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七百零八章 虚无剑法和世间剑法

第二千七百零八章 虚无剑法和世间剑法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血绝战神面露戏谑的笑容,投目望向鬼主和青鹿神王,道:“叫你们呢,两位大神。婪婴和鸢的资质不弱,在《神储卷》上排名不低,将来多半会成为神境中的强者。若是这般死了,倒是有些可惜。”

    鬼主怒意冲天,若非血绝战神在此,早已降下神罚劈杀了张若尘,道:“他敢!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更怒,道:“为何不敢?他们先前杀我外孙之时,可是招招致命。我外孙不想挑起地狱界内部的矛盾,才给了他们一条活路。鬼主,已经给你们台阶下了,识趣一些,别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鬼主气得发出“呱呱”的厉鬼叫声,偏偏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真要继续战下去,婪婴和鸢必死,他们手中的至尊圣器,最终还是得落入张若尘手中。而且,偏偏就是婪婴和鸢先出手杀张若尘,才会落得现在这么憋屈的下场。

    既不占理,又无法对抗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见到鬼主这个死对头被气成这样,心情畅快无比,冷笑道:“快做决定吧!以本座之见,一尊神灵,远比比一件至尊圣器重要。我外孙张若尘已斩天庭两位神储,不介意再多斩两位。”

    罗衍大帝开口,劝道:“大家都是地狱界的一方霸主,没必要闹得太僵,以和为贵。区区一件至尊圣器而已,有什么舍不得?”

    这是一件至尊圣器的事吗?

    那张若尘小儿,都已经欺到神灵的头上,若是今日妥协,鬼主和青鹿神王岂不是要沦为诸神的笑柄?今后地煞鬼城和青鹿神殿的修士,遇到血绝家族的子弟,都得矮一头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城府极深,从始至终都很淡然,道:“血绝,你有一个了不起的好外孙,但太过盛气凌人,终究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青鹿神王自然不可能真的现身去见张若尘,只是传出一道神念,落入婪婴耳中:“将至尊圣器给他,他活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婪婴眼神挣扎了一瞬,手掌一拍,一柄至尊圣器级别的战剑,向张若尘飞去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血红色的杀气和至尊之力,从剑体中冲出,剑势锋利而又冰寒。

    寻常的无上境大圣,非要被这一剑击杀不可。

    张若尘探出手掌,掌心出现螺旋形的空间力量,将战剑上的至尊之力化解于无形,镇压了器灵,抓捏到手中。

    “杀生剑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手抓着剑柄,一手在剑锋上弹了一指,剑鸣声震耳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柄不错的战剑,与商子烆的赤子剑有得一拼。但,我更想要你的那柄阿修罗剑!”张若尘把玩手中的杀生剑,似在炫耀战利品。

    婪婴看得牙痒,沉笑道:“阿修罗剑可不是至尊圣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诧愕,道:“哦!是吗?”

    婪婴哼了一声,以阿修罗剑破开时空漩涡,飞掠在海上,返回了青鹿神殿修士所在的阵营,一道声音飘回:“今日之辱,日后必加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阻拦他,道:“再敢招惹我,收你做剑奴。”

    阿修罗剑毕竟是婪婴的本体,真要强行夺取,必然逼得婪婴生出决死之心,能夺一柄杀生剑,已经算是让他付出了惨重代价。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。”

    鸢将十二枚噬魂铃打了出去,被张若尘收走,随即困住她的时空漩涡消散,将她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鸢飞到远处后,回身道:“我一定比你先破境成神,到时候,你可要小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也威胁我?好吧,鬼奴的位置,是你的了!”张若尘双眼一眯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鸢化为一只黑鹰,急速破空飞走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未将鸢的威胁放在心上,毕竟接下来他也会将一切的重心,放到冲击神境上。凭借日晷,要破神境,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达到神境后,凭借掌握的奥义,张若尘不信自己会落后于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的差距,只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见张若尘转眼间,将三件至尊圣器收入囊中,血屠看得眼睛都直了,心中极为羡慕,暗叹:“本皇现在也是圣境一等一的强者,为何却还在为抢夺一件至尊圣器发愁?苍天何等不公,为何总是遇不到掌握至尊圣器的弱者?”

    别说血屠,就连天庭和地狱的一些神灵,都很不平衡。

    张若尘手中掌握的至尊圣器,至少已经七件。不说那些新神,便是一些神境巨头,也拿不出来这么多至尊圣器。

    不少神灵,已在心中暗暗谋划。

    阎罗族中,一位老辈无上境大圣,传音给阎无神,道:“无神可有把握,击败张若尘?击败他,或有机会,成为十界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这不是有人,已经先过去了?”阎无神道。

    海面上。

    缺,一身黑衣,手持影丹,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时而凝实,时而虚淡,释放出去的气感,早已锁定了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正视缺这个对手,严肃的道:“你终于还是打算出手?”

    缺道:“我没有与婪婴、南圣、鸢联手杀你,就是在等你破境。”

    “虚无之道最是诡异,防不胜防,是我至今都还难以理解的一种道。你先前若是出手,或许真有机会杀了我。但是现在,你应该明白,已经不是我的对手。还有出手的必要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缺道:“我想和你比一比剑道,印证心中的猜想。同时,也想看看,时间剑法和虚无剑法,在同境界,到底孰强孰弱?”

    “好,成全你!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所有至尊圣器全部收了起来,只将沉渊古剑提在手中。

    缺和张若尘之间,相隔百里。

    这段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的海面上,霎时间凝聚出数之不清的剑气。

    剑气化为两股剑雨,“嘭嘭”的激烈对撞。

    两人并未调动任何力量,这些剑气,只是他们的剑意凝聚出来,更像是意志的碰撞。

    在场的顶尖强者,无不屏息静气,紧紧望着战场。

    眼前这二人,可谓是代表了神境之下,最顶尖的剑道交锋。更何况,他们的剑法特殊,一位修炼虚无剑法,一位修炼时间剑法。

    乃是世间最难理解的两种剑法。

    “虚无掌控者一个元会都难出一个,同时还要达到元会级天才的层次,这样的人物,怕是需要百个元会才能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时空掌控者岂不是更加罕见?别忘了,当年缺的师尊虚神尊,便是败在须弥圣僧的时间剑法之下,才创出虚无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踏入无上境,已经当世无敌,缺挑战他,不过是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“单论剑法,张若尘未必胜得过缺。别忘了,目前,缺还拥有着境界上的优势,而张若尘只是刚刚突破到无上境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圣境封剑神,岂会在剑道上败给他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尚未出剑,天庭和地狱的修士,却已经先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缺周围的空间被虚无蚕食,变得虚淡。而张若尘周围的空间,出现密密麻麻的绝对自我时间印记,时间流速变得忽快忽慢。

    二人展现出来的力量,都诡异绝伦。

    张若尘丝毫都不轻视对手,更知晓只凭时间和空间的力量,无法压制缺。因为,虚无不在时间和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要击败缺,必须抢夺先手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心念想及此处,张若尘手中之剑挥斩出去。

    剑未至,一条时间长河,先一步将缺环绕,要阻止他进入虚无。

    “虚无宝镜。”

    缺脚下的海面,出现一道圆形的镜面,光洁明亮,却又扭曲空间,将靠近过去的时间长河中的印记光点,侵蚀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“天下无我!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他调动圣意,身体与周围空间同时化为虚无,包括张若尘都被这股力量拉扯进了虚无之中。

    站在虚无中,张若尘处变不惊,绝对虚时间领域凝聚出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在缺闯入绝对虚时间领域的瞬间,张若尘再次挥剑斩出,时间紊乱,空间反转,两剑对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绝对虚时间领域的强大,超出缺的预料,居然让他在靠近张若尘一瞬间,被逼出身形。

    因此,一剑未能得手,缺立即退回虚无之中。

    绝对虚时间领域是张若尘早就思考出来的,对付虚无之道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远处,殷元辰将通天浮屠收起,变得只有七寸高,托在左手。

    他右手提着巫神剑,双瞳浮现出灰暗色的光华。要与缺决战,在此之前,他自然是修炼了制衡虚无之道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,他此刻更想做的事,不是击败缺,而是刺杀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杀死了褚犍、商子烆,更是让天堂界派系损失惨重,只要杀死了张若尘,他殷元辰立即就会成为天堂界派系的领袖,成为整个天庭的荣耀。

    哪怕是刺杀!

    他必须要成功,他不能永远只待在黑暗之中,他要光明,要更强大的力量和权利。

    面对缺的虚无剑法,张若尘必然要全力以赴,全神贯注,这是殷元辰绝佳的机会。杀手,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殷元辰的隐匿之术,之所以伪神都难以察觉,就是因为隐匿之术中融入了虚无之道。这是他欲要闯入虚无,刺杀张若尘的信心所在。

    但,就是这时,殷元辰的头顶上空,传来空间波动。

    阎无神从空间涟漪中走出,道:“他们二人要比拼剑道,你何必去参与?不如,我们玩玩?”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,噬魂蛊虫!”

    殷元辰眼神一沉,暗恨阎无神破坏了他的计划,掌心摊开,一片海域世界,在手掌中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海域世界中,飞出密密麻麻的噬魂蛊虫,数以亿记,化为一片黑云,涌向阎无神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也敢班门弄斧?”

    “大威天龙,大罗法咒!”

    阎无神冷哼一声,身上金光环绕,佛音和龙吟声如惊雷般响起,手掌结出一道道佛印,向下方的噬魂蛊虫和海域世界攻击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