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七百二十四章 尽天涯

第二千七百二十四章 尽天涯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月下,冷寒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地姥已是带着张若尘,来到一座斑驳的石碑前。

    石碑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,出现裂痕,缠有流动着血丝的黑色藤蔓。

    地上,杂草丛生,乱石嶙峋。

    地姥走近过去,探手抚摸石碑。

    缠在石碑上的黑色藤蔓,纷纷退散,沉入泥土。

    “一生困顿于情累,断绝红尘断绝心。”地姥念道。

    这句诗,刻在石碑上。

    文字很古老,每一笔都蕴含道韵,和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种情绪,能透过文字,传递到无数万年之后,让张若尘这个后世晚辈,真真切切的感受到。

    此处环境,诡异绝伦。

    天空的云霞,犹如重重山峦。

    地上刻画有高深至极的魔纹,若不是地姥引路,以张若尘的修为,根本来不到此处。

    就是刚才缠绕在石碑上的魔藤,张若尘都感应到极度危险。

    能让今时今日的张若尘感觉到危险的事物,必然不是俗世之物。

    “一生困顿于情累,断绝红尘断绝心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跟着念出一句后,问道:“前辈,这是谁留下的字?这字,怕是数十万年前,就刻下了吧?”

    数十万年,沧海桑田,对尘世而言,是不可想象之漫长。

    地姥道:“云山有天姥(mu),其名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天姥连天向天横,云霞明灭不可睹。”

    所谓“云山”,显然指的,就是罗祖云山界。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道:“这是天姥留下的字?”

    地姥点了点头,道:“天姥少女之时,曾与已经是天尊的不动明王大尊,有过一段缘,从而一见误终生。可惜,一直到不动明王大尊陨落之时,天姥都未能与其有半分男女之情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,成为天姥,一身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数个元会之后,天姥见到了印雪天,才知道诅咒的事。也不知,天姥和印雪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总之,回来后,天姥枯坐了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随后,她像是看淡了一切,在这天尽崖上,留下绝心石碑,从此消失在世间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地姥走到不远处的崖边,迎着猎猎寒风,思绪已是飘到数十万年前,跟随天姥一起修炼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惜,岁月催人老。

    当年妙龄风华的她,如今已是白发苍苍。

    天姥呢?

    她是那么的惊艳,如今,可还活着?

    “所以,关于诅咒,是天姥告诉前辈的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地姥一言不发,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宇宙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迈步来到崖边,低头看,下方深不见底,而且带有吞噬修士灵魂的可怕魔性力量。

    连忙收回目光,看向远处。

    可是,看不到地面,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即便调动真理规则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仿佛,这里真就是天的尽头!

    不知多久过去,地姥才从思绪中恢复过来,道:“张若尘,你的资质,更胜年轻时的不动明王大尊。须弥圣僧显然也是将希望,寄托在你身上,希望你能成为大尊那样的人物,只有这样,昆仑界才有救。”

    “但,命定,而运变。”

    “须弥圣僧也没能算透未来的一切,冥殿一旦重启诅咒,你的路,就断了!不成神,终究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前辈将我带来此处,又讲了这么多,想来必然是有化解诅咒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哼!印雪天何等存在?想化解她的诅咒,须弥在世都未必做得到。冥殿继承了印雪天的一切,他们若是有心阻止你成神,你就一定无法达到神境。这是你的命!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若真是如此,前辈又怎么会亲自出面,为我指婚?如此作为,岂不是在向天下宣告,罗祖云山界会鼎立支撑我?一个注定无法成神的修士,有这样的价值吗?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很聪明,但也很愚蠢。”

    地姥冷声道:“既然知晓,迎娶了罗祖云山界的女子,就能获得罗祖云山界的支持,为何却不识好歹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有些排斥吧!”张若尘目光深刻,且沉凝。

    地姥似没听清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每个人心中的理念,都不一样。我不喜欢,将联姻当成一种手段,当成获取利益的方法。这样,往往不会有好的结果,反而连着害了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人,应该要有自己的情感,不该是神灵手中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地姥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,道:“在强者面前,弱者应该为自己还能做工具,而庆幸。至少你还有价值!”

    “神境之下,换任何一人,都没有你这样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追求强,你面对的,必然都是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想变强,那你就去和弱者待在一起,这样你可以做人。甚至,可以把他们,当成你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但,当强者以灾难的方式,闯入你的世界,你什么都做不了,你保护不了你身边的人,而且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!那个时候,你会发现,做人才是最痛苦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是残酷的!不争的人,就是废物,毫无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随着天庭和地狱的战争爆发,这个世界,会变得更加残酷。张若尘,你觉得自己真的做好迎接这个时代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地姥转身而去,声音飘回,道:“若非乱世已至,未来不可预测,无人可以独善其身,我又何必在你身上,浪费这么多时间?好好想清楚,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独自一人返回。

    一路上,都在思考地姥的话。

    是啊,乱世已至,无人可以独善其身。如今他尚且还有一争之力,也有很多神灵,愿意助他去争。

    若连“安身”都做不到,如何“立命”?

    何谈建立宇宙新秩序?

    地姥的话,张若尘没有全信。

    地姥的思维,张若尘也没有全然肯定。

    但,终究在他心中,造成不小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老祖宗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一道清冷的声音,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看去,正好看到姑射静站在远处,满地野草,血月的月光,化为血雾,缭绕在她身周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狐疑,暗藏一丝忐忑。

    张若尘岂能不知她在想什么,看她随时都是一副凶冷的样子,特别是张若尘以前修为不够强大的时候,更是被她死死压制。

    如今机会来了,张若尘生出别样心思,于是,走了过去,道:“地姥前辈逼迫我一定要娶你,说,若是我不娶你,你很有可能会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乃是天阁目,是罗祖云山界未来的主人。”姑射静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对啊!我当时也这么说。我说,你是天阁目,是罗祖云山界未来的主人,怎么可以嫁给我?”

    姑射静紧张了起来,追问道:“老祖宗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她说,就是因为你是天阁目,是罗祖云山界未来的主人,才必须得有一位强大的子嗣。你张若尘的血脉,加上我姑射家的血脉,一定可以生出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继承者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姑射静的脸色微微一变,突然有些相信张若尘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,地姥先前的确是对张若尘的血脉,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姑射静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劲,冷声道:“以我的修为和身份,怎么可能嫁不出去?张若尘,你编谎言,也不编得像一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从头到脚的打量她,叹道:“若你没有这一身修为和罗祖云山界天阁目的身份,就凭你妖艳的脸蛋,高挑出众的身材,必然是有无数男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就说话,谁让你动手的?”

    姑射静将张若尘的手挡开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可惜,修为高了,身份高了,眼光也高。一般的男子,你看不上眼。太强大的男子,却不会喜欢你这冷煞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嫁得出去?”

    一边摇头,张若尘背着双手,向云琉神殿走去。

    姑射静追上去,拦住了他,瞪目道:“你把话说清楚再走,你有没有答应老祖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答应?”张若尘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答应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以答应?”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打量她的脸蛋和身材,道:“你虽然缺点无数,没有男人喜欢,可是,你妹妹还是很惹人喜爱,我与她是患难之情。大不了,以后我和她亲热的时候,你不要出来捣乱便是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盯着张若尘,气得慑慑发抖,不敢想象今后可能会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张若尘居然将她堂堂一位元会级代表,罗祖云山界的天阁目,贬得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可恨。

    实在是可恨。

    可惜现在,她不是张若尘的对手,否则岂会任他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罗乷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看着已经远去的张若尘,道:“你为何如此生气?其实,从地姥出现,并且指婚的时候,此事就已经注定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闭上双目,无奈的道:“是啊!我知道,可是,你听到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了吗?在他眼中,我姑射静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弃女一般。真以为,我一定要有男人,才活得下去?老祖宗难道也是如此认为?”

    罗乷道:“地姥是在为未来布局,为的是罗祖云山界的未来。张若尘注定会成为各大势力投资的未来神尊,或者急欲除掉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为中心的联姻,已是必然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反抗,不如顺势而为。你若真的讨厌他,大不了将来……我帮你应付!”

    姑射静忧心忡忡,哪有听出,罗乷话语中还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二女站在月下,相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