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七百零四章 现在该我来杀你们了

第二千七百零四章 现在该我来杀你们了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好强,好快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剑也太霸道,完全看不清剑招和剑势,根本不是俗世该有的剑道。这是剑神,才拥有的剑道。”

    “破入无上境,张若尘怕是真的要天下无敌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,鸢和婪婴重新凝聚出身躯。

    他们是魂体鬼身,魂灵不灭,便能不死。

    但,张若尘爆发出来的战力,惊到了他们,二人选择果断远退。纵然是婪婴这样杀戮成性,无惧无恐的宇宙神胎,心中也是充满浓烈的忌惮。

    虚空中,张若尘一手持剑,一手抱住了从上方坠落下来的般若。

    真我之门破碎,她虽不至于修为尽失,却也元气大伤,此刻虚弱得厉害,俏脸苍白得宛如无瑕仙玉,娇躯柔若无骨。

    她轻轻靠在张若尘胸口,宁静而闲适,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“无极生太极,太极生两仪。”

    “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”

    “八卦衍化万物,万物归于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无极圣意的力量,运转到极致,顿时,整片海域风起云涌,雷鸣闪电。

    天地之力,尽向他汇聚过去。

    天地规则,尽被他掌控。

    强大的吞吸之力,将气劲、海水、尘埃、规则、时间、空间……尽数凝聚向一点,重新凝成一道淡淡的真我之门虚影,悬浮在了二人头顶上方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居然帮助命运神女,又将真我之门凝聚了出来。这…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掌握的力量太诡异了,时间和空间两者合一,如此神妙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动用了奥义,大家别忘了张若尘可是掌握着万分之三十的命运奥义。而且,他去过本源神殿,多半得到了不少本源奥义。凭命运奥义和本源奥义,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我之门很不稳定,且十分虚淡。

    可是,看着这道淡淡的影子,地狱和天庭的诸神内心却都微微震动,比张若尘刚才一剑击败三大元会级代表人物更吃惊。

    他们固然知晓,张若尘刚才使用了奥义的力量,而且不止一种奥义。

    但,奥义是不可能将天地规则,尽数调动过去,真正诡异的,是他圣意的力量。这种圣意,在一定范围的空间内,似乎是一种完全掌控的状态。

    修为达到半神巅峰的圣境强者,大多都能修炼出绝对规则领域,也能做到完全掌控。可是,那是将天地规则尽数挤压出去,只保留自己的规则,形成的绝对领域。

    而且,领域的范围,却远不及张若尘圣意覆盖的范围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长笑一声:“哈哈!成功了,本座的外孙,当是这个时代的第一人。他和那位小神女,倒是极为般配,称得上是珠联璧合,可以相互帮到对方。嗯!实在是不错,本座是越看越喜欢。若本座没有记错,这位小神女就要退位了吧?”

    罗衍大帝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鬼主阴测测的笑道:“千年前,小神女已被福禄神尊指婚阎无神,就算退位,与你血绝家族也没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脸上的笑容,敛去了几分,倒也没有再狂言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此事涉及到福禄神尊,况且也关乎阎罗族的脸面,五清宗就在那里坐着呢!有些话,可以说,有些话却需要克制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表面上狂傲无边,可是,内心却什么都明白。

    若真的只是一味的狂,一味的目中无人,怎么可能坐到血天部族大族宰的位置上?

    倒也没有神灵怀疑般若的身份,毕竟她是怒天神尊带回命运神尊,是神尊的弟子。

    更没有神灵认为,她是昆仑界的修士,与张若尘有旧,毕竟千年前命运神山爆发的那场营救之战,昆仑界的潜伏者已经全部暴露出来,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昆仑界的修士,怎么可能不参与千年前的营救计划?

    对昆仑界修士而言,还有比营救太上更重要的事?

    但,诸神却也看出,般若和张若尘关系匪浅,绝不是泛泛之交,其中必有某种隐情。

    般若的修为恢复了一些,从张若尘的怀中离开,飞落回命运神殿修士所在的那艘古舰。

    海面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中,再也没有最开始的那种狂傲和目中无人的霸道,很平静,可是这种平静,却给在场修士,更加霸道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说,我要做十界之主,你们都不同意,还要联手杀我。可是,既然你们杀不了我,现在就该我来杀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手中的剑,从婪婴和鸢的身上一一指过,道:“大家都是地狱界的修士,你们只需留下身上的至尊圣器,今日,我可以饶你们不死。”

    鸢挂着十二只噬魂铃的手臂,向身后背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周环着六柄剑的婪婴,冷冷直笑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元会级代表人物,是地煞鬼城和青鹿神殿的门脸,更代表着鬼族和修罗族,身在了这个位置,也就意味着他们只能战下去,绝不能妥协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转而落到商子烆的身上,眼神变得冰冷了几分,道:“我本以为,你已经死了,我们之间的恩怨仇恨,早已归于尘土。可是,既然你活了过来,今日我必要再斩你一次,让你神形俱灭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与商子烆之仇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,也是我想对你说的。若非是你,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?”商子烆咬着两排石质的牙齿,怒火冲天,丝毫没有要逃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就已经是他的心魔,若是今日再逃,心魔必然会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还如何成神?

    两具分身,火魔帝和寒夜天飞到商子烆的左右两侧,皆是爆发出半神巅峰级别的力量波动,将天地映照得一半寒冷,一半灼热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若尘大吼一声,跨越空间,刹那出现到商子烆神身前,挥剑直斩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商子烆、火魔帝、寒夜天打出的攻击,被张若尘一剑破去。三道身影,被数之不尽的剑气击中,直向海面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噗通两声,火魔帝和寒夜天坠进海水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身躯,乃是五彩功德神碑,被张若尘一剑斩中,却也只是在胸口留下了一道白痕。

    五彩光华闪烁,白痕随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功德无量!”

    商子烆身上的功德神文沉浮和闪烁,体内涌出大量五彩色功德之气,将万里海域的海面覆盖,衍化成一座五彩海洋。

    并且,功德之气燃烧起来,转化为强大的力量,钻入进商子烆体内。

    商子烆散发出来的气势越来越强,石身中,发出阵阵雷暴之声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这是动用了功德之力,以燃烧功德之气,提升自己的战力。”

    “好强的气息,如此状态下的商子烆,怕是已经可以叫板伪神!”

    风岩沉哼一声:“功德神殿是天庭诸神一起建立起来,功德之力乃是从万界诸天收集而去,是用来培养万界的修士。他商子烆倒好,居然自己使用,用于战斗。真当功德之气来得容易?真当功德之气属于他们功德神殿?属于他商子烆一个人?”

    风岩的声音很大,传入很多修士的耳中。

    商子烆此举,让不少天庭的修士愤恨。

    毕竟,天庭各界的修士,想要得到功德之气,必定要去功德战场厮杀,拿命拼。而且,只能得到少量,用来修炼。

    而商子烆直接大量燃烧功德之气,众人心里岂能平衡?

    古娜仙子道:“子烆公子早已与五彩功德神碑合二为一,自然是可以使用功德之力。况且他也是为了诛杀张若尘这个元会级巨奸,并非是为了一己私欲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五彩色的海面上,商子烆和张若尘攻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商子烆浑身燃烧着五彩神焰,力大无穷,手中的赤子剑,斩出一道道血红色的匹练,战力强横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且,密密麻麻的流光规则神纹,与他身体相融,速度比闪电更快。

    在场能够看清他身影的修士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葬金之道,张若尘没有道法入神,可是凭借十四只金翼,爆发出来的速度却不弱于商子烆。

    两人就像是两道光在海面上碰撞,每一剑都是硬拼,没有躲闪,也没有使用别的什么术法。

    拼的就是力量和速度。

    惊雷般的剑击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不知碰撞了多少击,那道五彩色的光芒倒飞出去,速度缓下来,显露出商子烆的身影。他石质的身上,尽是白色光痕,不知身中多少剑。

    “燃烧功德之气,也就这点能耐?今日,看来真是你的死期。”张若尘长发飘飘,目冷如霜。

    商子烆双臂展开,身体几乎变得透明,内部有五彩云霞和神文古字在流动,沉声道:“我不死不灭,真神之下,谁能杀我?殷元辰,你还不出手?张若尘刚刚突破境界而已,合我们二人之力,先把他打得落境回去,再炼化他一身血液和魂魄,让他死无……”

    商子烆还未说完,身前的空间颤动了一下,万咒天珠从里面飞出,击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魂灵遭受攻击,低声惨叫,身体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是诅咒的力量。

    死魂咒!

    “我灭不了你的肉身,还摧毁不了你的魂灵?”张若尘从天而降,左手结出一道大手印,重重击在商子烆身上。

    大手印落下之时,商子烆下方的海水凝固冻结,化为一座无边的冰原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冰原上,出现一个长达千丈的手印大坑,商子烆被拍在了大坑底部,身上的五彩光华暗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