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 张家的诅咒

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 张家的诅咒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罗祖云山界的修士,无不震惊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地姥出关,竟是因为一位圣境小辈?

    须知,最近万年,地姥也就露面了两次,上一次出关,还是因为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地姥身上的神威早已收敛,可是,气场之强,依旧压得在场所有大圣无法喘息。

    无人敢直视,无人敢坐下。

    地姥走到张若尘面前,道:“昆仑界张家的后代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若尘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但,地姥如此问出的一句,依旧让张若尘脑海中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莫非她与张家,有什么故旧不成?

    地姥又问道:“修炼的是《三十三重天》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隐瞒没有意义,于是,再次承认。

    “不错,在后天修炼出了先天的五行混沌之体,融合不动明王大尊和血绝始祖的血脉于一身。而且,还有一种玄奇的真理力量,流动在血液中,成就出一种独特的血脉。如此强大的血脉,诞生的后代,大概率将是真理掌控者。看来,你渡过真理海域第十层,得到的机缘不小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真理之心已经融入张若尘的肉身,他的血脉,自然是与真理之道产生了非同一般的联系。

    地姥又道:“掌握真理,对修炼有无穷好处。这样吧,老朽也做一回媒人,将一位罗祖云山界的天之骄女,嫁给你为妻。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,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位罗祖云山界的主人,转弯也太急了,怎么突然一下,就要指婚?

    姑射云琉和天音神母对视一眼,但却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地姥做出的决定,即便是她们,也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木灵希、罗乷、姑射静,皆心中震动,但是,却依旧低着头,不敢开口。在地姥的面前,她们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的资格。

    张若尘刚欲拒绝,便是听到天音神母的传音:“罗祖云山界是罗刹族的第一凶地,不是血天部族,在地姥面前,思考清楚,再开口说话。”

    听此一言,张若尘背心已被冷汗湿透。

    当着在场这么多修士的面,违逆地姥的意志,与当初违逆福禄神尊赐婚,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地姥修的是魔道,做出任何事,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已是今非昔比,就算拒绝了地姥,应该也能保住性命。可是真的有必要,得罪罗祖云山界的主人?

    木灵希还在罗祖云山界呢!

    地姥的目光,变得冷冽了几分,满是皱纹的脸上却露出笑意,道:“很为难?看来你是觉得,罗祖云山界的女子配不上你?或者,老朽的分量不如福禄神尊,没有资格给你指婚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躬身一拜,道:“地姥能够出关,亲自给晚辈指婚,是晚辈的荣幸。能够娶到罗祖云山界的女子为妻,更是晚辈求之不得的事。晚辈心中已有人选!”

    地姥道:“哦!是谁?在这宴席之上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指向木灵希。

    木灵希心中暗暗窃喜,可是,很快又转喜为忧。

    张若尘这般做法,无疑是投机取巧,根本不是地姥心中所想,稍有不慎,怕是会将地姥激怒。

    凡人一怒,血溅五步。

    魔神一怒,伏尸千里。

    神殿中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不少大圣,双腿颤颤,几乎就要趴伏到地上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张若尘到底长了几个胆子,怎么敢戏耍地姥?

    真当罗刹族第一凶地,是白叫的?

    天音神母笑言一声:“若尘,你就算再娶一位妻子,乷儿和灵希也不会怨你,你不必如此小心谨慎,担心伤了她们的心。天下间,但凡是顶天立地的男子,谁不是妻妾成群,然后,才能后代繁盛。”

    “地姥给你指婚,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,哪里还能有下次?”

    气氛,略微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张若尘哪里不知,天音神母是在帮他,这个时候,若是再不识趣,后果将不可预料。

    “俗世无敌又如何?在神灵的面前,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张若尘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张若尘刚欲开口,地姥却先说道:“你不必现在做决定,给你时间考虑,免得传了出去,外人还觉得老朽在强迫你,觉得罗祖云山界的女子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苦笑,道: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,有些话,想单独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张若尘同不同意,地姥已是带着他,消失在神殿中。

    木灵希和罗乷,皆是紧张而又担忧。

    罗乷以哀求的眼神,向天音神母盯去,道:“母后!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知道她在担忧什么,传音道:“放心吧,以地姥的身份,不会伤害张若尘。若有杀他之心,也就不会给他指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地姥为何带走张若尘?是不是张若尘刚才惹怒了她?”罗乷依旧忧心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道:“或许有怒气,但,不至于单独将他带走,刻意的针对。应该是因为别的事!乷儿,你往日的聪明才智,怎么都不见了呢?”

    姑射静此刻也很忧心。

    地姥居然给张若尘指婚,而且,还有让张若尘自己挑选的意思。若是张若尘挑选她,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反抗得了吗?

    张若尘的分量,已经达到地姥都要重视的地步了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跟在地姥身后,走在一望无边的黑色原野上。

    天空的云层,变成了暗红色。

    一轮血红色的月亮,悬浮在两片云层之间的位置,接近月圆,却并非月圆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地姥,声音有些沙哑,道:“传说,罗祖云山界的月亮,乃是魔祖的左眼化成。但是,无论修为多高的修士,都无法靠近月亮。”

    “以地姥的修为,也飞不到月亮上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地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月亮在星空中?”

    “不在星空中,只在罗祖云山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抬头看去,道:“这轮血月,若不是被绝顶的空间手段笼罩,就是绝顶的幻术幻化而成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就是魔祖的左眼,不达到魔祖的境界,便永远也触摸不到它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由衷的感叹一声:“魔祖的修为,得高到了何等地步?真是值得后世修士永远仰视和敬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地姥忽的停下脚步,苍老的双眼微微眯起,道:“天地间,最后一位达到此等境界的人物,是你们张家的先祖。”

    “不动明王大尊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地姥点了点头,道:“每个时代,都会有二十四诸天,更有一位天尊。但是,并不是每一位天尊,都能强大到不动明王大尊那个地步。不动明王大尊之后,其实还出现过两任天尊,可是,影响力与不动明王大尊相比,差距甚远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的是,像不动明王大尊这样强大的人物,他的家族,至少也该鼎盛数十个元会。但,事实却是,他陨落之后,家族分崩离析,后世子孙竟无一人能够达到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是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,你达不到神境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剧烈震动,不明白地姥为何突然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如果地姥真的肯定,他无法达到神境,怎么会将罗祖云山界的女子嫁给他?更不可能,单独将他带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前辈有什么话,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过空印雪这个名字吗?”地姥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皱眉,随后摇头。

    “印雪天呢?”地姥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依旧摇头,道:“封称为天,莫非是三十万年前的二十四诸天之一?”

    “不!她是与不动明王大尊都有交集的人物,是那个时候的天。你没有听过她的名字,倒也正常,毕竟,当今冥殿的殿主,都只是她的弟子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地姥为何突然提起她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就是因为她,所以,你达不到神境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更加疑惑,道:“请前辈将话说得更明一些。”

    地姥道:“十个元会前,不动明王大尊陨落之后,便是印雪天,以斩道咒,诅咒了你们张家。从而使得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,再也无法达到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张若尘脑海中,一阵轰鸣。

    虽然,劫尊者曾经推断,张家很有可能遭到了诅咒,可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,张若尘只能当他是在胡扯。

    可是,以地姥的身份,不可能信口雌黄,胡编乱造一个谎言,骗他一个圣境修士。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问道:“印雪天为何要诅咒张家?”

    “据说,是因爱生恨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摇头,道:“不对!既然印雪天恨不动明王大尊,那么怎么只是施展斩道咒?而不是断子绝孙的咒法?”

    “大尊刚刚陨落,子孙、弟子、友人之中强者无数,印雪天虽然厉害,可是发动越是禁忌的诅咒,付出的代价越大。想要咒杀大尊的所有后代,恐怕她也得付出生命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地姥继续道:“施展斩道咒,大尊的那些友人,短时间内根本察觉不到。等到有人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已经迟了,那时张家的诸神,几乎都已经老死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无法诞生神灵的天尊家族,注定会没落和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只是我的猜测!或许,印雪天就是喜欢看张家一点点没落,被蚕食,被掠夺,大尊的子孙后代被欺压,被奴役。这样她会更加开心!”

    张若尘久久沉默,道:“可是,我父皇达到了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印雪天在数个元会之前,就已经陨落,诅咒的力量,不断减弱。再加上,有昆仑界那位太上的帮助,你父亲要破入神境,自然不是难事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然诅咒的力量已经变弱,我为何不能达到神境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太锋芒毕露,在无定神海将自己的底牌全部都暴露了出来,冥殿一定会重启诅咒,阻止你成神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如此隐秘,连张家的修士自己都不知道,不知地姥前辈为何如此清楚?我想,如此秘密,印雪天绝不会对任何修士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