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为家族做出了卓越贡献

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为家族做出了卓越贡献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远离天庭,来到星空深处。

    这里空旷寂静,似上万年没有修士来过。

    劫尊者飞落到一颗黑色的岩石星球上,将张若尘和白天使皇,从神境世界中放出,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白天使皇立即拉开与他们的距离,严阵以待的防范,目光最终落得劫尊者的身上,毫无疑问对方必定是神灵。

    如果是伪神,今日或许还有脱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看上去极为邋遢的糟老头,能够从焱神的手中,将张若尘救走,怎么可能是伪神?

    白天使皇没有轻举妄动,想要从一位真神手中逃走,无疑是痴心妄想。但,对方既然没有杀她,也就说明,自己暂时安全。

    张若尘早就知晓先前劫尊者藏在附近,并不吃惊,问道:“杀了商子烆和焱神没有?”

    “老夫乃是天庭的神灵,岂能滥杀无辜?”劫尊者吹胡子瞪眼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一紧,道:“你这老家伙,擒一个天使皇干什么,怎么丝毫不明白孰轻孰重?商子烆必须死,否则昆仑界的俗世,将会遭受严重打击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不屑的道:“切!小子,你才不懂孰轻孰重。昆仑界的俗世,哪里需要你来担心?这是小事!真正的大事,乃是我们张家必须发展壮大,后继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女天使,你看,要模样有模样,要身材有身材,而且还没有成神,便是修炼出十二翼,显然体质非常强大,若是能够与你的血脉结合,诞生下来的子嗣,必定是一等一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白天使皇站在一旁,心中大惊,哪里想到对方擒她,竟是抱着如此疯狂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她背上十二只羽翼展开,爆发出璀璨的白光,向天外飞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,别走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如此喊了一声,也不见如何施为,已经飞到万丈高空的白天使皇,坠落下来,重重砸在地上,犹如落入泥潭的白天鹅。

    劫尊者向张若尘使了一个眼神,向白天使皇盯去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什么意思?”张若尘茫然。

    劫尊者怒然,道:“赶紧去扶一下啊,她以后可是我们张家的媳妇,你得多关心和照顾,感情是需要培养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怔住了一瞬,随即严肃的道:“别再胡说八道了,昆仑界与天堂界仇恨不共戴天,你居然要我娶一位天使为妻,是你疯了,还是我疯了?”

    劫尊者道:“昆仑界和天堂界的仇恨,与你有屁的关系,那是我们这代人的事。再说,两界的仇,错在天堂界的神灵,与她无关。小子,我告诉你,天使族的血脉强大,是传宗接代的首选。丫头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劫尊者盯向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白天使皇。

    白天使皇心中凌乱,从未想到过有一天会遇到如此荒谬的事,但,对方修为深不可测,想要脱身,必须细细谋划。

    她躬身向劫尊者一拜,道:“拜见尊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知道老夫是谁?”劫尊者喜道。

    白天使皇道:“昆仑界张家十个元会以来,除了明帝张陵,只有十万年前叱咤天下的劫尊者达到了神境。这并不难猜!”

    “看看,多聪明,生下来的小天使,肯定也很聪明。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白天使皇心中可是震撼无比,没有表面那么平静。昆仑界除了殒神岛主,竟然又冒出一个劫尊者,这道消息,无论如何都得禀告光明神殿。

    昆仑界隐藏得太深,若是光明神殿没有防范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张若尘摘下了儒祖面孔,露出英俊洒脱的真容,道:“你如果喜欢,便自己和她一起生,别给我找麻烦事。”

    书千痴的身份已经暴露,这副面孔,暂时不能再用。

    劫尊者急了,道:“若是十万年前,老夫才不会像你这样扭扭捏捏,肯定当仁不让。但,老夫体内死气还没有炼化完,这不是有心无力嘛!”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她,你自己处置,最好是杀了,灭口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白天使皇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劫尊者拦住张若尘去路,一双老眼中,浮现出两汪泪花,苦苦哀求道:“若尘,你就可怜可怜老头子我吧,我真的寿元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地狱界,救你父亲,我不拦你,这是你的孝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地狱界太凶险了,万一你有一个什么好歹……我们张家岂不是要彻底衰落下去?”

    “你要走,可以。但是,至少要给老夫留一个念想,留一个希望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实在受不了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,道:“你想要什么念想,什么希望?”

    劫尊者眼中泪花,瞬间消失,精神大振,道:“至少留几个孩子吧?这样老夫可以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,好好的培养他。就算你死在了地狱界,至少张家还有他。”

    “昆仑已经回了昆仑界,你好好照顾他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劫尊者使劲摇头,道:“张家昔日何等强盛的家族,先祖乃是天尊,岂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根独苗身上?”

    此刻张若尘心中思考的全部都是,商子烆会如何报复他身边的亲人和朋友,听到劫尊者这话,顿时计上心头,叹了一声:“老头子,其实在祖地听了你的一席话,我感触极深,明白你的良苦用心,也深深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。张家,不能这么没落下去,必须开枝散叶,发展壮大。”

    听到张若尘这番话,劫尊者本是已经捏在手中的秘药,收了回去,正色道:“你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深深的点头,道:“所以,来到天庭后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我并没有闲着,已经为家族,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有几位女子,你记一下名字,她们都是张家的媳妇,很有可能已经有孕在身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顿时挺直腰杆,喜不胜收,觉得张若尘没有让他失望,是张家的好儿孙,道:“你说,她们都是谁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拜月魔教的教主,凌飞羽。”

    “天初文明的天女,洛姬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见张若尘不像是瞎掰的样子,由衷的感叹一声:“你小子倒是有几分本事,连一个古文明的天女都愿意给你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继续道:“还有昆仑界儒道的纳兰丹青,光明神殿审判宫的大宫主潋曦,千蕊界的百花仙子纪梵心……”

    劫尊者将张若尘说的名字一一记下,竟有十三位之多,其中不仅包括沧澜武圣,甚至包括盖天娇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多了?”劫尊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商子烆与我仇深似海,他既然知晓我还活着,必然会疯狂报复与我有关系的那些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有老夫在,她们的安危,你不用担心。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一位神灵承诺的话,张若尘岂能不放心?

    劫尊者又叹了一声,道:“老夫知道那个商子烆是谁,这个小辈,不能轻易动的。他是商祖的后代,而且商祖居然肯付出代价,将他复活,显然是在他身上有大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并不是惧怕商祖,只不过,一旦杀死商子烆,商祖必然会追查,一旦查到老夫没有死,麻烦就大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深沉,心中已有计划,道:“就算这次没能杀死他,还有下一次的机会。到时候,就算是商祖,也休想保住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道:“你的担心,就是多余的。今夜,已经是闹得天翻地覆,天庭差一点爆发内乱。天宫不会允许,各界修士继续争斗。”

    白天使皇走了过来,巧笑倩兮,向劫尊者再次行了一礼,道:“若能嫁给若尘公子这样的盖代天骄,本皇是求之不得。只要若尘公子肯接纳,本皇哪怕做一个妾室,也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她听到了太多隐秘,知晓唯一活命的机会,就是嫁给张若尘。

    她必须活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活下来,将来才能将这些秘密,传回光明神殿。

    张若尘怎么可能,看不穿她的心思?

    “魔音,伤势恢复了没有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伤势还未痊愈,可是,吸噬了她,应该就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食圣花从张若尘的背后冲出,化为密密麻麻的藤蔓,向白天使皇缠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一真神的神殿,建在西牛贺洲最富饶的一座天域中,位于三条神脉的交汇地。

    神殿磅礴大气,高达万丈,位于一座荒古神山之巅。

    殷元辰一路逃回玄一神殿,到达神山山下的时候,再也坚持不住,倒在了地上,虚弱的道:“真神……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玄一真神的声音,缥缈而又无情,从神殿中传出:“以你的修为,败在一个万死一生境大圣手中,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上?”

    “祖父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达到神境之前,没资格叫我祖父。”

    殷元辰躺在地上,脸色苍白,五指颤抖,已是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玄一真神冷漠的声音,再次响起:“别怪我无情,给你一次机会。你若能活着爬上神山,爬进神殿,便有资格继续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殷元辰艰难的抬头,看了一眼高不可攀的宏伟神山。

    山中,根本没有道路,全是悬崖峭壁。

    殷元辰眼中有一股狠劲,咬牙道:“我爬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惨叫。

    因为,玄一神殿中飞出了一柄战剑,从天空坠落,插穿了他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这一剑,是给你长记性,牢牢记住自己是个失败者。只有胜利者可以享受,失败者必须承受最极致的痛苦。”玄一真神道。

    殷元辰的腹部,不断淌出鲜血,顺着剑尖滴落。

    “真神……教训得对……以后,以后我绝不会……再失败……”

    殷元辰缓缓的,向神山顶部爬去。

    爬过之处,留下一条血红色的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在是双倍月票期间,投一张算两张,小鱼求一下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