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 月圆夜

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 月圆夜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借《天魔石刻》,张若尘没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可是,却能缓和与姑射静的矛盾,属于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木灵希沉思了许久,竟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张若尘。

    这让张若尘疑惑了起来,道:“怎么了?在顾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还不能离开罗祖云山界。”木灵希低头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难道是担心琉神不放你离开,或者是她在你身上,施展了什么禁法?”

    张若尘抓住木灵希的手腕,调动精神力和真理之心的力量,仔细探查感知。

    “没有!师尊虽然一点都不重视我,可是,却也没有恶意对待我。”木灵希轻咬贝齿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她很想将蚩刑天的事,告知张若尘。

    可是,又担心张若尘知晓之后,认为这太危险,将她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虽然张若尘没有死在修辰天神的手中,不用想着报仇,可是,她毕竟是答应了蚩刑天。做人,总得言而有信。

    张若尘当年的一诺千金,让她至今感动。

    她若这般离开,蚩刑天岂不是永远都要被禁锢在罗祖云山界?

    说到底,蚩刑天终究是昆仑界昔日的战神,是为了守护昆仑界,才会落得现在这么凄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英雄也好,战神也罢,皆让人钦佩,不该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有什么话,连我都不可以说吗?”

    “等到将来尘埃落定,我一定会告诉你。但是现在……”木灵希再次闭上红唇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此事危险,一旦暴露,将神形俱灭,所以不想将张若尘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虽然如此说着,可是,心中想的却是,到时候一定要强行将木灵希带走,不能让她留在罗祖云山界。

    这里太危险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十天,张若尘也在七星帝宫中修炼,主要是参悟圣道规则。

    在无上境,元会级代表人物可以修炼出三十万亿道圣道规则。

    元会级天才,可以修炼出四十万亿道圣道规则。

    而他以两个元会数的圣道规则破境,达到无上境,圣道规则数量便是接近三十万亿道。张若尘倒是颇想知道,自己在无上境的极限,到底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五十万亿道?

    还是六十万亿道?

    至于传说中的“绝对肉身道化”,张若尘根本没有想过。那是一个理想中的境界,修炼的意义不大,没必要强行去追求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他而言,神境才是目标。

    或者说,神尊的层次,才是他必须努力去追寻的目标。

    神中之尊,一人撑起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至于“建立宇宙新秩序”,那是必须先成为神尊,才能去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成神尊,皆是空谈。

    十天时间,转眼即逝。

    姑射静离开了七星帝宫,随后,又与琉神,离开了九魔洞窟。

    “姑射静渡神劫的地方,似乎不是在星空中。”张若尘试探性的,如此说出一句。

    罗乷道:“静静的天资,可称得上十万年来,罗祖云山界的第一。她渡神劫,自然是重中之重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罗祖云山界必有一些手段,可以让她更加容易的渡过神劫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客人,这些隐秘,还是少知道为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你多久渡神劫?”

    “这次回去,应该就要渡劫。”罗乷的神情,变得严肃。

    面对神劫,任何修士,都得谨慎对待。

    罗乷继而又是笑吟吟的道:“放心吧,罗祖云山界有手段,天罗神国当然也有助我的方法。反倒是你,若是不尽快踏入神境,以后怕是会有苦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静静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她不会放过我,我是知道的。你呢?你若踏入神境,会不会放过我?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自然更加不会放过你,到时候,把你连皮带骨一起吃掉。呵呵!”罗乷右手的五根雪葱玉指,做出拿捏的手势,凤眸中,笑意涟涟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然是不会怕她,抬头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血红色的天空,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轮比天空更加鲜红的圆月,从云中浮现出来,露出淡淡印记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魔气,变得浓郁。

    九魔洞窟的罗刹,尽皆走出洞窟,来到月下,摆出各种不同的奇异姿势,吞吐吸纳。

    白骨堆砌成的祭台,亦是被催动了起来,将月光引到祭台附近。

    罗乷见张若尘抬头望月,道:“罗祖云山界的血月,三年才会圆一次。这一天,魔气将会旺盛到极点,而且还会有别的一些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,修炼一夜,堪比平常修炼三年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如此重要的时间,相信罗刹族的修士,肯定会好好利用,不会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张若尘准备出发,可是罗乷一直不离开,倒是不好脱身,于是问道:“你看见灵希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她。”罗乷摇头,继而巧笑一声:“她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张若尘并不担心木灵希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遇到危险,道:“能否帮我去找一找她?”

    罗乷看了张若尘半晌,点了点头,道:“好啊!我去问问岺虹,或许她知道灵希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见罗乷返回九魔洞窟,张若尘立即腾飞而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离开不久,罗乷从黑暗中走出来,看着消失在天边的光亮,犹豫了片刻,终究没有追上去,嘴里却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张若尘最近一段时间,种种反常的举动,她心中是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包括,木灵希献出《天魔贪狼图》,拜入罗祖云山界,她心中也是有着一些怀疑。别人不了解木灵希,以为她是献图自保。

    可是,罗乷了解。

    不过,罗乷却没有要去揭开真相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真相又如何?

    她能阻止张若尘吗?

    阻止不了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装着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有时候,活得太明白,反而是件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刻意隐藏,而是直接飞空而过。

    在路过一些神山、魔窟的时候,自然是有被神灵察觉到,但是,这些神灵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只要张若尘不是来闯他们的地盘,根本不用理会。

    月圆夜,对神灵而言,受益更大。

    当然也就不会花费时间,研究张若尘要去什么地方惹事。

    蚩刑天沉睡的黑海,名叫“魔界海”,足有数万里广阔。(太平洋南北跨度3万里左右,东西跨度4万里左右。)

    对寻常罗刹族修士而言,魔界海就是禁地。

    那里,充斥恐怖的黑暗力量,海边的千里之地,都是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当张若尘达到魔界海边的时候,天空的血月,已是越发明亮。

    就连月形轮廓,都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海边满是黑沙,空气阴冷。

    水浪,越卷越高。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想过,这有可能,是罗祖云山界神灵的圈套,意在试探他。

    因此,心中早已想好,另一套说辞。

    就在张若尘欲要进入海中的时候,感应到了一道劲气波动,于是,连忙藏匿起来,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,从泥沙中升了起来,身材极为纤细窈窕,显然是一位女子。

    但,让张若尘颇为吃惊的是,对方明明不是神灵,可是,以他的修为,居然等到对方已经潜到附近,才察觉。

    而且离得这么近,张若尘居然看不透她的修为。

    她像是一团黑色的雾,没有容貌,一切都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罗祖云山界,竟是如此藏龙卧虎?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黑影迎着波浪,冲入进海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谨慎的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水中,潜行了不久,黑影沉入到海底。

    黑影中,一双明亮的眼眸,抬头望去,看见一尊无比巨大的神躯傲然而立,虽然浸在海水中,却依旧巍峨磅礴,宛若海底神山。

    她将披在身上的神皮脱下,显露出真身,身穿一具铠甲,长发乌黑,眉心有着一道火红的凤凰印记。

    她躬身一拜,道:“见过刑天大神!”

    无头神躯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她倒也已经习惯,拿出空间布袋,从里面将一株又一株蓝色的命魂草取出,栽种到神躯的双足表面。

    命魂草落到神躯上,便是自动长出根须,想要吸收神躯内部的魂力。

    但,命魂草蕴含的魂力,却反被神躯吸去。

    草叶的光芒变得暗淡,然后枯萎,化为沙尘。

    “大神啊,大神,你都已经吸收了千年的魂力,到底什么时候,才能冲破神魂禁锢,彻底脱困?”她一边栽种,一边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蚩刑天的双脚,比山岳都要巨大数十倍。

    她没发现,身后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男子看着她忙碌的样子,看了很久,才道:“与刑天大神的神魂比起来,命魂草蕴含的魂力,太弱了!别说吸收一千年,便是吸收一万年,十万年,也休想冲破神魂禁锢。最多只能壮大魂力,让清醒的时间,变得更长一些。”

    正在栽种命魂草的女子,大惊失色,豁然转过身去,与身后那男子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柔和,看着她,叹道:“灵希,这就是你不愿意离开罗祖云山界的原因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感觉还是要这么说一句,晚上才有动力码字,再晚都必须得写。