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三百四十二章 大宫主的剑

第二千三百四十二章 大宫主的剑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潋曦大宫主坐在一头独角兽背上,身穿白色圣甲,腰悬审判之剑,长发如瀑布般垂下,傲人的身材显得极为曼妙,浑身每一寸肌肤都散发莹莹白光,如美脂璞玉。

    独角兽不是凡种,而是光明神兽,长有一对雪白羽翼。

    它双瞳中蕴藏雷电,吐气如龙,气势之强给在场所有大圣都造成压迫感,如同一只万丈高的兽族神灵立在身前。

    但,独角兽还没有达到神境,尚差了一筹。

    千年修炼,昔日的无影仙子更显惊艳,身上的阴气、煞气淡了不少,光明的力量却强盛炙热,宛如圣洁美好的化身。

    她从独角兽的背上跳落下来,脚震大地,随后,走向尸摊。脚下密密麻麻的白色纹路,如同潮水,向张若尘、项楚南、舒庸、华春秋涌动而去。

    舒庸抬头一看,只见满天云霞皆变成暗红色,震慑圣魂的杀意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即便舒庸和华春秋都是一界至强,却还是心神震动,陷入潋曦大宫主的气场,有一种圣魂被镇压,无法反抗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位审判宫的大宫主,比他们想象中更可怕。

    潋曦大宫主的目光,投落在两具残尸身上,点了点头,道:“价格卖得太低了!”

    舒庸嘴唇动了动,却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嘴唇所在位置的空间,似被冻结。

    “最近缺神石,想尽快出手,所以,价格定得低一些。大宫主若是有兴趣,九折卖给你。如何?”张若尘将牌子提了出来,指向上面的字“天堂界修士,九折”。

    四周的围观者中,响起一道道惊声,都觉得张若尘是在作死。

    这是在挑衅审判宫的大宫主?

    潋曦的出现,如一石激起千层浪,惊动整个红尘海市,所有修士皆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审判宫的大宫主,这可是真正的巨头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百年前,无影仙子便是进入《红尘绝世榜》,百年后的现在,怕是已经跳出红尘,列入绝世。”

    “绝世级强者出手,必定惊天动地。也不知,红尘群岛的道锁,抗不扛得住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尸摊不远的一座楼阁上,鱼晨静背负双手,眺望过去。

    她身后,一位千星文明的老妪,道:“审判宫大宫主亲自出面,他们恐怕会吃大亏,我们要不要出面,帮忙化解矛盾,趁机结交一番。”

    鱼晨静摇了摇头,道:“他们本就是想要挑事,我们若是出面,岂不是坏了他们的好事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应该没有料到,会惊动光明神殿。那位审判宫大宫主,最近百年,可是杀人无数,屠族灭界都不会眨一下眼睛,就连《红尘绝世榜》上的强者都斩过两位。谁知道,她腰间的审判之剑,会不会挥落下去?”老妪道。

    审判之剑,无人不惧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西方宇宙,这柄剑,堪称是最可怕的杀人利器。任何光明神殿的叛徒,闻之丧胆。任何邪恶生灵,都会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鱼晨静的目光,落在张若尘身上,道:“跗骨和墨洋,都是天杀组织一等一的杀手帝皇。能够杀死他们二人的人物,又岂会是泛泛之辈?再看看。或许,又是一个绝世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潋曦大宫主一双美丽动人却又冷冽的目光,投向张若尘,一股森然的杀气,凝化成数之不尽的光剑飞出去。

    剑风呼啸,斩断一根根道锁。

    张若尘原地不动,飞来的杀气光剑自动消散而开,化为一粒粒光点。

    “有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潋曦大宫主的目光猛然一凝,体内的圣气急速涌动。

    宙宇并不知晓刚才潋曦和张若尘已经交手了一次,带着四位审判宫大圣,走了上来,道:“将这两具遗骸收起来,妥善存放,带回天堂界安葬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拿这些尸骨,你们得照价支付神石才行。”

    华春秋如此说道,随后,画出一笔,形成一条墨河,将宙宇和四位审判宫大圣挡在了墨河对岸。笔锋中,涌动出去的圣气,将他们如同杂草一般震飞。

    华春秋是画界至强,修为达到无上境,接近半神,岂是宙宇他们这些低境界的大圣可以抗衡?

    潋曦大宫主眼神凛然,挥手一斩。

    她举手之间,风起云涌,岛上的密密麻麻道锁尽数被引动,显现出来,如同亿万光符悬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墨河断碎。

    五指形成的剑光,飞过断成两截的魔河,落在华春秋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华春秋挥笔抵挡,可是,手中君王圣器级别的笔,却被劈的爆碎而开,剑气冲击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华春秋的道域被撕碎,护身圣衣破裂,抛飞了出去,嘴鼻皆爆喷出鲜血。腹腔位置撕裂开一道尺长的血口,脏腑严重创伤。

    两人同样是无上境的修为,可是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“怕是真的步入了……绝世……绝世级。”有修士,如此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太强了,道锁都禁不住她。

    “华兄!”

    项楚南快步冲了过去,搀扶起华春秋,怒目登上潋曦大宫主,道:“你怎么出手伤人?”

    潋曦迈步向前,身上气势不断上升,踩得道锁不断碎裂,道:“杀天使族半神,便是光明神殿的敌人,更是整个天庭的敌人。我岂止要伤他,更要斩他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她身形闪移,刹那间已至华春秋身前。

    一双雪白玉手之间,密密麻麻的光明规则扭缠,凝成一柄长达一丈的光明巨剑。

    双手前推,直刺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,爆发出来的光明,照亮整个红尘海市。形成的力量波动,使得附近海域,掀起十多丈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项楚南身上释放出密密麻麻的星辰光点,衍化出“宇宙无边”的真理界形,一拳击中潋曦施展出来的大光明剑。

    拳头与剑尖相撞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大光明剑碎裂,潋曦和项楚南皆是向后倒退出去,形成两股强劲无比的风浪。

    潋曦身后的审判宫数十位大圣,即便结成了光明圣墙,依旧被冲飞出去数十丈。有人口吐圣血,受了创伤。

    潋曦和项楚南之间的位置,出现一道两丈宽的裂痕,向左右延伸了百丈。

    须知,红尘群岛所在的海域,道锁密布,就是防备大圣争斗,毁掉了岛屿。能够造成如此破坏力,已是非常了不得。

    “项楚南居然如此强大,能与审判宫的大宫主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“他修炼出来的真理界形,似乎达到了宇宙无边,太不可思议,大圣境界居然就能修炼到这个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真理神殿殿主的女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潋曦身上杀气更盛,十魂十魄尽数冲出身体,在身后,形成二十道与她一模一样的光明影子,如二十轮烈日照耀天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抓出审判之剑的剑柄。

    只是将这柄至尊圣器级别的剑,拔出了一寸,滔天剑气便是爆发出来,形成剑气风暴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剑身散发出来的白色光明力量,使得近处的一些修士,双目淌出鲜血,立即远退。

    审判之剑尚未拔出,已有惊天杀威。

    项楚南丝毫不惧,哼声道:“你们审判宫也太无法无天,想杀人就杀人吗?你这位大宫主,当年不过只是我大哥的一个侍婢而已。我大哥若是未死,你现在还在地狱界给他暖床呢?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审判之剑彻底拔出,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潋曦身体明亮得迷糊,化为光明形态,十魂十魄尽数融入剑体,挥剑直劈下去。

    “战便战,怕你不成?”项楚南大吼道。

    一道神影,出现在天空,伸出一双巨大的神手,各结出一团神云,化解了二人的攻击力量。

    混乱的力量波动,逐渐消散。

    那道神影临空站立,道:“两位可否给红尘绝世楼一个面子,暂止干戈?”

    潋曦认出这道神影的身份,乃是镇守红尘海市的伪神“天滨神将”,于是,收剑回鞘,却也没有给这位神灵行礼,傲然的道:“红尘绝世楼的面子,自然是要给。但是,天使族半神惨死,总得有一个交代吧?”

    “捡的!”

    项楚南收起界形,道:“那两具尸体,是书兄弟捡的。人,不是我们杀的。你误会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捡的。”舒庸和华春秋齐声道。

    宙宇冷哼道:“捡的!能捡到十二翼天使族半神的尸体,你们还真是运气好。真当光明神殿,有那么好糊弄?”

    潋曦的目光,投向一直一言不发的张若尘,道:“天使族半神惨死,一句捡的,洗脱不了你们的罪名。四位就不要给红尘绝世楼添麻烦,随本宫主光明神殿走一趟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笑一声,盯向地上的残尸,道:“天使族半神惨死,需要有人偿命。可是,惨死在他们手中的修士,命就轻贱吗?”

    潋曦双眸一眯,长发在风中摇曳。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地上这二人,乃是天杀组织的帝皇级杀手,跗骨和墨洋。死在他们手中的无辜修士,何止千百?审判宫为两个臭名昭著的杀手报仇,莫非天杀组织就是光明神殿扶持起来的?”

    潋曦一言不发,瞳中杀气外放。

    宙宇道:“大胆,你怎敢如此污名光明神殿?大宫主根本不知晓他们是天杀组织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,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衣袖一挥,浩然正气飞了出去,将宙宇掀得犹如人偶一般飞出去,撞塌一栋建筑,掩埋在了废墟里面。

    舒庸和华春秋皆是露出恍然的神色,同时心中更惊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没有见过跗骨和墨洋,但是这两位杀手的名字,却是如雷贯耳。能够杀死他们,书千痴的修为,得是高到了什么地步?

    他们从一开始就不信,这两具尸体,是书千痴捡的。

    潋曦和张若尘对视了很久,才道:“原来是两个杀手,倒是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可以继续做生意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潋曦道:“不行!即便跗骨是杀手,可是毕竟是天使族,你们如此做法,与羞辱天使族没有区别。今日可以放过你们,可是,他们的尸骨,我得取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坐回椅子上,道:“我也把话放在这里,若是不给神石,今天,谁都取不走这些尸骨。对了,潋曦……潋曦大宫主对吧,你伤了我兄弟,是不是也该赔偿神石?”

    华春秋腹部的伤口,本是已经愈合,听到这话,又暗暗将其震裂了一些,满身鲜血的走了过去,道:“赔偿,必须得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审判宫大宫主太不讲道理了,亏我当年还给她画过画,将她列入九仙美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书兄,你得好好跟她谈一谈,告诉她,天庭万界是一家,不能因为她这一剑,闹得两界离心离德。天庭和地狱大战在即,万万不能有内部矛盾。当然,如果赔偿神石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潋曦大宫主的修为太高,华春秋不是对手,万一把她激怒,再来一剑,怕是人就没了!因此,他自然是希望,书千痴去和她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