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六十五章 以大义为名

第二千六百六十五章 以大义为名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项楚南向书界的八位修士看了过去,随即,暗暗咬牙,又仰天大笑一声:“我项楚南若是就此离去,岂不是变成了贪生怕死之辈?”

    “书兄说得没错,这件事,在殿主的眼中,可谓微不足道。但是,对我而言,今天这一战就是天大的事。舒庸不能白死,心中的道义必须长存不灭,做出的承诺必须至死捍卫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说过,书界的事,我管定了!以前这么说,现在也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腾飞起来,悬空站立,长啸一声:“天堂界的孙子们,想要踏平青梨园,便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“死战!”

    “死战到底!”

    声音,一声比一声洪亮,如同惊雷传遍红尘群岛。

    书界的修士,皆是感动无比,只觉得世间还是好人多一些,“道义”二字存在于绝大多数修士心中。

    天龙界的修士,被项楚南身上那股无所畏惧的战意感染,一个个眼神都变得锐利,体内血液翻腾。

    一位天龙界的无上境大圣,咬牙道:“大不了一死,就算要死,也要死得轰轰烈烈。”

    敖虚空道:“没错,今日若是战死在青梨园,哪怕十万年后,都会有修士知晓,当年我们曾与整个天堂界派系的大圣干过。若是灰溜溜的逃走,这一辈子都休想抬起头来。我们龙族,连赴死一战的胆量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为心中的道义而死,死得其所。”玲珑仙子目光变得坚定,英姿傲人,一双杏眸中尽是睥睨天下的光芒。

    华春秋体内血热沸腾,道:“我的《红尘绝世图》第一卷有了,只凭高绝的修为,称不得红尘绝世。真正的红尘绝世,当无惧生死,即便逆天而行,也要战歌高唱。这第一卷,便叫红尘生死卷。若能完成这一卷,即便今日死在这里,我也是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华春秋心中灵感爆棚,提笔勾画起来。

    图卷上的第一个人物,正是飞在青梨园上空的项楚南,身穿大红袍衫,头戴金属魔冠,身躯高大壮硕。

    而在项楚南的头顶,正有一只只巨龙和身穿铠甲的天上营大圣飞过。

    他完全沉浸到了绘图中,凝神静气,落笔如龙游,如急行。

    潋曦的修为被封印,坐在石凳上,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心中深深一叹,感到无奈,又感到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张若尘何等的绝代人物,明明可以离开,为何还要为了几个书界的修士,搭上自己的性命?

    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真正的他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是地狱界那个冷血无情的魔鬼,是一个心存道义的豪杰,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真英雄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今日,未必必死无疑,大家不必如此悲观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皆向他望去。

    敖虚空苦笑道:“我明白书先生的意图。”

    “哦!你竟明白?”张若尘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敖虚空道:“整座岛屿,已被天堂界派系的大圣,布下了天罗地网。更有天上营的大圣,汇聚在上空,我们已经错失最佳的突围时机。如今,就算是伪神,也休想逃出此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的意图,是强行突围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敖虚空略微诧异,道:“难道现在的局势下,我们不突围,还要继续坚守青梨园?根本守不住的,就算是神符,也挡不住这么多大圣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玲珑仙子知晓书千痴修为深不可测,但却依旧不认为今天还有生机,道:“留在青梨园,就是敌人眼皮底下的活靶子。只有让青梨园动起来,我们或许才能在死之前,多杀几个垫背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硬拼怎么都得死,所以,必须改变策略。首先,你们得明白,你们在场的几位,都有了不得的身份。在没有必杀你们的理由之前,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不会轻易杀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各大世界的修士,都注意着青梨园。天堂界派系打的旗号,乃是为儒界主持公道,讨伐的是书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风岩若有所思,道:“所以,只要我们不出手,他们也就奈何不了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不,你们就算不出手,他们也会逼你们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正要继续说下去时,青梨园外,响起一道高亢而浑厚的声音:“老夫乃儒界天礼教教主,云中生,拜会青梨园。书界雅神可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盯向书界的一位无上境大圣,道:“去吧!看看儒界的几位教主,是什么样的说辞。”

    这位书界无上境大圣,名叫温玦,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另外七位书界的修士,跟着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等人留在里面,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风岩已经想明白,道:“这就是天堂界派系逼我们出手的策略?”

    “天堂界派系欲要杀人,又想占据大义,自然也就束手束脚。主宰世界的实力,的确无法抗衡,可是,主宰世界也无法为所欲为,天条还管着他们呢!至少明面上,他们不能触犯天条,得找借口避开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外面,儒界五大教主齐至,皆站在张若尘画的圆圈外面,没敢轻易闯入。

    双方据理力争,舌战了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儒界无外乎就是要书界的修士请出雅神,让雅神认罪,公羊牧不能死得不明不白,天条对神灵不能形同虚设……如此等等。

    书界的修士,则是认为雅神早已被儒界杀死,公羊牧乃是儒界自导自演的一样戏。

    这样的争执,自然是不可能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只听外面响起一声爆喝:“我看你们书界就是仗着有强者撑腰,便挑战天条的权威,欲要欺辱儒界。今夜,书界若是不交出凶手,儒界便踏平青梨园。”

    另一道声音,喊话:“雅神!你再不现身,便休怪我们对书界的修士出手无情,以他们的鲜血,祭奠公羊牧的亡灵。”

    书界的修士,皆是紧张起来,意识到儒界的五大教主已是图穷匕见。

    五大教主有三位都是无上境大圣,另外两位则是六十九阶初期的精神力大圣,同时释放出身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三位无上境大圣的身周,出现密密麻麻的圣道规则,分别汇聚成一本青光天书,一篇千字文,一座白色圣光湖泊。

    两位精神力大圣则是引来天地圣气,化为两座散发刺目光华的漩涡。

    张若尘迈步走出大门,道:“你们五个老儿,白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,被他人利用却不自知,今日怕是将会变成冤死鬼。”

    “书千痴,我们知晓你的修为高深,可是你最好不要插手今日之事,这是儒界和书界仇怨。任何修士插手,都得付出代价。”其中一位教主,如此沉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冷哼一声,指向地上的四个字,道:“入界者死!这是我亲手写下,谁敢闯进圆圈,我必斩之。”

    儒界的五大教主,怎么可能不忌惮书千痴?

    但是,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难道他们还能退吗?

    他们若是敢退,天堂界的大人物,今后必定让他们死得更加难看,甚至族人的性命都得搭进去。他们也有他们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“为公羊牧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杀尽书界修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大教主欲要闯入进圆圈,却触动张若尘等人提前布置的大圣铭纹和阵法,被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以圆圈为界,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光纹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他们打出一道又一道攻击力量,击在光纹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懒得与天堂界的修士,玩这种无聊的把戏,取出了战剑。

    风岩走了出来,道:“书兄,不如由我来料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将他们放进界内,全部杀掉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何必那么激进?他们很有可能,根本不知道公羊牧死亡的真相,只是被天堂界修士利用了!杀了他们,便正中敌人下怀?”风岩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以为,不杀他们,今夜的事就还有转机?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,我想试试。就算天堂界派系最后依旧痛下杀手,至少我努力挽救过。”风岩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风岩之所以这么做,也是想要为大家争一线生机,以为,只要不杀儒界的修士,天堂界派系就没有出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风岩一步跨出圆圈,脚下涌出数之不尽的圣道规则,化为一座紫青色的混沌海道域,将儒界的五大教主尽数拉扯进去。

    儒界的五大教主心中一喜,他们本来还因为忌惮书千痴,不敢踏入圆圈,却没想到风岩却主动走出圆圈。

    若是风岩敢在圆圈外杀他们,就算风岩的背景强大,也要被天条处罚。

    风岩身上圣光明亮刺目,三张嘴巴同时开口,道:“退走吧,今日书界的修士,由本帝来保。你们想要踏平青梨园,不过只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岩帝好大的威风,这是要以盘古界风家的威名来压我们吗?我们儒界的修士,岂是胆小怕事之徒?”

    “战,儒界修士绝不屈服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眉心长有红痣的教主,已是将悬在虚空的千字文,调动了起来,向风岩镇压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