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六十二章 扭曲的爱

第二千六百六十二章 扭曲的爱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英姿绰约,如谪仙站在海面,道:“潋曦。”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人,潋曦身体失去大半力量,仿佛被拉扯回了千年前的七星帝宫,目光中,浮现出难以严明的复杂情绪,久久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没有恨意,心反而因为莫名的情绪,在加速跳动。

    “好像没我什么事了,我先走一步。张若尘,了却了天庭之事,我们无定神海会合。”阎无神退离了张若尘的精神力天地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就此离开红尘群岛,而是以池昆仑的身份,去完成答应了张若尘的事。

    海上凉风瑟瑟,吹起张若尘身上的长袍,发出“噗噗”的折叠声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过去,潋曦才说出一句:“你居然真的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似乎并不希望我还活着,倒也对,在地狱界你所遭受的屈辱,都是我赐予你的,你当然不想见到我,见到我就能让你回忆起那段黑暗的过去。审判宫的大宫主,应该是光明圣洁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停了下来,因为他发现,潋曦的眼神变得楚楚柔弱,与昨日在红尘海市见到的那位冷酷无情的审判宫大宫主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?哪一个又是伪装出来的样子?

    她这是真情流露?

    还是假装可怜,博取张若尘的同情,换取脱身的机会?

    张若尘看着她身上光芒耀耀的圣甲,又落到审判之剑上,道:“看来千年前,你返回魂界,的确是走投无路,所以带着审判之剑加入了光明神殿?”

    潋曦默然不语,将审判之剑收剑回鞘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成为了审判宫的大宫主,想来现在已经没有修士敢非议你了吧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当面不敢而已。”

    潋曦抬起螓首,玉颈细长凝白,眼神恢复冷锐,道:“张若尘,我或许对你有过恨意,可是,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!”

    千年时间,让潋曦看透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当年,她和张若尘本就是生死之敌,被张若尘擒住,难道还想敌人以德报怨?

    张若尘之所以没有杀她,显然是看中了她的价值。

    那时,张若尘受心魔折磨,受肉身缺陷的困扰,需要借助她来化解。而她,想要活下来,想要在地狱界拥有最基本的体面,只能依靠张若尘的庇护。

    她比谁都明白,身在地狱界的张若尘一直如履薄冰,努力的伪装着自己,稍有不慎他们二人都得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的她,为了在天庭立足,为了震慑那些嘲笑和非议她的修士,她就是要伪装出冷酷且杀伐狠辣的样子。

    待在七星帝宫中的那段日子,潋曦和张若尘接触得非常多,自然是清楚而深刻的了解到这个男子的内心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不像表面那么风光,实际上,处处都受敌人的监视,受地狱界修士的排挤,迎着不受信任的目光,可是他却还要继续待在地狱界,不能逃脱那种环境。

    那需要强大的内心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每一次张若尘离开七星帝宫,潋曦都怀疑他可能回不来了!

    有时候,潋曦甚至觉得,张若尘比她更可怜,比她承受得更多。

    真正让潋曦内心触动的,乃是张若尘放她返回天庭的时候,将审判之剑赠送给了她,为她思考好了退路。

    待在七星帝宫中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只是张若尘的一件工具。直到那一刻,她明白,张若尘是关心她的,是有用真心对她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回到魂界和天庭后,她过得太艰难,懂得了太多现实的残酷,也就越发理解当时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潋曦从重重回忆和思绪中惊醒过来,露出一道慌乱且急切的神色,看了看悬浮在天穹的红尘绝世楼,道:“赶紧走,离开红尘群岛,我当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,你如何向商子烆交代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潋曦道:“你既然知道商子烆已经注意到你,你还不快逃?放心,我乃是审判宫的大宫主,有审判宫的神灵撑腰,没有人敢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很平静,道:“商子烆知道我的身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不知道,否则出现在这里的就不是我,而是天堂界派系的大批强者,或者是红尘绝世楼的神将。”潋曦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何必惧他?”

    张若尘显得无所谓的样子,又道:“潋曦,我无法完全信任你,所以不可能放你离开。你现在必须做出选择,跟我回地狱界如何?”

    潋曦目光一怔,随即自嘲的一笑,道:“去地狱界?去地狱界干什么?做你张若尘的婢女,还是一个养在七星帝宫中的玩物?既然你不信任我,一剑杀了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若要杀你,不至于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潋曦的面前,探出一只手来,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。

    潋曦手腕上光明力量流动,对抗着张若尘,但,只对抗了一瞬间,便是收起了力量,任凭张若尘抓住。

    她并非没有一拼之力,只是不知为何,选择了顺从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一副伪装出来的冷酷劲,张若尘的心亦被触动,想到了当初在地狱界的自己,不也是向她一样,伪装着坚强和冰冷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潋曦发现,自己被张若尘的双臂,紧紧的抱到了怀中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力气彻底消失,浑身酸软,最后,竟是将凝白的脸,靠到了张若尘胸口,带着一股呜咽的语气,低声道:“我承认,我对你生出了一种颇为扭曲的爱意。其实我很与你一起离开,逃离现在的一切人和事,但我却知,你心中根本没有我的位置。你对我,永远都像是一个恶人,因为在你眼中,我根本不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或许她在期待,张若尘反驳她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,让她失望的是,张若尘只是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以精神力封住潋曦的修为,随后带着她,踏浪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察觉到不妙的商子烆,赶到了这片海域,眼神凝重的观察四周。

    与他同时赶来的,还有九尾心狐和太古铜狮。

    九尾心狐道:“这片海域,有精神力残留,不久前,那位巨鹿神朝的老者,应该在这里施展过精神力天地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心中担忧无比,凝望四方,道:“是我低估了对手,不该让潋曦独自去追踪。”

    九尾心狐露出惊讶之色,还从未在商子烆身上,看到如此紧张的模样,笑道:“子烆没必要那么担忧吧?大宫主乃是半神巅峰的强者,又执掌着审判之剑,在这红尘群岛,神境之下不可能有修士,可以将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,或者是擒住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桃花那样的杀手,施展出必杀一击,才能做到。那老头,总不可能是桃花吧?”太古铜狮道。

    如果说,潋曦对张若尘的爱意,是扭曲的。

    那么,商子烆对潋曦的爱,却更加扭曲。

    他既是厌恶潋曦曾经做了张若尘的女人,觉得她已经不干净,配不上自己。可是,他却又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,依旧深深的爱着这个女人,担心她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双瞳浮现出五彩光华,顺着海面上残留的气息,视线落到远处的一座岛屿上,道:“那里是青梨园所在的岛屿,看来没错了,那个老者的确大有问题。很有可能,乃是昆仑界的书千痴。看来,进攻青梨园的计划,必须得提前。”

    “子烆千万别自乱阵脚,此事还是要从长计议,潋曦大宫主未必已经落入敌人手中。”九位心狐劝道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位长有八只白色的羽翼天使族大圣,飞落到海面上,神情略微慌乱,急忙禀告道:“少殿主,儒界的愚生教主,刚才被刺杀身亡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眼神一沉,身上杀气大涨,道:“是哪一方势力出的手?”

    “死神殿的杀手,日月暗妃。”

    正是此时,长有十二翼的米迦勒,如同流星一般,飞行而来,道:“有昆仑界的绝顶强者,堵住了刀神界修士居住的别院,已经接连击败三尊大圣,并且放了狠话,今夜要单挑刀神界的全部修士。”

    九尾心狐露出惊讶的神色,媚笑涟涟,道:“昆仑界谁有这么大的能耐?就算那剑皇和石皇联手,也不敢放这样的狠话吧!玉择排在红尘第十三,还不是他们可以抗衡。”

    米迦勒脸色颇为异样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难道不是剑皇和石皇?”

    “是池昆仑。”米迦勒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眼神有些茫然,道:“谁?你说谁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昆仑界又冒出来一个不知名的强者?”九尾心狐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商子烆想到了什么,脸色微微一凝,盯向米迦勒,道:“你说的那个池昆仑,莫不是昆仑界神灵池瑶和张若尘之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他。”米迦勒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眼神略微茫然,似乎是觉得太匪夷所思,太过离谱,笑了起来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他应该被阎无神带到地狱界去了吧?我听说,一直在黑暗深渊修炼。他怎么回了天庭?”

    “不仅回来了,而且强大至极。只用一拳,便是打穿刀神界一位无上境大圣的胸膛,刀神界恐怕无人是他的对手。”米迦勒也感觉到此事太匪夷所思,简直比张若尘复生还要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