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七百零五章 称量天庭群英

第二千七百零五章 称量天庭群英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岂会给商子烆喘息之机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沉渊古剑比一颗星球还要沉重,化为山峰一般的巨剑,镇压下去,击在手印大坑底部的商子烆身上,将他死死镇压在冰川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飞到手印大坑边缘,离地数十丈,调动强大的精神力,注入万咒天珠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天珠急速旋转,破风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珠中的至尊铭纹,尽数浮现出来,威能大增。

    “死魂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,异变发生。

    手印大坑旁边的冰原中,传出冰裂声。

    一寒一热,两道身影,破冰而出。

    火魔帝和寒夜天在张若尘的身后,一左一右,各自打出一道无上级高阶圣术。

    火魔帝化身为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,灼热刺目。

    寒夜天藏身在一团黑色光雾中,气息冰寒。

    他们虽是商子烆的分身,却都是半神巅峰,并非弱者,不能轻视。

    张若尘急速转身,双手迎了上去,左手结掌,龙影缠绕,烈焰如炙。右手捏拳,一条天河虚影,流动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本以为不堪一击的二人,却爆发出两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打得张若尘向后飞了出去。三人同时撞击在沉渊巨大的剑身上,将沉渊古剑震飞出去,飞向远处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向火魔帝和夜寒天二人,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不好,又是商子烆的算计,他们燃烧了生命。”

    燃烧生命,不是燃烧寿元,指的是将自己的一切都燃烧殆尽,换取刹那间的强大。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倒还不至于让张若尘感觉到危险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往往燃烧生命,也就意味着自爆圣源。

    没有精神力成神,哪怕是伪神,都很难阻止半神巅峰的强者自爆圣源。就像当初的吾悦命皇一般,在燃烧生命的情况下,可以掌拼白卿儿。自爆圣源后,甚至让早有种种应对之策的白卿儿,都受了不轻的伤势。

    此刻,火魔帝和夜寒天打出的力量,紧黏着张若尘的双臂。

    在这样近的距离下,两位半神巅峰的修士自爆,已经足以弑神。

    自爆圣源,对任何修士而言,都是至强的底牌手段,但,却是绝不能使用的手段。正是如此,即便是无上境元会级天才也得对天下修士,保持谨慎之心,不能小觑任何人,否则有死在半神巅峰修士手中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商子烆已从手印大坑中飞身而出,看了一眼,张若尘、火魔帝、夜寒天,念出一句:“付出两尊分身的代价,送你上路,这一次看你还怎么逃出生天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商子烆爆发出急速,向远处飞遁,只想离三人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半神巅峰的修士自爆圣源,百里之内都是禁区,而且,这还是对元会级代表人物而言。

    裁决尊者的神境世界中,鬼主感叹一声:“这个商子烆,手段很高啊,难怪能够得到商祖的重视。此子将来必定是天堂界又一尊狠角色,说不定,将是第二个玄一。”

    能得神境巨头的赞叹,此话若是传出去,商子烆在神境世界中,都会获得一定的名气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的确算得上一个还算不错的人物,可惜,没有未来了!”

    鬼主双目一眯,向下方盯去。

    若是火魔帝和寒夜天真的贴身自爆,对张若尘而言,的确是凶险至极,但,张若尘又岂会坐以待毙?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四周,出现密密麻麻的光点。

    一粒光点,就是一道绝对自我时间印记。

    数之不尽的绝对自我时间印记,与虚时间领域结合,化为一座绝对虚时间领域。在这领域中,时间变得静止。

    绝对虚时间领域其实是万古归一道域的一部分,只不过,更注重对时间力量的运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双臂,爆发出三十倍攻击力,将火魔帝和夜寒天震退。随后,他身后向后一跃,冲入进一道空间之门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迟缓了一瞬间,火魔帝和夜寒天圣源自爆,强大的毁灭力量,席卷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别说万里海域,便是十万里外的海面,都遭受严重的冲击。

    海面像是反转了过来一般,天地规则错乱,力量波,甚至冲击到天穹的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飞遁到数千里之外的商子烆,回头看去,被气劲向后震飞出去,但,双眼灼热,心中兴奋无比。他觉得,就算将来踏入神境,也不可能有此刻这么畅快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商子烆,竟如此之狠。”罗乷虽不相信,张若尘会就此陨落,可是心中终究是十分担忧。

    凤青漓感叹一声:“今日也太凶险了,真可谓是步步杀机,生死皆在一线间。能够成为一个元会的代表人物,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罗乷捕捉到了张若尘气息,脸上的凝重消失,展颜笑道:“然而,尘哥才是这个时代,最强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冲出空间,如同从地狱中走出的魔鬼一般,出现到商子烆的身前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惊骇的商子烆,张若尘双手持剑,一剑劈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商子烆敢发誓,此刻张若尘的身影,已是牢牢印刻在他心中。

    短暂的失神后,商子烆将身上的护身符箓,尽数打了出去,随后,爆发出最快速度,向天庭各界修士所在的方向飞逃而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不逃。

    不逃,就是死。

    不死,至少还有机会。死了……今后潋曦,岂不是真的要完全属于张若尘了?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死,一定还有别的机会。对了,张若尘在天庭,在昆仑界,还有很多在意的修士,利用他们,还可以布置出杀张若尘的局。我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商子烆抬头看向前方,距离天庭各界的修士,只有数千里之距,以他的速度,顷刻间就能到达。到时候,任凭他张若尘有翻天覆地的战力,也只能退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击穿一层层符箓光幕,向他追了上去,每一步,都能跨出百里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,你不是要杀我吗,怎么自己先落荒而逃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号称不死不灭?”

    “你已被我吓破了胆,逃回去也没用,注定一生都将活在我的噩梦之中,惶惶不可终日。”

    当张若尘的第三道声音响起,已是追到商子烆身后,手持沉渊古剑,化为一道剑芒飞了出去,在海面上,撕裂开一条宽阔的峡谷。

    同时,张若尘双手虚抱,催动万咒天珠。

    眼看沉渊古剑,就要击在商子烆背上,一道玄光从天而降,挡在沉渊古剑前方。

    那道玄光,爆发出灼热至极的气息,温度达到接近百万级的程度,与沉渊古剑僵持了一瞬间,两者同时向后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沉渊古剑飞回张若尘身边,环绕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道玄光,逐渐转暗,显露出一道绝代风华的俊美身影,身穿圣袍,如谪仙降世。

    能挡住张若尘一剑,显然来者并非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“东华帝君,就凭你也敢阻我杀人?”张若尘语气淡然,却谁都听得出声音中的强大意志。

    心智不够坚定的大圣,只听到这道声音,怕是就会胆魄尽碎,立即退走。

    东华帝君笑了笑,道:“胜负已分,何必斩尽杀绝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东华帝君所代表的盘古界,与天堂界素来不和,他之所以出手,乃是因为现在天庭面对的乃是共同的敌人,地狱界。

    哪怕往昔有再大的仇恨,现在都要放置一边。

    这是面对地狱界,必须要有的态度!

    但,张若尘与商子烆的仇,不可能因为任何修士的介入,便罢手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张若尘释放出万古归一道域,将东华帝君和商子烆,拉扯了进去。随后,他利用空间扭曲,绕开东华帝君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”

    一座石山,在海面上升起,挡住了张若尘。

    镇元站在石山之巅,五行之力从他体内涌出,围绕石山飞行。虽然他是无金之体,可是,却能修炼出五行金之道规则,只不过达不到高深的层次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石山顶部看了一眼,随后,后头望去,发现慈航仙子走在一片佛光中,进入他的万古归一道域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千年一别,天庭地狱殊途,战场上相遇,便是敌。”慈航仙子身周飞行着一个个金色梵文,每一个,都蕴含神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千年来,不仅镇元异军突起,超越昔日比他强大的修士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也是这样的异类。

    镇元感叹一声:“很不想与你为敌的,但是,大世如此,各有各的阵营。昔日一起对敌的战友,今日,却要生死相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长笑一声:“何须那么感慨?能做朋友,固然是一件痛快事。能做敌人,何尝不是另一种痛快?今日,我必斩商子烆,你们加起来尚且还不够拦我,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自信得有些过分了,莫要小觑天下英雄。”妖神界第一强者褚犍,从海中走来。

    他化为了本体,体躯巨大,形态如豹,长着人头,有着一对牛耳。

    “若不会一会你这万古归一的史诗级强者,岂不是人生的一大遗憾?”真理神殿的第一强者,尧广,展开了星海无岸的界域,踏入张若尘的道域。

    好战者敖乙,更是早已蠢蠢欲动,此刻长啸一声,化龙腾飞而去。

    商子烆没有再逃,更知陷入了张若尘的道域很难逃走,同时,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,扬声笑道:“张若尘,你要杀我,无疑是在挑战整个天庭。退去吧,你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以言语,激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今日便来称量称量天庭各界的豪杰到底有多少斤两?但,我认为,凭他们还保不住你!天下谁都救不了你!”张若尘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