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六百九十三章 忍,忍,忍

第二千六百九十三章 忍,忍,忍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向那片五彩祥云望去,戏谑的笑道:“哈哈!又来一个手下败将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知晓张若尘故意在挑衅,丝毫不动怒,反而以言语抢攻:“你这么扮癫装狂,不就是想要参加十界之战?”

    “可惜,天庭没有你的位置,地狱界同样没有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你不是人,也不是不死血族,到底算什么东西呢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最没有资格这么说我,千年前,你还算是个人,现在顶多算是一块人形的石头。你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赶紧退下去,莫要扰乱十界之战,否则天宫和命运神殿的圣军,必定将你碎尸万段。你的十界战书,就是笑话,没有人会将之放在眼里。”商子烆故意这么说,意在提醒天宫和命运神殿,从而借他们的力量杀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得不承认,商子烆是一个厉害的对手。

    本来,他先前装出不可一世的样子,以言语奚落天下英豪,已经激起在场绝大多数修士的不满,将众人的情绪调动了起来,再加上一剑重创南圣造成的影响力,那些自命不凡的圣境强者很有可能会为了自己的声誉和脸面,出手战他。

    只要战了起来,无论天宫和命运神殿承不承认他的资格,都已经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赢,能一直赢,十界之主便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可是,商子烆却打断了他的计划,反而欲引命运神殿和天宫的力量对付他。

    对张若尘而言,这相当不利,不禁心中在思考,要不要再骂一会儿南圣?骂南圣,显然效果显著。

    卓雨农走到般若身后,道:“神女殿下,张若尘的确是在扰乱十界之战的秩序,要不我这就带领圣军,将他镇压。或者,可以趁此机会,将他……”

    卓雨农做出一个抹杀的手势。

    血屠站在一旁,心头一凛,向般若盯去。

    般若眼神冷冽,气势外放,道:“商子烆让你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?这是借刀杀人,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血屠跟着附和了一句,道:“没错,明显是借刀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命运神殿总不能任由他在那里闹事吧?十界之战,是命运神殿发起,是一件严肃且影响巨大的事,若是因为张若尘搅局,影响地狱界的计划。这个责任,谁担得起?”卓雨农道。

    裁决司一直视张若尘为命运神殿的祸胎,欲将他抹杀在成神之前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无论怎么说,张若尘现在算是地狱界的修士。如果因为商子烆的三言两语,命运神殿便是不惜余力的去对付他,就算能够将张若尘镇压或者杀死,也必定被天庭各界的修士笑话?如果镇压不了张若尘,笑话闹得更大。”

    血屠附和道:“张若尘是时空掌控者,最不惧的就是围攻之战,圣军或许可以击败他,但要杀死或者镇压,本皇觉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战神皇若是与我一起进入圣军大阵,别说张若尘,就算是伪神都能镇压。”卓雨农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血屠颇为自得的,如此说了一句,随即想到了什么,连忙摆手,道:“但不行啊,前几日与镇元一战的伤势还没痊愈呢!”

    血屠的伤势,自然是已经痊愈。

    但,他对张若尘极为了解,知晓这位师兄手段是何等厉害,千年后归来本就已经让他心中惴惴。当看到张若尘一剑重创南圣,血屠更是不安。

    卓雨农拉他一起对付张若尘,这在血屠看来,有点坑他的意思,自然是称伤拒绝。

    “本皇现在乃是死亡神尊的弟子,更是一等一的强者,惧他干什么?本皇当无惧一切。”血屠心中如此想着,站直身躯,目光凛然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没有行动,但是天宫的一支圣军,却是集结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支圣军,由十万半圣,三千圣者,六百圣王,一百大圣,三位无上境大圣组成,身穿白银圣甲,一手持空间圣玉炼制的战弓,一手持符箭。

    十万弓弦拉开,他们身上爆发出明亮的光芒,宛若化为一片璀璨的星海。

    十万战弓的力量,在铭纹的引动下,完全连接在一起,顿时空间猛然塌陷下去,如果化为一张无形的空间之弓,将周围天地间的力量源源不绝的吸纳。

    一支圣军爆发出来的威慑力,有时候可以惊退伪神,

    而一支箭道圣军,威慑力更可怕,即便是伪神都不敢招惹,一旦招惹,将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应到自己被天宫的箭道圣军锁定,四周的空间,几乎变得凝固,强大的气场压力,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但,不知是什么原因,箭道圣军却没有发动攻击,只是保持着开弓的姿势。

    商子烆皱起眉头,向箭道圣军中的三位无上境大圣盯去,露出询问之意。这三位,是圣军统帅,两位是半神,一位是半神巅峰,商子烆皆认识。

    但,三位统帅皆没有回应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似乎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,于是更加狂妄了起来,道:“十界之战,我张若尘必要参加,谁都不能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不让参加,我就要打,我就要战。”

    “打到命运神殿同意为止,战到昊天承认为止。如果命运神殿的神尊,或者是昊天,想要不顾神境不能插手俗世的禁令,亲手收拾我,我自然是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指,指向天宫的箭道圣军,扬声道:“来啊,射我啊!我张若尘九天十地诛神诛魔,六合八荒不死不灭,岂会将你们这些蝼蚁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箭道圣军的三位统帅怒到发狂,恨不得立即下令,将张若尘射穿。

    但,有战神级人物,传音给他们,令他们不得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十界之战进行了九场,天庭仅胜三场。

    最后一场,殷元辰和缺的一战,若是赢了,天庭脸上还能稍微好看一些。可是万一输了,对接下来天庭和地狱的大战,必会造成士气上的巨大影响。

    张若尘跳出来一闹,对天庭利大于弊。

    首先,如果张若尘真能败尽天下英雄,将十界尽夺过去,那么天庭和地狱都是败者。在现在天庭败局已定的情况下,自然是希望,看到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都是败者,也就等于是平局,士气遭受的影响是同等的。

    第二,十界中,有数界都处在星空中关键的战略位置,让张若尘成为十界之主,总比绝大多数大世界,都落入地狱界手中强。

    第三,如果张若尘惨败或者惨死,对天庭没有任何损失,反而地狱界损失了一位俗世的绝顶人物。

    商子烆何等聪明的人物,见箭道圣军的三位统帅没有回应,已是惊觉过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扬声道:“子烆我儿,你爹我听说,十界之战你也赢了一场,倒是有资格与为父一战。来,来,来,莫怕,杀你时,绝对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张若尘已是一剑挥斩出去。

    商子烆不受张若尘话语的影响,其实他恨张若尘入骨,很想在这里与他决一死战。但却又知晓,一旦自己出手,战斗爆发,等于是让张若尘的得逞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中矛盾不已!

    见张若尘挥斩斩来,商子烆立即施展出神通妙法,脚步横移,避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都还能忍?”

    张若尘怀疑商子烆是不是已经百忍成佛,烧了他,是不是可以烧出舍利子?

    一边避闪张若尘的攻击,商子烆一边向天庭各界修士的阵营退去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,千年前,你何等心气高傲,如今怎么变成一个软骨头了吗?连与我一战的自信都没了?”张若尘紧追不放,攻得更快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商子烆已是唤出赤子剑,被动抵挡张若尘的攻击。

    张若尘其实很清楚,要破商子烆的心境,使用潋曦这一张底牌最好。但,他不想将潋曦牵扯进来,将她当成工具一般使用。

    如果那么做了,潋曦今后在光明神殿和天堂界的处境,会非常艰难。

    他和潋曦的仇怨,早已两清。

    商子烆能忍,不代表别的修士也能忍。

    殷元辰盯着张若尘的身影,目光冷狠。

    千年前,败在张若尘的手中,使他失去了被天堂界修士承认的机会,无法成为天堂界派系的领袖,只能独自一人隐藏在黑暗中,做一个假名假姓的杀手。

    而修为实力不如他的商子烆,却能成为整个天堂界派系修士敬仰的人物,诸圣追随,美人爱慕,友人无数。

    千年后,他本以为红尘大会是一个机会,十界之战是一个机会,可以重新证明自己,从阴暗的角落中,站到阳光下,受天下修士敬仰,执掌号令整个天堂界派系修士的权利,获得应属于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,在红尘群岛,他却再次败在张若尘手中,败得极惨,丢尽脸面。

    那种感受,就像是一个行走在黑暗中的孤苦之人,好不容易看见了曙光,一步迈出,却又坠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如今爬出深渊,走出黑暗的机会,就在眼前,他岂能错过?

    他要击败张若尘,他要向天下修士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