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 惊动神灵

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 惊动神灵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鱼晨静又道:“书兄认不认识天初天女?”

    “为何突然提到了她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,天初文明现在的处境,可是极为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妙?”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天初文明与修罗星柱界相隔最近,大战一旦爆发,天初文明必然首当其冲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古文明和天庭诸界,总不会袖手旁观吧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幽叹一声:“当然不会袖手旁观,可是,但凡是战争,必然会有巨大牺牲,若非是亲密无间的盟友,谁又会拼死相助?”

    “天庭内部,有另一股声音,声称天初文明肯定保不住,强行力保,恐损失惨重。与其死守,不如集中力量,在巨灵文明、艳阳文明、藏墟文明布置防线,将修罗星柱界阻挡在这一防线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未战却先弃盟友,天宫若是做出这样的决定,不怕寒了人心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的确有不少大世界反对,但,这终究是有可能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神灵才能决定的事,我们想那么多干什么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实际上,天庭和地狱界的战争,暂时还不会发展到大规模神战的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因为,地狱界在前期,不会启动神战,只会稳步推进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黄泉星河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点了点头,道:“修罗星柱界开路,因为,修罗族诸神的星魂神座,都位于星柱界的上空。可是,地狱界另外九族神灵的星魂神座,却在黄泉星河中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星魂神座相助,地狱界的诸神,进入天庭的地盘开战,劣势太大。就像十万年前一样,死伤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等到黄泉星河,也进入天庭诸界所在的星空,两片星空重叠,神战才会全部爆发。到时,就是真正的生死存亡。”

    “天庭可以先发动神战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摇了摇头,道:“天庭诸界所在的星空和古文明派系所在的星空,也有遥远的距离。若是,各界神灵远征,也无法调动星魂神座的力量,没有任何优势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反而,因为战场位于古文明派系所在的星空,大规模神战一旦爆发,所有古文明的宇宙秘境,怕是全部都得崩碎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么,也就只有一个办法,如十万年前一样,切断修罗星柱界的能量之源,布置星空大阵,阻止它继续前行。”

    鱼晨静目望夜空,道:“谈何容易?当年昆仑界能够做到,也是死了无数神灵,就连十劫问天君都血染星空,蚩刑天都被斩断头颅。如今,地狱界必有防备,想要阻挡修罗星柱界怕是得付出更大的代价,才有可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鱼晨静和张若尘都陷入沉默,不知心绪飞向了何方。

    半晌后,鱼晨静唇红齿白的一笑:“你说得没错,这些事,是诸神考虑的问题,以我们现在的修为,只能放眼俗世。尽我们最大的努力,做到最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很清楚鱼晨静对他的身份,已有猜测,可是,却不敢确定,所以才处处试探。

    但是,他真的颇为关心洛姬的处境,于是问道:“天初天女来到红尘大会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书千痴主动问出这个问题,鱼晨静眼中光芒一亮,本是只有一两分虚无缥缈的猜测,现在,却是有了五成以上的把握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来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你可知功德神殿的商子烆?”

    “天初天女与他有什么关系?”张若尘的手中,把玩手中的夜光杯,眼神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一千年前,商子烆在昆仑界的孔雀山庄,被我那位好友杀死。可是,圣血却被赤子剑保存下来,圣魂碎片融入了五彩功德碑。在天堂界一位神境巨擘的帮助下,融五彩功德碑为身躯,活出新的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一位圣王,却能得到一位神境巨擘的帮助获得新生,看来商子烆和那位神境巨擘的关系很不一般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那位神境巨擘,乃是商祖,与十劫问天君同时代的古老强者。如今功德神殿的殿主,都是商祖的弟子,焱神更是商祖的徒孙。威名赫赫的玄一真神,都曾去往商丘,向他老人家求道。商子烆便是商祖的后人,一直都被当成功德神殿未来的殿主培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鱼晨静继续道:“当年昆仑界孔雀山庄一战,可谓惊心动魄,我的那位好友与商子烆,可谓生死一线。而本不该参战的天初天女,却出手相助了我的那位好友,公然与天堂界派系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商子烆便是死在那一战,如今他活了过来,而且在功德神殿和天堂界派系都有无与伦比的话语权。怎么可能不报复呢?”

    张若尘十分清楚自己和商子烆之间的仇恨有多深,他消失了一千年,商子烆心中怒火和仇恨无处宣泄,肯定会施加到与他有关的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当年的孔雀山庄,张若尘和商子烆生死对决,天堂界派系和昆仑界修士打得昏天黑地,洛姬是为数不多出手的外界修士。

    患难时,得来的这份情义,显得格外珍贵。

    当然,那一战,鱼晨静也出手了!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说来倒是奇怪,一直出手针对天初文明的,乃是审判宫的大宫主潋曦。而商子烆,却是多次追求天初天女,甚至他的师尊焱神,还曾去天初文明提过亲,可惜被拒绝。一个打压,一个追求,你说有没有趣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一点都不有趣。”张若尘目光冷然,一杯尽饮下肚。

    舒庸、华春秋、项楚南当然知晓,鱼晨静和张若尘在秘密交谈,可是,却没有调动精神力偷听,只是看向他们二人时,会露出古怪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酒喝得再也没有滋味,张若尘先一步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本来,他是想要将婚书,还给鱼晨静,从此不再有任何瓜葛。但是想到鱼晨静未必完全可信,一旦让她确认了身份,将是一份风险。

    “天女殿下可否送一送我?有几句话,我想和你单独聊聊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露出喜色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酒喝得差不多了,我们也走吧!”项楚南道。

    一行五人,走出彩霞别院。

    项楚南本是想要跟着张若尘和鱼晨静一起,却被华春秋拉住,低声说了一句,项楚南恍然大悟,尴尬的搔了搔头。

    “书兄弟,你们单独聊吧,我们三人先去画界修士的落脚点。你可一定要来找我们,明天继续喝,顺便给你介绍我另一位兄弟认识。”项楚南笑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鱼晨静并肩而行,走在昏暗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道路由青石铺成,两旁长满各色圣花,在夜里,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华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打算向我坦白了吗?你可以相信我的,在真龙岛上,我们可是生死与共,有患难之情。”鱼晨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停下脚步,凝看向她。

    鱼晨静抬起螓首,玉颈纤纤,双眸明亮,琼鼻晶莹,浅浅一笑有倾城的魅力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鱼晨静不解,却还是大胆的伸出一只雪白的小手,掌心向上,凤眸略带疑惑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把抓住她的手,鱼晨静如遭电击,无法动弹。下一刻,张若尘的另一只手,点在了她眉心,强大的精神力调动了起来,向她意识海涌去。

    鱼晨静已是明白,张若尘想要干什么,这是要抹去她的记忆,心中不禁怨恼不已,这个家伙,还真是小心谨慎,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精神力,刚刚触及她的意识海。

    一道神光,从她娇躯中爆发出来,光照万丈。

    有一股极其强大的神灵之力,在守护她的意识海。

    “为何守护她意识海的神力如此强大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脑海中刚刚闪过这道念头,下一瞬,便是明白了!因为,彩霞别院中,一位头发雪白的老人走了出来,瞬间出现到他和鱼晨静的面前。

    老人面露狠辣之色,双瞳蕴含无尽神光,犹如两颗恒星的能量藏在眼球里面,两根手指已是捏成剑印。

    这是一尊真正的神灵!

    眼看张若尘就要被这位千星文明的神灵杀死,鱼晨静却是忽然,靠到张若尘怀中,娇羞的道:“老祖宗,怎么把你老人家都惊动了出来?静儿都有些害羞了!”

    那位老人诧异,盯着她和张若尘,愣了半晌,将身上的神力敛去,道:“你的意识海,刚才被触动了!”

    “对啊,静儿想要让他看看,我的脑海中,是不是只有他一人。”鱼晨静娇声轻哼。

    老人仔细看了看张若尘,摇头道:“你们年轻人还真是……算了,待会儿过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老人负着双手,回了彩霞别院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默了很久,怎么都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事,道:“千星文明怎么会有神灵,来到红尘群岛?”

    鱼晨静从他怀中离开,带着怨气,道:“所以,你千万别仗着修为强大,便胡作非为。千星文明的修士中,隐藏有神灵,别的大世界的修士中,也有可能存在,虽然可能性很低。惨了,惨了,这下本天女要惨了!”

    “为何这么说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本天女乃是未来的千星文明的天主,怎么可以轻易对男子动情?老祖宗现在撞破了我们之间的事,肯定会收拾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确定那位千星文明的神灵,有没有在偷听她和鱼晨静的对话,不敢讲太多,道:“快回去吧,跟他老人家讲清楚,我们之间的感情很纯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