手如云,更大力扶持儒界,处处针对书界。书界修士不知吃了多少大亏,却难以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写这些字,参与进贩卖天使族半神尸体,他心中畅快,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。但,表面上,不能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舒庸在牌子上,又加了一行字:“天堂界修士,九折。”

    “书兄,你看我这么写好不好?”舒庸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愣了一瞬,点了点头,道:“行,没问题。继续吧,圣源我已经挖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定价太高了?”

    舒庸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担心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半神天使的羽翼,内部已经孕育出了神韵,珍奇无比。两百枚神石,我还嫌低了!但是,最近很缺神石,当做是贱卖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需要神石,不仅仅只是为了催动日晷,还要购买别的修炼资源,花费甚大。

    至于镇元那边,张若尘细想之后,觉得被认出的概率很低。多半是镇元见过他的这副面孔,猜出他是昆仑界某位修士变化而成,说不一定还以为他是文帝。

    反正太师父都已经放话,让他不必束手束脚,他自然也就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不过,写字,还是免了!

    太容易出破绽,也太容易暴露。

    这位长着十二只羽翼的天使族半神,自然就是天杀组织排名第二的杀死帝皇,跗骨。

    片刻后,张若尘将墨洋身上的皮,剥了下来。

    除了这皮,墨洋一个精神力大圣的肉身,实在是值不了太多钱。

    尸摊边,围观的修士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太震撼了!

    两个衣冠楚楚的儒道书生,当街卖尸,还分得七零八落,他们的三观被震碎一地。更震撼的是,卖的其中一具尸,还是十二翼天使族半神。

    并不是任何一位天使族半神都能修炼出十二翼,十翼才是常态。

    “舒庸?天呐,居然真的是你,我还以为认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一位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,手持折扇,头插青笔,跨过幻境,来到尸摊边上,震撼的道:“这两具尸体,哪里来的?你堂堂庸书圣,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?有辱斯文,有辱斯文。”

    舒庸露出尴尬的神色,一时间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从未见过如此景象,不行,必须得画下来。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看了半晌,取下头上的笔,直接便是在虚空勾画。

    刚一落笔,笔下便是天地规则汇聚,凝成一卷丈余长的画卷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这人谁啊?”

    “华春秋。”舒庸低声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略感耳熟,仔细想了想,想了起来,道:“画《九仙美人图》的那人?”

    舒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华兄,你怎么又画了起来?”

    又一人穿过围观的人群,走上前来,直向华春秋走过去。这人,身披大红袍衫,身形魁梧,皮肤黝黑,似一头公牛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这人,张若尘露出一道讶色,不自觉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舒庸脸色微变,道:“这人来头可不小,乃是真理殿主的女婿,是从封神营走出的顶尖人物,别看他像个黑愣子一般,天资却是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的修炼天资,张若尘还是认可的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,项楚南这个黑愣子,怎么和会风流倜傥的华春秋称兄道弟?

    他们两位,似乎不像一路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华春秋身前的画卷爆碎而开,是被项楚南撞碎。

    墨洒一地。

    华春秋头疼至极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!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不是故意了,下一次一定不会了!”项楚南急切的道,很是自责。

    华春秋忍了又忍,咬着牙,道:“能不能别跟着我?我就想好好画一幅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下一次真的不会了!我一定会很小心。”项楚南道。

    华春秋失去再画一幅的兴趣,能怎么办,只能长叹一声。怎么就招惹到了这个黑愣子?

    非说与他有缘,一直跟着他,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这时,项楚南才看见张若尘和舒庸的尸摊,惊讶的走了过去,道:“二位先生,你们儒道修士,怎么干起这种买卖来了?”

    舒庸再次尴尬,掩面回避。

    张若尘却是坦荡无比,道:“就当做是圣兽的肉卖吧,多少能够卖点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有性格,我喜欢。兄弟,贵姓啊?”项楚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书!”

    “书兄!我乃是真理神殿的弟子,项楚南,叫我一声楚南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和项楚南寒暄了一阵,很快熟络,开始称兄道弟,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张若尘了解到,项楚南和真理神殿殿主的女儿青丝雪已经完婚,顿时感到遗憾,声称,相见恨晚,没能喝到喜酒。

    项楚南却是豪爽,告诉张若尘,今晚就可以补上,他请客。

    华春秋和舒庸的关系不错,交情颇深,坐到他的身旁,神情严肃的道:“你们用这一招来恶心天堂界派系,倒是妙得很。不过,这两具尸体,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书兄,这两具尸体,哪里来的?”舒庸转而询问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捡的。”

    “捡的。”

    舒庸转述给华春秋。

    华春秋慎重的点头,道:“捡的,就好了,可以避免很多麻烦,就算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找上门来,我们也不用怕,反正人不是我们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们呢?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舒庸道。

    华春秋冷哼一声:“你们闹得这么大,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岂会不怒?就凭你舒庸一人扛得住?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折扇一展。

    华春秋摇扇,道:“我华春秋又岂是怕事之人?我画界与天堂界派系仇深似海,不共戴天。对了,这些东西卖了出去,可否分我一份神石?”

    舒庸愣了半晌,道:“这……我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倒也豪爽,将墨洋的尸体一脚踢了过去,道:“华兄倒是铁骨铮铮的男儿,是患难与共的豪杰。这具尸体归你了,卖出去的神石,我一枚不要。”

    华春秋检查了一番墨洋的尸身,看出此人身前精神力极高,使用精神力,在肉身上淬炼出了一些特殊的纹理。

    价值虽然远远比不上那具天使族半神的尸身,可是,依旧浑身是宝。

    “书兄,爽快,华某交你这个朋友了!”

    华春秋坐到墨洋尸身后方,不顾自身英俊的形象,叫卖了起来。

    围观者众,却无一人敢来购买。

    毕竟,敢得罪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还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群身穿光明圣铠的修士,将尸摊包围,个个都修为强大,散发大圣气息,一共足有二十多位。

    围观者尽数退到远处。

    “庸书圣和华春秋胆子太大了,敢直接和天堂界叫板,看吧,将光明神殿审判宫的宫主都惊动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那位死去的十二翼天使族半神是谁,太惨了!”

    “这位审判宫的宫主,可是一位狠绝的人物,庸书圣和华春秋今天必定要倒大霉,说不定会血溅于此。”

    舒庸和华春秋没有惧色,可是,却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光明神殿的审判宫,与命运神殿的裁决司都是有得一拼,凶名赫赫,杀伐果断。审判宫的宫主,更是一等一的狠辣人物。

    昔日在圣王境界,号称天堂界派系领袖的宙宇,从一众审判宫大圣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宙宇,张若尘轻轻摇头,低声道:“泯然众人矣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宙宇,只有百枷境的修为,已经变得平庸。

    却也不能说平庸,能够达到大圣境界,都是一等一的天资,只不过,配不上他昔日的风采。

    宙宇与镇元相比,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一个越来越惊艳,一个却越来越平庸,潜力已经耗尽,最终化为百枷境大圣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像宙宇这种例子太多太多,能够一直强大,一直风华绝代,并且破境成神的修士,终究是极少数。

    更多的,那些在圣境、圣王境呼风唤雨的人物,都会渐渐变得平庸,最后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死在无名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的惊艳,不代表今后也一定能惊艳。

    惊艳者,毕竟是少数。

    宙宇退到一旁,给审判宫宫主潋曦,让出了位置。

    一代新人换旧人。

    有人鱼跃九天变化龙,有人石沉大海化尘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更新还算早吧,嘿嘿,继续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