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儒道败类

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儒道败类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华春秋啊,华春秋,是谁给你的胆子,敢让大宫主赔偿你神石?”

    公羊牧迈步走了出来,步法浮慢,语气轻蔑,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走到潋曦身旁的时候,他微微躬了躬手,道:“大宫主,书界和画界这两个不成气候的修士,就由我来处理吧!你乃千金之躯,何必与他们这几个小人一般见识?”

    “公羊牧!”

    舒庸和华春秋看到前来之人,皆是眼神一沉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那个名叫公羊牧的修士瞥了一眼,此人似乎也是儒道修士,身穿整洁青衫,三十来岁的样子,下巴上留有两寸长的青须,眼角狭长,嘴唇略薄。

    不用推算,也能猜到,必是儒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过,公羊牧的修为,却是比舒庸和华春秋要高出不少,已达到半神层次。

    公羊牧看向跗骨和墨洋的残尸,面露悲苦之色,长叹一声:“儒道,首讲一个仁字,次讲一个德字。哪怕他们是杀手,你们作为儒道修士,也不该如此对待他们的遗骸。何有仁义可言?何有道德可言?你们……真可谓儒道败类,文坛耻辱。”

    舒庸的确是觉得,当街贩尸非君子所为,一时间,竟是颇为羞愧,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华春秋冷哼道:“满口仁义道德,而你公羊牧的所作所为,配不上这四个字,不过是天堂界的一条狗。当年,为了加入半神计划,将自己的发妻,都献给了天堂界的某位神灵,不用我再多说下去了吧?”

    公羊牧眼神刷的一下变得森寒,随即,转寒为怒,道:“无凭无据,就知道污人清白。说话是要负责的,你侮辱我可以,侮辱天堂界的神灵,小心惹来神罚。”

    看到公羊牧那副虚伪的模样,华春秋只感觉恶心,不再与他言语。

    公羊牧知晓华春秋不敢提神灵的名讳,心中暗暗一笑,自认为占了上风,道:“舒庸,我用一幅画,来换这地上的两具残尸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的画,怕是还不值跗骨的一根手指头。”舒庸语气冰冷,道。

    “先看完画,再说这话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公羊牧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从袖中,取出一只淡紫色的卷轴,缓缓将其打开。

    画卷上,有四位绝世美女,个个清丽秀美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舒庸认出画卷上四位女子,乃是书界的“碧海四秀”,算是他的师侄一辈,因为容貌清美,在天庭颇有名气。

    舒庸甩袖,冷哼一声:“画我书界后辈,你还真是越老越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再仔细看看。”公羊牧笑道。

    舒庸想到了什么,脸色微微一变,调动精神力注入双眼,仔细凝视那幅画卷,随即,衣袍无风而动,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浩然正气瞬间从他体内爆发出来,化为一条白色天河,汹涌滂湃的流动。

    舒庸站在正气长河的中心,探出手掌,隔空抓出,欲要抢夺公羊牧手中的画卷。

    公羊牧嘴角上翘,一手持着画卷,一手拍按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掌心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文字,又有一根根天地规则线条,在文字间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正气长河被文字和掌力,打得倒涌而回,反撞在舒庸身上。

    舒庸爆退,滑行出去数十丈远,半跪在了地上,满头长发披散。可是,只是一瞬间,他再次闪电般的冲出去,吼道:“放了她们。”

    吼声中,蕴含强大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公羊牧眼神讥诮,右脚向前一踩,脚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纹理,将冲上来的舒庸,再次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舒庸,已经不是五百年前了,就凭你现在的修为,也想与我交手?”公羊牧道。

    华春秋的目光,死死盯着围绕在公羊牧身周的那些线条,道:“你居然,已经将理的力量,修炼到了天理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公羊牧很是自得,道:“没错,天理既成,跨入神境,已是指日可待。而你们两个,连半神的境界都还没有达到,连冲击神境的基础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天理,是理的最高层次。

    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,是儒界的立界之本,亦是思想的核心。

    传说,将理的力量,修炼到天理的层次,就必然可以跨入神境,成为儒道真神。正是如此,公羊牧才有自傲的本钱。

    舒庸来到张若尘身边,焦急的道:“书兄,我的四位师侄,被公羊牧抓了,封在画卷之中,我必须得救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想用这两具残尸,换回她们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舒庸知道这个请求让对方很为难,面露苦色,咬了咬牙,深深向张若尘一拜,道:“从今往后,舒庸便是你的仆人,以偿还神石。”

    跗骨和墨洋的尸身,价值太高昂,他还不起,只能以这种方式请求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投向公羊牧。

    潋曦担心他会出手强夺画卷,走到公羊牧身旁,将审判之剑持在手中。

    一座剑域,自然而然显现出来,护住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公羊牧看到舒庸乖乖就范的样子,心情甚是高兴,道:“先前让你换,你不换。现在,我后悔了!想要这一幅画,不仅得将两具尸骸给我,还得跪到地上,给潋曦大宫主赔礼道歉。我说的是,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公羊牧指向舒庸和华春秋。

    项楚南双眼如铜铃,怒瞪道:“我还从未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,有本事,接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公羊牧露出忌惮的神色,道:“项公子得真理神殿殿主真传,战力无双,在下哪里能是你的对手。但,在下还是有把握,在项公子拳劲攻过来之前,撕碎这画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项楚南没有出手,因为潋曦挡在公羊牧前面,就算出手,怕是也奈何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公羊牧盯向舒庸,道:“考虑得怎样了?老实说,我对地上的两具残尸,还有这画卷中四位书界弟子的性命,一点兴趣都没有。所以,我的耐心,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舒庸盯向张若尘,毕竟两具残尸是属于他,自己无权做主。

    张若尘伸出一只手,扶起还保持躬身状态的舒庸,走向公羊牧,道:“这两具残尸价值连城,我实在是无法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人,总要学会舍弃才行,现实面前必须妥协。”公羊牧道。

    潋曦身上的剑意,始终锁定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不如这样,你和舒庸再战一场。你若是取胜,两具残尸归你,向大宫主跪地道歉这种事,我们四人应该一起才对。”

    华春秋和舒庸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倒是项楚南,颇为豪爽,道:“没错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要跪,一起跪。”

    公羊牧大喜,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当然当真,但,你也别高兴那么早,若是你败了,你不仅要将画卷给我,还得跪在地上,给我们磕三个头。”

    公羊牧深怕张若尘反悔,立即答应下来:“好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潋曦看着张若尘,露出难以理解的神情,可是想到公羊牧和舒庸巨大的修为差距,怎么都不可能会败,顿时,心中的疑虑消散。

    她道:“画卷先放到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公羊牧也怕发生意外,于是,将画卷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舒庸再次向张若尘躬身一拜,眼神绝然,道:“多谢书兄为我争取的这个机会,即便是我不敌公羊牧,也要与他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华春秋满脸愁容,道:“公羊牧何等狡猾,岂会不防着你玉石俱焚?不到万不得已,千万别动寻死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最轻松的,莫过于张若尘,拍了拍舒庸的肩膀,道:“不用那么紧张,全力去战便是,我对你有信心,击败他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红尘海市的天滨神将,以神力,在海上,衍化出一个直径千里的空间气泡。

    舒庸和公羊牧化为两道流光,飞入进空间气泡。

    舒庸抢占先机,以神狐紫毫笔在空气中,书写出一个数十丈长的“斗”字,向公羊牧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百字战书,这种圣术,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!”

    公羊牧丝毫不将舒庸放在眼里,一指点出,天理纹路凝成一根直线,击向“斗”字。

    在他预想中,这个“斗”字,会被轻易破掉。

    可是,天理纹路却没能挡住“斗”字,不知什么原因,“斗”字爆发出来的气势和威力都猛然增长一大截,最终,轰击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公羊牧不愧是半神,遭遇这一惊变,反应迅速,虽然被打飞出去,可是,却激发出道域和天理文卷,将绝大部分攻击都化解。

    舒庸哪里想到,公羊牧如此不堪一击,顿时信心大增,立即书写出第二个文字,第三个文字……

    助他的,自然是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无极圣意,并不是在体内,而是在天地间,分布在宇宙的每一处。

    所以,舒庸施展出圣术,张若尘直接便是调动那一片空间中的无极圣意,融入他的圣术中。圣术爆发出来的威力,自然也就大增。

    于是,红尘海市中的修士,便是看见诡异的一幕。只修炼出了八万亿道圣道规则的舒庸,将半神层次的公羊牧压着打。

    即便是站在天穹的伪神天滨神将,也没能看出其中端倪。

    只能感觉到,舒庸每一招施展出来,都能调动大量天地之力融入其中,弥补了境界上的差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