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 你变了吗

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 你变了吗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彩霞别院。

    千星文明的那位老人去而复返,坐回椅子上,再次从棋罐中捻起一枚棋子,盯向棋盘,细细沉思,却迟迟没有落子。

    忽而,他抬起头来,道:“那小子,老夫觉得也就一般,须弥将他看得太重了!”

    殒神岛主坐在对面,颔首而笑,道:“说明你没有看仔细。”

    老人轻哼道:“剑道圣意的确很强,应该是在本源神殿,得了剑祖的传承。至于另一种圣意,老夫倒是没有瞧仔细,被你掩盖了吧?”

    殒神岛主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老人又捏紧棋子,看向棋盘,道:“圣意强大,不代表将来一定可以撑起一片天,后继无力,泯然众人的修士,我们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了,见到的还少吗?昆仑界的未来,我更看好轻蝉。”

    “轻蝉的确还可以,但,只能代表昆仑界的未来。”殒神岛主道。

    老人道:“用可以两个字评价一位成神了的元会级天才,却用希望二字评价那个还是圣境的小子,你把自己的孙女,贬得太低了吧?你是真的谦虚,还是在老夫面前炫耀?”

    殒神岛主笑着摇头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老人正色,严肃的道:“你既然那么看重他,为何不直接带回天庭?放他回地狱界,将来莫成了大患。你得明白,再坚定的道心,都是会变的,元墟(荒天的师尊)便是死在自己的弟子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道心若真的变了,便不是我说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殒神岛主催促道:“你到底下不下?棋子都快被你捏碎了!”

    老人再次盯向棋盘,盯了半晌,依旧没有落子,抬头道:“还是先谈正事,这次来天庭,老夫可不是来参加什么红尘大会,也不是来陪你下棋。天宫那边,迟迟不做决策,莫非是想放弃古文明派系?”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的事。”殒神岛主摇头。

    老人眼神冷冽,道:“昊天的权利太大了,不能什么事都他说了算。老夫觉得,有必要重列二十诸天,天位不能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殒神岛主抬头看了看上空,手指轻敲棋盘,道:“现在不是谈论重列二十诸天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只有老夫一个人有意见?哼,四大主宰世界这些年,都有提议要重列二十诸天,一些老家伙,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登天位。”老人道。

    殒神岛主回避这个问题,道:“大战在即,何必在乎一个天位的名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仅仅只是名?这代表的是权利和决策!若是没有决策权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老夫可不希望,传承了万古的千星文明断送在这个时代。”老人眼中露出一抹寒气,手中的棋子,不自觉间化为粉尘。

    这位千星文明的神祖,会隐秘出现在红尘群岛,自然不是对红尘大会感兴趣,而是借此机会,悄悄来天庭,密会盟友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,神灵之间也是来往密切。

    很多决策权,都是掌握在他们手中。只不过,这种来往,不是圣境修士可以知晓。

    外面,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鱼晨静走了进来,看不见殒神岛主,只能看见老祖宗一人坐在棋台边。一贯风起云淡的千星天女,此刻,颇为忐忑,抱拳躬身行礼,道:“静儿知错了!”

    “错在哪里?”老人道。

    鱼晨静道:“不该轻易对男子动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想明白错在哪里,便想明白后,再来见我。”老人露出不悦的神色,挥了挥手,示意她退下去。

    鱼晨静心中更加忐忑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挺聪明的小女孩,何必那么严厉?”殒神岛主笑道。

    老人双眼一瞪,道:“这还聪明,我看是傻。对方想要抹去她的记忆,她却主动为其开脱,气都快气死老夫了!这样的表现,将来怎么撑得起一个文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初文明修士的落脚点,也在化神岛上。

    因为,大战在即,前来参加红尘大会的天初文明修士数量很少,居住的别院,要比彩霞别院小一些,但,环境古雅。

    天初天女洛姬,站在海边的木楼上,迎着海风,望着天空的星辰,与悬浮在云雾中的红尘绝世楼,双眸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远处,浪花起起落落,“哗哗”的响动。

    李妙含走了过来,站在木楼下方,道:“师父,我本是去邀请了帝祖神朝的七皇子,真武界的天宇君,可是人又被光明神殿审判宫的修士半路请走。”

    洛姬淡雅的道:“其实,以天初文明现在的局势,拉拢任何盟友都没有意义。你也不用再东奔西跑,免得遭受天堂界派系那些修士的嘲笑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双眼微微泛红,心中情绪复杂,有委屈,有不甘,有气愤,有绝望,道:“我们已经被孤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来之前就已经预想到的事吗?被孤立,才更应该自强不息,现在还不是最艰难的时候。”洛姬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收拾起心中的各种情绪,道:“商子烆又来了!他说,师尊若是答应嫁给他,他可以以焱神的名誉立誓,必定全力以赴相助天初文明。”

    洛姬道:“商子烆如今的修为,的确是深不可测,可惜心有魔障。他想娶我,不过只是想要化解魔障。一千年前,我或许还会高看他一眼。至于现在,表面上衣冠楚楚,可是心理已扭曲,心中藏魔,可怕而狰狞。这样的人,离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让他离开。”李妙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洛姬走下木楼,踩在沙滩上,留下一排脚印,思绪再次飘飞出去。

    每一次商子烆的到来,都会勾起她对张若尘的回忆。

    回忆中,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。

    有深刻的,也有已经淡去的。

    忽的,洛姬心生察觉,豁然回头看去,只见木楼中,出现了一道身影。那道身影,似曾相识,不知不觉竟与脑海中的影子相重合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柄细如发丝的圣剑,化为数十丈长,如一道光痕,飞入木楼。

    坐在木楼中的身影,纹丝不动,只是伸出两根手指,便是夹住圣剑。

    洛姬戴着面纱,双眼露出一道惊色,以她如今的修为,神境之下,居然还有人可以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住她这一剑。

    张若尘松开两指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现在的模样,就是本来的样子,没有变化,也没有戴儒祖画的面孔。

    可是,与一千年前,依旧有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洛姬心中的熟悉感更加浓烈,平静的心绪生出波澜,但是,木楼中那人,与一千年前的那人,气息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千年一别,我已算是死过两次。可是,依旧忘不了真理天域的那个无名山谷,洛水九曲天星的种种。”

    洛姬化为一阵白雾,出现在木楼中,在灯烛下,仔细凝视对面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亦是盯着她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对视着,她的眼神,渐渐出现变化,从疑惑,到了然,到苦涩,到情绪内敛,再也看不出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很难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信。”洛姬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松了一口气,本是还想着万千解释的言语,现在看来是不用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本该早些来见你的,我知道天初文明现在的处境很艰难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洛姬道:“你是地狱界的修士,出现在天庭,是何目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听出她话语中带刺,知晓天初文明和地狱界常年交战,仇恨甚深,怕是正是如此,才对他心有怨念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天初文明即将就要迎来生死存亡的战争。

    洛姬不再看张若尘,看向外面的海,道:“张若尘,你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变了!一千年了,哪怕是一块石头,都会有变化,更何况是人心。但也没变,我心中还有善恶,向往生命,厌恶死亡,也还深深记着你的情义。其实,我以为,你的第一个问题,会问我这一千年都去了哪里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洛姬双眸蒙着一层星雾,道:“我更想知道,你刚才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刚才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怔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洛姬道:“你身上有另一个女子的香味,我闻过,这个女子我认识。我不知道,你这一千年去了什么地方,遭遇了什么,我只知千年后归来,你没有第一时间来找我。哪怕是来到了红尘群岛,见的第一个人,也不是我。张若尘,你让我怎么相信,你没有变?”

    张若尘头大如斗,心中暗暗后悔,本该知道才对,一个女子最在乎的,永远都是你有多么重视她。若是让她发现,你在见她之前,先去见了别的女子,还留下了香味。

    那么,你的任何话,她都不会信了!

    见张若尘久久不言,洛姬才又道:“我并非是故意刁难你,只是,一千年了,在这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时间,以这种让人高兴不起来的方式见面,你说,我怎么高兴得起来?”

    她终于转过身,凝目盯向他,缓缓解下面纱,露出清理绝美的仙颜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一松,笑道:“也就是说,你心中其实是高兴的?”

    “一千年了,哪怕你再怎么混账,再怎么音信全无,再怎么风流多情,至少还活着,至少还会虚情假意的来关心一句,的确已经很高兴了!”

    洛姬说得淡然,可是张若尘却听得出,语气中带有赌气的意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