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六十一章 诱杀之局

第二千六百六十一章 诱杀之局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根本不看她的目光,凝望战场,以苍老的声音,谦虚的说了一声:“老夫不算什么高人,只是修炼的时间足够久而已。”

    顶尖的惑术,几乎都是由眼睛施展,从而乱神智,勾魂魄,迷欲望。

    九尾心狐的精神力极高,至少六十九阶巅峰,甚至可能六十九阶半,张若尘虽不惧她,却也不想招惹这样难缠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道绚烂的血光,在归海阁中闪过。

    是剑光。

    商子烆手持赤子剑,一剑破开虚晟的道域,将他斩得飞了出去。虚晟以紫金锤,挡住剑光,又有张若尘施展精神力,助他化解余力,才在廊道上站稳脚步。

    他持着紫金锤的右臂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商子烆极具风度,没有追杀上去,温文尔雅的道:“皇叔痛失爱子,做出过激的事,子烆能够理解。但,子烆还是要解释一句,功德神殿一贯公平公正,绝不会做出损害天庭盟友的事。”

    虚晟还想再出手,被张若尘拦住。

    张若尘劝道:“商公子说得有理,皇叔,你还是先平复情绪吧,千万不要被谣言蛊惑。”

    虚晟咬了咬牙,终究是忍下来,冷声道:“没想到你商子烆年纪轻轻修为已达到如此可怕的境地,算你厉害,但是彩鳞之死,本座定然彻查到底。”

    虚晟收起紫金锤,气鼓鼓的,回了乾字厢房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盈盈的,向商子烆、九尾心狐、太古铜狮抱拳一拜,与燕神妃、燕小里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张若尘等人进入厢房,商子烆眼中的笑意消失。

    当他迈步走进离字厢房后,英俊的脸上,彻底寒霜弥漫。

    九尾心狐走在稍后的位置,笑吟吟的道:“没想到虚晟居然是一个冒失冲动之人,子烆如此轻易放过他,可谓心胸广阔,让奴家很是佩服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摇了摇头,道:“虚晟不是一个冲动的人,他向我出手,是为试探我的修为高低。”

    九尾心狐收起笑容,道:“子烆为何会如此认为?”

    “冒失冲动的人,在战斗的时候必然会破绽无数,可是,虚晟向我出手的时候,一招比一招更狠,没有任何破绽。”商子烆道。

    九尾心狐一双灵秀的眼眸中,露出疑惑之色,道:“这就有意思了!难道巨鹿神朝竟是参与进了今夜的争斗之中?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商子烆的脑海中,浮现出一道苍老的身影,问道:“你们注意到巨鹿神朝那位头发雪白的老者没有?以前,有没有见过他?”

    太古铜狮摇头。

    九尾心狐道:“那老者绝不简单,我的惑术,完全影响不了他,精神力强度怕是不在我之下。心境,更是高深莫测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手摸下巴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厢房中,只有褚犍一人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他长有一对牛耳,发出一道不屑的笑意:“了不得,能有多了不得?”

    九尾心狐纤腰摇曳,芳香弥漫,走了过去,轻盈的坐到他腿上。

    褚犍一手拦住她的腰,一手按在她雪白的玉/腿上,虎目盯着她一双水灵灵的眼眸,道:“你的惑术,似乎也影响不了我。你说,是我厉害,还是老头子更强?”

    九尾心狐红唇如火,一双玉臂搂在他的脖子上,笑道:“天下再了不得的强者,遇到了你,也都只能是陪衬。那老头,再修炼一万年,也不可能是你单手之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字厢房中。

    虚晟神情肃然,道:“商子烆太强了,若是他全力以赴出手,恐怕十招之内,就能杀我。天堂界又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,真是后生可畏。”

    燕神妃道:“商子烆以五彩功德碑铸炼身体,可谓功德的化身,可以直接吸收功德之力增强修为,修炼速度自然是无与伦比。肉身力量之强,更可称为半神之体。如此人物,未来成就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问道:“怎么样?张若尘,还打不打算动手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杀商子烆之心,我从未动摇过。”张若尘目光很坚定。

    燕神妃、虚晟、燕小里皆是倒吸凉气,觉得张若尘未免太过胆大包天。商子烆强到如此地步,居然还敢动手?

    更何况,有红尘绝世楼的楼主和列位神将坐镇,张若尘的身份根本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若还能将商子烆杀死,那真的就是通天彻底的本事。

    燕神妃道:“太冒险了!今后在战场上杀他,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商子烆这样的人,绝不能放他多活一天,否则,我必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张若尘至今难忘当年阴阳殿外挂着的一颗颗头颅,那是他心中深刻的痛。

    阎无神道:“打算就在归海阁中动手?归海阁密布神纹,是一处掩人耳目的好地方。等敖乙和褚犍决战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的时候,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张若尘否定了这一计划,道:“与其主动找上他,不如让他主动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,怎么说?”

    阎无神自诩聪明绝顶,却也有些捉摸不透张若尘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生性多疑,且心思诡诈,得主动暴露出破绽,才能引他上钩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破绽在何处?”阎无神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刚才虚皇叔出手,已然露出破绽。再加上,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精神力强者,他必然已经生疑,对我充满好奇。”

    虚晟一惊,道:“刚才我有露出破绽?”

    阎无神已经想通过来,道:“没有破绽,就是最大的破绽。一个痛失爱子的修士,正是情绪最悲愤之时,战斗的时候怎么可能没有破绽?”

    “其实更大的破绽在于,虚皇叔找的借口太牵强。五百年前的事,现在才来追究,谁都能够猜出,这是故意找茬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虚晟笑了笑,道:“所以只要我选择出手,无论找什么借口,实际上都是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还差最后一道勾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勾?”

    张若尘站起身来,道:“今夜来到归海阁的修士,都是为了亲眼见证敖乙和褚犍的绝世一战。如果,我独自一人提前离开,会不会显得太不正常了一些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商子烆,肯定会跟上去。”阎无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已是推门而出,走下楼梯,离开了归海阁。

    今夜的红尘海市人满为患,皆是大圣强者,都为观战而来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个修士,想要隐藏气息是非常容易的事。正是如此,张若尘没有刻意去探查,是否有修士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离开红尘海市,张若尘故意使用精神力虚化身体,脚踏海水,向青梨园所在的岛屿赶去。

    在这空旷的海面上,张若尘终于感应到了身后有一道微弱的波动跟随,嘴角随之微微扬起,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精神力外放,化为一座封闭的小天地。

    张若尘果断出手,身体化为一道剑光,飞了出去,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急速,撞击在海面上某一处无形无影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一剑,融入了剑道圣意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身穿光明圣铠的潋曦,横剑而挡。

    但,挡不住张若尘这绝世一剑,手中的审判之剑,反撞在胸口,身体如同炮弹一般飞出去。

    潋曦站在海面,脚下浪涛翻滚,虎口裂开,滴淌鲜血。

    她心中震撼无比,没想到商子烆让他跟踪的老者,竟是一个如此厉害的人物。对方刚才那一剑,若非临时收回去了部分力量,恐怕能够将她重伤。

    天庭怎么突然一下,冒出这么一位陌生的强者?

    而且,对方刚才,为何临时收回去了一些力量?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诧异的神色,道:“怎么会是你?商子烆呢?”

    潋曦好歹是步入半神巅峰的存在,转瞬间镇定下来,道:“阁下居然猜到,有人会跟踪你?说吧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她手中的审判之剑,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至尊铭纹,爆发出越来越强的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现在,她不像刚才那么没有准备,被打得措手不及。她有自信,凭借半神巅峰的修为,加上审判之剑,即便不敌对方,也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看着潋曦那张美若仙姬的脸蛋,张若尘感到无比失望,失去了一个杀商子烆的绝佳机会。

    阎无神走入进张若尘的精神力天地,出现在潋曦身后,笑道:“一个丫鬟侍女,见到自己曾经主人,居然还敢动剑。你若不立即下跪叩拜,今夜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冷了阎无神一眼,怎么能将这样的话说出来?

    暴露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潋曦心中震动,猛然转身,一双黑白分量的星眸,落在阎无神的身上,道:“你是何人,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阎无神丝毫不理会他们二人的眼神,耸了耸肩,道:“我没胡说!张若尘不就是你曾经的主人?莫非,你回到天庭后,记忆被抹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潋曦的记忆,并没有被抹去,只是难以相信阎无神的话。

    她直视背负双手站在不远处的张若尘,手中审判之剑散发出来的光华,变得忽明忽暗,似在反馈她混乱震荡的内心。

    都到这个份上,张若尘自然是没有必要继续隐藏,变化成了本来面目,埋怨的瞪了阎无神一眼。

    这不是故意给他招惹麻烦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