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七百零一章 剑道封神

第二千七百零一章 剑道封神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婪婴和鸢的加入,使得战场覆盖的区域更加广阔,气浪翻滚,阴云遮天。

    海面上的一角,呈现出一座血色的修罗世界,万千尸骸伏地,残城中战旗飘扬,又有巍峨的阿修罗山耸立中心,接天临海。

    这是婪婴身上凛冽杀气,衍化出来的奇景。

    另一角,完全被阴寒的鬼气覆盖,里面阴兵排列,天空鬼魂飞舞,是鸢的道域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阴气和杀气相对应的,乃是商子烆身上的五彩功德光华,和通天浮屠散发出来的金色佛光。

    四大高手,个个非同小可,无一不是天生奇资,并且由神境巨头精心培养出来,从小到大难与敌手,号令万千诸圣,莫敢不从。

    他们皆是站在圣境顶端的霸主,同境界,可以一打一群。

    若非张若尘横空出世,四人怎会联手斗战一人?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剑鸣声、嘶吼声、碰撞声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在场,来自地狱界和天庭的一众大圣,见到了他们平生最震撼且内心感触异常的一场剑道对决。

    一些剑道修士,激动得快要跪下膜拜。

    张若尘脚下踩着日晷,悬浮在距离海面千丈的半空,在体内神气的催动下,日晷爆发出来的力量,将数万里海域中的时间印记,源源不断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殷元辰的通天浮屠,也镇不住日晷,压不住时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商子烆与赤子剑合二为一,化为一道血色光华,直刺向张若尘胸口。

    滚滚血雾,随剑光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沉渊古剑举过头顶,天地圣气急速向他汇聚,转化为数百道水桶粗细的雷电,汇聚于剑尖。

    一剑斩下去,击退赤子剑。

    右侧,婪婴操控六柄圣剑,呈一、二、三的阵势排列,从半空飞下来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道修罗剑气,围绕剑阵排列。

    张若尘挥剑向上一引,随战剑的轨迹,时间印记汇聚而来,化为一条蜿蜒的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在时间力量的加持下,张若尘破去婪婴的剑阵。

    正前方,持着巫神剑的殷元辰攻来,施展出的乃是神通级剑法。剑法一出,张若尘眼前昏黑一片,丧失视觉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他只能凭本能和真理之心的感知,刺出一剑。

    空间和时间的力量汇聚过来,化为一朵奇异的花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殷元辰的修为,显然是商子烆和婪婴高出一大截,击穿张若尘的“一念花开”,穿过围绕日晷流动的时间长河,巫神剑击在了张若尘的胸口,与火神铠甲猛然碰撞。

    铠甲中,张若尘吐出一口鲜血,身体一缩,变得只有萤火虫一般大小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在时间力量的加持下,张若尘的速度,快得让殷元辰都反应不过来,如同飞火流萤。

    萤火虫撞击在殷元辰的背心。

    随萤火虫一起撞击过去的,还有从空间中刺出的沉渊古剑。

    殷元辰催动无上法体,身体中,四十万亿道圣道规矩尽数浮现出来,与血肉结合为一,冲向背心,与沉渊古剑的剑尖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殷元辰向前抛飞出去,背部出现一道寸长的血口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这点伤势,殷元辰折返而回,再次攻了过去。在他之前,婪婴和商子烆早已挥剑斩出,根本不给张若尘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四人皆是用剑,且将剑道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殷元辰的剑道,是“奇和阴狠”。将古巫之道和通天之秘,与剑道结合为一体,诡奇无比,却又阴狠毒辣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剑道,是“快”。以入神的流光之道,将剑法的速度演绎到极致。

    婪婴的剑道,只为“杀戮”,每一剑都意在取张若尘性命。

    而站在日晷上的张若尘,以一己之力应对三人攻伐,可谓险象环生,刹那间,就能决出生死。

    但,他却像是拥有三头六臂一般,将三人的剑法一次又一次破去,甚至在时间力量的配合下,还能寻隙反击。

    如此剑道,可称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在场的剑修,内心无不感动和震撼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的剑道,才是剑之大道,我若能够拜他为师,该多好。”有剑道大圣,以敬仰无比的眼神,窥望站在日晷上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华春秋一边挥笔绘画《红尘绝世图》,一边激动的道:“张若尘虽不是神灵,却可封为剑神。神境之下的第一位剑神!”

    不成神,而封神,听在别的修士耳中,只将其视为笑谈。

    但,在场的剑修,却都当真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修剑者才会明白,要将剑道修炼到张若尘那个层次,比成神还难。既然如此,为何不能封为神境之下的第一位剑神?

    “铮!铮!铮……”

    缺站在水面,处变不惊。

    但,影丹剑却感应到了他的内心,自动凝聚出来,飞出他的身体,欲要飞往四大剑道高手对决的方向。

    缺将其抓住,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鸢虽然也是元会级代表人物,可是,却不敢闯入张若尘、殷元辰、商子烆、婪婴的剑圈,那里已是化为生杀禁地,不是主修肉身和武道的元会级代表人物靠近过去,会有陨落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意在压迫自己,想要借殷元辰、商子烆、婪婴的剑,助他破境。不能让他得逞,得将日晷的时间力量压下去,只要失去时间力量的加持,他必定速败。”

    鸢站在高空,背上悬浮着命运之门,四周鬼云旋转,双手不断刻画出鬼纹。

    鬼纹和命运之门的力量,皆向日晷所在的方位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天地间的鬼纹越来越多,日晷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压制,顿时,张若尘彻底被殷元辰、商子烆、婪婴的剑光覆盖。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的火神铠甲,因为遭受了太多次的劈斩,光芒逐渐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般若没有出手,在静静观战。

    没有人认为,她是不敢靠近剑圈。因为,般若的武道和精神力都极其强大,在拥有命运决杖的情况下,与有半神之神称号的阎昱,都打成了平手。

    但,阎昱却认为,她是元会级天才之下的最强者。

    因为她更年轻,还有更多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当然,随着镇元的出现,在没有战过的情况下,谁敢称元会级天才之下第一?

    “太强了吧,他真的还是万死一生境?”凤青漓心中情绪波动强烈,她敢发誓,这一生都不可能忘记,眼前四大剑道高手对决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罗生天大喝一声,早已是忘了张若尘的负心薄幸,体内热血沸腾,只觉得这个妹夫的确是人中龙凤,盖压天下英杰,豪气冲天。

    他曾无数次想象过,自己也拥有如此惊天动地的战力,独战天庭和地狱的最强修士。

    说到底,对强者,任何修士都怀有敬意。

    或者,渴望变成强者的样子。

    连神皇子都叫“好”,后方那些憋了很久的天罗神国大圣,自然是跟着大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罗乷却是理智无比,呵斥了罗刹族那些威武的男性大圣和妖娆的女性大圣,道:“现在就开始喝彩,太早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一位出生古族的美艳罗刹女,娇声道:“公主殿下有什么好担心?连幽光死魂符都杀不了驸马,神境之下,谁还奈何得了他?”

    “驸马应该已经剑道入神了吧?”

    “驸马以一己之力,斗战数位元会级人物,即便今日败了,也足以傲视天下。真到生死关头,大帝岂会不出手相救?”

    绝大多数大圣,依旧不知道张若尘还是万死一生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张若尘现在的战绩,已经是非常了不得,可谓一战惊天下,在不敌的时候,肯定会立即退走。

    若真陷入死境,神灵肯定会出手救他。

    然而罗乷却明白,神灵无法出手,否则也轮不得般若救南圣。

    这一战,张若尘即便陷入死境,也绝不会退。

    因为他来到十界战场,就是为了求死。

    若不是想要求死,怎么可能,对天庭和地狱的所有天骄都出言不逊,显然是想挑起所有修士的情绪,引出所有想要杀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入死境,破极境。

    此刻,张若尘再一次陷入生死一线的关键时刻,身上的火神铠甲被打碎,殷元辰、商子烆、婪婴劈出的剑,斩断时间长河,不断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凭沉渊古剑和一件件至尊圣器,也挡不住他们的攻伐。

    天罗神国、不死血族、剑修,这些先前还激动和喧嚣的修士,全部都安静下来,感觉到情况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怎么神灵还没有出手救张若尘?

   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位绝代天骄,陨落在无定神海?

    殷元辰、商子烆、婪婴虽然打得张若尘身体几乎变得破破烂烂,可是,他们脸上却一丝笑意都没有,反而凝重到极点,拼尽全力攻击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感应到,张若尘体内的圣道规则正在快速增加,冲向两个元会数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……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的圣道规则,冲破那个极数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心中急切到了极点,头顶万丈彩霞浮现出来,施展出大道天荒印。

    “灭世阿修罗!”

    婪婴的身体周围,衍化出雏形宇宙,斩出最强一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