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无神,昆仑

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无神,昆仑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从各界赶来红尘群岛的修士越来越多,红尘海市的街道上,人流穿梭,随处可见大圣的身影,个个来历不凡。置身在此,恍惚间,还以为来到了传说中的神界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进归海阁,便是有一位年轻侍从过来接待,态度极其恭敬。

    “不知前辈可有预约?”侍从问道。

    此刻,张若尘变化成一位老者,须发雪白,精神抖擞,俨然一派绝代高人的模样,道:“有,皇道大世界的虚晟订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侍从听到这话,顿时肃然起敬,对张若尘更加恭敬了起来,道:“原来虚皇叔的客人,前辈这边请,虚皇叔定的四楼乾字厢房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对虚晟没有兴趣,更不想知道他有多么了不得,之所以报他的名字,乃是因为,此前张若尘去了一趟昆仑界修士的居住地,从剑皇那里得知,池昆仑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池昆仑走的时候,留下了话,“让张若尘来归海阁找我,报皇道大世界虚晟的名字”。

    于是,张若尘便是变化容貌,来了这里。

    归海阁,乃是红尘海市中最顶级的一座食府雅阁,非强界的顶级人物,想要提前在这里订一间厢房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今夜的归海阁外,神月滩,将有绝世大战爆发,前来观战者无数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想提前预订,占据一处绝佳的观战位置,真的需要天大的脸面才行。这个虚晟,显然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归海阁中人满为患,除了侍从,上下往来的修士,几乎都是大圣,而且没有一个是不朽境、百枷境。

    此刻,张若尘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万界强者聚集的红尘大会。

    之前的什么狩天大宴,不过只是一群千岁以下的小辈的盛会而已。

    即便是极品本源神晶之争,参与进去的顶尖大圣,也只是地狱界的冰山一小角,远不如今日红尘群岛这般气势磅礴、大圣如云的气象。

    正要登上第四层楼阁的时候,迎面一人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到这人,虽然处变不惊,可是,心中已是惊涛骇浪,感到无比意外。

    居然在这里,见到了商子烆。

    今夜,各大派系齐齐讨伐天堂界派系,商子烆竟然还有精力来到归海阁?是来观战,还是来会客?

    看他似在等人的模样,应该是会客。

    张若尘忽的走了过去,对着商子烆抱拳,笑道:“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商公子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仔细打量了张若尘一眼,露出浅笑,跟着抱拳,道:“前辈好强的精神力,应该乃是赫赫威名的先贤,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老夫已经万年没有来到天庭走动,名字早已无人知晓。”张若尘故作谦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位侍从,道:“这位前辈,乃是虚皇叔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露出恍然之色,再次向张若尘回了一礼,道:“原来是皇道大世界的前辈高人。”

    皇道大世界在北方宇宙排名第三,与天龙界、西天佛界一样,乃是天庭的万古不灭大世界之一。三十万年前,曾有诸天级的人物诞生,傲视星海。

    皇道大世界由三大神朝掌控。

    虚晟,乃是三大神朝之一巨鹿神朝的皇叔,更是号称神朝第一强者,修为高深莫测,是俗世战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巨鹿神朝虽然只是一个国家,可是实力比一些强界还要恐怖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的权利高度集中,不像别的大世界,是由成千上万个宗门、古派组成。

    皇道大世界也好,巨鹿神朝也罢,都传承极其古老,底蕴深厚无比,冒出什么样的强者,商子烆都不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商公子是在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请了尊贵的客人,自然是要亲自出来迎接。”商子烆很有耐心,随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被商公子称为尊贵的客人,定然非同一般。老夫先去会皇叔,免得他等急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告辞而去,跟着侍从,来到乾字厢房外面,推门进去了时候,向远处的商子烆瞥了一眼,只见,他已经接到在等的客人。

    那两位客人,是妖族。

    一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妙龄,长发乌黑,容颜美丽倾城,肌肤如神玉一般放光,有一条条白绒绒的狐尾从裙下露出,不知有多少条。

    另一位,身躯壮硕,高达两米五六,皮肤赤红,有一道道黑纹印在皮肤上,金色头发蓬松而虚张,如同狮子头一般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久看,只是装着漫不经心一瞥,立即走进厢房中。

    乾字号厢房很大,摆十张桌子都不显拥挤,但是现在,却只在靠窗的位置,摆了一桌。

    桌案周围,一共只坐着四人。

    左边一人,四十来岁,身形挺拔,穿着金黄色的神衣,上面有七条龙魂在游动。是真正的神衣,也是真正的大圣龙魂。

    之所以称其为神衣,乃是因为,衣服上每一根丝线都蕴含神纹,防御力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坐有一位年轻女子,穿得极为华贵,脸上戴有面纱,看不清真容。但,就凭身材和气质,便可判断,定然是一位出生高贵的绝世美人。

    第三人,则是靠墙而坐,身穿黑白玄甲,头戴君王圣器级别的青玉冠,一杆长枪一分为三,背在身上,看起来要年轻英朗许多,可是真实年龄却不好说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落到靠窗而坐的那位黑袍男子身上,眼神复杂至极,有温润,也有寒意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的容貌,与千年前的池昆仑相比,显得成熟了许多,真正脱变成了一位英姿俊逸的大圣级强者。

    肉身自然是池昆仑无疑。

    张若尘还未开口,池昆仑先一步笑道:“张兄,这里都不是外人,可以恢复你的本来面目。”

    除了池昆仑,另外三人皆是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更冷,与池昆仑对视。

    池昆仑双手按在桌案上,尽显英伟气度,道:“怎么了?是你邀请我来天庭参加红尘大会,怎么有些不欢迎的样子?”

    张若尘已经看透是怎么回事,情绪恢复平静,走到桌案旁边,道:“你阎无神居然是个无胆之辈,竟不敢以真身前来天庭,让我颇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诶!张兄误会了,我是刚刚破入无上境,必须闭关修炼,总不能因为修为的差距,被缺一直压着吧?”池昆仑道。

    阎无神不会以真身前来天庭,是张若尘意料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任何修士,都不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,将性命交托到自己的敌人手中。

    池昆仑道:“我以一魂前来,已经是相信张兄的人品,不会用卑劣的陷阱,借外人之力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要杀,我会亲自出手,一对一的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我要和昆仑对话。”

    池昆仑摇了摇头,长叹一声:“张兄这是不信我。”

    他端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,道:“我的人品,就那么卑劣吗?昆仑说到底,乃是我唯一的弟子,若非他自愿,我岂会借他的肉身?算了,一千年了,念你思子之情,我便不与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池昆仑不再言语,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容貌变化,由白发老者的模样,化为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看见张若尘的真容,厢房中的另外三人,皆是露出惊异之色,没想到,传说中死去千年的张若尘,竟然真的还活着。

    池昆仑再次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眼神,明显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依旧寒光毕露,但,身上少了一分霸气,多了一分深情。少了三分幽邃难测,多了三分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池昆仑站起身,眼中的寒光渐渐散去,被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情感填充。

    之所以陌生,乃是因为,他和张若尘相处的时间太短,几乎从未感受到过父爱带来的温馨。可是,他却深知张若尘为他和妹妹做的那些事,误以为张若尘死在本源神殿之后,更是时时回想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至少在对待子女这一点上,张若尘绝对算得上顶天立地,让池昆仑认可。

    他能喊出“父亲”这两个字,张若尘已是内心触动,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这种情感,与别的情感完全不同,直击人的内心。

    两人无言许久。

    池昆仑轻咬唇齿,道:“千年来,我和妹妹见过多次,她很想念你,她若知晓你还活着,肯定非常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!知道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压制自己的情绪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忽的,池昆仑坐回了椅子上,以调侃的语气,笑道:“张若尘啊,张若尘,天下强者之中,还真是少有你这种将父子之情看得如此重的人。你难道不知,修行者要将亲情和感情,都看得淡漠一些。否则,羁绊无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现在的池昆仑,已是阎无神,情绪完成压制下去,不苟同他的观点,道:“但,我听另一位长者说过,修行者必须要有感情,否则将会人性尽失。你让昆仑回到天庭,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哪里危险了?他的母亲是神灵,他的爷爷为了营救太上,陷落在命运神殿,如此身份,在昆仑界应该非常显赫才对。不需太上出面,只需他母亲出面,天庭还能把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池昆仑气质一变,身上佛光莹莹,显得极为神圣,道: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也让你有些心理准备。在我来到天庭之前,已经为昆仑的安危思考过。所以,调动了一些力量,给在西天佛界修行的池瑶女皇传了一道口信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她还在乎自己儿子的性命,我想她现在已经在红尘群岛了!老情人见面,你是不是很开心啊?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也不需要感谢我,快坐下吧,你和儿子叙旧了,可是我们还没叙旧。我对你失踪的这一千年,可是非常感兴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